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有的用金絲織成,有的用銀線綉制。

更美好的是,裡面一排女子的深色系裝束跟今晚夜舞巴黎的裝飾風格異常統一。

觀眾們這才發現,就連那些托舉著酒杯甜點托盤的侍從們,深黑色的燕尾服上也墜著很多金絲銀線的蝴蝶。

而女侍從們則穿著一水的淺藍色衣裙,雖不如舞池中的女模們衣著顯眼。

與她們遙遙呼應,前後搭配著卻也是養眼至極。

女郎們先是在拍賣台前站成兩排,隨後林威上前,向大家介紹拍賣會的流程。

並點名了此間珠寶都是郁白少帥遺產,少帥夫人武清武女士願意用一己之力,為社會做點事。

說完,林威很有些激動的抬頭上望,高高伸出手臂,指著上方的武清,朝著眾人熱情的介紹,今夜慈善拍賣晚會的主人公,戴夫人,武清武女士。

所有的目光都隨著林威的指引齊齊上望。

只見一襲黑色長裙的武清正端著一杯紅酒,淺笑嫣然的向眾人致敬。

海夫人與奇三夫人最先站起身。

海夫人容色間滿是感動,她率先發言,說出了自己對武清這番義舉的感佩之情。

隨後她第一個拍手鼓掌,單純而善良的奇三夫人緊隨其後。

她甚至側身回眸,向奇三少說了武清在街上搭救她的義舉。

奇三少的表情凝滯了片刻,隨意配合著自己的夫人點頭微笑。

於是所有的人都鄭重起立,仰望著無情,紛紛鼓掌致敬。

而攜著羅綺麗坐在最末位的梁心直到所有人都站起身,才放下輕佻的二郎腿,懶洋洋的站起來。

不過鼓掌的態度倒是頗為認真,仰頭看著武清的目光很有些玩味的探究。

武清俯視著眾人,面含淺笑,高高舉起酒杯,皙白如玉的絕美臉龐在打來的追光束中泛著瑩瑩的光。

樓下一眾男賓不覺都看呆了,即便武清穿著一身喪期間的黑色,絕美的容顏都仿若天使謫降人間。

如夢亦如幻,教人不覺凝滯住了呼吸。

便是一眾女賓,也被武清這般驚心動魄,又典雅出塵的美深深震懾住了。

這位戴夫人的來歷,她們都有所耳聞。

畢竟叫金城最有勢力的兩位公子公然決裂爭搶這樣的桃色花邊新聞,最是能勾動人八卦的心。

一眾人群中,只有羅綺麗恨得臉色白了又紫,紫了又黑。

武清這番儀態,哪裡還有半點下作小戲子,放蕩小情婦的樣子?

可是在她看來,這種事武清最無恥的地方。

明明卑賤無比的一個臟女人,只是施展了些狐媚術,如今搖身一變就成了叫名流權貴們也要抬頭仰望的高貴夫人。

羅綺麗真是咬碎了一口銀牙,她真想現在直接衝上前去,告訴所有的人,姬舞晴不過就是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小賤人。

教大家再不理會她花里胡哨的騷氣排場。

可惜,真到要抬步上前的時候,她耳畔就又出現了在門外武清低聲的警告。

更有她那午夜十二點半的精準警告。

這一切的一切,都叫她周身發寒,動憚不得,更言語不得。

因此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武清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甚至叫她身邊的梁心也不覺發出了一聲意味不明的感嘆。

羅綺麗只覺得自己恨得渾身都在發抖,簡直都要原地爆炸了。

而二樓主位台上,面對或是探究,或是艷羨,或是嫉恨的各色目光,武清卻是一臉坦然。

她微微向前半步,從身側侍從恭敬舉起的托盤上,取了一杯紅酒。

而後朝著眾人方向從容舉起,淺笑著說道:「武清不過做了些微末小事,承蒙諸位幫扶,今夜這場慈善拍賣晚會才得以順利進行。

武清再次謝過每一位屈尊而來的貴賓,更要感謝海夫人,傅先生的信任與支持。

武清在此預祝慈善晚會能夠順利進行,更祝願諸位能在夜舞巴黎度過一個獨特而美妙的夜晚!」

說著她纖細的皓臂向前一伸,舉著紅酒杯做了個請的姿勢,隨後收回酒杯,仰頭小啜一口,又向眾人笑著致了意。

客人們此時也從侍從的手中接過酒杯,紛紛仰頭而飲。

回應著武清一番客氣的請讓。

隨即站在側前方舞台的林威正式宣布,戴夫人的慈善拍賣晚宴正式開始。

所有的追光束都在瞬間回到了舞池中央。

兩排女郎穿插著成為一隊,沿著舞池邊緣,開始展示著身上璀璨的珠寶,緩步而行。

眾人在林經理的介紹下才知道,這是向眾人近距離展示珠寶的一個流程。

人們可以隨意檢查自己心儀的珠寶。

而佩戴珠寶的女郎們則都背熟的珠寶首飾的名稱種類級別產地以及收藏歷史等一系列的明細。

會場上的男人們紛紛攜著自己的女伴上前,為盛裝打扮的女伴們挑選著中意的珠寶。

就在一樓鑒賞環節進行的如火如荼時,二樓的武清無聲的撤步,將身形悄然隱沒與走廊後面的陰影之中。

她揮別了一眾侍從,提著裙裾,轉身走進一間包房之中。

才進屋關上門,一個清朗如玉的男聲便忽然響在了她的耳畔。

「戴夫人,這真是一場設計精巧,別開生面的晚會呢。」

武清煥然回身,就見一身道士裝扮的戴郁白正站在門后,似笑非笑的望著她,目光變幻莫測。

武清回身環抱雙臂,望著戴郁白輕笑著說道:「讓我猜猜看,咱們的胡大道長放著好好的沙發不坐,為什麼非得站在門后呢。」

戴郁白此時沒帶墨鏡,偽作成蠟黃色的老臉上,一雙神光的鳳眸愈發顯得熠熠明亮。

他上前一步,伸手握住武清的一隻手,破了她痞氣十足的抱臂姿勢,抬步就往裡面沙發走去。

「你個小淘氣,猜猜看吧,猜對了我給你獎勵。」

武清眉梢不覺一顫,戴郁白的臉上雖然化了極丑的妝容。

但是此時只有他們兩個人在,不用偽作佝僂的身形,因此他周身上下都自然而然的散放著獨屬於郁白少帥的高貴與威赫。

就這樣被他霸道了拽了手向前走,武清還真有一點霸道總裁要上我——

啊呸呸呸呸呸!!!!w(?Д?)w

武清在心裡哀嚎了一聲,狠狠唾棄了一下自己禿嚕嘴的口誤。

那是霸道總裁愛上我!

武清暗地裡無奈汗顏扶額,這特么絕對是言情網文兼擦邊球小黃文【或許也有直黃?(~ ̄▽ ̄)~】看多了的後遺症!

武清又偷偷瞥了一眼戴郁白身形挺拔的背影。

不過嘛,現在他們應該是已經明確了戀愛關係了。

自己也的確被他吸引,產生了喜歡的情感。

就這樣跟他見縫插針,時不時的親密一小下的感覺,似乎也不錯?

啊呸呸呸呸呸呸!

武清又在心裡狠狠鄙視了一下自己。

這會外面正在騙局的關鍵時刻,她竟然只因為他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就走了神,思想開了小差,真是太不應該了!

想到這裡,武清不覺嘟起了嘴,兩眼朝天的不再去看無時無刻不在散發著濃烈荷爾蒙,致命誘惑力的戴郁白,拉長著語音,故作輕鬆的說道:「這有什麼難猜,胡大道長您肯定是看不慣武清把郁白少帥死亡的消息利用得這麼全面徹底嘛。」

戴郁白走到沙發前,率先坐下,而後執著她的手,仰頭望著武清,眼底滿是寵溺的無奈,「你呀,現在就把郁白少帥死亡的消息利用得這樣徹底,要是日後郁白少帥回來了,看你怎麼和他交代,又在眾人面前怎樣收場。」

武清撇撇嘴,皺眉為難的想了想,隨後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不禁撲哧一下笑出了聲。

她抬起一隻手指,晃動著比劃著,俏皮的笑著說道:「死了一次,就能幫我擺下這麼大的排場,要是大難不死,王者歸來了,自然能助我擺下更大的棋局,更大的排場呀。」

武清本就只是十七歲的小姑娘。

可是不知為什麼,所有的場合里,戴郁白見到的她都帶有一種淡然沉穩如睿智老者一般的穩重。

就是剛才她舉杯向一眾賓客致意時,表現出來的都是與她真實年齡半點也不相符的優雅大氣。

如今竟然意外的見到了她調皮可愛的一面,戴郁白只覺得眼前的世界都跟著瞬間明亮璀璨了起來。

這般的陽光活力,這般的極致嬌妍,看得他的心都要酥化了。

他不覺勾唇一笑,執著她的手,溫柔了目光,「好吧,誰讓我家武清,我家夫人最機智呢。」

說著戴郁白的手指不覺在武清的手背上微微摩挲。

可是剛摩挲一下,他便後悔了。

因為那細膩柔滑的觸感,立時激起了他身體中暗藏的蓬勃慾望。

雖然這種場合,他實在不該如此失態,但是熱戀的致命誘惑力,已經攻克了他思想中所有的防禦。

他的聲音忽然就有些抑制不住的暗啞,微眯的眸子中閃動著無盡的渴求。

「不過答案卻是被你猜對了,可以讓我給夫人你兌現獎勵了么?」

他暗啞而魅惑的聲音聽得武清身上不覺一顫。

縱然她前世沒談過戀愛,對於男女感情可以說得上是懵懂一片。

可是處在此時此地,此情此景,凝望著他的眼,感受著他手心的忽然炙熱起來的溫度,聽著他那沾染上了慾望的暗啞聲音,也是模模糊糊的明白了將要發生的事。

「什···什麼獎勵?」

一到戀愛領域,武清的身體就僵硬一片。

縱然心中流淌著兩行恨自己不是戀愛高手,不能遊刃有餘的應對自如。

她也不能叫身體的僵硬緩解半分。

戴郁白卻是沒有回答,眸光忽然又暗了一層,手上倏然一用力,就將武清拉進了自己的臂彎之中。

武清只覺身體一個失衡,腳下鞋跟猛地一崴,下一秒就跌坐在了戴郁白的大腿上。

緊接著,他的呼吸便瞬間撲在了她的鼻尖上。

武清不覺閉上了眼睛,她的心裡終於坦然接受了兩人的戀愛關係。

不過戴郁白那熱情的一吻,卻終是沒有落在他寧願付出一切代價,也要得到的紅唇上。

因為在最後關頭,一隻豎直伸平的手,忽然間就擋住了他的唇。

就在戴郁白瞬間就要崩潰的時候,武清有些顫抖的聲音卻響在了他的耳畔。

「那···那個···我能問一句嗎?」武清的臉也通紅一片,一雙星眸有些心虛的側望著別處。

她放下了彷彿能阻擋住千山萬水的手,咬著唇,臉紅得似乎能滴出血來,「我忽然想起來···我們好像還沒有正式確立過關係···」

武清說著掙扎著從戴郁白懷中站起身子,有些失神的坐在他身旁,卻是再也沒有勇氣直視他的目光。

「我們現在開始就算是在談戀愛了對吧?」

「?」

戴郁白心中燃燒的熾烈火焰叫武清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疑問瞬間澆熄。

待他驚訝的睜了睜看,轉身看向躲避過去的武清,頓了片刻,才忽然意識到什麼似的笑出了聲。

他低下頭,無奈的扶額苦笑道:「我最尊貴的夫人殿下,郁白少帥即便沒有真死,這會兒也要被您給折磨死了呢。」

武清不覺皺了下眉,她抬起頭,目光異常認真的望住戴郁白,「我也是剛剛才想到這個問題。

咱們之間雖然有發展,但是沒有明白的直接通報給對方現在到哪一個階段了,相應的能做事情的尺度又在哪裡。

ε=(′ο`*)))唉,我說你不要笑,這個問題的性質對我很重要的。」

她這一解釋不要緊,解釋到一半,戴郁白吐血的心都有了,可是聽到後來,他扶額的手就捂住了整張臉。

他隱忍的渾身都在顫抖。

武清:「···」

一派整齊的黑線瞬間出現在武清的額頭上。

武清嘴角抽了抽。

她沒有看錯,戴郁白就是在笑!

而且還是那種擺明了為了不讓她難堪,強忍著不發出聲音的笑。

武清瞬間憤怒的就想掀桌!

(╯‵□′)╯︵┻━┻

你這樣連眼淚都笑出來的隱忍式更叫人難堪好不好?!

「喂,」武清瞬間黑了臉,嘁著鼻子憤恨說道:「我是很認真的,哪裡就值得你這麼好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