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望著兩者的攻勢,古修也露出凝重之色,面色上透著肅重,更是透著驚駭,這幾位凝神的小輩,竟然能夠讓自己感到危險,若不是他們知曉的太多,此刻真有些惜才之心。但由不得他多想,身形猛然挪動,但臉色當即陰沉。

自己竟然被一位凝神螻蟻束縛,隨後一聲大喝,手臂猛然揮出,前方出現一道強橫的護盾,雖說是護盾,但是在煉天鼎與葬靈的面前,卻是如同紙屑一般,一觸即破。

「嘭。」

這是一聲巨大的碰撞之聲,那碰撞的氣勢使得整座大墓都狠狠的一顫。

大墓的上方,諸多修士都在破解這大墓的禁制,猛然的一顫,使得所有修士,不由得收起功法,面色肅重的看向他處。

「怎麼回事?」這是一位凝神巔峰的修士,看其身份,應該是名列一方的。

「好像是從地下傳來的。」此人面色冷峻,與之前開口的並列,若是杜化田在此,定能認出他的身份。沈鴻圖,乃是此處遺迹聯手之一,便是他聯手他域其名之修,阻止了諸多修士的探尋,也是他,將杜化田擊退,使其從大墓上方,破陣而下。

「沈兄,我有種不祥的感覺。」另一方的黑衫之修,露出凝重之色,一股濃烈的危險之意,在此刻,瀰漫四周。

在這黑衫修士的話音一落,一位破除禁制的修士,一聲大喝,身形猛然騰空。

「快逃。」

只有他清楚,此地的禁制,在之前的震動下,被完全的觸發,他可是破除禁忌的主修,更是清楚這是一座大墓,若是化空之墓還好,可偏偏是天台大修士的,儘管時隔百萬載,也不是他們這些凝神能夠承受的。

速度之快,如若閃電,僅僅一息,便從此處墓殿的深處,逃到墓殿的入口,走出墓殿面色上露出萬幸之色,可下一刻那幸喜之色卻凝固在臉面之上,胸膛處發出涼意,微微低首,卻發現自己的身軀被貫穿而過,還沒來的及,忍受疼痛,便以雙眼無神的倒地不起。

這一刻,沈鴻圖等人,各自流漏出驚駭之容,臉色看這一旁的石人,心神沉重不已。

「化、空、傀、儡!」

黑衫修士,臉色陰沉不已,看來這位墓地的前輩,還是很聰慧的,同境界的修士不會盜取他的墓,所以造就了這麼多的化空傀儡來鎮守。

石人面表無情,一步一動,那摩擦之聲,雖然不響、但卻撩動著所有修士的心,而那剛剛擊殺逃離修士的傀儡,緩緩的轉身,鮮血染紅了那石色的手臂。

沈鴻圖等人,當即攻出,他知曉先下手為強,更何況這傀儡歷經這麼久的歲月,很難有當初那般強橫的實力。

短暫的交手,修士一方已經逝去小半,這哪裡還是大墓,這哪裡是古都,這他媽就是一處血腥的篩選場,將所有劣質的修士篩除,留下精英。

一盞茶后,沈鴻圖的面色上露出笑容,果然與他想象的一般,這些傀儡雖然有著化空的體魄,但卻沒有的曾經的靈敏。

一聲大喝,靈力猛然揮出,狠狠的擊在那規律的腋下處,這已經是第十七次了,十七次的攻勢,皆落在同一處上,即便是曾經繁盛時候的傀儡,也都也些吃不消。

又是半盞茶的時間,在這半盞茶內,沒有一位修士陣亡,因為他們與沈鴻圖一樣,發現了這傀儡的弊端,那就是靈活慢,只要身法靈敏,擊殺他們只是時間問題。

「啪。」

這是傀儡到地的聲音,沈鴻圖擊殺了第一個化空的傀儡,且沒有收到絲毫的傷痕,隨後便向另一處攻殺而去,雖然此處修士都只是各自的利用,但是相比這些傀儡,他們的價值卻是要高出許多的。

隨著沈鴻圖擊殺,那位與其並肩的兩位修士,也都擊殺而下,身形一轉便向他處殺去,這一舉動像是點燃的所有修士的激情,接下來的一個時辰,群體激昂,傀儡雖然是化空,但不久之後,盡數折損在此地修士的手中。

危機已經解除,但是沈鴻圖等人沒有絲毫的放鬆,各自謹慎的盤坐調息,他們很納悶,為什麼這大墓會無故的震動,他可不認為這是巧合,定是他人人為的,當即想到之前與自己大戰的那個盟域胖子。

那可不容輕視,先天陣體,若不是之前與其有些摩擦,定然邀請他前來,禁制與陣法同出一源,有他的存在,此刻定要要比之前快上數分,只可惜、之前的摩擦太過慘烈。

想到了杜化田,沈鴻圖有自嘲的搖了搖頭,看來自己真的看高了那個胖子,這天台的大墓。別說是他一人,就是此處所有人聯手,都不見得能夠撼動。

「沈兄,不用在憂慮了,這古都本就是磨練我輩的。」

一旁的黑衫修士,看向前方,他清楚沈鴻圖在想什麼。

「或許,但願真的是磨練吧。」

一聲嘆息,沈鴻圖再次看起前面的禁制,這應該是最後一道了,若是沒有猜錯,破除這一道,應該就是主墓大殿。想必那造化定然在前方,當即一收臉色,向前走出,這最後一道,可馬虎不得。

大墓深處,造就上方一切的冷鋒二人,並不知曉。

而葬靈與煉天鼎碎塊的攻殺,也使得冷鋒與蔣文旺匱竭不已,面色蒼白,身軀之上沒有一絲的靈力,慌忙中取出一顆丹藥,放入口中,可是下一刻兩者橫飛而出,不應該是三者。

身虛體弱,面色慘白不已,雙眼中透著驚駭,一口鮮血難以壓制的從口中噴涌而出。

「怎麼可能。」

蔣文旺怒吼,但卻無法動彈絲毫,而冷鋒的心也沉寂在最低,這古修竟然沒死,不止沒死、還將杜化田的大陣強行掙破,使得杜化田與自己一般,癱軟在地。

「很不錯。」

古修沙啞的開口,他的情況也不見得有多好,雖然身軀沒有傷痕,但那絮亂的氣息,已經將他重傷不已的狀況出賣。

他也想不到,這後輩修士竟然如此厲害,三個凝神竟然破天荒的將自己重創,他現在開始擔心,若是走出之後,恐怕難以有他的容身之處,可是他不知曉,他所面對的三人,在東荒皆是頂尖的存在。

身影一步一步邁出,濃烈的殺意充斥這整個廣場。

這一刻,冷鋒雙臂用力,奮力的撐起身軀,向後方撤去,看來是要動用它了。

而另一旁的蔣文旺,也與冷鋒一樣,奮力的爬起,面色上透著一種解脫,一絲微笑從其嘴角勾出。望著三人,古修一聲冷哼,手掌猛然抬起。

「記住,下輩子,做個凡人。」

話音一落,冷鋒正打算擊出鎮龍印,突然,心神一動,連忙收起,因為他看到杜化田費力的趴向古修的腳旁。手臂握起古修的褲角,面色上露出一絲「你完了」的笑容。

感到握著自己的杜化田,古修皺眉,可當他看到那笑容的同時,心裡猛然一沉。

「煉。」

這是一道有氣無力的身影,說完杜化田身軀一翻,由趴著變成躺著,臉色上帶著喜悅的笑容,笑聲與之前一般,有氣無力,但卻是那樣的開心。

隨著「煉」字的落下,古修整個身軀在同時時間,驟然而起,那是藍色的火焰,任其如何制止都無法泯滅。

慘嚎聲,響徹此地,一具火人瘋狂的在那裡咆哮,烈焰很厲害,不到數息的時間,便將那位古修焚燒殆盡,甚至連一些骨灰都沒有。

「厲害呀!咳咳。」

蔣文旺一聲大笑,隨後不由的咳出鮮血,冷鋒也露出劫後餘生的笑容,與杜化田一般向後一仰,躺在這廣場之上。

「這是之前那團鬼火嗎?」蔣文旺平躺看天的問道,或許他之前真的眼拙了。

「鬼火?哈哈,我一開始也是這麼以為的。」

「若是沒有猜錯,道友在束縛他的的時候,便已經分心布下這滔天的大陣,而這焚燒他的烈焰,是不是域外天火。」

蔣文旺微微轉頭看向一旁的杜化田,這一次他可沒有喊胖子,而是稱之為道友。不管怎麼說,自己的命,是他救下的。

對於蔣文旺的言辭,杜化田無力的笑起,微微偏頭。

「就喜歡你們這些有見識的。」

:。: ??「就喜歡你們這些有見識的。」

聲音中帶著顫抖,臉色上笑容止不住,隨後看向冷鋒,眉頭不由得皺起,他之前想了一笑,自從遇見冷鋒他就沒好過,每每都是與生死擦肩,佛窟一行,自己被其打的半廢,近古遺界內,根基都險些受損,芒碭山一役,絕望到給自己掘墳。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災星,隨後微微張口。

「要是我沒有這域外天火,你是不是也有把握將其滅殺。」

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響徹蔣文旺的腦海,當即轉頭看向冷鋒,想看他是怎麼回答的,若是如此,自己真的就低估這叫做冷鋒的修士,自己可是動用了最後的底牌。

聽到杜化田的話,冷鋒微微一笑,他的確有十足的把握,如若沒有這域外天火,冷鋒就打算動用鎮龍印,雖然他知曉動用之後,定然有什麼大事,但是與身家性命相比,冷鋒還是會選擇前者,隨後冷鋒看向蔣文旺。

「趕緊調息吧,此地、還有太多的未知。」

這模稜兩可的回答,讓他們很皺眉,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但對於此地的兩人,已經足夠,因為他們心中的結果、各自安然。

而在冷鋒在此處調息的時候,雷獸則是遇見了大麻煩。

初入古都之時,它如同妖獸一般,要知曉,著古都可是修士的造化之地,更何況人族與妖族不公戴天,若是遇見定然群而為之。但是雷獸很幸運,剛進入便遇見冷域的冷耀。

冷謙可是冷域知名的翹楚,在與冷域邊荒,與妖族大戰時,可謂是響徹了整個東荒,與冷謙等三人並稱冷族四絕。

兩人也算是脾性相投,剛剛進入古都內,便大戰在一起,雷獸是何許人也,他可是先天之靈的前身,還有跟隨冷鋒在邊荒的一年,早已甄置凝神巔峰,且戰力無比,就算是此刻的冷鋒想要降服,也是吃力不已。

兩者的相遇,可謂是乾柴遇見了烈火,即便冷耀如何抵擋也無法將雷獸擊敗,因為它的速度太快,簡直無從下手,兩者大戰了小半個時辰,冷耀選擇了妥協。冷耀很清楚,這樣的戰鬥,就他媽不能贏,就算是佔據優勢,也無妨將其鎮壓。

冷耀的妥協,使得雷獸也不由得接受,別看雷獸是馬一般的生靈,但他的心機卻比一般的凝神都有多。他很清楚,此刻若不收個小弟,恐怕走到那都得挨揍,雖然妥協的接受冷耀,但實際是給自己找個由頭。名義上他是冷耀的坐騎,其實冷耀與他只是達成一個協議。

而接下來的數日,冷耀發現,這雷獸竟然如此不凡,真不清楚,是哪位修士、竟然能夠將他收服,而進入古都之時、沒有將他收入靈獸袋中。可見這雷獸的主人對其是多麼的愛戴。

一人一獸,經歷了一處小遺迹,遺迹之內,雷獸大顯神威,將西蜀域的一位知名翹楚斬殺,更是霸道的將整個遺迹摧毀,那絕代的風姿,然所有人都知曉,他是雷獸不是馬。

這一役后,冷耀徹底的服了,這可是一頭強有力的雷獸,當即在其身軀上種下一絲氣息,他可不敢保證,之後不會分離。對於冷耀所中的氣息,雷獸並沒有反對,在沒找到冷鋒之前,這冷耀還是有些用處的。

接下來,更為強勢、在那往生台上,雷獸凌冽不已,雷霆之力縱貫全場,僅僅盞茶時間便將那位曾經的古修,斬殺於此,隨著往生台的傳送,雷獸也得到了一所大戰技,但是他卻沒有像之前那些修士,因為這戰技只適合,修士學習。

隨著雷獸的離去,冷耀也投身往生台上,萬千崩離,冰鳳翱翔,整個往生台都在顫抖,盞茶過後,古影崩裂,冷耀陰沉不已,因為他比雷獸的時間多出了一息,在其離去之時,傳出一道縹緲的聲音。

「我他媽,還不如一頭獸。」

往生台的傳送皆是隨機的,儘管與雷獸有著氣息的牽引,遇見之時,也是兩日之後,兩者相行而起。

「前面那個人擋路了。」

雷獸不屑的說道,語氣中儘是輕蔑,因為之前遇見的修士,在它的雷威之下,盡數避讓。

「交給我。」冷耀微微一笑,他的實力在東荒都是知名的,對付一位凝神的同輩,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前面那個,我限你三息之內,滾出老子的視線。」聲音桀驁至極,完全沒有將其將其放入眼中。

聽聞後方傳來的聲音,此修士身形一頓,面色微微一笑。緩緩的轉身看向,後方的一人一獸。他都忘記有多久,沒人這樣跟他說話了。

「小子,上吧,人家就沒有把你放在眼中。」

雷獸白了冷耀一眼,真以為你是我呀。

「給我一盞茶。」對於雷獸的不屑,冷耀甚是難受,怎麼也不能讓一坐騎鄙視。話音一落便向前走去,一股凌冽的寒意,充斥虛空,使得四周的溫度都降下數分。

沒有言語,當即出手,一霎那虛空崩裂,數十道冰柱擎天而出,狠狠向那身影砸去,隨著冰柱的出現,冷耀沒有停歇,雙手在此結印,冰柱猛然抖動,四周散發出一顆顆細小的冰晶,冰晶雖然細小但是卻比冰柱強盛數倍,任何一顆,都勝似凝神初期的全力一擊。

要知曉這可是有數十顆冰晶,就算是化空強者,面對數十位凝神初期的全力一擊,也都得慎重不已。

冷耀沒有保存,出手便是大殺技,他可不能讓雷獸看扁,既然要勝,就要勝的強勢不已。

望著襲來的攻勢,那身影眉頭一挑,但仍然沒有放在眼中,手臂微微抬起,靈力瀚涌不已,將四周所有攻勢,強行滯留在原地。看到此幕,冷耀已經知曉,這修士的定然不凡,或許這一次他真的遇見高手了。

但是冷耀沒有退卻,高手在東荒他也是名赫一方的,當即雙手掐訣,催使著冰柱再次攻出。

望著冷耀的樣子,那修士微微一笑,手掌猛然一握,所有攻勢盡數碎裂,而冷耀也被破碎的反噬,倒退數步,臉色上露出凝重之色。

前方那修士依然靜里,衣衫被微風吹起,甚是自然,沒有絲毫變動,彷彿之前那攻勢,如同現在的微風一般。

「這位道友怎麼稱呼。」

冷耀不在輕視,他清楚自己可能不是他的對手,而這般翹楚,若是在東荒都是名列前茅的,可自己的腦海中沒有一道是與其重合的。難道是一位,不問世事的散修。

對於冷耀的問,此修士只是搖頭笑起,猛然眼色一厲,向其攻出。

這是一道褐色的靈力,靈力霸道而浩瀚,直向冷耀攻殺,望著那攻來的靈力,冷耀一聲大喝,冷意再出,與其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但身形卻不由得向後倒退。

「有點意思。」

身影再次攻出,一霎那,虛空之中,藍褐相間,那身影強勢的攻殺,碾壓之勢甚是明顯,但也不得不承認,冷耀還是有分本事的,雖然處於劣勢,但仍然遊刃有餘。

盞茶過後,冷耀脫離戰場,面色上帶著驚容。

「年輕人,還需要磨練,看你雷爺的。」

「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去試試。」冷耀怒喝,這修士絕對能夠比肩那些知名的大修。

「給我一炷香。」

話音一落,雷獸昂首的走出,雖然姿態桀驁,但是雷獸沒有半分輕視,之前的一戰他可是看在眼中。

霎時間,雷霆萬千,蒼穹之上出現一片雷海,一道道手臂粗細的雷霆墜落而下。

「小子,雷爺告訴你,首先、要有氣勢、而且在氣勢上,要壓倒對方。」

一聲雷嘯,雷海變動,剎那間四周雷霆在起,雷獸咆哮而出,一道道雷意,崩裂虛空,攻勢甚是強大。

身影也是一聲大喝,猛然攻出,即便身處雷海之中,那強橫的姿態也是一覽無餘,手臂大揮,褐色靈力崩空,半盞茶后,雷獸一聲大罵。

「你他媽看戲了,幫忙呀!」

一旁的冷耀猛然一震,臉色上透出一絲絲苦笑,還說我需要磨練,你也不咋地,當沒有多想,當即攻出。

電弧,寒意,褐色靈力,貫穿整個虛空,此地也迎來不少修士的目光,這一刻雷獸身軀上透著紅意,而冷耀面色也泛著蒼白,兩人雖然聯手,但卻依然沒有佔據上風。

「上呀。」雷獸催促這冷耀。

「你上。」冷耀向後一撤,他可不想先手,胸膛的疼痛還在灼熱。

「你他媽還跑。」這是傳音,沒有讓對方聽見,隨後雷獸身軀一擠,將冷耀推出一些。

「老子不打了。」冷耀一聲怒喝,他知曉就算,底牌盡出,也不見得能夠擊敗。更何況,還沒有到最後,也沒必要在此大動干戈。

「你要是早說,我們早就走了。」雷獸一聲怒斥。

「那你為什麼不說。」冷耀詫異,看來這雷獸也不想在戰了。

「我是那種怕死的靈嗎?還不是為了照顧你。」

義正言辭的傳言,使得冷耀一抹汗水,真他媽虛偽,這話他可沒有說出,畢竟一會還要依仗雷獸逃跑。

「小子,雷爺再教你一招,放狠話。」

傳音一落,雷獸再次走出,望著那身影,雙眼凌冽不已。

「你給我記住。」

說完便帶著冷耀消失此地,望著那消失的一人一獸,身影不由得笑起,隨後依然自顧自的向前方走出。

而在雷獸背上的冷耀,有些發獃。

「這就是,你說的放狠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