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李承乾卻是笑了笑,開始懟道:

「皇爺爺不會連十吊錢都沒有吧?大安宮中難道連這十吊錢都拿不出來嗎?我東宮都窮成這樣了,都敢賭了!大安宮卻是不敢嗎?這話要是傳出去,說太上皇連這一點錢都沒有的話,可能沒有人敢到您那裡了。」

這些話像是一根根針一樣直接懟中了李淵的心。

至於是不是有錢,那另當別論。

關鍵是李淵肯不肯花這錢。

要知道現在國庫虧空,到處都是少錢,就算是李淵也是一樣不好過。他娶的妃子那麼多,每個月光是花在這些女人身上就要好多了。

人是有脾氣的,被說成這樣,說什麼也要打腫臉充胖子一下,這就是李淵!

「怎麼就沒錢了,有!當然有!」

李淵卻是說道。

「那是賭不賭?」

李淵咬咬牙。

穿越艾澤拉斯的道士 「反正不一定是寡人輸,我賭!」

李承乾趕緊說道:「好!一言為定!」

以防止李淵反悔,那樣可不好。

這個時候李承乾的目的達到了。

系統來了提示:

李淵掉下三個技能、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選項。

技能一:釀酒精通

屬性一:魅力+3

屬性二:智力+4

李淵身上掉下了一個智力+4的好屬性,不過此時的李承乾並不想收之,因為屬性以後還可以再懟出來,技能只有一次!

於是,他將目光放在了釀酒精通上面,這才是他想要的,畢竟第一次懟完才會出技能,第二次只有屬性了,高加成的屬性隨時都有可能有,大不了多懟幾次。

所以他選擇了釀酒精通。

「釀酒精通裝備成功!」

面板刷新:

宿主:李承乾

智力:22

魅力:0待解鎖

武力:0待解鎖

政治:0待解鎖

統率:0待解鎖

技能:過目不忘、治國之才、強身健體、瞬間移動(一次)、釀酒精通

技能一加持,他的腦袋裡多了一些關於釀酒的記憶,他心中直爽。

釀酒精通又是一神技,或許可以當成他事業的第二次爆發之用。

畢竟現在的果酒實在是太難喝,渾濁不說,還甜得要命,那種膩味,喝過一次就想再喝第二次。

回到現實中。

李淵也有些等不及了。

直接說道:「走,快些陪寡人到大安宮中!」

看樣子他為了雄獅也是拼了,興許還能贏錢,改善生活,再娶一個妃子也說不定!

李承乾應「是!」

隨後又叫道:「馮孝約,你也一起!帶上那玩意兒!」

馮孝約意會,應了是,便去拿。

李淵好奇。

「什麼東西?」

李承乾不想告訴他,便回:

「一會就知道了!」

「罷了,我們快點吧!」

隨後一行人等便往著大安宮而去。 大安宮外,一行人等出現了。

李淵十分矯健,走起路來如有風一般。

李承乾的小短腿也不輸一絲,因為他有強身健體,身體可比同齡人還要強大一些。

很快的,他們便到了那一對雄獅面前。

這裡就是一對石頭獅子,看著挺重的。形態真的是威猛,怪不得李淵那麼喜歡。

李承乾知道,那些做臣子的為了討好上面,一定會挖空心思去整一些看起來讓人匪夷所思,但在收受人卻覺得正常的事情。

李淵催促道:

「到了,就是這裡了,乾兒你可以開始了!寡人要看看你真的是一人就可以搬動這獅子!」

「等等!」

李承乾突然說道。

卻得到李淵的指責。

「乾兒,男子漢大丈夫要言而有信,不能臨到之時卻退縮,你一退,十吊錢都沒有了。還會讓寡人看不起你!」

李承乾確是慢慢說道:

「皇爺爺您誤會了,我還需要準備些東西!之後才會開始!」

完后讓馮孝約去準備幾根粗大的木頭,還有強力的繩子。

李淵不解,直道:「這移動個獅子不是靠雙手嗎?還需要什麼東西?」

「一會便知道了。」

李淵更加茫然了。

隨後又道:「乾兒,是不是那護衛手中拿著的東西?」

原來李承乾剛才說的是這個東西啊!

李承乾點點頭,卻惹得李淵大笑。

他不屑一顧,又道:

「這些看滿是輪子的東西能幹什麼?」

「它們可是有名字的,叫滑輪組!」

李承乾如是道,這一段時間由於需要讓東宮的工程進度更快一些,所以他利用了讀書時候學到的滑輪組,有了這個滑輪組,可以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特別是對於一些重物來說,它的作用更大,只需要少量,甚至一兩個人就可以搬到,大大的提升了工作效率。

李淵才不管什麼是滑輪組,只是催促道:「寡人不管它是什麼,如果移不動的話,十吊錢先準備好。」

原來李淵也是一個貪財之人啊,這傢伙不實誠。

在他認為,他百分百會勝出,因為李承乾才多大,力量也是極為有限,他能使出多大的力,就算他是大力士吧,頂多數百斤的力也是上天了。

「皇爺爺,別急,先告訴我哪裡需要移的,一會直接一步到位。」

李淵便指著左邊的獅子道:「看看這裡,都錯位了一掌大小,僅需要移到與這裡對齊便可。」

「簡單!」

這時馮孝約出現了,他道:「太子殿下,木頭已經準備好了!」

「好,用繩子捆好,然後將滑輪組安上去!就像在東宮中一樣。」

馮孝約也不是第一次安裝了,很快的便安好了。

一邊的李淵卻在那裡嘲笑。

口中喃喃道:「真是異想天開。」

李淵怎麼可能明白滑輪組的作用,而李承乾只是在等待著,最後馮孝約將一切準備好了。

「太子殿下,好了!」

「好!」

完后,李承乾便走了過去。

這個時候,獅子頂上架著的是幾根粗壯的木頭,獅身被用粗粗的麻繩綁了起來,那個所謂的滑輪組就吊在正上方。

他一把拾起了一頭繩子,用力一拉。

得益於強身健體的技能,讓得李承乾的力量增加了不少。

起先獅子沒有反應。

李淵又笑了。

「寡人說不行吧,你非得試!」

李承乾沒有理會這個老頭,反而是加大了力量。

「起!」

他再一用力,沉重的獅子竟然動了動,李淵這下直接閉了嘴,兩眼如銅鈴一般大,老臉上掛著不可置信。

這……

這怎麼可能?

獅子竟然真的被李承乾給拉了起來,他才多大啊!九歲的孩子啊,怎麼可能?李承乾的體重甚至沒有獅子的二十分之一!不可能!不可能!

李淵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

李承乾沒有理他,而是用大了力量,獅子離開了地面十幾公分。

更讓李淵不可思議的是,李承乾將繩子拉著,空出另外一隻手,伸出去碰獅子。

獅子動了,他還有手去移動獅子的位置!

這周邊的侍衛與宮女們都驚呆了,這還是人嗎?大人都不能做到的事,他一個九歲的太子竟然做到了,就差跪倒在下膜拜,奉之為神明了。

「皇爺爺,是不是這裡?」

李淵遲疑了,納悶了,懊惱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皇爺爺!」

「是……是那裡。」

「好咧。」

接下來李承乾便像是變著戲法一般,對於了位置,直接慢慢鬆了手,那獅子便緩慢的下降,一直到了最終的位置。

完事之後,李承乾便笑咪咪的道:「皇爺爺,你輸了!」

「這……」

李淵啞然,這娃兒也太厲害了吧。

但做為太上皇也是有尊嚴的,自然也是願賭服輸,而李承乾的主要目的不要於贏他多少錢,而是需要這一個過程。

「十吊錢,還有請皇爺爺讓人送來東宮之中。」

李淵都有些看後悔了,早知道自己就不要去東宮的,現在卻惹來了這種破財之事。

「好好好,一會兒定當讓人給你送去。」

完后,李淵覺得有些不妥,便又說道:「乾兒,寡人同你商量點事?」

李承乾笑了笑問:「何事?」

「你可不準與外人說起,寡人輸錢一事!」

這李淵還真的是好面子,今天的事讓他丟了臉,這一輸還是十吊錢,讓他很沒面子,所以他才這麼提示的。

「這個簡單,不過皇爺爺也要答應乾兒一件事!」

「什麼事,你儘管說!」

「東宮修繕的錢是皇爺爺出的!」

「這……」

「皇爺爺,那可是一件十分有面子的事,你想想,若是為他人所知,皇爺爺沒有忘記乾兒,還特地撥款修繕東宮,那麼誰聽了都會感動的。十吊錢,換了一個好名聲,何樂而不為?」

李承乾準備將李淵給繞進去,就等著他回應了。

「這……好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