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李陽點了點頭,隨即又拍了大牛一把。「給我好好練習,這些東西和你沒關係。」大牛連忙點頭,繼續自己的作業。

夜晚,沉寂了許久的李陽再次出動。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藍家會幫助李家,但李陽隱隱感覺到。可能和藍瑩瑩有關係吧。最近這幾天,藍瑩瑩沒有離開的消息,李陽已經聽說了。

搖了搖頭,不管怎麼樣,自己要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阻止。今天晚上開始,李陽就要開始自己的獵殺之旅了。

白天的時候,李陽藉助掌柜的消息,大致得知了劉家的人都在什麼地方。這個時候,一個劉家公子,應該和鐵劍盟的人有什麼會議。

也不知道這個消息是怎麼泄露了。李陽快速趕到了這個地點。能遇到晚上他們不再自己家裡的情況,真是非常難得。

遠遠的,一個公子哥模樣的人,拱手朝其他幾個人說道:「各位,事情就這樣定了。我這就回去,只要事成,好處少不了你們的。」

一個中年大漢咧著嘴大聲吼道:「放心好了,不久是幾個小崽子嗎。你劉大公子的信譽,我們還信不過嗎。」眾人一片恭維之聲。

李陽心中冷笑,沒想到,自己趕的時間剛剛好。如果來的早了,還要等他們出來。來的晚了,就要去追擊他們。這個時候,倒是一個好時機。

從殺手工會中,李陽購買到了很多關於劉家的資料。所以一看到這個人,李陽便知道了他的身份。如果不是劉克和劉天都出了事,這樣的事情還輪不到他。

沒有驚動任何人,李陽就在這裡靜靜的等待著。他們身邊的侍衛,也不是什麼善樁。雖然遠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如果肯拚命的話,也有可能擋開自己的箭矢。

李陽不敢確定,這些傢伙是不是真的和死士一樣,敢拼上自己的性命。但是李陽卻不想冒這樣的險。兩方人馬恭維良久之後,終於告辭,準備離開。

兩人轉身,其他的護衛也跟著轉身。就在這個時候,李陽眼睛一亮。機會,轉身的一瞬間,就是警惕性最低的時候。

這個時候,李陽好不由於拿出自己的長弓,快速搭箭。手指輕輕一動,箭矢飛出,毫無聲息。手中一動,第二根箭矢再度出現,然後再次飛出。

這個時候,就顯露出李陽長期刻苦鍛煉箭術的成果了。第一聲弓響之後,幾乎同時便是第二聲。在別人的耳朵中,甚至會將兩箭當做是一箭。

剛剛還微笑的兩人,臉色頓時僵硬了下來,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身上的大洞,然後失去了意識。沒想到幾天不出現的神秘殺手,居然一出手就找上了自己。

箭矢貫穿力量很強,不僅將兩人殺死,身後的人幾乎擦著就傷。一個運氣不好的人,正好站在和大漢一條線上面,當場被箭矢貫穿。

眾人一愣,接著就有人大聲喊道:「有刺客,大家快抓刺客啊。」場面變得混亂不已。大家各自朝著自己的勢力跑去,生怕那個殺手將目標鎖定為自己。

李陽可沒有這個閑心情,射出兩箭之後,連結果都沒有看,轉身就跑。很多時候,往往就是這樣一個停滯,就很難逃跑了,李陽深知這一點。

「呵呵,是不是應該將鐵劍盟的懸賞也接下來呢。」李陽默默的想著,身形卻沒有絲毫減慢。至於兩箭的結果,明天自然會在城市中傳開。

李陽沒有朝藥鋪跑,而是轉了一個彎,朝劉家大院跑去。要趁著這個劉家人放鬆警惕的時候,多殺幾個才是王道。

來到劉家大院的時候,李陽鬱悶的發現,這裡的大樹居然也被人砍掉了。沒有時間職責這些人沒有環保意識,李陽身形一動,翻牆進入。

牆壁上面,李陽仔細觀察了一下。確定下面沒有陷阱,也沒有感覺到其他人的注意之後,李陽快速朝內部跑去。

想了想,李陽掏出一塊黑布,將自己的臉給蒙上了。畢竟自己現在這張老人臉還要用很長一段時間。如果暴露了,自己就有要換一個地方了。

悄無聲息的移動著,這個時候,李陽那恐怖的對危險的感知能力,起到了極大的作用。劉家大院中,顯然有一些凝核期高手的存在。

雖然經過幾個月的修鍊,但是李陽的實力也僅僅是凝核期三級的地步。在藥鋪的日子,李陽也沒有再次突破一層。而劉家這些凝核期高手,可能連凝核期**級的都有吧。

眼珠一轉,如果僅僅殺一些普通的成員,或許無法將整個形勢搞亂。閉目感知一下,李陽快速朝自己感應到的位置沖了過去。

悄悄的側身看去,一個老者正安靜的坐在屋內,吞吐周圍的星力。一條幾不可查的通道,從他的頭上,連接到無盡的虛空中。

看樣子,這個老傢伙正在修鍊。老者的實力大概在凝核期四級左右,在天藍城也是數得上的高手了。可能老者根本就沒有想到,有人敢對自己動手吧。

完全沒有危機意識的老者,已然進入了深層次的修鍊當中。要不然的話,李陽也不敢靠得這麼近。小心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確定沒有危險。

李陽拿出自己的弓,並沒有直接盯著老者看。拉開弓,沒有直接瞄準老者,而是老者的旁邊。高手對於危險的感受很強,很容易驚動他們。

悄悄的用餘光目測之後,李陽手臂一轉,長箭瞄準老者的頭部。這個時候,老者果然有所反應,眼皮微微一動,很快便能醒過來。

但就是這短短的一瞬間,李陽手中的箭矢,已經告訴旋轉中,擊中了老者的頭部。老者雖然本能的施展星力護體,淡淡的星光籠罩身體。

但是,附著了天晶劍氣並且告訴旋轉的箭矢,瞬間便穿透了老者的星力防護。一瞬間,老者的腦袋就好像一個爛西瓜一樣,鮮血和腦漿到處都是。

李陽一得手,身形閃動,快速離開。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警報聲音響起。李陽弄出來的動靜,驚動了高度戒備的劉家眾人。

沒有管其他的事情,李陽順著自己偵查好的道路,快速離開劉家。翻身而出,一道小小的牆壁,根本無法阻攔他分毫。

就在這個時候,一絲危險的感覺襲上心頭。李陽本能的朝旁邊一閃,銀光閃爍。一把飛刀快速飛來。讓開了要害的李陽,還是被飛刀一刀擊中了胳膊。

李陽強忍著沒有出聲,腳下加快了腳步。前進的方向一閃,朝後山跑去。兩股氣息僅僅鎖定著自己,李陽感覺的到。兩個人應該都是凝核期五級的高手。

如果是平時,自己對付一個很輕鬆,對付兩個也可以保持不敗。但是如今受傷,手臂行動不便的情況之下。如果和他們交手,後果十分危險。

更何況,後面還有很多援軍正在趕來。李陽可以肯定,如果被他們追上,自己必死無疑。身後的人緊追不捨,李陽也只好埋頭跑路。地面上鮮血灑落一地。 沒過多久,順著自己熟悉的道路,李陽快速衝進了後山樹林當中。這個時候,兩道人影一前一後出現在李陽進入後山的位置。

一個人影開口說道:「老三,不要追了,前面是後山。」人影是一個高瘦的老者。另外一個也是老者的模樣,但看上去要健壯很多。

被稱為老三的那個健壯老者有些激動的說道:「大哥,不能放過他啊。老五死的太慘了,我一定要給老五報仇。」激動之下,老三就想要往後山沖。

老大連忙拉住了他,厲聲說道:「你忘了半年前的事情了,如果就這樣進去,你有把握不好被對方翻盤。」老大說的是半年前,追擊李陽的事情。

這件事情雖然沒有多少人知道,但是天藍城的高層都有些了解。好幾個實力在引星期的高手,甚至還有一個凝核期的殺手工會分會長。

那可是專業的殺手,對於叢林戰鬥非常熟悉。但就是這樣,這些人進入後山之後,卻不知道怎麼回事,沒有一個人能夠回來。

因為這件事情,後山幾乎成了一個禁地。天藍城有了一條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追殺別人的時候,最好不要跟著對方進入叢林,除非對方已經沒有反抗能力了。

而剛才那個人,顯然實力並不對他們兩個人弱多少。只是一支飛鏢擊中胳膊而已,對他的傷害也不是很大。萬一兩人分散了,後果會變得很嚴重。

老三更加激動了。「難道你不打算給老五報仇了,你這樣還算什麼大哥。」老大聽了這話,眉頭微微一皺,隨即恢復。對於老三的脾氣,幾十年來,他怎麼會不了解。

老大緩緩說道:「不是不報仇,而是不能亂來。等一會,家族的援軍過來了,讓他們進去搜山。找到目標,我們兩個人打一個,還贏不了他。」

老三聽到這話,總算放鬆了下來,嚴重閃過仇恨的目光,緊緊盯著山林。他們兄弟五人,就是劉家五個凝核期的供奉。一直以來,關係很不錯,如今死了一個,哪能不憤怒。

最關鍵的是,老五死的太慘了,完全就是在修鍊的時候,被對方偷襲而死。如果這個仇不能報,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心安的。

另外兩個倒不是不來,而是他們有更加重要的任務,保護劉家大院。雖然家主和一個大長老也是凝核期,但這樣的高手,還是太少了一些。

沒過多久,一片喧嘩之聲。兩人轉頭看去,沒想到家主親自帶領著援軍趕來了。「兩位供奉,那個賊人怎麼樣了,抓到了沒有。」還沒有走進,家主便大聲喊了起來。

兩人有些感動,身為家主,竟然在這個時候,不顧自身的安危,親自領兵。大供奉開口說道:「那個人已經進入了山林,我們擔心有詐,想等更多的人進入搜索。」

家主點了點頭,有些凝重的說道:「的確,山林中,不太好找。不過還好,我這裡有一個擅長追蹤的高手,讓他帶我們進去吧。」

說著,人群中走出一個長相猥瑣之人,快速順著李陽留下的痕迹進入山林。幾人對視一眼,連忙跟上。這麼多人一起,很難走散。而且他們也不相信,李陽敢主動攻擊他們。

進入山林之後,李陽幾個轉彎,快速甩掉了後面的人。伸手拔掉了胳膊上面的匕首,李陽不禁苦笑。軟甲只能防禦身體,為了靈活,胳膊上面完全沒有防禦。

早知道的話,那一擊自己就不閃了,直接用軟甲擋住豈不是更好。本能這種東西,有的時候是好東西,但有些時候,還真容易給自己帶來麻煩。

看了看傷口,李陽自言自語道:「呼,還好沒有毒,不然就麻煩了。」接著,李陽拿出一塊步將自己的傷口給包裹了起來。條件有限,暫時只能做這樣簡單的處理了。

等回到藥鋪,什麼葯沒有,自己弄一點止血藥和療傷葯。這樣的傷口很快就能夠恢復了。就在這個時候,沙沙的聲音響起。回頭一看,原來是對方的大部隊追上來了。

一聲大喝傳來:「小賊,哪裡跑。」李陽心中一驚,怎麼這麼快就追上來了。眯著眼睛一掃,頓時發現了人群中一個猥瑣的中年人。

看他的舉動,應該是專門追蹤的人吧。一定要除掉這個傢伙,不然自己今天是別想跑了。想到這裡,李陽不退反進,朝人群沖了過去。

當然,李陽的目標是正朝自己衝過來的兩個供奉。中年人沒有想其他的事情,只是停留在原地,想要觀看一下著難得一見的戰鬥。其他眾人也是一樣的想法,沒有絲毫危機感。

就在這個時候,李陽原本朝兩人攻擊的招式,瞬間停住。手中劍氣涌動,灌入飛刀。揮手將飛刀射出,目標正是這個猥瑣中年人。

等到中年人注意到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心臟部位,已經多了一把飛刀。怎麼也沒有想到,兩個供奉攻擊別人的飛刀,居然會用來殺死自己。

臨時變招的李陽也不好受,兩個供奉可沒有任何想法。身上星力涌動,每人一拳擊中了李陽的身體。但是,兩人卻同時臉色一變。

因為他們感覺並不是直接擊中人體的觸覺,而是擊中了一件軟甲。大部分的力道,居然都被軟甲給擋住了。李陽噴出一口鮮血,藉助兩人的力量快速後退著。

身形一轉,強行壓制住自身的傷勢,快速逃離。這次受傷絕對不輕。軟甲就是軟甲,防禦利器很強,但對於拳頭,防禦就不是那麼強了。

這個時候,李陽格外想要弄一塊四星星石,將自己的軟甲變成四星軟甲。只有這樣,才能有效防禦所有種類的攻擊,擋住星力。

見到李陽再次逃跑,兩人大喝一聲:「給我追,找到那個人重重有賞。」於是,眾人跟著兩個人快速追了上去。可惜沒過多久,李陽的身影再次消失在了叢林中。

隊伍中最精通追蹤的人,被李陽以傷換命幹掉了,剩下的人中,沒有一個對於追蹤如此精通。只能用比較慢的方式繼續跟蹤著。

當然,這也有李陽的原因。剛剛那個傢伙,被人冒險幹掉了。如果自己找到了那個人,會不會也變成躺在地上的那個人一樣。想到這裡,所有的人不約而同放慢了速度。

家主也很著急,這樣一個殺手潛伏,對於自己等人來說,非常危險。「兩位怎麼看,剛才那人傷的怎麼樣。」家主清楚的看到,兩人剛才擊中黑衣人的景象。

老大搖了搖頭說道:「恐怕不會太重,幾天就能恢復。那個賊人身上有防禦軟甲,我們的攻擊,被抵消了一大半。剩下的,對那個人傷害並不大。」

聽到這話,家主更加著急了,連忙督促手下,加快尋找那個人的速度。如果不能在今天晚上找到他,以後想找他就不容易了。

而且,一旦等到那個人恢復了,自己恐怕就危險了。一個精通暗殺的高手,實力還遠超自己。如果偷襲潛入的話,自己這個家主,還真沒有把握能夠活下來。

李陽再次逃離之後,稍微運轉星力,壓制了一下傷勢。緊緊的將胳膊綁緊,然後將身上的血跡全部擦光。換了一個方位,悄悄離開了後山。

幾個閃身,避開了城市中巡邏之人,沒有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之下,從新回到了藥鋪。在回房間之前,李陽順手從藥鋪拿走一些藥物,用來治療傷勢。

為了不驚動其他人,李陽沒有出去煎藥,而是將葯放在一個碗中,用陽火煮開。星力封鎖之下,沒有任何藥味散發出來。

吃完葯收拾好所有的痕迹,李陽閉目坐在床上,運轉星力,開始恢復自身的傷勢。這次自己實在是大意了,如果不是深入劉家,也不會受傷。

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穫,不僅探明了劉家,凝核期高手只有七個,而且還親手幹掉一個。對於以後的計劃,就更加有利了。

時間緩緩流逝,轉眼之間,天色漸漸放亮。而這個時候,劉家在樹林中的人,終於將眾人帶到了後山另外一個出口的地方。叢林中要分辨痕迹,的確不是那麼容易。

仔細觀察了一下環境,一個侍衛小聲的說道:「家主,那個人是從這裡出去的。看他離開的方向,好像又回到了天藍城。」

侍衛說話的時候,不敢抬頭。他知道,現在家主和兩位供奉的心情都不好。如果要那自己來撒氣的話,自己幾條命都不夠啊。因為這事,已經有好幾個弟兄躺在那了。

家主眼中狠光一閃。「很好,居然還敢回到天藍城。明天開始,全成戒嚴,給我吧那個傢伙搜出來。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這個時候,大供奉連忙開口說道:「家主,那個人右胳膊上面有傷,而且他還有一件軟甲。或許可以從這些方面找出他在什麼地方。」

大供奉感覺有些可惜,那個人的臉是蒙著的。如果能夠看到那個人的樣貌,就更容易找了。不過,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個人或許不會回到城市中吧。 五一快樂。

一大清早,整個天藍城異變嘈雜之聲。無數城市軍隊到處搜索,不管是哪家,都要進行非常嚴格的檢查。

一大清早,李陽緩緩睜開了眼睛,眼中精光閃爍。傷勢恢復速度很不錯,配合店鋪中的藥物,只要幾天的時間,應該就可以恢復到全盛時期了。

李陽眼中冷芒一閃。「哼,等我恢復了,你們就等著我的報復吧。」既然已經知道了劉家的底牌,李陽心中也就不再那麼害怕了。

說實話,那天晚上,李陽只不過些微的感受到了一點氣息。家主房間那邊,李陽不敢過去,只能挑選了一個氣息最弱的方位,潛伏了過去。

沒想到,自己的運氣還真是不錯,居然看到一個正在深度修鍊的高手。當警報響起的時候,大院中所有的人不再隱藏氣息。也正是這個時候,李陽才確定了劉家到底有多少高手。

根據以前的說法,每當戰爭的時候,都會出現星象期的高手。李陽心中猜測,那個時候,或許這些高手是從迦葉王國其他地方調來的吧。

如果天藍城中有星象期的高手,高手所在的勢力,早就統一天藍城所有勢力了。除非四大勢力,都有這樣的高手。而如果劉家有這樣的高手,怎麼會不出來。

這些進攻,其實也是一個試探,看看到底有沒有星象期高手。不過李陽實在是膽大妄為,根本不知道星象期高手和自己有多大的差距。

如果真的有那樣的高手存在,現在的李陽,恐怕已經死在劉家了。正所謂無知者無謂,說的就是李陽這樣的人了。

想了一會,李陽揮手將保護了自己的軟甲脫下來,然後收回了空間戒指中。反正這幾天也不出去,留在身上容易被別人發現,還不如先收起來。

緩緩走出房間,外面已經聚集了藥鋪中很多人。今天早上,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如此嘈雜。所有的街道和商店全部被封鎖,士兵正在帶人挨家挨戶的搜查呢。

沒過多久,激烈的敲門聲響起。掌柜連忙上前,打開了大門。果然,一對士兵快速沖了進來。手中拿著一幅畫說道:「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掌柜和眾人移開,畫面上面是一個黑衣人。頭部被黑布蒙住,衣服寬大。不僅僅是模樣,連身材都看不出來。只要脫下這身衣服,怎麼會有人認出來啊。

掌柜連忙搖了搖頭,說道:「沒,沒見過。幾位官爺,是不是先進來坐坐。」掌柜連忙遞上幾個銀幣。士兵滿意的笑了笑,然後手下。

「掌柜,不是我們不講道理,而是這次的事情真的很嚴重,我們必須搜查仔細了。不過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破壞這裡任何東西的,畢竟你們藥鋪也要照顧我們這些士兵嗎。」

說完這些,士兵隊長轉過頭去,隊長身後的人說道:「兄弟們,都注意一些,不要破壞東西了。上一家的掌柜不懂事,現在在家裡哭吧。」這句話,讓掌柜一陣后怕。

就在這個時候,士兵們快速衝上前來。對著掌柜的兩隻胳膊便拍了幾下。接著,用手中的刀柄,在掌柜身上砸了幾下。掌柜被砸的後退幾步,不明所以。

其他的人,也遭受了同樣的待遇。到了李陽的時候,胳膊上面的傷,讓李陽有些疼痛,身體也是一樣。強忍住疼痛,李陽退了幾步。

身體有些發抖,接著便劇烈的咳嗽了起來。掌柜大驚,連忙說道:「官爺,這是我們店的配藥師,年紀大了,身體不好,是不是就不用這樣了。」

隊長一想也對,便說道:「你要理解我們,我們也是例行公事。好了,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而已,沒有軟甲,也沒有傷。搜查一下店裡吧。」

士兵連忙退下,說句實話,這樣的老頭,他也不想動手。萬一下手稍微有點重,弄出人命來。他這樣沒有後台的小兵,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接著,士兵便開始滿屋子的搜查,十分仔細。和隊長吩咐的一樣,沒有刻意的毀壞其中的東西。如果不是那幾個銀幣,能剩下的東西,可就不多了。

李陽眼睛微眯,軟甲,傷勢,果然是來找自己的。還好自己裝成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不然很容易被發現。不過胳膊上面再次裂開的傷口,還真是疼啊。

劉家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有空間戒指這種東西吧。就是將整個城市反過來,也別想找到弓箭和軟甲這樣可疑的東西。

需找一會沒有發現東西的隊長,大聲喊道:「好了,我們回去吧。下一家。」掌柜心中早就想讓他們走了,但卻不敢表現出來。

笑眯眯的送著,最終還說道:「幾位官爺,有空多來啊。」說著,又是幾個銀幣送上。隊長滿意的笑了笑,意味深長的看了掌柜一眼。這樣有顏色的人,可不多見啊。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隊士兵走了過來。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我說是誰啊,原來是劉家的軍隊。大清早的擾人清夢,是不是以為自己是天藍城的老大了。」

李陽一看,那個人自己不認識。 走上山丘之時分人生 但從他身上的徽章來看,應該是李家的軍隊。兩件居然在這種事情上面掐上了。不過這樣更好,自己就更加安全了。

讓大牛將自己扶會房間,李陽需要平復一下血氣。藉助這個機會,正好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來恢復自己的傷勢。回到房間之後,李陽便讓大牛出去練習了。

外面的爭吵聲音越來越大,漸漸的有了動武的跡象,不過雙方最後還是克制下來了。劉家已經派人前往李家,就是要洽談這件事情。

藍家大院中,接到消息的藍瑩瑩,坐立不安,來回走動著。「小姐,你就安靜一會把。既然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就說明那個小傢伙還很安全。」

藍老古怪的看著藍瑩瑩,自從接到刺客受傷的消息之後,藍瑩瑩就是這種模樣了。雖然沒有明著說出來。但是藍老知道,藍瑩瑩心中肯定那個刺客就是李陽自己。

聽到這話,藍瑩瑩終於坐了下來。有些著急的說道:「那個傢伙也真是的,做事怎麼這麼魯莽。劉家也是可以隨便潛入進去的嗎。」

藍老好笑的看著藍瑩瑩,嘴中說道:「是啊,是太魯莽了。不過這個小子實力提升的很快啊,從他的表現來看,應該已經達到了凝核期了吧。」

說道這裡,藍老就是一陣感嘆。這樣的天賦,在整個迦葉王國,都找不出多少。想想看,就是自己,也是中年時候才到達凝核期的。而到了現在,還是凝核期。

藍瑩瑩站起身來,「藍老,我們不能就這樣等著,應該幫一下他。劉家現在正在和李家談判,如果繼續這樣,恐怕李家也會參與。畢竟李家大夫人也是死在他手上。」

聽到這話,藍老心中一動。「小姐,你的意思是,我們也要出手。這樣做的話,不會引起什麼不好的影響吧。」藍老多這些事情始終有些顧慮。

而這個時候,藍瑩瑩身上則是顯露出一種自信。「放心好了,我們只不過是在這件事情上面找劉家的麻煩。李家還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得罪我們這樣重要的盟友。而且這種搜查方法,出了鐵加盟那些白痴,真的會有人覺得有用嗎。」

藍老點了點頭,事情的確是這樣。天藍城很大,很多地方是無法搜查的。比如說四大勢力的地盤,還有一些隱蔽的地方。即使是殺手工會,也有很多密道。

只要那人鐵了心思就是不出來,想要找出他來很簡單。這個時候,藍瑩瑩突然笑了一下,因為她想到。李陽和自己交易的時候,正是使用的空間戒指。

這樣一來,兇器什麼的,根本就無法被人發現。這樣一來,就更加不能確定李陽在哪裡了。不過,藍瑩瑩又有些懊惱,這麼長的時間,居然連自己都沒有找到他。

想了一會,藍瑩瑩說道:「藍老,你讓人去阻止劉家吧。還有,我們把劉家喝鐵劍盟的資料,悄悄的公布出去。」藍老領命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