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東風谷早苗忽的跑過來,抓住了靈夢的雙手。

「我一直都以為,自己是從外面的世界進來的,所以才會感到孤單,想不到連你也會覺得寂寞的啊!」

很是激動的拉著她的手,少女說出了有些莫名其妙的話來。

「大家今後一起努力!」

「魔~理~沙~」

靈夢一把揪住了正偷偷想要開溜的魔理沙的后衣領。

「你都跟別人說了些什麼奇怪的話啊?」

「我只是跟大家說了『靈夢現在一個人住在神社,大家應該多去陪陪她的』那樣的話而已。」

「多事的傢伙。」

「啊,疼疼疼疼……」

把魔理沙的頭鑽得冒煙了,靈夢才放過了她。

真是的,好好一個安靜的神社,又被這些人弄得鬧哄哄的了。

不過,這回就放任她們一次!

「果然,還是應該熱鬧一點比較好啊!」

魔理沙翹著雙手,不斷的點頭說道。

「給我閉嘴。」

少女捂住口,但沒一會兒又放開了。

「吶,靈夢。」

「幹嘛?」

「其實有件事我剛才就想問你了的。」

魔理沙指著蹲在一堆篝火旁邊的紫發女孩子問道。

「這傢伙是誰?」

陣陣烤紅薯的香氣不斷從火堆當中傳出來,冥夢獃獃的看著吞吐不滅的火焰,眼睛閃閃發光。

「她么?」

靈夢瞧了一眼小女孩,點了點頭。

「她是我的妹妹。」

「騙人……」 「嘁,這樣說果然行不通嗎?」

靈夢忍不住撇了撇嘴,這個傢伙有時候也不笨嘛

「喂……」

她把自己當做笨蛋看待了嗎?那種破綻百出的謊言,會有人相信才怪呢!

「快說,這傢伙究竟是什麼人?」

不管如何,魔理沙都要摸清這個身份不明的傢伙的底細。

最主要的是,那個女孩子跟靈夢真的太相似了,很讓人懷疑她的來歷。

「別問我。」

巫女攤開雙手,表示自己也真的不知情。

「想知道實情的話,自己去問紫。真是的,竟然要我幫忙照顧這麼一個身份不明的傢伙,這不是誠心給我添亂嗎……」


不停的碎碎念,靈夢對此顯然感到了極度的不滿呢!

「紫……」

竟然是和八雲紫有關的,事情一下子變得複雜起來了啊!

魔理沙忍不住撓了撓頭。

「還是算了。」

估計即使去問了八雲紫,她也會把話題扯開的。

「真是辛苦呢,靈夢。」

魔理沙深感同情的拍了拍靈夢的肩膀,嘆息道。

剛走了個嗜酒如命的伊吹萃香,又來了一個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小鬼……

看來自己是白白替她擔心了。

真是的,這傢伙身邊有那麼多人陪伴著,哪裡可能會覺得寂寞的啊?

「話說回來,魔理沙。」

靈夢望著博麗神社庭院前那群正大聲喧嘩的人,眉頭輕輕一皺。

「為什麼你會叫那麼多人來的?」

這麼多的一大群人,都可以開一次宴會了。

「很多嗎?咦!?」

魔理沙掃了一眼那些人,也不禁驚呼了一聲。

「奇怪,我沒找過那麼多人來的啊!」

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她能去的地方也不可能太多的。其實也就到了一趟洋館,和蕾米莉亞她們說了一下靈夢的事情,然後跟著就跑去妖怪之山,找到秋穰子后,跟這位豐收之神借了一些紅薯;回來的時候經過香霖堂,順便跟森近霖之助打了個招呼,接著回去神根島,最後就匆匆的趕回博麗神社了。


可是在場的不少人,都是她當時並沒有去找過的。這些人怎麼知道了這件事,還自己找上門來了的?

「在幻想鄉,果然什麼消息都傳得很快啊!」

魔理沙很是帶著些驚訝的語氣感嘆道。

「的確,尤其是再加上有那幫在背後推波助瀾的傢伙在。」

眉頭一顰,靈夢揮手shè出了一道寒光來。

狹長的光芒瞬息間就shè入了樹叢當中,只聽哎呀一聲驚叫,從樹上突然掉下了一樣東西來了。

「文文!」

看見對方,魔理沙驚訝的喊了一聲。

「嘶,好痛。」

鴉天狗記者,shè命丸文扶著腰哼哼唧唧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喲,靈夢,魔理沙,好久不見,近來還好嗎?」

見著她們兩個,少女似乎也很吃驚,一臉意外的打了聲招呼。

「別裝模作樣了。」


靈夢可不管對方是真情還是假意,上去就在她腦袋上面砸了一拳頭。

「唉喲!」

「快說,你躲起來到底有什麼企圖?」

這傢伙,恐怕很早就已經隱藏在樹上了?不是自己偶然發現,還真無法察覺到她就躲在那裡呢!

感覺shè命丸文的實力最近似乎進步了不少。

嗯,還是說,是自己的實力退步了?

心情恍惚之下,靈夢一時也沒有聽清楚shè命丸文在說什麼。

「好過分啊!難道在你們的心中,我就是這種得不到信任的人嗎?」

少女頓時發出了抗議,這些人太可惡了,她不過是個記者,用得著防備得那麼嚴謹嗎?

唧……

兩外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她。

「好過分好過分,我討厭死你們啦!!!!!!!」

大受打擊的少女流著眼淚,飛奔而去了。

「好像……做的有點過火了呢!」

「嗯。」

靈夢和魔理沙對望一眼,感覺自己的玩笑開得有點大了。

「文文小姐,神社今晚真的會舉辦宴會嗎?但看起來好像什麼都沒有準備啊!」

「我當然不會騙你的了,早苗,不信你自己去問一下靈夢。啊,發現一個新角sè呢!我現在就去採訪一下她。」

「shè·命·丸·文……」

「大事不妙。」

發現巫女拿著御幣滿臉殺氣的朝自己沖了過來,shè命丸文大叫一聲,趕緊拔腿就跑。

「給我站住,你這個到處散播謠言的傢伙。」

「散播謠言什麼的太失禮了?我只不過是如實的報導別人想知道的事情而已。」

「還敢狡辯,接招,【夢想封印】。」

「哇啊,太亂來了……」

「呼呼呼。」

看著在shè命丸文身後窮追猛打的靈夢,蕾米莉亞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

「靈夢,又變得有jīng神了啊!看她一直板著臉,讓人見到了就覺得有點擔心呢!」

「說的是呢,大小姐。」

十六夜咲夜臉上也帶上了淡淡的笑容。

「不過,這種方式好像有些太過於笨拙了。」

「咲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