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林天正要靠近過去,這時候,耳旁卻是聽到了柔兒的聲音:「林先生,肖戰國把我們帶到了後面的江邊,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林天當即放棄去見村長,從一旁的水面安曼浮出。

只見在旁邊的一個浮橋上面,肖戰國領著六個門主和葉婉清一起出現了。

「來,把魚人村的村長帶出來!」

肖戰國的聲音落下,那個關著魚人村村長的水牢就浮到了水面上。

肖戰國單手一引,旁邊一個手下的長劍被他吸過來,「啪」,被他緊握在手上。 肖戰國微笑地看向葉婉清道:「你還就得他嗎?」

葉婉清這會兒突然間瞪大了眼睛,道:「魚人族村長!」

「你果然記得。也是,畢竟一共十七個手下的性命,只是因為一點小矛盾就都被殺了,換成誰都會記得!」肖戰國笑了笑。

瞬間,葉婉清眉頭猛地皺了起來。

她抬頭,瞪向魚人村村長,先前的溫柔全部不見,只是問道:「真的是你殺了我七殺門的弟子嗎?」

村長的身體十分虛弱,他咳咳了一聲,竟然是有鮮血吐出來。

而後,葉婉清這才看到,在村長的後背有兩根大鐵索,鐵索的前方有兩個大鐵勾,這大鐵勾直接勾在了他的後背上。

只想和你好好的 後背上,這會兒正鮮血淋漓。

對於一個老者來說,不論對方的實力多強,這樣的「待遇」未免也太過殘忍。

「咳……我不知道他們是你的人,他們進入我們魚人村,殺了我們魚人村一家人,我身為村長怎能不管……」

「胡說!」肖戰國喝了一聲,道:「明明是那一家人無辜奪取七殺門弟子的財物,還要欺負七殺門當中的女弟子,七殺門的人這才將他們殺死。」

「肖戰國,你……啊!」村長話沒說完,突然之間感覺到後背上一陣刺痛。

原來,那刺進村長身體里的大鐵勾是有機關的,遠程扣動一下開關,裡面的鐵鉤就會翻轉起來。

肖戰國滿意地看了水上的一個手下一眼,而後道:「村長,難道我說錯了嗎?」

「你沒有說錯,可這其中有許多疑點,我……啊!」村長沒說完,又一次疼痛起來。

葉婉清猛地皺眉。

水中的林天這會兒感覺到了不對勁,尤其是下方,好幾個魚人明顯聽到了上面的對話,十分狂躁起來。

只是,這狂躁還沒完全發作出來,就有人開動了捆綁在他們身上的鐵索,猛地一抽,讓他們痛的喊不出話來。

林天飛射出一張靈應符,粘貼在了其中一個魚人的身上。

那疼痛難忍的魚人一愣。

「別怕,我現在算是你們的朋友,你的同伴黃龍,將避水珠和龍鱗甲,還有一個九霄丹爐,全都給了我。」林天表明身份。

「這可是我們魚人族的三大至寶,他就這麼給你了!」 寵妻無度:軍爺,悠着點 魚人十分吃驚。

「現在不是說著一些的時候,我想知道,村上殺害了七殺門十七個弟子,是否還有其他的隱情?」林天問道。

要是葉婉清受了委屈,林天定然不會放過任何一人,包括魚人族。

總裁老公,太粗魯 可要是真相併非如此,林天可不想葉婉清被人利用。

「好,我告訴你,隱情就是肖戰國!是肖戰國挑撥離間!

肖戰國派人假扮成七殺門的人,搶走了被殺那一戶魚人的全部貨物,他們氣不過,便決定去偷襲。

七殺門的人明明什麼都沒做,被誣陷,十分不快,毫不留情地出手反殺了他們,並且是一個不留。

村長知道這一件事後,原本還比較鎮定,思索著這裡面的問題所在。

然而,就在那時候,肖戰國又派來了魚人族的叛徒,在我們魚人村惡意傳播村長和七殺門的人勾結的消息。

村長百口莫辯,只能是追擊七殺門的人。

雙方交戰,七殺門的人雖然也有幾個實力較強的傢伙,可村長化神期的境界。還是很輕鬆就打敗了他們。

村長沒有殺它們,自是廢了他們,是肖戰國後面派人去殺的。」

「你們有證據可以證明嗎?」林天問道。

「沒有……」魚人咬了咬牙。

魚人轉而道:「不管怎麼樣,我們會把這一切的仇恨都算在肖戰國身上!」

「把劍給我。」葉婉清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好!」林天暗叫一聲,旋即,全速度往水面衝過去。

雖然魚人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村長的無辜,可從肖戰國對魚人的所作所為來看,肖戰國的話,不能信!

林天的速度雖然快,可卻哪裡快的過魔體期的葉婉清。

林天試圖用靈應符聯繫葉婉清。

並未不斷地傳遞過去信息:「這裡面有詐!」

信息還未傳遞結束,便聽得:「噹啷」一聲。

是長劍砍斷了鐵索的聲音!

「嘩啦」林天已經衝出了水面。

就在剛剛的一瞬間,葉婉清飛衝到了魚人村村長的面前。

村長嘆息一聲,一副準備受死的模樣。

他的確沒有殺七殺門的人,可七殺門的人卻是因為他而死。

這是他的過錯。

他選擇了受死,肖戰國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他這麼做,是為了最大化激怒魚人族對他的恨!

比起直接殺了村長,讓村長背著莫須有的罪名死去,這會讓魚人村的人更加恨他。

他要充分挑起所有魚人對他的恨,只有這樣,那些葯的效用激發出來的的可能性才會越大。

並且,讓葉婉清殺了魚人村村長,等著把七殺門誤殺好人的消息傳出去,七殺門只會被更多人所痛恨。

到了那個時候,被江湖所不能容忍的七殺門,無法搬離武城,只能是乖乖加入英雄盟,成為他手下的一份子。

然而,肖戰國萬沒想到,葉婉清非但沒有一劍殺了村長,相反,還砍斷了鐵索,救下來了村長。

村長都十分意外地抬頭看向葉婉清。

葉婉清道:「我沒有派我的人去過魚人村附近,可偏偏我的人和你的人之間卻是出現了恩怨,這明顯有很多的問題在裡面。」

「都說七殺門的門主雖然年紀輕輕,卻是聰慧過人,如今一見,的確如此啊!」村長,誇讚地看著葉婉清。

「村長過譽了。」葉婉清看到底下的鐵索要將鐵牢拉下去,手腕一抖,黑色鋒利的邪氣從劍刃上殺出。

鐵牢周圍的水面上有水花飛濺而出。

而後,便看到那水彷彿被砍成兩段,將下方的鐵索都給砍斷。

鐵牢無法再被拽拉下去,漂浮在水面上。

「葉婉清,你這是在幹什麼!你是準備要跟我為敵了嗎?」肖戰國已經看出來了葉婉清的想法。

葉婉清點了點頭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利用!」

這話,讓葉婉清也想起來了當初在海城,她被葉家人利用的事!

肖戰國冷笑一聲,道:「葉婉清,我可是給過你機會了,既然你選擇了最難的一條路,那可就別怪我了!」

突然之間,原本受了重傷的村長猛地站立起來,那一雙看向葉婉清的眼神,逐漸變了。

變的殺氣疼痛。

「怎麼回事?」葉婉清後撤一大步,漂浮在空中。

「快離開這裡,肖戰國準備將我的族人都拿起煉製神葯,你不走,一會兒怕是沒有機會走的掉了!」村長說完這話,立即轉身,看向了肖戰國。

「呵呵……」肖戰國冷笑了兩聲,道:「村長啊村長,你果然什麼都知道,可你知道了又如何,你什麼都改變不了!」

與此同時,水底下,林天感知到了胖子的消息。

胖子正在用靈應符聯繫林天。

「快走!林天,快走!我剛剛套出話來,肖戰國已經收集了足夠多的血靈丹、血厄丹等丹藥,魚人族對他的仇恨也一級也已經積累到了幾乎最大的程度!這一切都又有利於他煉製神葯。」胖子語氣之中帶著幾分的混亂。

「什麼意思?」林天這會兒感覺到了水靈似乎在發生變化。

「簡單來說,就是肖戰國從玄蛇門那裡學到了一個煉製神葯的法子,這神葯一旦煉製出來,可以有神乎其神的改變……甚至,可以毀天滅地。」胖子越說越緊張起來。

「有沒有說,肖戰國要怎麼煉製那種神葯?」林天問道。

「這種神葯,需要的是大量的禁藥和大量帶著仇怨的活人……我從那個看守嘴裡問出來,魚人村被抓來,就是準備活活煉掉她們!」胖子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發抖。

便在此時,突然之間,大江水底竟然開始出現漩渦,那個漩渦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嘩啦」的聲音在水中不斷響起,所有原先漂浮在水底里的水牢這會兒全都聚集在了一塊。

突然間,水牢的門全部給打開了。

就在打開的一瞬間,一個巨大的丹爐從水底里慢慢「轟隆隆」地冒了出來。

丹爐十分巨大,這丹爐的口那裡,一個巨大的漩渦在轉動。

這個丹爐十分地古樸。

林天細細看了幾眼,突然間,他猛地瞪大了眼睛。

這是十八轉丹爐!

《醫卜星相》之中有記在,十八轉丹爐,是地獄里的尊者遺棄的丹爐,它原先是地獄里的尊者用來修鍊人體靈魂的。

比起許多普通煉藥的小丹爐來說,這個丹爐,絕對是大哥級別的了!

只是,《醫卜星相》之中有記載,這「十八轉丹爐」早就被地獄尊者遺留在另外一個神秘的空間里,它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

林天愈發覺得這個肖戰國的不簡單!

而且,從胖子剛剛得到的情報來判斷,肖戰國和玄蛇門的賈永壽有關聯,有合作!

看來,這裡的比武大會,越來越不簡單了!

就在此時,十八轉丹爐突然之間運轉起來了似的,那個丹爐的口打開的越來越大。

隱約可以看到裡面有靈光。

外面,水流無法進入。

看向裡面,可以看到裡面的東西在疾速地運轉,那靈光彷彿天上的星辰在運轉一般。

忽然之間,從丹爐之中,直接飛射出來許多條的靈氣繩索。

這些靈氣繩索,瞬間就把所有魚人的身為給纏繞住。

好一些魚人以為得救了,想要轉身離開,可還沒衝出去多遠,繩索就直接捆綁住了他們!

魚人全都痛苦地嚎叫起來,彷彿他們的靈魂正在被鞭撻一般。

不……不僅僅是鞭撻!

林天看到,好一些魚人的靈魂,也就是魂魄,直接被抽離出來!

那些靈魂伸縮將他們的魂魄抽離出來之後,使勁往丹爐裡面拽拉了過去。

魚人更加痛苦了,尤其是距離丹爐比較近的幾個魚人,毫無反抗之力。

魚人在水中,發出了痛苦的嚎叫聲,這聲音越來越多,越來越響,整個水面都開始受到了影響。

「糟糕了!」林天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這會兒,在水面上,他們也看到了水底里的情況,葉婉清猛地瞪向肖戰國,怒道:「你這是在幹什麼?」

「幹什麼?呵呵,本來,你也有機會享用我煉製的神葯,可如今看來,你根本不配!」肖戰國越來越得意,猖狂地笑了起來。

便在此時,突然間,水底發生了劇烈的爆炸,水面出現了巨大的漩渦,彷彿要捲走吞噬掉一切。 原來,在那一瞬間,林天出手了。

他在水裡先是朝十八轉丹爐祭飛過去四張火爆符,劇烈的爆炸衝擊,在極短的時間裡阻礙了十八轉丹爐對魚人族魚人魂魄的吸引。

十八轉丹爐失去平衡,劇烈顫抖了起來。

在水中的林天握住清泉劍,用上了龍獅之力。

「清風劍法第十八式,狂風巨浪。」

最強大招式,不過,卻不是正面直接轟擊出去,而是原地一個迅疾地轉圈,清泉劍揮砍而出的靈氣,一統旋轉起來。

當即,只見水中便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這漩渦里劍氣凌厲,將十八轉丹爐飛射而出的靈氣繩索全部砍斷。

近一半多的魚人得救,他們逃離之後,回頭看向漩渦中心的位置。

這一眼,所有人都記住了少年林天的模樣。

「走!」林天怒吼一聲。

雖然是在水裡,但有避水珠的林天,吼出聲音來,其他人也是聽的一清二楚。

包括在江面上的眾人。

受傷的魚人對視一眼,而後,立即全速度遊離。

「誰在下面!敢壞我好事!」肖戰國怒不可遏,怒吼而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