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林寒私心來說是想要將這兩個聖尊階品的大能帶出去爲他們暗黑族效力的。畢竟不能輸了古獸族的那兩隻火獅。

“如果是少主的要求,我走!”穆狂自然是巴不得,這千萬的時間,這海島像一個變相的牢籠將他囚禁於此,他早已膩煩了,如今找到了少主,更是沒有留在這裏的打算。

“我也是,主子走,我走。”古錫見那老小子這麼積極,自己自然也不能落於人後,連忙說着自己也要去。

林寒見狀,點了點頭,“不過,我需要幫你們改造一下。”若是頂着這樣的外貌出去,別人一定很快一眼看出他們的修爲,所以要將他們改變的人畜無害一些,這樣一來,才能夠將他們帶出去,不過這可能需要回春丹……而且需要不少的量。可是他身的藥材不多,而且要給他們兩個聖尊階品的人煉製回春丹,怕是蒼穹爐是不夠用的。

“改造?怎麼改造?”兩個老人面面相覷,有些不太理解林寒的意思。

“是將你們的外貌,變得年輕一點。能幫我在島尋一些藥材嗎?”林寒覺得古錫這個島嶼很熟悉,應該能夠採到不少的藥材,因爲除了這裏是古時期的戰場之外,與世隔絕的原因也讓這裏變成了一些仙草仙藥的聚集地,這裏隨處都可見一些年份不低的仙草仙藥。

“還有這種丹藥嗎?自然可以!”他們的體質不同於修仙體質,更偏向於暗黑族的體質,所以只要用修煉鬼丹的方法給他們煉製丹藥,可以煉製出鬼丹回春丹。鬼丹的煉製方法正統的丹藥要簡單許多,而且好煉製一些。小心一點,蒼穹爐應該能夠撐過去。若是炸了,到時候去器老的那堆廢品翻翻,興許還能翻出一些蒼穹爐還好用一些的丹爐來也不一定。

抱着這個心思,林寒將回春丹所需的藥材跟藥材的模樣拓印在了玉簡,交給了古錫。

古錫接過之後放在額頭輕輕點了一下,很快領悟過來了。

他將意念通過靈力傳遞給了他的那些徒子徒孫,讓它們去幫忙尋找。

林寒這纔想起來,古錫起孤狼穆狂要幸福的多,至少他有成千萬的徒子徒孫。

又等了半個時辰,半個時辰之後,伴隨着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成千萬的小魔蛛帶着林寒所需的藥材回來了。數量還不少,林寒都看直了眼,悉數將那些藥材全部都掃入了自己的空間。

“好了,你們都走吧!”古錫一聲令下,那些小魔蛛悉數都散開了。

林寒拿出蒼穹爐開始煉丹,古錫跟穆狂不會煉丹,加這大陸本對煉丹師的尊重讓兩人的表情看起來格外的嚴肅,一臉緊張的看着林寒煉丹。

他們看着林寒煉丹,緋笑打量着他們,覺得兩個老人家太有趣了一些,表情那麼嚴肅,好像正在看一件多麼嚴肅的事情。

緋笑百無聊賴的起身,在山洞裏逛了起來。

鬼丹的煉製講究方法林寒只是先開始嘗試着看看,能不能煉製出鬼丹的回春丹。

前面的兩爐在林寒的殷切期盼成功的砰的一聲炸了,林寒一臉愕然的看着眼前的煉丹爐,有種心有慼慼的感覺,不過唯一慶幸的是煉丹爐還完好無損,藥材還不少。

“主子你現在準聖修爲,煉製聖尊階品的丹藥會不會太爲難你了?其實我們這樣也沒事,只要換一套跟你一樣低調的衣服,他們是看不出來的。”古錫有些心疼林寒,換做別的煉丹師,炸了那麼幾次心態早炸了。

但是主子還是那麼有耐心計算藥量,投藥,煉丹,反反覆覆的重複着這幾個動作。

“回春丹還有幫你們斂去修爲的好處,讓別人看不出你真實的修爲,階品越高,效果越好。”林寒一邊說,一邊繼續執着煉丹。

古錫跟穆狂見勸不動林寒也只能此作罷。

兩人靜靜的看着林寒煉丹,誰都不敢再說話打擾了。

在歷經了五六次的失敗之後,林寒終於摸清了門道,不過這時間也過的飛快,他基本把船會離開的那件事情給拋到了腦後去,一心一意繼續煉丹。

緋笑知道煉丹的時間會需要很長時間,他也懶得在山洞裏待着,趁着這些天,出去一趟,順便去看了看船是否還在。發現這船許多的人沒有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都不太甘心離開,所以延長了離開的期限。這讓緋笑鬆了一口氣,他去詢問了一下魚餘船長大概什麼時候會離開這裏,魚餘船長說大約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既然還有那麼長的時間,緋笑自然是也打算去島逛一逛的,看看能不能淘到一些自己想要的寶貝。

林寒不知外面的事情,足足花了大半個月,經歷了十幾次的失敗之後,總算在藥材快要用盡之前,將鬼丹回春丹做出來了。

這三顆丹藥勉強及格撐過了雷劫,相繼落入了古錫跟穆狂的口。

當回春丹落肚的那一剎那,他們兩個人的外面明顯的發生了改變。

從原本垂垂老矣的老人變成了十多歲的少年模樣。

這樣的變化是他們都感到驚喜的,感覺整個人又重新鮮活了起來。

“煉丹師果然是最強的行業啊!”古錫感嘆了一句,這副年輕的模樣是幾百萬年前自己纔有的樣子,沒想到現在還能看到自己年輕的樣子。

欣喜若狂之餘,他看了看自己的老友,發現老友也恢復了年輕,表情也是滿臉的欣慰。

“修爲氣息的確斂去了不少。”穆狂對自己的外表改變也十分滿意。

跟老了之後的糟老頭子模樣不同,年輕的穆狂模樣異常的張狂不羈,有種狼王的唯我獨尊的霸氣。總之老年的時候好看了許多倍。 “應該沒走,昨日我還聽到我的徒子徒孫說從古魔之城趕走了不少的外來者。”古錫雖然一直在陪着林寒,但是外界的事情他還是有主意到的。

“哦!那好,你們兩個到我空間裏來,我帶你們去看看。”昨日沒走,今天也差不多該走了。林寒起身,將東西稍作收整了一下,再將兩位前輩收入了自己的空間之。然後快速的往山下跑去。

這一路跑的耳邊盡是呼嘯而過的風聲,可見林寒的速度有多快,晉升準聖之後他的修爲和速度力量都提升來的。不是金仙階品所能擬的。

經過一路的狂奔之後,林寒跑到了海邊,發現有一個行色匆匆的身影跟自己一樣朝着海邊跑了過來,而且還急的現出了自己的真身,林寒的定眼一看,那人不是緋笑又是誰。

“師兄!”林寒開口招呼了緋笑一句。

緋笑停下了腳步,“你小子,讓我好追!”緋笑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一個金仙想要追一個準聖的速度有多難可想而知,他都是露出了自己的本來的真身才追到的。

聽到緋笑的話,林寒有些無奈了,“對不起了師兄。”

“欸!船開了!”緋笑順了順氣,眼神一不下心瞄到那艘船正打算離航。拉着林寒狂奔而去,師兄弟兩人拼了命的狂奔,一邊跑還一邊對着船大喊,他們可以確定他們的聲音魚船長能夠聽到的。不過船卻沒有停下來。

這讓師兄弟兩人不太明白了,停駐在原地,滿臉費解的對視了一眼。

“這怎麼辦?”船開走了……完全沒有等他們的打算。

“可惡!”林寒運行靈力讓自己的視力提升了千倍不止,看到了船艙駕駛室裏的場景。

是易聞人!易聞人拿着一把劍抵住了魚餘船長的脖子,發現林寒在打量自己,還衝林寒丟了一個挑釁的表情。

“找死!”緋笑也用了靈力提升了自己的視力看了一下,自然也看到了這個場景。兩人暴怒,試圖打算飛躍這一小片海洋衝過去。

若是錯過這艘船,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碰船了。

“站住!”結果兩個人還沒飛出去被一聲厲喝聲給制止了。隨即,穆狂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前輩!你攔着我做什麼!船走了!”林寒有些崩潰的開口。

“你們敢飛到苦海面是找死!”剛剛飛過去怕是會被苦海給吸下去,永遠離不開苦海的海底了。

“那怎麼辦?你叫我們一直被困在這裏嗎?”緋笑也急了,這地方當成遊玩的場所來玩玩還是不錯的,但是讓他們一直在待在這裏,怕是會瘋掉啊!

“他們也要走的掉。”穆狂露出了狂肆殘忍的笑容,伴隨着笑容的揚起。

林寒跟緋笑都看見一個巨大的身影從苦海冒了出來,擋住了那艘船的去路。

船的海員們都大吃一驚,紛紛逃竄起來。

“那是……苦海海靈!”林寒驚呼,他聽器老說過,苦海海靈會變成一隻超級巨大的海獸拆毀船隻,難道是苦海海靈嗎?

“苦海海靈?少主,你的記性可真差,那可不是什麼苦海海靈。”不記得自己算了,怎麼連當年的古魔之城旁護城河的護魔獸也忘得一乾二淨了。

“啊?不是苦海海靈,那是什麼?”林寒不解。

“你看,船回來了。”穆狂沒有回答林寒,用手指了一下前方。

林寒擡頭望去,果然看到那隻巨型海獸一把抓住了船體,隨後,用力一推,將船給推回到了岸邊來。

林寒跟緋笑見狀欣喜若狂,連忙飛奔前,順着船員丟下的繩索,試圖爬回到船去。

才爬到了船,抓住了船的把手,卻沒有想到一隻腳掌毫不客氣的踩在了他的手,林寒吃痛的將手抽回,憤怒的擡眼望去,發現竟是易家的一位長老。“暗黑族人,還是留在這裏吧!”說完,他打算對林寒下手。

當他運行靈力一掌打向林寒時,林寒的丹田開始飛快的運轉起來,隨後身子騰空躍起,飛到了船的甲板之。

“找死!”林寒面露兇色,雙手很快燃起了兩團熊熊丹火。

趁着對方沒有反應過來,朝着對方砸了過去。

對方的修爲也不低,甚至林寒還高了一個等階,他的速度很快,一下子避開了林寒的火球進攻。

林寒將險些失控撞船體的火球收回,身後幻化出了一對黑色的火翼,朝着對方繼續攻了過去。

易家人咄咄相逼,他是不會再退讓了!大不了是個魚死破!若是聖皇階品他還是沒有把握的,可是聖人階品,自己還是能夠打打的。

“小子,不愧是煉丹師,還有兩下子!”若是普通的準聖,怕是接不住自己的一招。沒想到他能夠躲過自己的攻擊還能做出反攻,單這一點來說,他的實力不弱。

“呵呵!”林寒冷笑兩聲,雙手變成了一雙火掌,朝着對方猛擒了過去。

在雙掌要碰到對方的一剎那,手腕被人一把扣住。隨後身子直接被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翻滾,接着,甩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甲板都被自己砸出了一個坑洞來。

林寒迅速的從地方爬起來,重新回到了甲板,卻發現不見了那名聖人的蹤影。

還在困惑對方到底在何處,忽然身後感覺到一絲冷意。

林寒大呼不妙,竟然是會隱身的修行者!

在對方對着林寒的後腦勺做出最強一擊的剎那,忽然一隻渾身冒火的火獸衝了出來,一下子將對方給頂飛了出去。

這一頂導致對方的攻擊失控,直接打偏了。

林寒死裏逃生了一劫,長鬆了一口氣。

“還有幫手?那一起死吧!”那聖人眼底的殺心流出,厲吼一聲,對他們兩人再度出手。

【新書求收藏求推薦求支持,《這個冥王不好追》講的是林弘跟冥王的故事】 “真當我吃素的任你們易家人拿捏嗎!”腦海那些關於易家人是如何殘害古魔族的一切讓林寒直接爆發了。 身一下子散發出了濃濃的黑色火焰,這個火焰讓眼前的人一驚,很快反應過來了。

“好啊!原來聖子是你殺的!”任由傻子也看出來了這事情一定是眼前的這個人做的。

當初聖子被殺除了在他身找出了一絲黑色丹火灼燒靈魂的痕跡,還伴隨着一絲絲的魔氣。他們本以爲是霓裳跟魔族勾結導致的,卻沒有想到並不是。是眼前的這個少年,那聖人反應過來之後,更是怒意滔天。

兩人的氣場碰撞的瞬間,原地砰的一下子爆開了,甲板砸出了一個好大的坑洞,險些將整艘船給毀了。

船的人被眼前的場景所驚擾衝過來圍觀,皆被眼前的場景給嚇到了。

“你家聖子人面獸心,死不足惜!”吐掉一口黑血,林寒自認爲對方也沒有討到好處。

事實的確如此,他身的古魔之氣影響到了對方,甚至還過度了一縷進了對方的體內。

對方也吐出了一大口金色的血液,踉蹌的從地爬起來。她從沒有想過自己堂堂易家長老,聖人階品的大能,竟然敗在了一個準聖手裏。吐掉一口黑血,他擡眼狠狠的盯着林寒。那一副眼神似乎要將他給吞了一般。

“好輕狂的小子!竟敢傷我易家的人!”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隨後一柄長劍從天而降,穩穩的落在了林寒的面前。

這柄長劍林寒可以看出是一把聖器,若是將它送給李南方,李南方必定會很高興。

“那還不是要誇易家三爺布的一手好局,怎麼,是覺得我孤獨一人軟弱可欺,還是想要跟你那侄兒一樣,過來送死!”林寒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扯掉了自己臉的面具。

“林寒!”易聞人的雙目似要噴出火來一般,當發現此人竟然是沒有死在魔鬼沙漠的林寒時,愕然萬分。

“別喊,要臉。”林寒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心念一動,噬龍槍出現在了他的手。

聖器對聖器,他倒是要看看,誰能搶佔先機!

“此人,由我出手了,少主,你已經做的很好了。”穆狂的聲音傳來,隨後身子翩然落在他們的身前。

剛纔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裏,準聖初階竟然敢跟聖人五階的人進行一戰,少主真的有當年主人的風範。

“怎麼?打不過找幫手?”易聞人沒有認出林寒手那柄詭異的長槍,他只聽說這林寒素來喜歡舞槍,可能是他最新得到的武器也不一定。不過想要跟他手的這把聖器鬥還差得遠。

心念一動,易聞人將長劍收回,落到了他的手裏,“你不敢跟我單獨打一場?”

“打打!不過再在這船打下去,怕是這船不能用了,咱們去沙灘打!”林寒開口提議了一句。

易聞人贊同了,從船飛昇而下,手持長劍,屹立於沙灘之,周身氣質倒是有幾分劍客的氣息。

林寒緊隨其後,手持長槍在落地的一瞬間,長槍狠狠的敲擊地面,使得整個地面都震顫了一下。

“你手的這武器……”易聞人發現了林寒手的武器並沒有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因爲那火紅的槍頭竟然冒出了一絲絲火焰,這難道是傳說的聖器火焰槍?

可是感覺不太像啊……

“要你命的武器!”林寒爆喝一聲,主動發起攻擊。手持長槍一記神龍擺尾直接掃了過去。激起萬丈黃沙,很快黃沙形成了一個極大的漩渦,朝着易聞人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易聞人大叫不好,沒想到這長槍的威力竟然如此厲害,立馬持劍去擋,激退數步,纔打碎了這個漩渦,穩住了身形。

纔剛剛穩住,發現一點紅芒的穿過漫天的黃沙而來,直刺他的臉頰。

下意識的持劍一擋,聖器觸碰聖器的瞬間,強大無力的力量從原地爆開。

“砰!”

“轟!”

“咚!”三道響聲過後,黃沙散去,衆人發現林寒跟易聞人各站一邊,兩人的嘴角皆掛着血漬。

不過林寒的臉色看起來易聞人的差很多。

“小子!受死吧!”易聞人召喚了劍陣,一柄長劍幻化成了數百把長劍的劍雨朝着林寒刺了過去。

林寒連忙拿起長槍開始瘋狂的運轉起來,形成的一個扇面直接擋掉了直面而來的劍雨攻擊。

沒想到一個準聖竟然能夠跟兩個聖人打成平手,圍觀的羣衆皆是一臉吃驚。

“前輩!在這麼下去,林寒不是對手!那老傢伙是易家的三爺,易家現任族長的三弟,聖人巔峯的修爲,再打下去,林會沒命的!”緋笑看出了林寒有些慢慢弱下來了,畢竟是準聖初階,能夠跟聖人巔峯過這麼多招甚至在前期佔了優勢已經是天大的了不起了,緋笑擔心再打下去,林寒會敗。

“姓林的小子!今日我用你的血來祭奠我死去的侄兒!”易聞人說完,殺心迸出,又召喚了無數的劍雨從四面八方朝着林寒疾馳而去。

眼瞅着林寒要被這些長劍紮成馬蜂窩之際,忽然那些劍陣停頓在了半空,隨後,直接軟了下來,重重的掉落在了地。

發出了乒乒乓乓的脆響聲,長劍落地之後,那些虛影全部都消失,剩下了一把聖器長劍。

“這柄萬宗劍,用在你們易家人身,糟蹋了。”穆狂的聲音傳來,那柄掉落在地的萬宗劍便落入了穆狂的手。

易聞人怎麼都沒有想到看起來這麼弱的少年,竟然有着這麼強的實力。

“前輩,有辦法解開這把聖器的契約嗎?”林寒將自己的長槍收回了空間之,走前來開口問道。

這把劍實在不錯,林寒相信愛劍如命的李南方一定會喜歡的。

“聖器的契約,主人死了,不解了嗎?”聽似調侃的話一出,所有的圍觀者都驚了。

這少年怕不是在癡人說夢!眼前的這個是誰?那可是易家的三把手,擁有聖人巔峯修爲的大能啊! “哦?我倒是要看看,你拿什麼本事來殺我?”易聞人一聽,笑了,算他很強,未免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裏。

一動心念,他想要將萬宗劍拿回來,可沒有想到不管自己怎麼催動自己的心念,萬宗劍好一把聽話乖巧的長劍,靜靜的躺在那個少年的手不曾離開。

“不需要什麼本事,一指,足矣。”穆狂張揚一笑,擡起手掌,伸出一指指向了易聞人。

一點寒芒自對方的指尖傾瀉而出,易聞人感覺到一種死亡感撲面而來,正要運行靈力去抵抗,卻沒有想到那一點寒芒根本無法抵擋。直接穿透了他所設下的屏障,直刺他的腦門而來。

還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他的雙目瞪大,一行金色的血液從他的眉心處緩緩流下,經過鼻子,落到了嘴脣,將嘴脣的顏色染成了金色,隨後在脣尖處凝聚,緩緩的低落在地面之,直接被地的黃沙給吸收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