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林峰本尊只是冷冰冰的看著他,殺機畢露。

「既然如此,畜生,我和你拼了!」

見此,那人低吼一聲,真元境一重噴涌而出,就是結印朝林峰轟殺而來,他作為真元境一重實力還是不錯的,這一招力量轟出了黑武勢。

但在林峰看來,也僅僅於此。

一招神龍擺尾轟殺而出,在那人絕望的眼神之中,直接把他的手骨給轟碎轟成了渣滓。然後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大嘴一張,猛撲而上,一口從頭到腳,把他整個都給吞了下去,斷絕了他所有的奢望。

叮!

吞噬19級野怪,經驗值+200!

叮!

您撿到了初級儲物戒指*1!

林峰把自己本體,還有蠍子收起來,旋即坐在蒲團之上,開始看看到底是什麼牛鬼蛇神,在前面等待著他。

一坐在蒲團之上,林峰很快就入定。

下一瞬,他就感覺自己來到了一片神器空間。

大川、山河、戈壁。

三個不同的場景,三個截然不同的地貌,卻出現在同一片空間之中。

而此時,林峰就出現在一條大河之中,這河似通天之河,蜿蜒流轉,看不到盡頭,也看不到彼岸。

這時,林峰才發現,有不少人都在他身後,或男或女,都在奮力的朝前趟著水。

「是他們!」

林峰一下子就認出了這些人,不是虛空造出來的,而是早他一步,坐在那蒲團上的人。

其中他還看到了秋珊,此時後者也看到了她,明亮的眸子之中掠過一抹不可思議。

不僅是他,其餘人也都是如此表情的看著他,震驚費解或者是猜疑。

這時候林峰才發現,自己好像是在最前面,那些人也都按照某種規律在後面跟著。

再往後,則是轟隆隆一片響聲,時不時能聽到有人慘叫。

林峰驀地感覺到有種不好的感覺,難道說這也是一種淘汰?

而被淘汰的人,就是被冥霜冷火給吞噬?

林峰想到此,哪裡還有閑情雅緻去想其他的問題,只是想盡辦法朝前挪動腳步。

但是,讓林峰驚愕的發現,他的一雙腳,就像是綁上了一個滄海仙府,根本就是動彈不得。

「怎麼會這樣?」

這種感覺讓林峰費解的同時又感覺到驚愕。

怪不得,身後那些傢伙,個個都是露出一副死了媽的表情,原來還有這門門道道。

「啊啊啊!」

又是幾道慘叫,很顯然隊伍最後面的幾人已經被那轟隆聲給吞沒了。

「小子,這是哪裡,好奇特的空間。」

陡然,男童聲音在林峰腦袋裡響起來了,林峰瞬間驚喜。

「男童,為什麼我在這水裡,完全動彈不得,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動彈不得?本座看看。」

男童很快就響起驚愕的聲音。

「這是洛河之水,你小子到底在什麼地方,怎麼會有這種傳說中的神河?」

「神河?」

林峰旋即立即把自己來找本源真火的一切前前後後都告訴了男童。

「原來如此,這麼看來的話,你小子應該是進入了那冥霜冷火早就設置好的空間里,本座就說,洛河之水怎麼可能還存在於這九州大陸。」

「行了,小子,別緊張,這都是幻想,如若本座沒猜錯的話,這關應該是檢測你們的心智還有精神力。」

「現在你放空心神,嘗試著讓自己雙腳懸浮起來,踏在這水面上。」男童道。

林峰瞬間照做,但是說起來簡單,要做起來難上加難

更何況,這可不見得都是幻想,之前那被吞噬的傢伙的場景,林峰是見得清清楚楚,渣子都不剩,再加上那轟隆隆不斷和時不時響起的慘叫。

尋常人估計嚇得腿都要發軟,何談氣定神閑,更不談定神。 林峰一開始也難以做到,但是他直接嘴巴里念誦了一段靜心咒。

剎那間,就感覺放空了自我,隨之,他就感覺到了自己此時特別的寧靜,波瀾不驚。

「小子,現在去仔細感受這天,這地,還有你四周的水,感覺他們的流動,去感覺他們的溫度,世界上最柔的東西莫過於水,然而它卻能穿透最為堅硬的東西,沒有什麼能超過它,你現在要做的,不是和水去抗衡,而是利用自身的巧力。」

男童就像是個老師一樣在不斷給林峰指導。

這些道理,地球來的林峰自然都懂,懂是一方面,但是要去悟,卻很難。

若是之前的地球上的林峰,那是決然不可能悟徹透的,大道理誰都懂,但是能夠做到的高人又有幾人?

就是那些所謂的某教某學的聖地,也只是成為了遊客觀光,被世俗紅塵污染的烏煙瘴氣罷了。

聖地還是那個聖地,只是時代已早已不同。

那時候整個大環境,唯利是圖,無論是自然環境還是人為因素,根本就不是修行的時代,修行都不能,何談修鍊,而現在卻大大不同。

林峰很快就把握住了冥冥之中,看不見摸不著的關鍵點。

這河雖然寬,似通天,但是卻不深,顯然他不想淹死任何一個渡河之人。

唰!

又是一道身影出現,只是這道身影出現在的位置比林峰還要前面,顯然,此人的精神力比起林峰還要高。

「咦,是這小子?」

那人回頭瞧了眼在他身後的林峰,瞬間發出一道驚奇聲。

「有趣有趣。」

那人看著緩緩從水裡浮起來的林峰,驚訝的道了句。

「天縱奇才啊。」

旋即他也是閉上眼開始細細感悟這水之玄妙。

啪!

一道無聲的漣漪開始沿著水面擴散。

林峰猛地睜開雙眼低頭去瞧,瞬間面露欣喜,自己果然已經站在了水面之上。

「那些武俠小說里的一夜渡江、凌波微步也沒有自己這麼拽吧,自己可是雙腳站在水面上!」

林峰臭屁了兩句,不過現在不是臭屁的時候,雖然那轟隆聲離他還有段距離,但誰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手段。

而林峰這猛地就像是個子拔高了,一下子從水裡面出現在河面上,讓他身後的那些人都是驚了一驚。

「這小子究竟是誰。」

林峰可沒有理會那些人,只是回頭瞧了眼秋珊,後者現在也已經開始緩緩上浮了,看樣子顯然也是要做踏水而行,除了個秋珊,其他人林峰都不認識。

顯然,還有不少人,並不在這裡,而是去了大川或者戈壁。

這時候,林峰才是猛地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身前竟然出現了一道身影,這讓林峰愣了下。

不顧旋即也釋然,總有些真正的強者。

不過為什麼,看背影有點熟悉。

「可能是個三階的特殊職業,如若只是武者的話,那麼實力肯定很強了。」

林峰心裡嘀咕了句,開始邁出自己的第一步。

從水裡掙扎出來了,只是第一步,也是最難的一步,而隨之,邁出的腳步沒有之前那麼困難,但是也不簡單。

每一腳出去,就像是綁了小半個滄海仙府,而且一旦重心不穩,林峰用來支撐的哪一隻腳就會在水面上踩出許多波紋,甚至是水面滲透過腳面,看樣子,自己隨時都有顛覆,再次沉下去的可能。

「這究竟是誰設計出來的,如若當真是本源真火的話,那麼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嘿嘿小子,不要小瞧任何一個生物的智慧,人類之所以成為萬物之靈,不是說智慧有多高,只是因為人類智慧不低的同時,而且數量很多的緣故罷了。」男童道。

林峰現在可沒有心情去管人類是不是萬物之靈,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挪動自己的步伐,踏水而行。

「太,太特么的累了,只是完成一個步伐,就就像是渾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這河看不到盡頭,莫非就一直這麼走下去不成?」

林峰心中再次升起一道無力感。

「啊啊啊啊!」

慘叫聲不斷,但,林峰已經習慣。

這時,那一直在林峰前面的那人忽然也是開始動了,很快就是浮出了水面,旋即就是朝前走去,那模樣看起來就像是在自家後花園散步,閑庭信步,每一步都很自然,都穩如磐石。

「這,這也未免太變態了吧。」

林峰走一步就累的氣喘吁吁的,再瞧其他人,反正林峰一眼掃過去,除了秋珊等等不過一掌之數的踩到了水面上,其他人都還在那緊咬牙關的去感悟,急的一頭冷汗。

這就證明林峰絕對是不差,甚至是優秀的。

只是這在林峰前面的傢伙太變態了。

「小子,這人本座估計八成領悟了水之奧義,不然縱然他實力很強也沒有這麼輕鬆。」

男童道。

「很強?到底有多強?」

「真魂境!」

男童說出了一個讓林峰意外的答案。

真魂境!

旋即,林峰也就釋然了,真魂境相當於妖王,這種本源真火出現,難免會有幾個這種強者來插手,也不足為奇。

再說,本源真火講的是機緣,可不是誰實力高就能得到的,如若真的要火拚,林峰也不懼,他這邊可是也有頭妖王存在的!

轟隆隆~

陡然水面震蕩,波紋四射,一座小島嶼穿破水面,破水而出,猶如龜背,懸浮在水面之上。

說是島嶼,實際上也就一快小陸地。

而那真魂境的強者見此加快了速度,甚至直接就是開始跑了,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這讓林峰是無語萬分啊,只能嘆口氣,也是開始艱難的挪動腳步。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永恆。

林峰終於是攀上了那座島嶼,而那之前登上的真魂境強者已經消失不見了。

顯然這島嶼上也有個傳送陣。

「小子,現在順便恢復下真氣吧,這島嶼裡面有個二階聚氣陣。另外,你可以看看你自己的精神力強度。」男童忽然道了句。

林峰聞言立即查看,不多久就是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四十三品了!

之前林峰不過四十品,現在竟然四十三品了,增加了三品,很顯然剛才一段路,也是磨練了他的精神力。

想到此,林峰立即是開始恢復真氣。

足足一盞茶過後。

「拉,拉我一下。」

陡然一道柔弱的聲音傳來,林峰睜開眼,發現一人在那水面之上,整個身子都是在顫抖,抖如篩糠,看樣子馬上就要扛不住了。

而她離島嶼不過一寸不到的距離,可以說在努努力就上來了,但是越是目標近在眼前,越是容易讓人心智動,搖甚至是放棄的時候。

這個人林峰也是認識,不是別人,正是秋家的大小姐,秋珊。

幫,林峰可以說是舉手之勞,根本費不了多少力氣,一拉就把她拉上來了。

秋珊也是睜著含著希冀目光盯著林峰,這是個美人胚子,林峰無可否認,任誰被她這樣盯著,都忍不下心拒絕。

但是林峰卻不同。

如若之前,林峰會幫,但是現在林峰不會,因為秋珊這個女人對他而言,林峰每次見到她的感覺,就覺得這個女人很虛偽,用地球上的一句現代話來說,那就是綠茶婊,表裡不一的那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