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林晨笑了笑道:「跟著我,可以去最前面。」

趙立似乎又找到了嘲諷林晨的把柄,這種時候,這種把柄,自然是要用上的,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不用可就真的浪費了!

「你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嗎,別以為和東風破的原創作者同名,你就真是他了,你就這熊樣,還想帶著我們去前面? 痛會教我忘記你 別搞笑了好不好?」 面對趙立的冷嘲熱諷,林晨連一個眼神都沒有上給他。

只是對著筱筱等人,淡淡的說道:「信,就跟著我。」

筱筱小心肝撲通撲通的跳,是因為自己剛才的小聲嘟囔,林晨聽到了才說他可以弄到前面的位置嘛!

雖然她也不相信,有些猶豫,但是她願意跟上去。

因為她雖然親眼見到過林晨不為人知的一面,但是她從未見過林晨和娛樂圈的人有什麼交集。

但是林晨是為了自己,而且趙立居然說話那麼難聽,一點不留面子,是她邀請的林晨,所以就算是為了林晨的面子,不管是真是假,她都要跟著。

兩個女閨蜜面面相覷,皆從對方眼裡看到了不相信,很是不讚賞林晨這種沒本事還裝的自己什麼都行的行為。

「他這牛皮都吹上天了,還是沒見過世面,不知道前排的票有多難搞!」

「估計是剛才被趙立懟的不敢出聲,心裡慌得一批,壓根沒聽見咱們剛才說了什麼,才敢口出狂言,想要在我們筱筱這個大美人面前充英雄呢!」

趙立看向林晨的目光滿是不屑,冷哼一聲:「哼……你們就瞧好吧!他就是吹牛逼的,等會怕是會發現傾家蕩產,想買兩張門票,根本就沒有票讓他買,就會找各種原因借口,然後表示不是他沒錢,而是有各種外在原因,才買不到的,這樣呢,即給筱筱留下個好印象,又顯得他大度,這點伎倆,都是哥們兒我玩剩下的。」

兩個妹紙一聽,覺得趙立說的非常有道理,可是誰讓她們是筱筱的閨蜜,不能看著閨蜜深陷泥潭,她們得幫閨蜜認清那個男人的心思,於是,也只能跟了上去。

很快,一行人便來到了演唱會的後台。

這會兒前面還沒有開始表演,但是後台已經敲鑼打鼓的忙活了起來,更有大批的保安人員要保護藝人安全,把手森嚴,防止外人偷溜進去,對謝菲造成傷害。

林晨等人走到門口,和群策進去,就被兩個身材魁梧,表情嚴肅的兩個保安攔了下來。

保安冷聲呵道:「後台重地,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想看演唱會,去前面。」

趙立臉上一副看好戲的模樣,他早就料到這個結果了,剛才之所以沒有組織林晨,就是為了讓他出醜,還有就是讓筱筱認清這個男人的真實面目,更加厭惡林晨。

筱筱和她的兩個女閨蜜的臉色漲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畢竟周圍還有其他人,被那麼多人看了笑話,簡直丟人丟大發了。

林晨面色依舊平靜,淡然開口:「你就告訴謝菲,林晨來訪,她便知道了!」

保安被眼前這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氣樂了,好笑的看著幾人,大聲說道:「小子,這體育場搞了少說也有上百場的演唱會了,我在這工作十幾年了,見過不少為了見自己偶像的狗仔,各種闖後台,吹牛逼撒謊的,不過大部分都是說自己是工作人員了或者是這些歌手的朋友,你倒是第一個,直接冒充還沒露過面的東風破原創作者林晨的。」

「小小年紀,不好好學習,凈學一些雞鳴狗盜的把戲。」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長什麼樣,趕緊滾吧,再啰嗦,老子就沒這麼好脾氣,到時候把你們扔出去。」

「真是笑死人了,就你還林晨,你要是林晨,那老子豈不是郭浮沉了。」

說到最後,保安直接譏諷的說道。

周圍頓時哄堂大笑,林晨一行人也被那些圍觀的人指指點點。

「哈哈哈哈,他說他是林晨,就是東風破的原創作者林晨,那個掀起華夏風的天才音樂人,這牛逼吹的,老子差點就信了。」

「其實你們不知道,他是林晨,我是謝菲,哈哈哈哈……」

「你們說這幫人是不是腦子有病,想進去,還找了這麼一個拙劣的借口,真是搞笑了!」

「自己是個蠢貨,把別人都當成蠢貨了不成。」

周圍人的冷嘲熱諷,指指點點,直接讓你哥女孩子羞憤的滿臉通紅,委屈的眼淚在眼眶打轉。

心裡也是難過的要死,長這麼大,跟著林晨還後台,是她們做過最蠢的決定。

如果知道林晨是過來丟人的,打死她們都不會選擇跟著過來。

趙立心裡那叫一個得意,這一幕正是他想看到的,只是他沒有想到林晨居然這麼傻逼,在這麼人面前撒這麼沒腦子的謊言,現在被大家討厭,也算是意料之外的驚喜了。

有了這件事情,筱筱肯定不會再看上他了。

見保安始終不肯讓他們進去。

林晨也覺得沒必要跟一個保安計較,便拿出手機翻找了一下,找到了之前在金山塔餐廳,戴口罩的小美女在臨走之前給他留下的聯繫方式。

等到電話接通,林晨打了個招呼:「喂。」

圍觀的人的辱罵聲更激烈了:「這小子特太能裝了吧!謝菲是什麼人,只要她開演唱會,每次都是萬人空巷,別說前排門票了,就是能進場買到票,都是託了關係的,這傢伙要是有後台,為啥一開始的時候不弄個前排的票,剛剛還撒謊。」

趙立鄙夷的看著林晨:「你夠了,我不組織你,就是想讓你死心,你這臉都快丟到太平洋去了,適可而止啊!」

林晨好似沒有聽到趙立的「好言相勸」,繼續和電話那頭的人說道:「嗯,嗯,是的,我已經到後台門口了,你找人過來安排一下,在前排給我們留五個位置,嗯,對。」

得到對面的肯定答覆后,林晨便掛了電話。

「喲,沒看出來,你還能命令謝菲,給我們找前排位置了啊,你可別告訴我們,謝菲對你的話言聽計從。」趙立說氣話來陰陽怪氣。

「來來來,快告訴我們是不是,這樣我們好趕緊抱你的大腿啊!」

林晨平靜的說出兩個字:「沒錯!」

這兩個字一出來,全場都安靜了。

隨後,便爆發出了此起彼伏的嘲諷鬨笑聲,每個人再看向林晨的目光中,都好像在看一個傻子一樣。

冷嘲熱諷鋪天蓋地。

兩個女閨蜜是在忍受不了大家異樣的目光,還有對她們的嘲諷,拉住筱筱的手,很是生氣的要把她帶走:「筱筱,你這朋友是不是腦子有坑啊!咱們不跟他在這裡丟人了,趕緊跟我們走!」

軟萌妹紙這會兒看向林晨的目光很是憤怒,恨不得他和筱筱立馬分手:「謝菲聽你的,吹牛都不打草稿,人家謝菲是什麼人物,在咱們南州市,能請到她人的,都是非富即貴,這樣一個人物,人家直接到你言聽計從,你是把我們都當傻子了嗎?」

她們算是看的真真切切,這個男人不僅只會吹牛,而且狂妄自大。

筱筱面露難色。

她其實一點都不相信林晨和謝菲認識。

而且剛才通話,似乎兩個人很熟悉,這就更加不可能了。

就在這個時候。

後台的內場,忽然有一個嬌小的女人跑了出來。

累的氣喘吁吁,香汗淋漓,那模樣似乎很是著急。

一到門口,玲姐就四下張望,隨即眼前一亮,面露微笑的朝著林晨一行人走了過來:「哈嘍,林晨小哥哥,還記得我嗎?」

她一出場,周圍的人都驚呆了。

能來到這裡的,可都是謝菲的鐵杆粉絲。

有一個直接認出了,語氣無比震驚的說道:「這這這……這不是小菲菲的經紀人玲姐嗎?她……她居然真的出來了!天哪!你打我一巴掌,看我是不是在做夢!玲姐為人很是古板,而且特別不好相處,他怎麼可能一個電話,就能讓玲姐出面安排。」

他的一些話,就好似一滴水掉進了油鍋,讓在場的人都沸騰了起來。

楓粉絲們更是激動的尖叫,她們從謝菲出道就開始追隨,到現在她們都沒有這待遇,憑什麼林晨擁有,還有他身邊那幾個女孩子。

「他是怎麼認識玲姐的啊!!好嫉妒,好羨慕,我也想要菲菲的電話。」

「這不是問題的關鍵啊,你們沒看到嗎,關鍵是玲姐對他的太湖出乎意料的好啊,這不就說明,他和菲菲關係肯定非常親密。」

尖叫聲一聲勝過一聲,他們用這種方式,釋放著心裡的羨慕嫉妒恨。

筱筱的閨蜜們此時都目瞪口呆。

趙立臉上的表情那真是更加精彩了,剛才他就好像一個跳樑小丑一般,嘲諷了半天。

可是玲姐的出現,確實是,結結實實的在他臉上啪啪啪打了幾巴掌,讓他的臉灼熱不堪。

兩個女閨蜜剛才對林晨也是冷嘲熱諷,這下也是面色通紅,感覺十分對不起林晨。

任她們怎麼想,都沒想到居然是真的,是她們錯怪了林晨。

心裡愧疚之餘,也十分好奇,自家閨蜜的男朋友,到底是什麼背景。

此時,一個很是清純漂亮的小姐姐,衝過層層阻礙,飛撲到了林晨的懷裡。

然後以迅雷不急之勢,「啪」的一下,竟然直接在林晨臉上給了他一個么么噠。 然後很是親密的抱住他的胳膊,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直接宣布:「小哥哥,我宣布你現在是我男朋友了,你要見菲菲,就要帶上我。」

筱筱的兩個閨蜜還沉浸在玲姐帶來的衝擊中沒回過神兒來。

就被眼前這一幕震的七葷八素,這是怎麼個節奏?按照劇本應該不是這樣才對,但是這一切,就這樣發生了,而且是這樣,毫無準備的發生了……

筱筱的俏臉上,也浮現出一抹訝異,但是很快便換成了憋悶和醋意。

嘴唇蠕動了一下,想要說些什麼,可是話到嘴邊,又生生咽了下去。

因為,她……壓根不是林晨的女朋友,沒有那個資格。

就算想說什麼,她也不能說。

但是她那兩個閨蜜確實不知道其中緣由,直接衝到那個抱著林晨胳膊的大眼睛妹紙跟前,很是生氣的說道:「大庭廣眾之下,你發情了找別人的男朋友,你沒看到他的女朋友就在這裡嗎?」

「就是,不知羞恥,真是臉皮比城牆都后,趕緊滾開,放開我們家筱筱的男朋友!」

作為閨蜜,在閨蜜敢情遇到危機的緊要關頭,自然當仁不讓,承擔起驅逐小三的責任。

快去吃就算她們兩個說的話再難聽,大眼睛妹紙卻是一點都不在乎,嘻嘻一笑,道:「你也是了,只是男朋友,只要沒有結婚,那麼我就有追求幸福的權利,怎麼?你們這麼說,難道是怕你們的那個小姐妹輸給我?」

瘦高閨蜜直接氣的腮幫子一鼓一鼓的,憋出一句:「綠茶婊!」

大眼睛妹紙四號著在乎別人對她的看法,很是豪放的撩了一下那披肩的長發,穿著黑絲的大長腿環住林晨的腿,挺了挺胸,展現出了她那雄厚的資本:「隨你們怎麼說咯,反正我看啊,你們這幾個裡面,沒有一個能配上這麼帥氣的小哥哥。」

軟萌閨蜜直接冷笑一聲:「呵呵,你的意思是,只有你配了?」

大眼睛妹紙似乎示威一般,抱著林晨的手臂又緊了幾分,傲人的胸脯,在他胳膊上蹭了蹭,很是自信的開口:「那是當然了,最起碼,在別人懷疑我男朋友,侮辱我男朋友,更重要的是,我的閨蜜敢當著我的面嘲諷我男朋友的,我肯定直接翻臉了,本小姐選的男人,本小姐喜歡,誰敢罵他,那就是跟我過不去!」

「至於你們嘛……嘖嘖嘖……」大眼睛妹紙鬆開了林晨的胳膊,目光掃視了一圈,最後落在筱筱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下:「恕我眼拙,實在沒看出來,她是這位小哥哥的女朋友,誰加女朋友是這樣的,男朋友為了讓女朋友開心,帶著她還有她的閨蜜們去前排看演唱會,反被侮辱的,也不知道,這不要臉的是誰!」

大眼睛妹紙明顯就不是個好惹的,一番言辭犀利,直接讓她們無話可說。

筱筱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的委屈之色。

兩個閨蜜眼看說不過大眼睛妹紙,就把炮火集中到了林晨的身上:「小哥哥,我們筱筱還在一邊看著呢,你居然明目張胆的和其他女生眉來眼去,是要當萬人唾棄的渣男嗎?」

趙立眼中是弄弄的嫉妒之色,這小子到底哪裡好了,不禁把他的女神筱筱追到了手,現在還有一個奔放的妹紙主動和他在一起。

他也跟跟著說道:「小子,我們筱筱不是任你玩弄的,你要敢亂來,老子今天就廢了你。」

「哎喲,大傢伙看看啊,這就是典型的欺軟怕硬,眼看說不過我了,就擠兌小哥哥了,照我說啊。」大眼睛妹紙突然燦爛一笑,湊到林晨的面前:「小哥哥,你不如換個女朋友吧!看看你身邊的我啊,要什麼有什麼,而且,你要是被欺負的時候,我還能站出來保護你。」

她本以為自己說了這麼多,小哥哥,怎麼都得心動一下吧!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林晨始終面色如常,就好似她們掙得面紅耳赤的,對他來說,都無關緊要。

平靜的讓人捉摸不透。

怎麼說,自己也是很有魅力的大美女啊!

平日里都少男人上趕著追她,她都不稀罕,這會自己主動貼上來,這男人還能保持這麼淡定?

林晨淡淡開口:「行了,走吧!」

玲姐可是金牌經紀人,那眼力不是一般的精準,一下子便面白了情況,笑眯眯的說道:「呵呵,你們這些小姑娘眼光不錯,林晨小哥可是我認識的男孩子裡面,最完美的男朋友人選了,菲菲都跟我說過了,要不是年紀不合適,她都想倒追了。」

看似是開玩笑的語氣,但是說出來的話,裡面透露出來的信息,確實讓在場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玲姐從來不會無緣無故開玩笑。

而是那些話,謝菲確實真真實實的說過。

謝菲可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啊,她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可都是在媒體的注視之下。

公然跟一個小少年表白,這足以在整個華夏掀起軒然大波。

玲姐敢在眾目睽睽之下說出來……

這其中隱含的意思,就讓人發自肺腑的對林晨是各種羨慕嫉妒恨啊!

人群之中更是蠢蠢欲動。

女孩子們一個個都動了動腳步,一個個如狼似虎,彷彿下一秒就會衝出來保住林晨。

她們都後悔了,為什麼猶豫,為什麼不在大眼睛妹紙衝出來之前,就衝上去,

玲姐開玩笑的兩句話,直接打破了剛才劍張弩拔的氣氛。

「既然你們都是菲菲的粉絲,現在也算是和林晨小哥認識了,那就和他們一起來吧!」她又主動開口幫林晨化解了麻煩。

兩個女閨蜜心裡很是不痛快,可是當著玲姐的面也不好在說什麼。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跟著玲姐一路往前走,筱筱的瘦高個子的閨蜜突然發現,這裡不是往前排的地方走去,便謹慎的問道:「玲姐,那個如果前排沒有位置了,也沒事,我們就能在靠近菲菲姐近一點的位置也可以。」

她有些緊張,但是更多的是失望。

林晨的面子,在謝菲面前似乎沒有想象的那麼大,前排畢竟還是沒希望了。

趙立小聲嘀咕道:「我就說是裝的,明明沒那本事,剛才弄得很跟真的似的,把我們大家都忽悠了。」

玲姐似乎很是不滿趙立的話,眉頭緊皺,有些不悅的說道:「我確實不是帶你們去前排。」

妹紙們聽了心中忍不住的失望。

「前排也不是什麼好位置,雖然距離舞台是近了,但是太過擁擠,我現在帶你們去的時候不到外開放的超級VIP包間,那裡可以看到舞台的完美呈現,是這次演唱會,專門給那些高層領導設計的。」玲姐笑著說道。

妹紙們直接愣住了,隨即便笑開了話,激動的不能控制自己了。

大眼睛妹紙,一如既往的奔放,直接抱住林晨又給他了一個大大想香吻,不過這次是親在了衣服上。

筱筱眼神有些暗淡,不似其他人那般興奮,她暗暗的看了一眼林晨,以往林晨能夠拒絕大眼睛妹紙的熱情。

可是,林晨一如既往的平靜。

讓人完全看不明白他在想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