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林陽聽聞笑了笑,這神醫還真是得理不饒人啊。

“你看那小子的穿着最多也就一個工薪階層而已,居然敢和李乾坤老先生頂嘴,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啊!”

林陽聽周圍人說完,再看着李乾坤那牛逼的樣子,實在是讓林陽他生不出一點好感。

可是林陽還是鞠了一個躬開口道。

“對不起,前輩。”

王山瞪大了眼睛,他估計也沒想到林陽居然會給他道歉。

李乾坤聽聞點了點頭說道。

“這樣纔像話,以後不懂的話就別裝懂了,今天我就給你見識見識我李乾坤的厲害,今天中午手術前你不用交手術費,若是我失敗了那麼我免了你的錢相反我個人再賠償你一筆費用!若是我成功了你再把手術費補上!”

李乾坤說完一個護士在一旁開口道。

“李大夫這樣不合規矩啊。”

“閉嘴!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說完李乾坤轉過身就離開了,林陽看着李乾坤的背影無奈的笑了笑。

這個醫生雖然有些亂來,但是最基本的節操還是有的。

勉強算是一個好醫生了。

這時候王山在一旁問道。

“老大,爲什麼你剛剛要給他鞠躬?這老頭子的破臉,若不是這裏是醫院,我早就把他那大黃牙給打掉了。”

林陽搖了搖轉過頭拍了拍王山的肩膀。

“我們是人,不是流氓,不是混蛋,你只不過是看到了這李乾坤現在威風的樣子,但是你可曾看到他在手術檯上妙手回春,救活每一條生命的樣子,這樣的職業我們可以忘記,但是絕對不可以不敬重。”

王山聽聞有些懵逼,林陽也理解,因爲這樣一個大老粗只知道用拳頭來征服別人。

隨即兩個人等到了中午,就看到了一個醫生走進了病房,將少女帶到了手術室。

林陽和王山就這麼坐在椅子上,兩個人的表現截然不同。

林陽倒是一副悠然自得的,因爲他知道這個手術根本不可能成功,那李乾坤說的存活五年,其實也是不可能的。

而王山倒是一臉擔心,因爲那畢竟是他自己的女兒。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就在這時候屋內傳出了一聲慘叫,王山聽聞猛地站了起來因爲那正是他的女兒。

林陽慢慢得將王山的身體拉了下來,隨即起身走到了手術室的門前。

剛剛那一聲慘叫想必是他們動手術的時候,驚擾了哪個蠱蟲,所以刺痛了一下哪個少女。

雖然是打了麻醉的,可是連麻醉都抵擋不了的疼痛,得有多麼的恐怖。

不過林陽知道現在哪個少女應該已經危在旦夕了,他不能再坐着了。

隨後林陽啪的一下打開了大門,屋內的幾個醫生護士聽到門打開了都扭過了頭。

看到林陽後一個個都爲之一愣。

而少女此時已經被開腸破肚了,主刀的李乾坤面色也不好看。


因爲剛剛少女的一聲尖叫,想必應該是嚇到他了,導致現在少女一根血管此時還在流血。

林陽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隨後走上前張開了手,催動了體內的靈氣,輕輕在那血管上面一撫,血就停止了下來。


所有人看到林陽的這一手都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思議。

這人用的是什麼魔法!

這時候李乾坤大吼道。

“誰讓你進來的!你知不知道這裏是哪裏!還不快滾出去!”


林陽並未理財李乾坤,一把搶過了他手裏的手術刀冷道。

“你們再這樣下去,就是在送她去死!”

“你是個什麼東西,是在質疑我李乾坤之名嗎!我說我能救活她!那麼就一定能救活她!”

林陽聽聞冷笑了一聲,隨即一字一句說道。

“那麼我們不如打個賭!若是我將她救活了你就給她和門口的哪個父親道歉!若是我不行!你們把什麼罪名都加在我頭上都沒問題,你們也不用承擔任何風險!你看如何!”

“毛頭小子真是大言不慚!我是一個醫生決不能將一條生命交給一個根本不懂醫的人!把他給我趕出去!”

這句話說完幾個醫生走到了林陽的身邊。

這時候林陽開口道。

“她現在已經大動脈出血,心臟處於假死狀態!若是現在將這條命再交給你手上也來不及了!不如相信我!如何!”

現在在林陽面前的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若是他林陽沒遇見,那麼還好。

可是他林陽遇見了,若是在自己有實力能力的時候不出手相助。

那麼自己還怎麼配當陽尊之名,如何面對那外面坐在椅子上等着女兒回家的父親。

… 李乾坤聽聞也閉上了嘴巴,爲林陽說的沒錯。如果現在將這個手術刀交給他李乾坤了,也沒有作用了,因爲這個少女此時已經大半隻腳踏進鬼門關了。

這時候一個醫生開口道。

“這他媽到底哪裏來的毛頭小子?你是在質疑我們的神醫李乾坤嗎!”

這人還想再說下去的時候,林陽突然扭過了頭瞳孔之中好像有着一把隱形的青鋒一般,看的這醫生渾身打了個冷顫,但是也閉上了嘴。

接着林陽對李乾坤說道。

“我沒有人打下手也是不行的,拜託了。”

李乾坤低下頭沉吟了幾秒鐘後,隨後咧開嘴笑了,接着點了點頭。

“好啊,現在的小年輕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那就讓老朽我看看你有什麼能耐,今日就讓我李乾坤給你打一次下手!”

周圍的護士醫生聽聞都瞪大了眼睛,因爲神醫李乾坤之名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今日居然要給一個不知名的毛頭小子打下手!

實在是令他們難以置信。


林陽此時點了點頭,隨後就連口罩和手套都沒有戴,直接徒手拿起了手術刀。

李乾坤看到這個林陽這個樣子暗暗嘆了口氣。

到底只是一個外行。

林陽卻不慌不忙拿着手術刀,輕輕抹進了少女身體內部,他將靈氣灌於雙眼,瞬間少女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部都在他的眼裏一清二楚。

“本非華佗,卻行華佗之事,你又是爲何?”

小白狐輕聲對着林陽說着,林陽聽聞笑了笑,他的手此時平穩無比,在少女的身體內部猶如泥鰍一般,沒有任何阻力!

“天地本爲同一家,親朋好友爲手足,爲何要這麼紛紛了了,所有人都可以是華佗,我只不過是在行本分。”

小白狐搖了搖頭明顯很是不理解林陽的做法。

李乾坤此時看着林陽的汗拿起了毛巾擦了擦,他看着林陽的手很白和他整個人都異常的不協調,但是這手法確實很穩。

但是做手術下刀光是穩是不夠的。

最奇怪的是李乾坤居然看不透林陽到底在幹什麼,每一刀的位置都是最危險,也是最不應該下手的位置。

他看着林陽的表情,波瀾不驚淡然無比彷彿在做一件極爲正常的事情而已。

這個年齡不大的少年到底在想着什麼?

而林陽此時眼中只有着少女心口處,一個正在蠕動的小顆粒。

這顆粒連一粒米飯的大小都沒有,若不是林陽異於常人的話也一定不會發現。

這蠱蟲很兇!

同時看起來似乎有一些通靈,應該是有人在控制着他,每當林陽想要伸出手抓住它的時候,他就會猛地縮回心臟邊,若是林陽強抓的話,那麼一定會將少女的心臟周圍的血脈碰斷的。

就算他真的沒碰斷血脈抓,那麼那蠱蟲的操控者也一定操控蠱蟲和少女玉石俱焚的。

這一下可是真的難倒了林陽。

“呵,不會的話就別來這裏裝大條啊,一個毛頭小子居然就如此囂張,我呸!”

一開始的哪個醫生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出言譏諷了林陽一句。

李乾坤轉過頭瞪了他一眼。

“李大,明天你不用來上班了!”

“什麼!”

周圍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完全沒想到這種發展!

李大此時皺着眉頭,隨後說道。

“李乾坤,你有什麼本事開除我?你不過是一個半隻腳踏進墳墓的糟老頭子而已罷了。”

“呵呵,我李乾坤在蘇陵這麼多年,最起碼的關係網還是有的,現在,滾出去!”

這一番話說的當真是器宇軒昂,林陽都不自覺暗道了一句好。


李大的表情此時很是難看,其實他一開始只是想討好李乾坤而已,可是沒想到這李乾坤居然會轉而幫助林陽了!

李乾坤爲什麼會有這種轉變嗎,是因爲他剛剛在林陽的眼中看到了一種感情。

他們這些做手術的人共同持有的感情。

那便是努力救活每一條生命。

醫者畢竟仁心。

“呵呵,我纔不走呢,我告訴你李乾坤,只要這個少女一死,你的名聲也會徹底倒塌,到時候你自身都會難保,還想開除我?哈哈!!”

李大說完坐在了角落的椅子裏,居然還叼起了一根菸,翹起了二郎腿。

林陽皺着眉頭,因爲手術室的大門是關閉的,所以還真沒有人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這個李大長的也算是膀大腰粗的,周圍這羣人都只是普通的醫生護士而已,所以如今一個敢出聲的都沒有。

李乾坤此時的老臉通紅,還欲再開口的時候,林陽抓住了李乾坤的胳膊,對着他笑道。

“前輩,不知你們這裏可有着名叫斷腸散的這種東西?”

李乾坤聽聞一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