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果然不出他所料,長戟因爲衆強的攻擊而遭到了波及,頓時殺氣滾滾,如浪潮翻涌,像是有一頭洪荒兇獸張開大口,要吞噬蒼穹。

“錚!”

長戟輕輕抖動,一股強大無匹的力道爆發,力壓整個火海。

頓時,翻滾的岩漿止息,空中的火紋也一道道破滅掉,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碾壓下來,無法抵擋,也抵擋不住。

沉重的壓力不僅針對整個火海,也同樣作用在在場的衆人身上,迫得他們不得不停下爭鬥,不斷後退,根本無法與其對抗。

“好驚人的長戟,該不會是完整無缺的得道神兵吧?”龍天訝異,他離得這麼遠還是被波及到了,不停地後退,像是被一座山推着往後趕。

“不對,它在涅槃!”雷嬌霄驚呼,第一次露出了驚容,秀美的臉龐上掛着驚訝,不解,疑惑,別有一股獨特的韻味。

“嗯?”衆人獸穩住後退的步伐,向着神戟看過去,頓時,都是神色悚動,心頭的震撼不比雷嬌霄少。

只見神戟佇立之處,一簇小小的火焰正緩緩地燃燒着,那赫然便是日精之炎,竟被神戟定住了,火氣被神戟吸收掉,用來錘鍊己身。

“靠,這杆戟成精了嗎?”龍天驚訝。

大凡兵器,一旦進入通靈之境,就可以誕生出靈性了,而如果能夠繼續和主人一起經歷第四層天的道劫,那這一點靈性就可以蛻變,化作兵魂,擁有自己的意識。

只是器在魂在,器亡魂亡,眼前的神戟顯然已經死過一次了,居然還能自主吸收火焰進行涅槃,這不應該啊?龍天納悶。

如此看來,雷嬌霄他們的驚訝也不是很難解釋了,死過一次的兵器重新涅槃,這是他們從未聽聞過的事。

兵魂已死,除非兵器的主人將其重新淬鍊,重鑄新魂,否則不可能擁有如此的靈性,難道哪位得道強者還活着嗎?衆人大駭。

這是一個驚人的猜測,如果是真的話,那整顆星球都要震動了。


得道強者啊,如今天地大道剛剛回返,四天之境的強者都可以威臨一方了,得道強者絕對是可以稱霸橫行的存在,誰人可敵?

不過還好,這只是他們的推測而已,而且這個可能性太小了,幾乎無限接近於零。

小云荒界破滅了數萬年了,除了神祕的九天之主,沒有人可以活這麼久。

而且,如果這個強者當真未死的話,早就震動諸域了,不可能龜縮在這裏,雲界法則破碎,無法容忍這等強者存在。

“這是價值無量的神兵啊!”衆人回過神來,看着神戟,眼中的光芒愈加的璀璨了。

得道強者原本就極其難得,可以稱道做祖,開宗立派,成就一方大勢力,其圖騰印記更是可以受到衆人崇拜,化生出護靈,威鎮幾個時代,甚至更久。

雖然他們來歷驚人,出生於那些大族,但也無法擁有得道神兵啊,得道神兵都是用來鎮壓族內底蘊的,輕易不會請動。

而且,得道神兵有道則保護,普通人根本無法撼動其分毫,更別說降服了。

他們雖然絕豔天縱,但面對得道強者遺留下來的神兵根本就不夠看,一道道則之力就可以把他們強行湮滅掉,根本就沒有資格把握得道神兵。

但是如今不一樣,神戟涅槃重生,兵魂有如一張白紙,誰能夠得到它的承認誰就可以擁有它。

這是一個逆天的機遇啊,這麼一把得道神兵就在眼前,而且還是可以得到的,一旦獲得它的承認,到時候直接就可以橫掃同儕,誰人堪敵。

衆人眼熱,只是誰都沒有第一個出手,又恢復了原先的沉默了。

如今大家也算是知道了,這把戟是不可能強行得到的,只能夠靠運氣,看誰能得到它的認可。

這其中的貓膩就多了,誰都不知道要怎樣得到神戟的認可,如果誰先動手了,成功了還好,一旦失敗了,那就只能爲別人排除無用之法,憑白成全了別人。

況且,誰都不知道誰可以成功,說不定在自己之前就有人成功了,這是無法忍受的,因此不管是誰出手,都會遭到衆人的圍攻。

氣氛頓時變得尷尬起來了,誰都不願意第一個出手,誰也都不願意讓別人先出手。

衆強繼續相互對望,各自把握心思,眼神閃動,誰都不知道對方在想些什麼。

“小咿,剛纔有沒有獲得什麼有用的信息啊?”龍天忍不住開口問小咿了,這可是一把得道神兵啊,他心裏垂涎不已。

龍天一直都沒有趁手的兵器,哪怕是從雷澤那裏敲來了紫金戰矛,也未曾動用過,因爲不擅長。

但神戟就不同了,它的殺戮戰意與龍戰玄黃極其配合,加上戟可刺殺、可鉤、可攢、可橫斬、可擊打,用法多多,讓他第一眼就看上了。

他肉體力量無雙,原本就需要重量型的兵器纔可以趁手,戟是最好的選擇之一了,這把戟簡直就是爲自己量身打造的啊!龍天眼睛發光,直接認定它了。

“咿呀咿呀!”小咿憤怒大叫,它剛一進入日精之炎中就觸動了神戟就殺氣,直接就被轟出來了,這讓它極度鬱悶與憤恨。

“死綿羊,一點用都沒有!”龍天拉下臉,滿臉的不爽,很想對着小咿的羊頭彈一下。忒氣人了,如此良機,居然什麼信息都沒有得到,就一來一回的,然後對着自己憤怒狂叫。

“咿呀咿呀!”小咿不滿了,貼着龍天的胸口,磨牙嚯嚯,可以很清晰地想象出它臉色不善的表情。

“死綿羊!”龍天暗罵一聲,趕緊止住了想要繼續的調侃,轉頭看着其他人和獸。

“靠,還不動彈,都死了嗎?”龍天看着靜立如雕像的一羣人獸,心情鬱悶,尼瑪的,剛纔打得爽了,現在一個個倒是沉得住氣!

“噗嗤——噗嗤——”

突然,下面的岩漿冒起了一個個巨大的氣泡,滾滾熱流竄動,一頭渾身冒着赤紅色火焰的巨蟒從地下爆竄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着神戟衝過去。

“地火蟒!”衆人大怒,這頭蟒蛇竟然一直隱藏在岩漿中,此時才趁機出手,想要奪走神戟。

“轟!”“轟!”“轟!”……

他們一起出手,神術漫天狂舞,不斷地涌向地火蟒。

神戟在前,誰都不願意讓給他人,這一刻衆人毫不猶豫地一致對外,共同對抗地火蟒。


“嘶——嘶——”

地火蟒一雙蛇眼冷冷地注視着幾人,流露出一抹輕蔑的寒意,根本就沒有把衆人放在眼裏。


面對撲殺過來的各色神術,它蛇身輕擺,根本就不曾花費太多的力氣,一片滾滾熱流涌動而出,赤紅色的火焰傾城燃燒,毫不費力地擋住了所有的攻擊。 “怎麼會?”衆人驚呼,他們的合力一擊,完全可以對抗養氣境上天境的強者了,對上地火蟒居然如此輕易的就被擋住了。

“不對,它是靠寶甲護體,非是實力強悍!”大家認真觀察,終於發現了不對勁,地火蟒身上的鱗甲太過閃亮了,有通靈的氣息,還夾雜着道則之力。

很顯然,地火蟒身上的鱗甲是以得道神兵的碎片鑄成的,它是仗着寶甲護體才能夠抵擋衆威。

這讓大家鬆了口氣,還以爲地火蟒境界超過養氣境,已立神道了。

不過那也是衆人一時間被驚住了,否則認真想一想就知道,雲界法則破碎,根本無法支持神道強者的行動,地火蟒既然出現在這裏,那就不可能是神道強者了。

“吼——”黃金獅犼眼神冷冽,寒芒閃爍,道,“一頭地火蟒而已,竟然也敢沾染神兵!”

它張嘴吐出一個大印,呈金色,亮閃閃的,上面刻着一頭威風凜凜的黃金獅犼,栩栩如生,有通靈的氣息。

“砰!”

山河大印挾帶無匹的黃金靈力,向着地火蟒砸過去,有如一方神力海洋在隆隆響動,黃金氣息衝蕩,像是要翻天。

“金獅山河印!”吞霞雀冷然,而後也吐出一件通靈兵器,爲一杆幡旗。

幡旗繚繞五彩斑斕之色,霞光璀璨,瑞氣千條,有一頭五色神禽在其中浮現,啼鳴,高貴而又冷豔典雅。

幡旗霞氣繚繞,五彩交織,像是一塊彩色錦帕從天而降,向着地火蟒射過去,一道道神鏈像是真實的金屬一樣,閃爍出最懾人的噬血寒芒。

“五氣落霞幡!”黃金獅犼同樣冷然,兩隻兇獸同樣互相看對方不對勁,只是礙於雷嬌霄幾人,不得不暫時合作。

看着它們的通靈兵器,雷嬌霄與風行烈等人臉色凝重,這是獅犼與吞霞雀族內得道神兵的仿製品,已經通靈了,威力不比他們的兵器差。

“嗖!”“嗖!”“嗖!”……

風行烈,雷澤,火鴉都拿出了自己的通靈兵器,如今神戟爭奪激烈,不出動底牌是不行了!

“轟!”“轟!”“轟!”……

一連幾聲爆響,衆人催動通靈兵器向着地火蟒攻擊。

地火蟒實力強悍,哪怕是不仗着寶甲護體,也有上天境的實力,衆人都不過是下天境的而已,雖然有逆天戰力,但凡事皆有度,再逆天也逆不了太多。

“鐺鐺鐺!”

神力轟擊在地火蟒身上,竟沒能突破它的防禦,而是發出了有如敲鐘的鐺鐺聲。

它身上的寶甲來歷驚人,是採用得道神兵的碎片鑄成的,加之又通靈了,比普通的通靈兵器要強悍太多了,衆人攻擊雖然猛烈,但短時間內也無法突破寶甲的防護。

不過,地火蟒雖然沒有受傷,但身上傳來的疼痛感卻讓它暴怒不已,難以忍受,不得不放下神戟的爭奪,看着衆人,三角蛇眼冰冷如刺,口中吐露着漆黑的舌頭,“嘶嘶”叫着,聲音陰惻惻的,讓人寒毛倒豎。

“嘶嘶——嘶嘶——”

地火蟒大怒,蛇尾狂擺,像是一條裂天長鞭抽擊,神紋遍佈蛇尾化作赤焰繚繞其上,使得蛇尾更顯悽豔肅殺。

“鐺鐺鐺!”

地火蟒蛇尾覆蓋着寶甲,絲毫不懼衆人的兵器,悍然與他們對撞,簡單而又暴力,但卻極其有效。

它的境界本就高出衆人一籌,加上寶甲護體,實力更是暴漲,衆人雖然持有通靈兵器,但一時間竟也被打得後退,頓時陷入了下風。

“好生猛的場面啊,狂蟒戰天驕!”龍天躲在後面觀看,品頭論足的,悠哉愜意。

他沒有通靈兵器,參加進去只能是送死,所以很明智地選擇了暫避鋒芒。

另一邊,邪音鳥也睜着一雙陰冷的眼睛注視着戰場。

它受傷頗重,雖然暫時壓下了,但無法再出手了,如今在等,等一個吞噬日精之炎的機會。

邪音鳥的目的和衆人的不一樣,只在日精之炎,其他的根本就沒有去考慮。

它的坎離印記需要日精之炎,只是如今日精之炎被長戟吞噬得只剩下一點點了,必須把握好機會,否則坎離難成不說,自己的小命也要不保。

“真羨慕啊!”龍天一臉嫉妒恨地看着戰鬥中的衆人獸,眼睛撲閃撲閃發金光。

眼前的這樣傢伙都是土豪啊,一個個都有通靈兵器伴身,在場最貧窮的大概就只有他和邪音鳥了。

他是無門無派,一身輕鬆,邪音鳥則是出身不行。

邪音鳥有大氣運,得到了地底陰河之力,凝鍊出了坎離印記,可以與純血兇獸搏殺,只是它身上血脈駁雜,不受承認。

獸族以血脈論定地位,邪音鳥並無固定的族羣,它們傳承九嬰和九頭鳥的微薄血脈,甚至還有鬼車鳥的血統,聲音淒厲有如鬼哭,被認爲是災難的象徵,在獸族中地位很低,不受歡迎。

眼前最土豪的就是雷嬌霄了,居然收起了小鼎,又拿出了另一件通靈兵器,顯然小鼎的品階比較高,她無法完美催動。

這看得龍天又是一陣垂涎不已,真希望死道士也在,雙天盟再次出擊,加上死綿羊,撈一個盆滿鉢滿。

“可惜啊可惜,唉!”龍天搖頭嘆氣,再怎麼yy也只能是yy而已,這讓他遺憾不已。

“轟轟轟——”

天上爆鳴聲不停,地火蟒龐大的蛇軀不停盤卷,靈活至極,極其矯健與靈動,且作爲雲界的原生兇獸,它更是可以藉助這裏的火海之力。

一羣年輕強者雖然都是絕豔天縱之輩,但一時間也無法戰勝地火蟒,兩者陷入了膠着。

地火蟒三角眼陰狠兇芒閃爍不停,憤怒到了極端。

它傳承先輩的衣鉢,對這杆戟瞭解得遠比兇獸要多。

當初雲界破滅,它的祖上曾親眼目睹,看到一杆神戟被擲出,洞穿了一頭火獸。

那頭火獸實力恐怖,一口火焰湮滅諸天,有如一個太陽在發光,至今它仍可從先輩遺留下來的記憶片段中,感受到那種滔天的威勢。

結果,就是這樣一頭恐怖的兇獸,卻被不知道是哪個強者,遠遠地投擲過來一杆戟給刺死了,本源火氣更是被定住了,成爲了養料。

它的記憶中有記載,當初這杆戟就已經破碎了,只是被人擲出了,射殺了火獸,而這片土地原本肥沃,正是被火獸的屍體給焚燒成這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