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果然藍海辰很輕易便找到了醫生,並一直遠遠的盯着,同時等待蜜蛇那邊的結果。

等覺得時間差不多了,藍海辰便主動打電話給蜜蛇,詢問具體情況。

後來藍海辰得知蜜蛇沒有中計雖然有些失望,但也有慶幸。因爲如此一來,藍海辰的另一個計劃就可以啓動。

這個計劃不但可以殺死醫生,還能有機率讓蜜蛇暴露。

於是藍海辰先讓讓蜜蛇去調查胖子的身份,同時開始對醫生動手!

由於相信殺手都已經中計,此時的醫生基本沒有防備。但藍海辰卻沒有立刻殺死醫生,而是把醫生往丸子那邊趕!

再次之前藍海辰已經暗中調查過每個人的位置,已經對丸子的所在有了大致瞭解。

於是藍海辰就跟厲鬼一左一右,慢慢將醫生趕往丸子那邊。

最後果不其然丸子發現了醫生,並抓住機會立即動手,醫生也因此命喪黃泉。

也因爲醫生是丸子殺死的,藍海辰不會直接被蜜蛇懷疑,這樣就撇清了自己的嫌疑。

醫生一死蜜蛇的厲鬼自然便威力大減,如此一來蜜蛇暴露的機率自然大大增加。

這個計劃需要將時機把握的極好,藍海辰一開始也沒有絕對信心。

不過事實卻是一切都很順利,丸子殺醫生的時間正好也是蜜蛇出手的時間,一切都天衣無縫,準確到藍海辰都覺得吃驚。

但藍海辰萬萬沒想到,整個計劃最後竟然功虧一簣,蜜蛇居然依舊沒有暴露。

蜜蛇隨機應變的能力與心理素質大大超出藍海辰的預期,居然在最後一科反敗爲勝,不但沒有被發現,而且還成功獲知胖子的身份。

“如此一來,原本計劃好的一切便全部被打亂,我必須改變計劃重新制定!”

藍海辰說完看向手機上代表蜜蛇的頭像,心中很是矛盾。

說句實話藍海辰還是想先將蜜蛇幹掉,但今晚自己已經陷蜜蛇兩次,且都沒有成功。如果再不放手,藍海辰擔心會用力過猛弄巧成拙。

“而且我所做的一切並非沒有一點漏洞,如果蜜蛇深追究的話,還是能查出不少蛛絲馬跡。

我現在還不確定她注意到這些蛛絲馬跡沒有,如果已經注意到的話,我的處境便會十分不妙。

以蜜蛇的多疑和心思縝密,她一旦對我有懷疑,查出真相是遲早的事,必須早做打算!”

想到這裏藍海辰又把蜜蛇剛纔的回覆看了一遍,似乎沒有什麼不妥。但藍海辰依然不能放心,畢竟那個女人十分能演,對話裏不露風聲十分正常。

“如果今晚殺不了她,以後的行動就必須加倍小心,否則就會十分危險。”藍海辰心想。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是不是要繼續調查警察的身份?”這時丸子開口問。

“不,今晚咱們已經殺死醫生,而且還知道了警察的身份,應該學會見好就收。”蜜蛇否定了丸子的想法。

“現在警察那邊一定已經急了,他們很可能會想方設法的調查我們,畢竟他們的驗人能力還沒有用。

所以爲了安全起見,大家先快回到各自的位置,一定要裝出一副從來沒有離遠的樣子,大家明白了嗎?”蜜蛇最後問。

“明白了,放心吧沒問題的。”丸子立馬回答。

藍海辰見後也開始輸入回覆,但寫到一半便突然停下。他的眉頭突然皺起來,表情也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等等,不對,蜜蛇這句話似乎有些不對勁,明顯有問題!

她是已經開始懷疑我了嗎?” 藍海辰的懷疑並非沒有道理的瞎猜,而是真真正正從這句話裏感到了不一樣的意味。

方纔蜜蛇的話裏有一句,是“爲了安全起見,大家先快回到各自的位置,一定要裝出一副從來沒有離遠的樣子”。

這句話初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問題,但卻有一個大前提才能成立,那就是藍海辰和丸子都距離原本的位置很遠。

這裏所說的原本的位置,就是指各自的組被衝散後,停止逃離時的位置。

由於當時所有人都對情況不明所以,因此大家在逃跑時不可能跑的多遠,而是維持在一定的範圍內。

所以蜜蛇剛纔的話,就等於默認藍海辰和丸子都已經不在原本的範圍。

這樣的話,問題就來了。丸子還好說,因爲追蹤醫生的緣故,丸子確實跑出了一段距離,因此距離原本的位置較遠情有可原。

但藍海辰就不一樣,在蜜蛇和丸子眼中,藍海辰應該是始終在原本的位置沒有動纔對,所以不可能會距離很遠。

不過事實卻是,因爲需要暗中對付蜜蛇,藍海辰已經離開相當一段距離,單單追蹤醫生的路就十分遙遠。

“所以這是怎麼回事,蜜蛇這麼說話,就像是在試探我到底有沒有遠離一樣。”藍海辰心想。

蜜蛇的這句話十分突然,而且意圖隱藏的很好。如果不仔細揣摩其中的意思,很容易忽略過去。

如果藍海辰忽略了這一點,下意識的回答“好的,我儘快趕回去”,那就等於承認自己的行蹤。

這樣蜜蛇就會想,藍海辰爲什麼要走那麼遠,是不是做了什麼別的事情?

這或許不會成爲蜜蛇確信藍海辰背叛的理由,但無疑會加深她對藍海辰的懷疑。

所以想清楚這一點後,藍海辰的回答也隨之改變。

“嗯,我基本沒有動,警察應該不會懷疑我的。”

藍海辰這麼一說,就等於間接解釋了蜜蛇的問題,同時又將話的主要內容引到警察身上。

“蜜蛇是真的在試探我嗎?還是爲了省事無意中這麼說的?”藍海辰也不肯定自己的想法對不對,也不知道蜜蛇到底是真的開始懷疑,還是自己想多。

“好,那大家一切小心,接下來也不要放鬆警惕。”蜜蛇又說。

“你也別光提醒我們,真正需要小心的是你。如果我是警察,我一定會把懷疑重點放到你所在的組。

現在警察的驗人能力還在,如果你的組裏有警察的話,那就是三選一的機率,很危險的。”藍海辰想了想還是提醒說。

“嗯,你放心,我會小心的。”蜜蛇回答。

於是接下來衆人又開始單獨行動,不再聯繫。

蜜蛇關掉手機後皺了皺眉頭,而後又突然笑了笑。

警察驗人的問題她當然也清楚,不過,這個問題已經被蜜蛇解決了!

“其實這一點我早已經想到,所以我在拆穿那個胖子的身份後,又做了一點小動作。”蜜蛇心想。

原來蜜蛇在打倒胖子等人後,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在走了幾步後折了回去。

在回去之後,蜜蛇用到抵着胖子的脖子,讓那傢伙拿着相機拍小蘿莉。

在劇烈的疼痛下,胖子沒多久便屈服,乖乖照做。

“所以啊,現在警察的驗人能力已經被我廢掉啦。他們要是想驗我就就儘管來,反正肯定什麼也驗不出。”蜜蛇想到這裏又笑了笑說。

至於爲什麼不把這件事告訴藍海辰,蜜蛇心裏有自己的考量……

……………………

此時距離第三晚結束僅僅剩下一個多小時,雖然今晚的遊戲區域不大,但由於之前發生的事,玩家們還是需要儘快往終點趕。

於是接下來,大家紛紛拋棄小組,開始往終點走去。

只是有一個問題一直圍繞在衆人心中,那就是殺手。殺手既然已經摧毀了醫生的監視體系,那自己在終點會不會有危險?

好在很快,小蘿莉向衆人發佈了一條消息。

“殺手已經殺人,大家已經不需要擔心,請自行前往終點。”

殺手已經殺人了?

衆人看後大吃一驚,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殺手還能殺人。只是這樣一來,大家也暗暗鬆了口氣,至少不用擔心自己被殺。

所以時間漸漸過去,當距離6點鐘還有半個小時左右時,絕大多數人都已經到達了特殊區域。

由於殺手已經殺人,此時衆人相對比較放鬆。相互間遇到了也不閃躲,而是聚在一起攀談起來。

病號和冰塊臉結伴而行,剛一到達特殊區域就看到了小蘿莉一行人。

“我、我說你們,怎麼弄成了這副樣子?”看到小蘿莉等人的情況,病號吃驚的問。

只見胖子和小鬍子捂着傷口一瘸一拐的慢慢走來,小蘿莉更是悽慘,全身都是傷口,血將整身衣服染得通紅。

江雨煙把小蘿莉背在背上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太過顛簸牽動小蘿莉的傷口。

“別提了,太慘了,我過去的時候全都倒在地上,這次的殺手實在太可怕。”江雨煙將小蘿莉放在地上,喘着粗氣解釋說。

“他們居然能把你們傷成這樣……”冰塊臉看後也有些震驚,沒想到會變成這樣,“你們也真是不容易,每晚都傷成這副樣子。”

小鬍子聽後全身一顫,確實,從這個角度來看,他們確實很倒黴。明明沒有身份,但卻總是受傷,能活到現在也是走運。

“你呢,你怎麼也搞成這副樣子?”病號又看着胖子問。

“他啊,他是……”小鬍子剛要替胖子解釋,卻被胖子伸手攔下。胖子看着小鬍子搖搖頭,小鬍子疑惑的一皺眉,但還是就此打住,沒再說什麼。

“怎麼了這是,還有什麼祕密不成?”病號見後笑着問,但見胖子似乎不想說,便也沒有再多問。

就這樣時間接近6點,衆人全都慢慢走出森林,來到篝火旁。等大家都到達坐好後,廚娘突然疑惑都看着周圍開口。

“我說醫生呢,醫生怎麼沒過來?”

衆人聽後眼角都是一抽,雖然他們早就有所猜測,但真要面對眼前的情況,他們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醫生居然被殺死了? 衆人沉默不語,小蘿莉還在昏迷,小鬍子則一直低着頭,不想與衆人交流。

“不是吧,難道醫生她真的……死了?”大熊也說。

看着小蘿莉身上的傷勢,以及小鬍子的反應,衆人心中都升起這個念頭。

這時時間終於到達6點,中間的篝火猛然升騰,一具具屍體也從天而降落在原本的位置。

衆人都向劉姨的位置看去,見此時的劉姨早已經身首異處,死狀悽慘至極。

“真的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在這種監視下,那些殺手還能殺人?”陳老頭激動的拍着腿說。

“是啊,那些殺手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廚娘也在一旁喃喃自語。

“哼,爲了查清殺手的身份,不惜將原本設計的十分巧妙的監視體系破壞掉,這就是貪心的下場!”藍海辰在心中冷冷的評價道。

原本,如果警察和醫生按兵不動,就保持這種監視不行動的話,藍海辰等人其實沒有什麼好辦法殺人,至少不會在殺完人後一點線索都不留。

而爲了查出殺手的身份,他們竟然不惜將整個體系破壞殆盡,這也就給了殺手們機會。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醫生和警察親手將自己送上絕路的!甚至爲了逼殺手出手,醫生還將一個很好的手段放棄。”藍海辰心想。

藍海辰所說的很好的手段,正是指手機上的監視軟件。

從一開始藍海辰就很懷疑,爲什麼在第三晚,醫生沒有采用這個軟件。雖然在第二晚時,這個方法最終被藍海辰破解,但這是在利用地形的前提下。

而今晚的地形十分開闊,藍海辰根本無法佈下無線攝像機。也正因爲這樣,這個體系的破解難度會增加無數倍。

“如果在配合上第三晚的計劃,整個監視體系將變得嚴密無比,想要破解十分困難。”藍海辰想。

可惜醫生和警察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方法,之所以放棄,是因爲他們要逼迫殺手出手!

如果再次將軟件裝在玩家們的手機裏,殺手就會無比謹慎。如此即使醫生給殺手設下套,殺手也可能因爲擔心身份暴露,而選擇不出手。

這樣一來警察的目的便無法達到,他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因此選擇放棄。

“不過到頭來,他們反而害了自己。即使在我的幫助下,他們還是損失慘重。”藍海辰搖搖頭,警察今晚的表現實在讓人失望。

“嚯嚯嚯嚯,看來今晚死了一個了不得的人呢,大家似乎都很失落?”

這時法官再次從篝火中出現,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但死了就是死了,這個結果不會改變。我們還是先來看一下劉忠萍的身份吧。”

劉忠萍就是劉姨的名字。

接下來,一張卡牌從劉姨身上飛出,展現在衆人面前。毫無懸念,正是醫生牌。

衆人全都沉默不語,這一點他們已經瞭解的十分清楚。

“接下來是遺言,大家請聽。”法官又說。

下一秒,劉姨滾落在一旁的腦袋突然動起來,先是突然旋轉看向所有玩家,然後纔開口說話。

“啊!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位置的?!”

這個場面十分古怪,劉姨的頭是從脖子部分斷開的,所以掉落下來的部分並沒有連着嗓子。

但這個腦袋卻能說話,還能在沒有手腳的情況下自己翻動,詭異至極。

衆人聽完遺言後都沒有什麼反應,這一段話很明顯,是醫生被殺手襲擊的時候說的。

只有兩個人例外,一個是藍海辰,另一個就是蜜蛇。

“不好,居然把這段話說出來了!”藍海辰心中一驚,有些憤怒的看着劉姨的腦袋,恨不得將它當球踢出去。

這段話藍海辰很熟悉,是當時襲擊劉姨時,劉姨下意識說出來的。真本身並沒有什麼,但落在蜜蛇耳中,就很可能成爲懷疑藍海辰的證據!

要知道在蜜蛇看來,殺死劉姨的是丸子,而在丸子的表述中,並沒有出現過這句話!

而且聽這句話的內容,與丸子講述的情景並不十分匹配。也就是說,蜜蛇有很大機率會察覺出這裏面的貓膩。

與藍海辰設想的一樣,蜜蛇已經察覺出不對。她偷偷看了一眼藍海辰,又悄悄向丸子看去。

“這裏面有兩種可能,一是整件事本身有問題,有很多祕密我還不清楚。

再就是丸子沒說明白,這句話在表述中沒有說出。”蜜蛇心想。

這兩種可能都存在,只是現在蜜蛇還不確定到底是哪種。她覺得等到投票結束後,可以問一問丸子,如果丸子聽過這句話,便沒有問題。

“但如果丸子沒有聽過……”蜜蛇想着看向藍海辰。

她的眼神似乎已經說明一切。

“嚯嚯嚯嚯,看來大家對這段遺言並不太感冒呢,什麼討論都沒有。那我們開始發言吧,照舊從死者身邊開始,順時針進行。”法官開口說。

於是發言開始,第一個是棒球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