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梁景銳揉了揉眉心,吩咐道:「監視姚城!」

「是,總裁!」

回到辦公室的姚城立即小心的拿起電話,小聲道:「已經查清楚了,現在7號產品的研發工作是由Z國的溫蒂小姐主持的,就在梁氏大樓十八層!」

那頭的阿奇讚賞道:「姚部長果然厲害,這麼快就找到了地方,很好,那你能不能將這個溫蒂小姐引出來?」

姚城驚訝道:「你們要幹什麼?」

「這就不關姚部長的事了,那我們就期待姚部長的好消息了!」說完,阿奇就掛了電話!

「什麼東西?也不過是別人身邊的一條狗,拽什麼拽?」姚城氣憤的掛了電話,但是抱怨歸抱怨,該做的事還是得做!

可是,要怎麼把這個溫蒂小姐引出來呢?他們基本上都是封閉狀態的!

突然,姚城的眼睛一亮,有了!

十八樓研發部,又是一個忙碌的早晨,這個時候,研發部的後勤科又到了出去買菜的時候了,後勤人員於大媽拿好東西,然後刷了卡,出了十八樓!

於大媽下了樓就進了隔壁的超市,在超市中小心的挑著需要的東西,好不容易挑好,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自言自語道:「對了,還有溫蒂小姐要的咖啡!」

說著,於大媽就轉身向著咖啡的貨架走去!

而粗心的於大媽沒有注意,在她的身後,一個黑影迅速的向著咖啡架子走去,然後就在那裡假裝挑著咖啡!

很快,於大媽的身影出現在了這裡,然後就見她眯著眼睛,在仔細地挑著咖啡!

「大媽,看您找的這麼吃力,是眼睛不好吧?」突然,身邊一個小夥子笑著問道。

「哎呀,對呀,小夥子,我這是老花眼了,所以看東西吃力一些!」於大媽大著嗓門道,那樣子真是十足的喜感!

這個小夥子就笑道:「好吧,大媽,我也喜歡咖啡,您說下,您需要什麼咖啡?」

「是那個叫拿鐵的,我以前買過的,可是現在好像位置變了,我找不到了!」於大媽弓著身子,仔細地尋找著!

那個小夥子就抬起頭,在上面找了起來,而弓著身子的於大媽沒有注意,這個小夥子拿起一杯拿鐵咖啡,然後用身體擋著攝像頭,手裡一陣操作,然後他假裝剛從貨架上拿起東西,叫道:「大媽,找到了,您看是不是?」

於大媽直起自己酸困的腰,看了看眼前出現的杯子,驚喜道:「對,對,就是這個,謝謝你了,小夥子!」

「不客氣,大媽,給,您拿好!」說著,小夥子將收里的咖啡遞給了於大媽!

於大媽伸手接過,連連道謝后,拿著東西走向了收銀台!

小夥子看著結賬的於大媽,緩緩的笑了一下,小心的收好手裡的針筒,轉身離開了這裡!

買完東西回來的於大媽顧不上先做飯,她趕緊拿起那杯咖啡,走向了實驗室!

到了實驗室門口,於大媽遞給門口的人,交代道:「溫蒂小姐要的咖啡,你幫我拿給她!」

「好的!」門口的人接過咖啡,轉身進了實驗室!

「溫蒂小姐,你的咖啡!」

「哎,好的,麻煩你幫我沖一下,我現在真的需要這個提提神了!」溫蒂疲憊道。

「溫蒂,你要不要去房間睡一會兒?」金子關心道。

溫蒂搖搖頭,道:「我沒事,喝杯咖啡就好了,我們現在正是關鍵時刻,不能放鬆!」

說著,有人幫她將咖啡端了過來,溫蒂道了聲「謝謝」,就端起了手裡的咖啡杯!

梁景銳辦公室,他問著周立:「你說現在研發工作已經到了緊要關頭了?」

「是的,總裁,據說只要這個問題解決了,那我們梁氏就有救了!」周立也有點激動了!

「走,我們去看看!」梁景銳興奮的直接起身,快步向著外面走去!

總裁辦公室在二十六樓!

梁氏信息部,姚城忐忑不安的聽著外面的動靜,此時,外面彷彿分外的安靜,安靜的讓人心生不安!

溫蒂緩緩的端起手裡的咖啡,眼睛卻還盯著面前的儀器,她剛將咖啡遞到唇邊,突然,面前的儀器發出了尖銳的叫聲,溫蒂一看,眉頭一皺,立即放下手裡的咖啡,手下飛快地敲擊起了儀器按鈕!

「金子,快,看看那邊的情況怎麼樣?」溫蒂叫著坐在身邊的金子!

「一切正常!」金子喊道。

兩人一陣飛快地操作,終於讓機器的聲音安靜了下來!

「呼~」金子抹了把頭上的汗,然後隨手端起桌上的咖啡,一口喝了個精光!

「欸,親愛的,那是我的咖啡!」溫蒂叫道。

「沒關係,反正我又不嫌棄你!」金子笑道!

說完,金子臉色一白,她緊緊的捂著腹部,嘴唇顫抖著說不出話來!

「你怎麼了,金子?」溫蒂立即扶著她的肩膀,驚訝道。

「我,我肚子好痛!」金子顫抖道。

「這裡發生什麼事了?」門口,突然傳來梁景銳的聲音!

「梁,快來,金子出事了!」溫蒂大喊道。

門外的梁景銳一聽溫蒂的大喊聲,立即用自己的總裁暢通卡刷開了門,快步走進了實驗室!

進了裡面,就看到金子歪著身子靠在輪椅上,嘴唇已經變得青紫,他立即回頭對後面的周立吩咐道:「快叫救護車!」

周立一見,心裡還來不及哀嚎,先叫了救護車,然後想了想,還是打給了約翰!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梁景銳一把抱起金子,直向樓下跑去!

這一舉動立即驚動了整個梁氏,大家都好奇的看著外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周立立即安撫了實驗室的人,然後吩咐溫蒂道:「溫蒂小姐,這裡的一切我們都要封了,您同意嗎?」

溫蒂失魂落魄的點點頭,眼中還有著一絲后怕,她喃喃道:「那杯咖啡,本來是我的!」

周立聞言一驚,然後轉頭看向桌子,發現了那唯一的一杯咖啡!

他拿出手帕,隔著手帕小心的將被子裝在一個袋子里,沉聲道:「這個我要拿回去檢驗!」

溫蒂機械的點了點頭,周立嘆了口氣,有心想安慰,可是此時正是混亂的時候,他需要立即穩定人心!

周立只好叫來一個女研究員,交代她照顧好溫蒂,然後告誡大家先不要碰任何吃的喝的東西!

吩咐完,周立來到實驗室外,拿起對講機,叫著公司的保安!

很快,保安上來了,周立沉聲道:「立即封鎖整個十八樓,所有人都不許進出!」

「是,周特助!」

保安隊長立即指揮其他人把守各個門口,然後又讓人封鎖了廚房,接著就等待周立的進一步吩咐!

周立見了,叮囑道:「隊長,你先將這裡封著,等總裁回來了我們再說!」

「好的,周特助!」

周立安排完這裡,然後快步走上了二十六樓,準備去穩定其他員工慌亂的心緒!

姚城在辦公室里聽著樓下呼嘯而過的救護車的聲音,按捺不住欣喜之情,給阿奇打去了電話:「阿奇,事情已經辦妥了,溫蒂喝下了毒咖啡,已經被送到醫院了!」

「很好,我立即給老闆彙報,老闆一定會重重有賞的!」

「好,希望你們說到做到!」姚城興奮的掛了電話,搓著手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

極樂宮頂層,王五聽了阿奇的彙報,喝茶的手一頓,笑道:「很好,立即重賞姚城,告訴他,只要他好好乾,為我所用,我一定會滿足他的所有條件!」

「是,五哥,不過,五哥,我就怕他的胃口會越來越大?」

「有慾望總比沒慾望的好對付,你先去辦吧,現在這個人對我們還有用!」

「是,五哥!」阿奇立即明白了老闆的言下之意,那就是,等到這個姚城沒用的時候,那投在他身上的東西,也會悉數拿回來!

金子被送到醫院,接著就進了急救室,梁景銳在門外走來走去,然後給喬語打了個電話:「小語,金子出事了,在XX醫院,你快來!」

喬語一驚,來不及問詳細的情況,迅速道:「好,我馬上過來!」

梁景銳剛掛了電話,就聽身後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一個人急聲道:「梁,金子怎麼樣了?」

梁景銳回頭,驚訝道:「約翰,你怎麼來醫院了?」

「快告訴我,金子怎麼樣了?」約翰急得滿頭大汗。

梁景銳看他那樣,突然明白了什麼,面色一陣難過,道:「醫生正在搶救,具體的還不知道!」

約翰聽了,回身在牆壁上就是一拳:「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做的,我一定會將他沉到海底喂鯊魚!」 「卿愛雲……」

木雲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努力的讓自己變得淡漠,可是那顫抖的聲音還是出賣了她的內心!

「我……我不認識什麼卿愛雲!」

說著,木雲菲突然變了氣勢,有些兇狠的看著韓風寧說到:「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用別人來炸我!」

夏熏溪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跟同樣疑惑的蕭閻雲對視了一眼,選擇了沉默!

「我是誰?」

韓風寧有些疑惑的看著木雲菲問到:「你不是說你是溪兒的母親嗎?你怎麼會不知道我是誰?」

「啊!我想起來了,該不會是你想要說多年的時間過去了,你已經忘記之前那個人長什麼樣了!所以一時間沒有想起來吧!」

「你是……你是韓風寧!」

木雲菲想到了之前總是被她看不起來的男人,忍不住倒退了幾步!

「啊……原來你還記得我啊!」

她退,偏偏韓風寧就是要淡定的欺近幾步!冷冷的看著木雲菲,頗有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

「聽說著二十多年來你對溪兒很好!我該是要感謝你將她養這麼大呢!」

說著,韓風寧突然轉身,手指輕輕的在夏熏溪那張臉上愛憐的劃過,有些意味不明的聲音響起!

「這一張臉……如果不是看親子鑒定,我還真的就認不出來這就是我的女兒呢!你說我是不是應該謝謝你!」

韓風寧突然露出一個血腥的笑,冷冷的看著木雲菲說到:「聽說……溪兒可是從頭到腳都被換過皮呢!」

說著,靠近木雲菲的耳邊,輕語到:「為了隱藏你的禍心,你可真是煞費苦心呢!我想……當時如果不是夏墨寒一定要保住她,是不是我回來看到的就是已經長草的墳墓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木雲菲白了一張臉,有些憤怒的將眼前的韓風寧推開,有些不滿的怒視著夏熏溪!

「你好啊……竟然為了跟夏家劃清關係,竟然認一個陌生的男人為父親,你就這麼想要報復當年的事情,我都已經說過了,那場大火只是一個意外!」

「我沒……」

夏熏溪的話還沒有說完,木雲菲已經不耐煩的一揮手,有些憤怒的吼到:「你這個沒有良心的,我夏家沒有你這樣不知羞恥的女兒!如果你真的要報復,那就來吧!只要你最後不後悔就行!」

夏熏溪的心有些亂,後悔,後悔什麼?

她怎麼覺得木雲菲跟韓風寧之間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沒有那種久別重逢得喜悅感呢!反而多了一絲緊張的氣氛!

還有剛才他到底在木雲菲的耳邊說了什麼,讓她的脾氣突然爆發了!

夏熏溪一頭霧水的看著木雲菲頭也不回的坐上車揚長而去的時候,忍不住好奇的看向身邊的韓風寧,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解釋!

誰知道韓風寧突然大笑了起來,指著木雲菲的車尾,有些暢快的笑到:「唉呀……她怎麼那麼笨啊!只是兩句話就將她給嚇跑了,哈哈哈……」

韓風寧一個人笑得開懷,蕭閻雲兩人卻連嘴角都扯不起來,他們明明知道兩人又事情瞞著自己,還是關於夏熏溪的事情,卻也知道韓風寧不會說!

看他這個樣子,最後還是夏熏溪妥協般的嘆了一口氣,走過去扶著韓風寧的手臂說到:「情緒不要太激動,都一把年紀了,就不能穩重一點!」

「那是因為她太笨了嘛!」

韓風寧笑得眼淚都出來了,可是夏熏溪總覺得心裡莫名的有點酸酸的。

「好了好了……時間不早了,你也才剛回來,就不要瞎折騰了!回去先休息吧!明天晚上不是要參加金鷹節嘛!不是要去看明星嘛!」

「啊!說的也是,我回去休息了,可要打扮得美美的,到時候給你找一個后媽回來,哈哈哈……」

夏熏溪滿臉黑線的看著韓風寧大笑的離開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樣的他顯得格外的寂寞!

「我爸他沒事吧!我總覺得……」

「不要瞎猜了,不會有事的!」

蕭閻雲將輕輕的握住她的手,給她溫暖鼓勵的同時,也告訴自己,不要聽那個女人的瞎話,她只是來挑撥離間的!

如果是以前的話,夏熏溪還沒有這麼敏感的神經,可是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要是自己的神經還跟以前一樣粗的話,那她夏總的位置也真的坐不穩了!

眼見著蕭閻雲就要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的往房間裡面走去,夏熏溪去突然握緊了他的手,拉著他往一旁的花園走去!

像是有心心相印的感覺一樣,蕭閻雲一路上就只是沉默,他在想,如果木雲菲說的是真的話,自己應該怎麼辦?

他真的不能控制自己不傷心失望,那種深深的期望到最後變成空想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受!

他努力的告訴自己,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氣,不能生氣,可是……

當夏熏溪告訴自己,她確實很在意自己身份的時候,他的心還是控制不住往下沉了一點!

夏熏溪有些不敢去看蕭閻雲此刻的表情,只能看著眼前開得嬌艷的玫瑰花!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

「其實她今天說的都是真的,只是……」

「我不是嫌棄你當時的身份,我只是擔心……」

「擔心什麼?擔心我配不上你嗎?」

不怪蕭閻雲會這麼想,在夏熏溪那樣說的時候,這個想法就在他的腦海中徘徊,畢竟當時她的身份,如果自己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演員的話,還真的配不上她!

夏熏溪的手尖一抖,不小心就被玫瑰上面的刺給划傷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