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楊玄真傳音,「姐姐,我們的運氣有些背啊。」

貝貝也非常鬱悶,「就不能安全的到達帝翼城嗎?」

有時候,楊玄真會想,『以主神的實力,完全可以制定一些規則,讓神位面變得和平一些。』

『或許,是因為神靈太多了吧!』

晉級聖域后就擁有近乎不死的生命,一個神靈如果沒有意外發生,也近乎不死,所以神位面的人口也會越來越多。

楊玄真想,『或許,主神希望神位面混亂一點,以減少神位面的人口數量吧。』

「轟!」

金屬生命突然間炸開,兩個上位神飛到高空,用淡漠的眼神看著周圍的人,周圍大概有七八百人,其中,有數十個上位神。

這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有這麼強的盜匪?」麥麥站在迪莉婭身邊。

這會兒,楊玄真,林雷,迪莉婭,小龍女,貝貝幾人站在一起,懸浮在半空中。

楊玄真暗中傳音,「林雷,事情有些不對,一會,我們盡量低調一些,找機會逃走。」

就在這時,敵方首領走出來,大聲道,「克萊夫,把神丹交出來,我可以放你們離開。」

「原來是霸龍部落的人。」克萊夫說了一句,臉色凝重的看著周圍的人。

麥麥小聲說,「迪莉婭,情況有些不妙,是霸龍部落的人,霸龍部落和丹術部落是世仇,兩個部落經常發生爭鬥。」 「對方有七個強者!」楊玄真說話的時候,眼睛向霸龍部落的人掃了一眼,他估計,那六個人都是惡魔,而且,是等級比較高的惡魔。

丹術總部落一方不可能把神丹交出來,戰鬥一觸即發,虛空中元素涌動,靈魂攻擊、物質攻擊亂飛,僅僅一會兒,虛空中就傳出一陣陣慘叫,死傷數十人。

「唔!」林雷臉色凝重,把迪莉婭護在身後,他沒有出手,只是儘力防禦。

「咻!」貝貝的匕首刺中一個下位神,幫了麥麥一把,麥麥向貝貝投去感激的目光,「貝貝,沒想到,你這麼厲害。」

「呵呵!」貝貝輕輕一笑,扶了一下頭上的草帽,和林雷站在一起,把迪莉婭護在身後。

這麼多年過去,迪莉婭仍然沒有成神,所以,迪莉婭的實力最弱,在這種混亂的地方,一絲餘波就能抹殺迪莉迪。

楊玄真和小龍女手拉著手,兩人心意相通,加上小冊子輔助,可以讓兩人的實力疊加。

「退!」楊玄真給林雷、迪莉婭、貝貝三人傳音,期間,又向麥麥看了一眼,麥麥的臉色有些緊張,她一直盯著戰場中間的上位神。

楊玄真知道,在戰場中間的上位神是麥麥的叔叔,也是麥麥唯一的親人。

「呃!」

麥麥的叔叔發出一聲慘叫,就在剛才,他受到了兩道靈魂攻擊,一道物質攻擊,他慘叫一聲后,向麥麥的方向看了一眼,傳出一道神識波,「快走!」

「不!」麥麥喊了一聲,身體微微發顫,兩行清淚從眼角流出。

「哎!」楊玄真嘆息一聲,給麥麥傳音,「我們退吧!」

僅僅數分鐘,丹術部落一方就死亡了數百人,只餘下一百多人,霸龍部落的情況稍好,霸龍部落死亡了三百多人,還有數百人。

楊玄真、林雷、小龍女、迪莉婭、貝貝幾人站在一起,他們離中心戰場比較遠,眼見局勢不利,立即遠離戰場。

麥麥跟在楊玄真一行人身後,又回頭看了一眼,再次落下兩滴淚水,她沒有實力帶著自己叔叔的屍體。

霸龍部落的幾名上位神向楊玄真幾人掃了一眼,心想,『幾個下位神,我就給你們一條生路吧。』

下位神離開部落後,很難生存下去。

楊玄真一行人貼地飛行,飛出上千里后,找了一個地方隱藏身體,楊玄真在周圍布置了一個隱匿魔法陣,說,「好了,暫時安全了,我們休息一下吧。」

麥麥臉色黯然,靜默不語。

迪莉婭安慰道,「麥麥,別太傷心。」

然而,平時非常活潑的麥麥,根本沒有回話,整個人愣愣的坐著,就好像一個雕像。

過了好一會,麥麥才輕聲說話,「我剛出生不久,我的父母就死了,也是被霸龍部落的人殺死的,之後,我就一直跟著叔叔,有叔叔的庇護,我在丹術部落過的非常開心。」她越說,聲音越低落,「現在,連叔叔也走了。」

麥麥微微抬頭,向遠方看了一眼,「我該去哪?」

在地獄位面,以麥麥下位神的實力,不出三天,就會身死。

迪莉婭輕輕的拍了一下麥麥的肩膀,說,「我們要去帝翼城,要不,你就跟著我們吧。」

麥麥向楊玄真幾人看了一眼,擠出一絲笑容,「我知道你們很厲害,剛才,林雷大哥受到兩次中位神的物質攻擊都沒有事,可是,我們離帝翼城還有很遠,大概還有七百萬里。」

在地獄中行走七百萬里,麥麥真的沒有信心,而且,就算能走到帝翼城,那又如何,帝翼城的房價對於她來說是一個天文數字,如果不買房,在帝翼城租房子住,一天也要數百墨石。

一枚下位神格只值十塊墨石!

麥麥有一個上位神叔叔照顧,平時過的還不錯,身上也有一些墨石,然而,她身上這點墨石只能在帝翼城住一個多月。

在這一瞬間,麥麥成熟了很多,心裡想的事情也越來越多,同時,心中也越發無奈。

迪莉婭看著麥麥,心中無語,以麥麥的實力,如果在物質位面,她可以生活的很好,是受人尊敬的神靈。

在地獄位面,麥麥卻是一個無依無靠的普通女孩。

眾人休息了一會,楊玄真說,「林雷,迪莉婭,貝貝,還有麥麥,這地方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先離開吧。」

「好吧!」麥麥吐出一口氣,緩緩的站起來,她想,『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眾人起身後,楊玄真沒有解開魔法陣,他對大家說,「從這裡到帝翼城,大概還有七百萬里,而且,地獄位面非常危險,所以,我們晚上趕路,白天就找地方隱匿。」

「好!」林雷附言。

迪莉婭也點點頭,「就按老師說的做吧。」

貝貝說,「如果只是晚上趕路的話,要走三五年啊。」

林雷說,「這樣比較安全。」

隨後,楊玄真解開魔法陣,眾人貼地行走,雖說地獄位面的空間壓制比物質位面強很多,不過,楊玄真一行人都是神靈,趕路的速度到是不慢。

六人之中,迪莉婭的速度最慢,迪莉婭由林雷牽著。

期間,楊玄真和小龍女手拉著手,每過一段時間,兩人就會一起施展大預言術,儘可能的規避危機。

小半個月後,麥麥已經從悲痛中走出來,臉上有了一絲笑容,卻沒有以前那麼活潑,她看上去穩重了很多。

麥麥非常驚訝,「玄真先生,你們的預言術還真是神奇。」

麥麥知道,如果楊玄真不會預言術,她們不可能這麼順利,或許,眾人早已經死亡,又或許,被盜匪抓住。

又過了數天,楊玄真和小龍女停下來,看著遠處連綿不絕的大山,說,「前方的大山非常奇怪,如果我們從大山中穿過去,危險係數會增加百分之七十。」

「唔!」迪莉婭沉默了一會,看著前方的山脈,「老師,我們可以繞過去嗎?」

林雷說,「這片山脈連綿百萬里,要繞過去,要多花一年的時間。」

楊玄真說,「即使繞路,我們也會遇到危險,危險度大概七八級。」

這段時間,楊玄真根據預言術設定了一下危險度,危險度從一到九,一到三級是普通危險,以眾人的實力,可以從容應付,四到六級,屬於中等危險,死亡率大概有三四成,七到九級屬於高等危險,死亡率有七八成。

除了這九級,還有絕境級危機,如果遇到絕境級危機,死亡率達到九成,可謂是九死一生。

楊玄真和小龍女合力施展大預言術,片刻后,說,「我想橫穿山脈,橫穿山脈,危險與機遇並存。」

「還有機遇?」林雷問了一句,心裡有一絲期間。 「我只能預知到一些模糊的畫面。」楊玄真說話的時候,仍然在識海空間施展預言玄奧。

或許是運用的越多,理解越深,楊玄真對預言、宿命兩種玄奧的理解也越來越深刻。

『預言,是變數,是靈魂攻擊,如用用現代話來說,又是一種預知能力,有些像算命師,卻比算命師更強。』

『宿命,是定數,是物質攻擊,用現代話說,宿命是一件事,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乃至一個文明的既定命數。』

楊玄真又想到了周易,八卦,河圖,洛書,這些地球上的經典都與預言和宿命有關係。

『宿命,是定數,是定理!』

楊玄真研究的越深,越發深感命運的不可測,『或許,宿命,也是一門高深的數學。』

楊玄真的識海空間有一個穿休閑裝的少年,這個『少年』正是楊玄真的靈魂,少在身在靈魂空間,同時施展預言玄奧和宿命玄奧。

林雷站在一旁,思考了一下,說,「老師,修行之人,當無所畏懼,勇猛前行,我們直接穿過這片山脈吧。」他說了一句,拉著迪莉婭的手,心裡有幾分擔憂。

話說,這麼多年過去,迪莉婭仍然沒有成神,總差那麼一線,這種情況和玉蘭大陸的五大聖域極限強者一樣,他們卡在聖域極限數千年,始終無法成神,迪莉婭也始終無法悟透。

小龍女說,「迪莉婭,修行之事,應該保持平常心,又要有自信心,以你的天賦,如果你能保持平常心和自信心,十年內必定成神。」

「真的?」迪莉婭臉上現出驚喜之色。

小龍女的話不多,可以這麼說,有時候,就是和她相處十年,也很難聽到她說一句話,所以,迪莉婭非常相信小龍女說的話。

同樣,林雷也非常激動,如果迪莉婭成神,實力大增,自保之力也會隨之大增。

小龍女不在說話,她臉色平靜,如萬年寒冰一般。

麥麥嘀咕了一句,「大冰塊!」

或許,麥麥天性活潑開朗,如今,麥麥的話也多了一些,不過,麥麥比之前成熟了很多。

山脈連綿百萬里,楊玄真一行人初到地獄,對地獄的地理情況不了解,也不知道這座山脈的名稱。

眾人進入山脈后,迪莉婭問,「麥麥,你知道這座山脈的名字嗎?」

麥麥搖搖頭,「不知道。」

林雷說,「如果去了帝翼城,一定要買一本介紹地獄地理概況的書看看,了解一下地獄的情況。」

麥麥聞言,接話道,「林雷大哥,以前,我也想過買一本介紹地獄地理的書籍,不過,那種書籍太貴了,僅僅一本介紹燁幕府的地理書籍就要上百墨石。」

「真的很貴!」迪莉婭感嘆道。

要知道,一枚下位神格僅僅值十塊墨石,換句話說,要十枚下位神格才能換取一本地理書。

下位神格有多珍貴,從玉蘭大陸過來的林雷、迪莉婭幾人都明白,麥麥也明白。

雖說,一個部落中有很多神靈,然而,仍然有很多聖域生靈,這些聖域生靈的目標就是成神,所以,聖域生靈非常渴望一枚下位神格。

有時候,一個聖域生靈在地獄生活數百年,乃至上千年,也得不到一枚下位神格。

此外,下位神的生活也非常艱難,在部落中,下位神想賺墨石,就只能蘊養神器,一件下位神器可以換取五到十塊墨石。

除此之外,獨自在地獄中闖蕩冒險,也能獲取一些墨石,然而,眾神皆知,在地獄中闖蕩非常危險。

另外,如果掌握一些特殊的資源,也能比較快的賺取墨石,如丹術部落,掌握了一種高明的鍊金術,可以煉製神丹,可以用神丹換取墨石;此外,楊玄真還知道一個黑龍部落,黑龍部落的人可以放養黑龍,賺取墨石。

相比起來,林雷,楊玄真一行人到是比較富足,他們在玉蘭大陸得到了一些上位神器,甚至,還得到了上位神格,這些都是非常珍貴的物品,可以換取大量墨石。

此外,楊玄真、林雷一行人還反搶了一批盜匪,也得到了一些墨石。

眾人進入山脈后,林雷感覺精神力再次受到壓制,讓他眉頭一皺,「老師,這裡真的很危險,如果能知道這座山脈的名字,那就好了。」

如今,眾人只能藉助楊玄真和小龍女的預言術,盡量找出安全的路線。

「吼!」

一聲震天怒吼傳入眾人的耳朵,眾人一驚,向聲源處望去,麥麥擔憂的道,「聽聲音,這是一個很強的魔獸。」

在無盡的神位面中,大概分為三類生靈,一種是人族,一種是魔獸,一種是奇異生命;人和魔獸的數量非常多,九成的生靈都是人和魔獸,另外一成是奇異生命。

奇異生命雖少,不過,大多數奇異生命都非常強大,且擁有一些非常特殊的天賦神通。

如神位面的幾位主宰,都屬於奇異生命,像生命主宰,是一顆生命樹,死亡主宰,是一朵奇異的花。

林雷輕聲說,「從氣息上看,應該是中位神。」

迪莉婭說,「這座山脈非常詭異,我們還是避開吧。」

貝貝說,「不用避開,只是一個中位神魔獸。」

林雷說,「貝貝,現在不是逞強的時候,如果我們和魔獸發生大戰,會引來更多的魔獸,甚至,有可能引來盜匪。」

「老大,這鬼地方,籠罩著厚厚的迷霧,誰會住在這種地方?」貝貝說了一句,一雙眼睛滴溜溜的轉。

「這地方的環境雖然不好,卻是一個隱居的好地方。」迪莉婭說。

麥麥附和道,「我聽人說,有些盜匪喜歡隱匿在一些危險的環境中,這樣一來,也可以更好的保護自己。」

眾人明白,一般情況下,其他人都不會去危險的地方,所以,把相對危險的地方布置一下,就能成為一個很好的隱居地。

「碰碰碰!」

大地震動,強健有力的步伐聲離眾人越來越近。

楊玄真說,「看來,我們避不開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楊玄真能預知危險,盡量避開危險,可是,地獄位面遍地是危機,有時候,很難避開。

這一路上,楊玄真一行人也遇到了一些小危機,以大家的實力,都能輕鬆的解決。

魔獸離大家越來越近,大家終於看到了魔獸的身影,魔獸高上千米,站在地上,就像一座大山。

迪莉婭遠遠的看著魔獸,只見魔獸長相猙獰,身形似猿,偶爾拍打胸口,發出震天吼聲,露出一排如側刀一般的牙齒,讓人一見之下心中發寒。 「巨人族?」麥麥驚呼出聲。

在無盡的神位中,巨人族的人口比較多,很多物質位面都有巨人族,巨人族身體高大,力量極大。

楊玄真記得,自己剛到地獄時,就見到了一個剛從物質位面傳送過來的巨人族,那個巨人族身高四十多米,在紫荊軍的喝斥下,乖乖的化成三米高。

那個剛從物質位面傳送過來的巨人只是聖域極限,這等實力,在物質位面已經是巔峰強者。

眼前的巨人高上千米,像一座大山,眾人站在巨人身邊,就像螻蟻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