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刻看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依舊這麼無禮,轉身便要往外走。

「瑾。」端木玉偏頭,狹長的眸子斜斜看向他。

「哥只要給她錢,便能如願。」端木瑾不耐煩地說,對於這種人,他不想浪費半點兒心思。

端木玉一挑眉:「哦?」

肖瑤瑤抬頭想了想,確實,對於第一批刺客,只要有人出錢,她就可以為那人進行任何危險的任務。

那個人只見了她一次,便能看出她的性格,洞察力非同常人啊。

「要我幫你們可以,先放了我。」

端木玉抬了抬手,讓雅雅過去為她解開鐵鏈。

肖瑤瑤揉著手腕,笑看向端木玉:「不怕放了我之後,我殺了你嗎?」

「你不是拿錢做事的嗎?我給你錢,你替我辦事。」端木玉沒有任何顧慮,優雅地坐在椅子上,「你什麼都肯做?」

肖瑤瑤道:「自然,越危險我越喜歡。」

端木玉眯眼道:「不怕死?」

「我死不了。」除非這個世界上持續一年不出太陽,或者這些古代人毀了她腦子裡的晶元,否則,就算只剩下一個腦袋,她也能找得到替換的身體。

「死不了?」端木玉慢慢咀嚼這三個字,視線停在這個奇異地少女身上,她昏迷之時,他摸了她的脈搏,她的脈搏很奇異……完全沒有規律可循,他生平都沒有見過這種怪人。

「反正你不用管我的來歷和身份,我收了你的錢自然會為你做事。」她根本就無法對這些人解釋,告訴他們:其實我不是人,只是一堆機械零件。

他們會明白嗎?

端木玉在大將軍府給她安排了一座獨立的院落,派專門的侍女侍候,剛開始,那兩兄弟也沒想到委派她什麼任務吧。

在這裡,她唯一熟識的人就是雅雅,對於那天雅雅恩將仇報的事情,看得出雅雅是出於對主人的一片忠心上,她姑且原諒雅雅。

雅雅的身份有點兒特殊,表面上她是端木玉和端木瑾的義妹,暗地裡卻是他們培養的殺手。雅雅從小到大學習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他們把她培養成最優秀的女人,為的,就是送她入宮,嫁給當今皇上。

實際上,當今的皇帝已經被端木玉端木瑾控制了,如同傀儡一般,但是為了更深一步控制,他們需要一個隨時在皇帝身邊的人,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這些事情,肖瑤瑤不用費多大的力氣就打聽到了,她在端木府里的神出鬼沒,至今沒有人能發覺。

對於她女扮男裝的身份,也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事實。不過肖瑤瑤倒是從來不在意,男裝更利於行動,古代的女裝她看一眼都會頭暈,真要穿上了,半夜她飛檐走壁,別人恐怕以為看見鬼魂了。

雅雅沒事倒會過來看看她,起初她為了前幾日的事情不能釋懷,見了肖瑤瑤有些不好意思,後來慢慢的熟稔起來,她天生活潑的性格就暴露無遺了。

「你真的是從火星來的嗎?」雅雅張著櫻桃小口,遙指著天空。

肖瑤瑤點點頭:「那裡和這裡一點兒都不一樣。」

雅雅信以為真了:「怪不得,你用的招數那麼奇怪。」她拉著肖瑤瑤的手又檢查了一遍,那雙手白白凈凈,非常好看,根本不像會噴出那種殺人招式的手嘛。

「雅雅,聽說再過幾個月,你就要進宮了?」

雅雅的神色頓時黯淡下來,放開她的手,慢慢走到柳樹下,一片一片的柳葉被她扯下來,「你以為進宮是什麼好事嗎?你們的世界里沒有皇帝,所以你不會明白地。」

「我明白的。」肖瑤瑤說,她的世界里雖然沒有皇帝,但是古今中外的皇帝,她也聽聞不少了。

「你不知道皇帝是什麼人,皇帝……。」雅雅的聲音慢慢放低,「他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

肖瑤瑤挑眉,她倒是聽說周國的皇帝是一根花心大蘿蔔,身為帝王,他的風流好色可以演變成一種災難。後宮上下,男女老幼,通吃!意猶未盡,便微服私訪去民間,逮到長相漂亮的就大施淫威。

所謂後宮佳麗三千人,鐵棒磨成繡花針,年僅十九歲的皇帝,倒是越戰越勇。

「我倒想見識見識是什麼樣的混蛋。」肖瑤瑤嘿嘿一笑,拉住雅雅的手,「今晚,我們夜探皇宮吧!」

夜幕低垂,星光寂寥。

兩抹黑色影子一前一後躍入宮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躲入暗影中,一排巡邏士兵走過,沒有發現任何移動,往遠處去了。

「瑤瑤……。」暗影出傳來女子遲疑地聲音,「真的要去嗎?」

「來都來了,還問?」另一個聲音倒是有幾分無懼,暗影中,漸漸露出一張清麗的面孔,黑白分明的雙眸看著華燈璀璨的古代宮殿。

切身體會過才知道帝王家的奢侈。

雅雅扯了扯她的衣服:「要是被抓了,怎麼辦?」

「不用擔心,被抓了還有我呢。」肖瑤瑤拍拍她的肩膀安撫,轉身沿著黑影迅速朝燈火最輝煌的宮殿移去。

雅雅嘆了一口氣,白天她是怎麼阻止不了,肖瑤瑤的好奇心還真不是一般的強烈,夜探皇宮這種事,被抓到可是要處死的。

但是,對於這個奇怪的人,雅雅只好捨命陪君子了。

揉著惺忪的睡眼從桌子上抬起頭來,眼睛很痛,大概是昨晚流了太多的眼淚的關係。清晨的陽光射進來,照得身子暖暖的,肖瑤瑤眨了眨眼睛,站起來。

她昨晚就那樣哭著然後就睡了一夜了嗎?一覺醒來,昨晚發生的一切還是那麼清晰,端木齊無情的語言,給了她一個最大的創傷。

她有生以來,第一次覺得恨他。

玥,為什麼你非逼我這樣呢?我只是喜歡你而已……你從不珍惜我也罷,可你卻在任意踐踏和傷害我的感情。

她走到窗邊,從窗戶里望出去,侍女們靜悄悄地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她抬頭看看天色,似乎不早了。

「真的嗎?!小蘭居然……。」

「噓!小聲點兒,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亂說話可是要重罰的!」

肖瑤瑤聽到廊下有人說話的聲音,伸出頭去卻看不到人,不過應該是兩個侍女在說什麼秘密吧,但是和小蘭有關的……

小蘭是個好女孩,不會出什麼事兒了吧?她有些隱隱約約的擔心。從房裡走出去,正好碰到兩個丫鬟,肖瑤瑤連忙拉住其中一個問:「有吃的嗎?」

那兩個丫頭一看見她,表情便有些不自然起來,囁嚅著說有,肖瑤瑤放開她們,讓她們拿些東西來給她吃。

奇怪,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著她?好像有些同情,又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她很不高興,不喜歡別人那樣看著她!她既不需要別人的同情,也不允許別人嘲笑她!

沒多久,兩個侍女便拿這些點心過來,肖瑤瑤肚子餓得咕咕叫,拿起來就吃,轉身進去倒了一杯冷掉的茶水喝下去,轉頭問:「你們剛才在說小蘭的什麼事?」

「啊!沒什麼沒什麼!」兩個人居然十分有默契地同時搖頭。

一定有鬼!

不過肖瑤瑤猜不到有什麼不一樣的,也懶得去費心思,等到一會兒看見小蘭,親自去問問就好了。

她吃了許多東西,站在廊下,抬起頭望著碧藍的天空,然後視線下移,望著遠處……那應該是京城的方向吧?她離家這麼多日,不知道京城現在怎麼樣了?

她坐在橫欄上,曲著一條腿,心裡和腦子裡都是空蕩蕩的,她什麼都不願去多想,自從昨天見到端木齊之後,似乎一切都變得沒有意義了。

她究竟要幹什麼?什麼希望和目標都沒有,就只是覺得自己空白一片,任誰都填不滿了。

肖瑤瑤,你就這樣沒用嗎?

臉靠在膝蓋上,雙目失神,茫然沒有焦點。

院子里有丫鬟請安的聲音,然後響起腳步聲,她微微抬了抬眼,看見端木夫人走進來,她懶得動,也沒想去請安什麼的,就那樣坐著,等端木夫人走到身邊。

「瑤瑤啊……。」端木夫人一臉心疼的樣子,撥了撥她額前有些凌亂的黑髮,看著她整張臉都蒼白著,沒有血色,眼神也是那麼無助,像是很傷心,端木夫人也不禁一陣難過。

怎麼……事情就這樣,原本希望的兒媳婦兒是瑤瑤,誰想到會突然跑出另一個女人來。

瑤瑤想必也很傷心吧,看這樣子,都憔悴成什麼樣兒了?

肖瑤瑤睫毛顫了顫,垂著眼睛:「夫人,讓我自己待一會兒,可以嗎?」她喃喃地請求,不希望有人打擾她,她現在心裡很不舒服,不想和人接近。

端木夫人重重嘆息了一聲,最近似乎好多事情都不順利,端木瑾的性情慢慢轉變,變得有些陰冷,而端木玉昨晚出手打了瑤瑤,今天又傳出喜歡上另外的女子的事情,真是……讓她心神疲累啊。

她愛憐地拍拍肖瑤瑤的肩膀,便嘆著氣走了。

剛從院子里走出去,便有一個模樣清麗的女子走到面前跪下來,乖順地請安。

端木夫人低頭一看,喬喬在耳邊提醒道:「夫人,這就是小蘭。」

端木夫人不由得皺起眉,打量著這個跪著的女子,乍一看,還是十分美麗的,婉約動人,舉止也柔順,只是,少了幾分靈氣,端木夫人喜歡那種充滿靈氣的女孩子,就像當初看上夏瑜,後來又看上瑤瑤,這兩個女孩子,都是充滿靈氣的孩子,讓她一眼就喜歡上了。

可是對於眼前這個叫小蘭的丫頭,雖然不是一眼就讓她喜歡,倒也不覺得討厭,哎……都是不能十全十美的吧,端木玉既然喜歡這個丫頭,那也沒有辦法了。

「起來吧。」端木夫人親切地說,走上去握了握小蘭的手,「好孩子,以後不必這樣拘禮了,都是一家人。」

小蘭感動地熱淚盈眶,起初她有些膽戰心驚,當大少爺對她說會娶她的時候,她真的嚇哭了,她只是一個卑賤的丫鬟,即使心裡悄悄愛慕過他,但也知道本分,從來不敢逾越,昨晚,昨晚只是大少爺喝醉了,她心裡很清楚大少爺很喜歡瑤瑤的,他抱著她的時候,也是喊著瑤瑤的名字。

小蘭走進端木玉居住的院子里,以往共同相處過的姐妹們都來向她道喜,她羞澀地笑著,可是卻沒有看到瑤瑤的影子。

「瑤瑤呢?」她問。

丫鬟們掩著嘴巴竊笑:「小蘭,我們都為你高興!原先還以為大少爺會喜歡瑤瑤那個無禮的丫頭!她要是成了大少爺夫人,我們可就有苦吃了!不過現在好了!」

「你們別胡說,大少爺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小蘭紅著臉,抬頭張望,終於在屋頂上看見筆直地迎著風站立的肖瑤瑤,她嚇得大叫一聲:「瑤瑤!」

丫鬟也吃了一驚,不知道什麼時候她跑上去的。

肖瑤瑤低下頭,看見小蘭擔心地看著她,不禁微微一笑:「看到你沒事就好。」她的聲音很柔,讓院子里幾個丫鬟都面面相覷,以前可是從來沒有聽過她用這種語氣說話啊!看來受到的傷害確實不小。

小蘭心裡覺得無比愧疚,緊張地說:「瑤瑤,你,你沒事兒吧?」

肖瑤瑤眼眶一紅,忍住淚水要流出來的衝動,轉過身去:「我一個人靜一靜,你們別管我。」她望著前面的大街上,風吹起衣擺和頭髮,顯出幾分臨風的仙姿。

大街上人潮湧動,是端木家大少爺在迎親了吧?

夏瑜就在那裡,肖瑤瑤用力地張望著,當時的故人,要不要去見一面呢?可是自己去了,說不定會遇到端木齊……她不想再看到他了,他狠狠地傷了她的心……

小蘭低著頭和丫鬟們出去了,大家心裡都知道,瑤瑤肯定很傷心,因為大少爺昨天還對她好好的,可是今天卻要娶小蘭了,她怎麼能不傷心呢?大少爺是那麼好的男人,只要是個女子,都會想嫁給這樣的男人。

「小蘭,你真是好福氣啊!」丫鬟們巴結地說,小蘭只是管家從外面撿回來的丫頭,什麼身份地位都沒有,以往許多丫鬟都喜歡欺負她,現在誰也不敢了吧。

可是小蘭的感覺卻像做夢一樣,恍恍惚惚的,看見身旁這些人,也覺得這是絕對不會發生的事情。

她居然……要和大少爺成親了?

她再次回頭,看見瑤瑤依舊站在屋頂上,張望著什麼,耳邊聽見丫鬟嘰嘰喳喳的議論聲。

「咦,大少爺在那兒呢!」

丫鬟搖晃著她的手,讓她抬起頭看。

遠遠的花園湖邊,端木玉站在一座涼亭中,抬著頭,出神地望著什麼。

小蘭忽然覺得心裡一痛,大少爺看的那個方向,不正是瑤瑤站立的屋頂上嗎?他竟然在偷偷看瑤瑤。

她想起今日早上醒來之後,他一臉的痛楚和悔恨,那個表情,深深地刺痛了她!

「小蘭!快過去啊!過去和大少爺說說話!」丫鬟們羨慕地推著她,現在大少爺喜歡小蘭了,小蘭可以自由地和大少爺說話,真是讓人羨慕不已。

小蘭忽然感覺有些厭惡,一甩手,沒好氣地說:「好了!你們都沒事情做嗎!」

丫鬟們全都噤聲不說話了,看著突然發脾氣的小蘭,現在小蘭快要成為大少爺夫人了,發起脾氣來也讓人覺得可怕,這些丫鬟們以為憑著和小蘭多年以來共同做事的情分,小蘭一定會對她們很寬容,說不定以後不用辛辛苦苦做事了,沒想到……

小蘭不再理會她們,自己走了,她此刻心裡很不舒服,想起自己只是個替身,就覺得無比的悲涼和心痛。

「大少爺,端木家大少爺的婚禮在今日,您是否和夫人一起去?」忠叔走進涼亭中,在雲間生后低聲稟報,他稍微抬頭,便能看見大少爺的目光。

忠叔在心裡嘆氣,前幾天都好好的,整個端木府的人都以為大少爺要娶瑤瑤呢,沒想到最後竟會是小蘭那個丫頭!小蘭雖然是忠叔撿回來的,但是小蘭怎麼說,都不適合做端木府的大少爺夫人吧,反而瑤瑤有種天生的氣質,足以匹配端木玉。

「好,我隨後就來。」端木玉低聲說,頭因為昨晚醉酒和縱情還有些疼痛,看見肖瑤瑤出現在屋頂上時,更覺得痛苦了。

他昨晚一定是瘋了,如果真的是她的話,他該怎麼辦?

她始終是已經嫁人的女子,他不該對她存有任何念頭。

忠叔從涼亭里退出來,走出院子碰到小晴,便拉住他說:「你天天跟著大少爺,知道為什麼大少爺忽然就不打算娶瑤瑤了嗎?」

小晴鼻子里哼了一聲,有些神秘地說:「忠叔,你被大少爺騙了!」

「啊?」忠叔瞪圓了他那雙眼睛,這是怎麼回事?

小晴笑了笑,把端木玉讓瑤瑤裝作他喜歡的女人以讓端木夫人安心的事情老老實實告訴忠叔,反正現在大少爺不打算娶瑤瑤了,正好了!

忠叔聽后更加吃驚:「都是大少爺的計策?」他忽然有些替瑤瑤不值,竟然只是跟端木玉演了一場戲,可是聽丫鬟們私下裡議論,瑤瑤昨晚不知道為什麼事哭了一夜呢,今天一早起來有恍恍惚惚的,鬱鬱寡歡,眼眶總是紅彤彤的,像是受了什麼委屈。

想來,大少爺沒留情,倒是瑤瑤留了情,哎,他們大少爺是那麼優秀的人,瑤瑤真是可憐啊……

如果肖瑤瑤知道端木府下人們心裡這麼複雜的一面,肯定會當場吐血。

忠叔鬱悶地往回走,特意撿了靠近瑤瑤所在那的那所院子,想去看看那個飽受打擊的丫頭。

站在屋頂上的肖瑤瑤也看到忠叔走過來,想到夏瑜,還是覺得應該去看看她,便從屋頂上跳下來,站到忠叔面前:「忠叔!」

「瑤瑤啊!」忠叔連忙笑著說,「天氣這麼冷,你怎麼在外面呆著。」

昨晚一場大雪才剛剛停了,不過這個時候肖瑤瑤倒不覺得冷,於是說:「忠叔,今天是端木家大少爺的婚禮吧?」

「是啊!」忠叔點點頭,看著她。

肖瑤瑤說:「我想去看看,可以嗎?」

忠叔笑得眼睛都彎了:「你們女孩子,個個都對端木家大少爺存有好奇心啊,哈哈哈。」他是想緩解一下瑤瑤心中的抑鬱,讓她高興一些,沒想到肖瑤瑤聽到忠叔的話,反而想起端木家大少爺和端木齊的關係,反而更加不好受。

忠叔連忙收斂笑容,說:「瑤瑤,你不要難過,以後在端木府,有什麼事就來找我,我一定會幫你解決的!」

肖瑤瑤勉強擠出個笑容,說:「那現在帶我去看看端木家大少爺的婚禮吧!」

忠叔有些為難:「帶你出去,要大少爺同意才行啊。」

肖瑤瑤瞪起眼睛:「為什麼要等他同意!?」

忠叔把她的這種憤怒看成受了傷害之後的自我防衛,猜想此刻瑤瑤心裡肯定在怨恨大少爺,於是連忙說:「大少爺也要和夫人一起去,不如,你跟著他們吧!」忠叔這麼做其實是想製造點兒機會給肖瑤瑤和端木玉,他覺得應該還有機會的。

「這樣啊……。」肖瑤瑤想了想,昨晚她哭著的醜態全都被端木玉看去了,不知道他會不會嘲笑她呢?而且和端木夫人去,勢必要和端木瑾碰在一起了。但是是實在沒有辦法,她就是想去看看夏瑜。

「好吧!我跟著他們。」

忠叔臉上露出喜色,高興地點頭:「你快準備,夫人他們要出門了!」

原來端木瑾一早就自己跑出去了,所以只有端木玉和端木夫人一同出去,臨出門時,忠叔才領著肖瑤瑤過去,端木夫人一見她,便笑著過來拉她的手:「天氣這麼冷,你怎麼不多穿件衣服。」

「我不冷。」肖瑤瑤說,她看了一眼端木玉,見他冷冷地站著,似乎不記得昨天的事,才鬆了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