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時實在是看不出有什麼異端,也沒看到那土堆有發光的東西。

張凡看到這後院有圍牆的角落裏有鐵鍬,他順手摸起來一個,然後用鐵鍬對着那些凸起就挖下去,他力氣很大,哪怕只是輕輕的動了一大鐵鍬,許多的沙土和灰土就被挖了出來。

土堆下面什麼都沒有,張凡眯了一下眼睛,使勁挖,繼續挖!

此時廣場裏熱鬧的很,熊熊燃燒的火,從來就沒有像今天這樣興旺,這火象徵着小山這村落會變得越來越好。

小山正在喝酒,他沒有跟着跳舞,但是目光看過去的地方,都是村裏跳舞的姑娘。

張先生說要買下這些山,買下這些地,把這裏的蘑菇和野菜運送出去,要在這裏建學校機場,聽一聽就讓人熱血沸騰,只覺得以後小山村會變得大不一樣。

真到了那個時候,自己還走嗎?

還要回到城市裏去嗎?

小山不知道,他只是知道老家越來越好後,老家的孩子可以在本地上學,像爺爺那樣的病人,不會在因爲路途遙遠而只能等死後。

小山心底隱隱有一個聲音,他不想走了,想在家裏陪着父母,想來改變這個小山村。

山裏人的命運將徹底的改變。


那個時候,張先生身邊的人手肯定不夠,肯定需要像自己這樣的人,來幫張先生。

城市燈光雖然明亮,城市夜晚雖然繁華,但是卻沒有自己一席之地,他只能住在地下室。

所有家鄉真的有契機的話,他願意留下來。

只是不知道張先生願不願意自己追隨他?

小山有些猶豫,在廣場上到處找張凡,可是目所見居然看不到人,這讓小山不由問大牛,卻見大牛衝着他擠眉弄眼的,讓他不要再追問了。 可大牛越是這樣,小山越是好奇忍不住多問二句。

“小山,張先生我看被你妹子二丫,領着去她家了,嘿嘿,你以後呀,說不定能和張先生成爲親戚,真是恭喜你了……”

大牛笑呵呵的來了一句。

可是他們山村最漂亮的姑娘,又是族長的閨女,已經是這裏最好的,唯一能配得上的張先生的人。

所有即便看到二丫和張先生離開,老族長和他也是裝聾作啞,誰還不會有點私心了。

這二丫要是跟了張先生,以後肯定有好日子過,連帶小山都跟着沾光了。

“什麼,糊塗,我那妹子也太糊塗了,張先生根本就不是她能想的,而且,而且……”

小山本來喝點酒,整個人暈乎乎的,此時卻是酒醒了大半,整個人看向場上的花月影,在火把的照射下花月影翩翩起舞,美的就像是天上的仙女。

不敢直視,可就是這樣美女,也偷偷的鑽張先生的房間。

自己的堂妹二丫是比較漂亮,但是能和花月影比嗎?

張先生以後就是這山村的大救星,最尊貴的客人,那是一點都不能怠慢的,可不能讓莽撞的二丫壞了大事,要是讓張先生嫌棄的話,那麻煩可就大了。

萬一張先生生氣了,離開這小山村,二丫犯下的錯誤可就大了,一想到這裏,原本頭腦還迷糊的小山渾身的冷汗都冒出來了,趕緊喊大牛,去找自己的大伯,也就是族長。


對於他來說,這纔是最要緊的大事大事。

而等到小山把這利害關係告訴了族長,還提到了花月影姑娘和張先生隱晦的關係,就花月影姑娘這樣美女面前,二丫那模樣,給人家提鞋子都不配呀。

千萬不要好心辦壞事。

想巴結人家張先生,卻被當成噁心那可就麻煩了。

小山這樣一說,族長都急了。

一想到張凡曾經許諾的那些,他們村此時可把全部的希望都寄託在張凡的身上,這要是惹得他不快,人家開車離開走了,那可怎麼辦纔好?

“小山,你可想想辦法,這可怎麼辦,要不去看看,偷偷看看?可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情纔好呀,我們也沒奢望你妹子嫁給張先生,只是想着能被張先生看中擡舉就好了……”

“糊塗,我帶人去看看,可千萬不要好心辦壞事!”

小山急的直搖頭,哎,大伯還是沒見識,根本就不知道張先多矜貴,不知道花月影姑娘怎麼鑽張先生房間的事情,哎哎哎……

希望他還來得及,不讓張先生厭棄他們纔好。

“怪了,這下面還真的沒什麼東西,只有些爛樹根,這些東西不是很常見的嗎?發光,到底是什麼東西在發光?”

張凡正對着一堆被自己挖出來的土坑發呆。

因爲他發現挖過土坑下面,真的是什麼都沒有,除掉爛樹根就是一些沙土,根本就沒有什麼發光的東西,難道是這個二丫在騙他?

王牌神醫狂妻 ,許多閃閃發光的東西,他忙蹲下來仔細的看,在一些青草的下面。

好像是沙子,發出幽幽的淡淡的白光,看的他心底一驚。

張凡伸手去吧那些發光的東西撿起來,用手一捏發現居然都是沙子?

不,還有些土,這些土會發光?

張凡有些納悶,索性在看那些被自己挖起來的土。


很快他也看出來端倪。

因爲大部分土是不發光的,只有一小部分,一些散落在青草處或者是土坑下面的那些土,可以發出幽幽的白光,至於其它的地方,則沒有那麼明顯。

這就是說土坑下面,應該有什麼東西?

張凡站起來在挖,而那邊本來一直沒怎麼出身的二丫,此時也驚訝的發現,張先生似乎找到了那些發光的東西,只是到現在不知道這些東西是怎麼一回事?

“張先生,你你看,我沒騙你吧,這些土裏真的能發光的……”

二丫這會到時像在辯解,似乎在說自己帶張先生來,根本沒別的意思,只是想帶他來看看這些寶貝而已,而不是故意想往他身上蹭。

外面似乎有腳步聲傳來,然後小山在說話。

“張先生你在哪裏,怎麼不在屋子裏,我妹子了,二丫在哪裏?”

小山的聲音有點不自然,他能自然纔怪了。

因爲他進院子裏裏只看到擺放的乾果和酒,卻沒看到人,在看屋子裏漆黑一片,當時心底還咯噔一聲,想着是不是兩人進了屋子沒開燈?

可是,直覺又告訴他,應該不會。

既然不會,那麼張先生會去哪裏?

小山和老族長臉色很難看,再多的猜測此時也不敢說出來,只是聽了一會好像後院子有動靜傳出來,不是在屋子裏?

小山鼓起了勇氣總算是喊了一聲張先生,這才聽到張凡在後院答應了一聲。

“是小山,你們帶了火把沒有,趕緊過來看一看……”

張凡的招呼聲音,讓老族長和小山趕緊過去了,只是舉着火把一進後院,就看到二丫坐在地上,一隻手按着自己的腳,臉上的表情很彆扭。

而張凡正在後院子挖坑,好在周圍的沙土雖然多,但是他身上卻是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

而老族長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閨女,見二丫臉上帶着委屈,但是身上衣服什麼都規規矩矩的,而且距離張先生還有幾步,心底長吁一口氣,算是鬆懈了下來。

再看張先生此時的動作,老族長心底一喜,慌忙迎接上去。

“張先生你也知道我家的異常?這土坑下面挖到什麼寶貝沒有,你看到這邊發光的東西沒有?是不是二丫那丫頭請你過來的,你見多識廣,快看看我這後院到底是有什麼東西?”

聽到老族長這話,張凡笑笑,看來這個二丫還是沒騙他。

這土坑裏面有東西,至少老族長也是知道的。

“你們先找找看,這一堆土裏有什麼東西,因爲剛纔我看到這裏都在發光了,這土裏應該確實有東西在……” “沙土裏面還能挖出什麼寶貝?老族長這是你家後院?你難道沒有挖過嗎?”

小山已經幾乎酒醒了,很疑惑的說着,到土堆邊上撿起了幾粒沙子:

“這是不是沙子裏面經常會有的一種閃光石頭啊,這東西見得多了,不是什麼寶貝吧。”

老族長聽到小山的話,臉上有些失望。

他們做過種種猜測,如今小山說的,倒真像那麼一回事。

如果到河邊,隨便翻翻沙子,就會發現在陽光之下,有很多閃亮的小石子。

這是正常現象!

所以老族長也就不在意了,轉頭看向二丫,眼神裏難免有些不高興。

二丫氣鼓鼓的哼了一聲:“我真是帶張哥,來這裏看寶貝的。”

二丫天真可愛的表現,引人會心一笑。

但花月影卻驚咦了一聲:

“還真是寶貝,也許是下面,有金礦也說不定哦。”

花月影的話,對幾個人產生的震撼,可是非同小可。

即便是徐子君,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金礦?沒開玩笑吧,這地方能有金礦?”

花月影自信的對張凡笑了笑:

“主人,我可沒有開玩笑,這裏只是礦層的表層而已,再往下深挖,真有可能挖出金子。”


“金子?這是真的嗎?”

老族長眼睛瞪得溜圓。

一旁的小山一拍腦門:

“對呀,我上學的時候老師就講過,說咱們身後這片大山,有很多珍稀礦產,就是因爲運輸艱難,所以纔沒人開採,我怎麼把這個茬給忘了!”

聽到消息的人,也都往這裏涌來。

但是張凡僅僅點點頭,並不在意所謂的金礦。

他只是好奇這裏爲什麼會發光,但並不好奇能不能挖出寶貝。

現在花月影給了答案,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可驚訝的。

但是對於老族長等人,那可是天翻地覆一般的震盪,也顧不得二丫之前私自帶張凡回家的行爲。

立刻召集村民們,村民們連忙趕到這裏,舉着火把就開始挖掘了起來。

村民一聽,在老族長家後院兒,可能有裸露出來的金礦。

一個個驚喜不已,又聽說這是張凡身邊那個漂亮的女孩,親口說的話。

這可信度一下子飆升。

所有人都來這裏挖掘了。

村民們一起動手,差點把老族長家後院的牆給挖塌了。

但,挖下一米左右深的時候,有人驚呼一聲,捧着幾個金粒子抓着給衆人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