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時的丹爐已經被張道陵和張道陵的三個弟子圍了起來,就連張衡這種不相信神仙存在的人,也是一臉好奇寶寶的看著丹爐。

這些人當中最好奇的自然就是張道陵了,所以張道陵立刻將手伸了進去,在八雙眼睛的注視之下將丹藥給取了出來。 秦飛看過很多小說,也吃過不少的丹藥,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來至於系統當中,這也就讓秦飛對丹藥的概念只有兩種,一種就是全身散發著濃濃的香味,讓人忍不住想要上去舔一口的衝動,而這樣的丹藥一般都是在小說當中出現的。

至於系統當中出現的丹藥,那就是散發著光芒的丹藥,就好像動漫當中那些會發光的食物一樣,反正一看就知道這絕對是好東西的感覺,當然秦飛是不清楚這到底是不是系統為了提升自己的逼格,故意搞出來的樣子,但至少秦飛還是覺得這才是丹藥。

可是當張道陵將丹藥拿出來的時候,這就完全讓秦飛有些失望了,一共三顆丹藥,看上去沒有絲毫的光澤,更談不上什麼葯香,看那丹藥的樣子,反正就讓秦飛想起了當年他吃中藥的那段日子,那藥丸實在讓人沒有絲毫的食慾。

秦飛看到這丹藥臉上的失望之色已經溢於言表了,莫說小說當中,像這種仙丹一成必然出現的天劫沒有出現,更不用說這丹藥看上去一點食慾都沒有,人家孫悟空偷吃仙丹都像花生米,這三顆又黑又大的東西實在讓人看不下去。

秦飛嫌棄的表情張道陵絲毫沒有注意,因為他的精神都放在了丹藥上,但是這卻讓一旁的張衡給看見了。

看到秦飛這個表情的一瞬間,張衡立刻就判定這丹藥絕對是假藥,絕對有可能害了自己父親的性命,這一刻要是張衡看過什麼柯南,看過包青天的故事,看過福爾摩斯的故事,他一定會認為自己就是這三個人的護體,他一下子就發現了秦飛的陰謀。

不過在發現了這些之後,他並沒有動靜,而是靜靜的看著秦飛,現在他的老父親對他已經不信任了,他想要挽回老父親的心,他一定要將秦飛抓個正著,不然只會讓老父親更加的憎恨自己。

「這就是仙丹嗎?看上起怎麼那麼……」

有秦飛這種想法的人不止一個,至少王長也十分的嫌棄,他不是沒有吃過自己師父的丹藥,但是這麼多年下來,這丹藥卻是他最嫌棄的丹藥。

「你知道個屁,只有光華內斂的丹藥才是最上好的丹藥。」

要是張道陵還保持著最後的冷靜,估計他已經將三顆丹藥放進了自己的嘴裡,那裡還會給王長解釋那麼多。

「那個仙人!你看這丹藥該怎麼服用,服用多少這些,有沒有什麼講究了?」

張道陵生怕自己錯過了什麼影響了自己成仙,所以他趕忙問一下秦飛有什麼注意事項。

秦飛也是一頭蒙,這那裡有什麼注意事項啊,他自己也是第一次精力這樣的事情好不好。

「那個!也沒有什麼講究直接吃就可以了,而且吃一顆就夠了,你手裡有三顆給弟子們分一下吧!」秦飛只好隨便說了一句,心裡絲毫沒有什麼想法。

可是這樣的話落在了張衡的耳中卻是另一番滋味了。

難道這傢伙想要連自己的師弟們也要一起陷害嗎?果然這就不是一個好東西,還好自己上山來了,這丹藥正好三顆,肯定是給自己的師弟和父親準備的,因為自己上山的意外,才少了他的一顆,不然自己也絕對不會跑,肯定有一顆,哼哼!等著吧!等著我來揭穿你吧!

張衡的眼中曝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神色。

「哦!是這樣嗎?那行!趙升!王長,這兩顆丹藥給你們,你們以後就跟著師傅一起成仙了!」

張道陵倒也大方,留給了自己一顆之後,就將剩下的兩顆分給了自己的兩個弟子,至於他的兒子,他直接就選擇性忘記了。

趙升本就是來求仙道的,雖然對於秦飛這仙人的身份還是有些懷疑,可是他也沒有猶豫便將丹藥接了過去,這一爐的靈藥皆是上好的靈藥,加上整個龍虎山的靈氣,就算不是什麼仙藥,但絕對不會是什麼毒藥,至少也是益壽延年的好葯,所以他欣然收下了這顆丹藥。

「那個師傅!我的!我的就不要了吧!給師兄吧!」

王長則是一臉的嫌棄,他和秦飛的想法很相似,這是為什麼兩人能玩得來的原因。

「啪!你個混小子,老子給你好東西你還不要,還想給你師兄?你這師兄配用這東西嗎?」

有些時候張道陵是真的覺得張衡不如自己的這兩個弟子,尤其是王長,雖然說心裡有些不好的想法,可是他也只是想要捉弄一下自己,從來沒有說過想要害他的性命,而自己這個兒子看似尊重自己,可是卻是想要從自己這裡得到好處才認可自己,每次一遇到什麼不能解決的事情才會想起他還有一個厲害的父親,所以一直以來他都不喜歡自己的這個兒子,更不用說這個兒子前不久才得罪了仙人和自己,就算是自己不怪罪,估計秦飛那裡也絕對會不滿意,這個時候,即便他有心想要幫助自己的兒子,也絕對不會在這個時候,成仙更是想都不要想。

「哼!」看著自己被自己的親生父親這樣的區別對待,估計沒有幾個人心裡會過的去,氣的張衡直接就哼了出來。

看著吧!老爹!我一定要揭穿這個人的真面目給你看的,就是一會,就等一會!

這一切的一切都被張衡怪罪到了秦飛的身上,秦飛這鍋估計這一輩子都是跑不掉了,秦飛看在眼裡也是裝作沒有看見,對於張衡這種人,要不是他爹是張道陵,秦飛連看都不想要看到這種人,這段時間秦飛都沒有和他說過話,更不會在乎這人想什麼了。

「可是師父!這丹藥和你以前煉的差遠了好不好,實在不是徒弟不願意,但是這感覺是真的不好,你就不能可憐一下我,把這顆丹藥讓給……嗚!咕!」

王長的話還沒有說完,張道陵直接將丹藥強行灌進了王長的嘴裡。

「廢話那麼多!那我就幫你一下!」

張道陵可不想再聽王長的廢話。 王長就在還沒有反應的情況之下,直接被他的師父給逼著吃了這顆丹藥,然後他又看了一眼趙升!

趙升可就比王長自覺很多,立刻將丹藥給吃了下去。

「哼!你們兩個一點都不知好歹,師父將最好的丹藥都先給你們吃了,你們難道還有意見?」

張道陵白了一眼兩個弟子,他可是真心實意的給兩個孩子服用,絕對不是試藥什麼的,畢竟以靈藥和靈氣煉製的丹藥,不說成仙,至少絕對不會吃死人,煉了那麼多年的丹藥,他很清楚什麼樣的丹藥可以吃,什麼樣的丹藥不能吃。

見兩人都吃了之後,張道陵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將丹藥給吃點,他可沒有像王長那樣像是吃了毒藥一樣的感覺。

此刻有王長那種感覺的,估計也只有秦飛了,反正他看著這顆丹藥總覺得有些吃不下,不說這丹藥到底是有多麼的噁心,反正就是不喜歡,就像你討厭一個人一樣,不管為什麼,反正就是討厭。

秦飛此時的表情又落在了張衡的眼中,不用說,張衡已經將這種表情按照自己的意志給讀取了。

「嗖!」

就在張道陵將要把丹藥吃下去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張道陵的眼前,將張道陵手上的丹藥給奪去了。

「混賬!你在幹什麼?」

能在這個時候將丹藥給奪去的也只有張道陵的兒子張衡了,看著被自己兒子拿在手上的丹藥,張道陵這火氣就沖沖的往上冒。

「父親! 冷情總裁請斯文 這丹藥不能吃!」

金枝 「為什麼不能吃?你倒是說說為什麼不能吃?」

張道陵的手已經握成拳頭了,也就是現在去搶他丹藥的人是他的兒子,要是其他人估計張道陵已經動手了。

「師兄!你就讓師父吃吧!這可是仙丹!再說了你要想吃,剛才你直接說就是了,我可以把那顆給你嘛!」

丹藥已經入了喉,也沒有什麼太好的感覺,當然也談不上什麼不好的感覺,可是王長就是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是不是藥效的作用還是心理的作用,要是現在還能選,他依然選擇不吃。

「滾!你們這些笨蛋,師父難道就白養你們了嗎?一群白眼狼,人家說是仙丹你們就真的當做仙丹了,你們可以毫無顧忌的吃,我不管你們,但是我絕對不會讓父親以身犯險,正好,現在你們不是吃了嘛!那就當做你們報答這些年父親給你們的養育之恩,給他試藥吧!」

張衡說的義正言辭,就好像這份恩情是他給王長倆師兄,而不是張道陵給的一樣。

這種話一出,首先最不高興的還不是王長和趙升,雖然他們聽到這樣的話,心裡自然不舒服,要是誰舒服那就奇怪了,可是他們也沒有多說什麼,其實從最開始見到這位師傅的兒子時,倆人也是打心底的不喜歡這個師兄,一幅高高在上的表情,還沒事總是教育他們該怎麼做,就好像他是自己的師父一樣,有些他師父都沒有要求他們做的事情,這位師兄都會要求他們做,與其說著是為師兄,倒不如說在張衡的眼中,兩人就是張道陵的僕人。

「你是不是覺得我真的不敢打死你!」

張道陵很生氣,這一輩子他自認為對人對事都還是不錯,可是唯獨自己這個兒子,卻是他心裡的坎,以前因為自己追求天道的原因,他總覺得對不起這個兒子,所以只要這個兒子想要什麼,他一定會想辦法給他,也正是這樣的想法,讓張衡顯得十分高傲。

這也是讓張道陵最不喜歡這個兒子的地方,要是說起來在張道陵的心中,他反而覺得自己的這兩個徒弟更像是他的兒子,今天他這種話一出,完全就是在挑撥他們師徒的感情,這簡直就是在張道陵的心口上插了一刀,而且還是被最親的人插了一刀。

這種感覺真的很難受,張道陵不敢想象,要是自己的這兩個徒弟如果是心眼稍微小一點,此時他們的心中估計已經將他這個師父拉下了神壇,也讓張道陵顯得那麼的無地自容。

「爹!我都跟你說了,這個人不知道信任,你怎麼就不相信我了?再說了我只是讓兩位師弟試藥而已,要是真的被這個人的丹方給毒死了,你不是可以醫治嘛!我絕對這樣正好,既可以揭露這個人的面具,還能試探出你的這兩個弟子是不是真心對你的!」

如果說張道陵的話剛才還是無心的話,那麼此時他就是真的徹底傷到了王長和趙升了,讓人現在的表情十分的難看,要不是真心他們怎麼可能跟著張道陵在山上受苦,要不是真心,張道陵讓他們吃丹藥的時候,他們會吃?

這邊這些人不好受,秦飛的心情也沒有好到什麼地方去,系統出品的東西秦飛知道絕對不會差,雖然現在依然沒有什麼好的藥效顯露出來,但是這絕對是對他的侮辱,要不是看著張道陵求他的份上,他還真不想摻和這事,現在不斷的被人針對,秦飛心情能好才怪。

「張衡!看來你隊友的不滿估計要上天了!」

「哼!少在我面前裝,我今天就要揭露你的真面目,我就看看你到底怎麼騙我的父親!」

「夠了!張衡!將丹藥給我,然後立刻滾下山!不然我立刻殺了你!」

張道陵此時已經是滿眼的殺氣,這樣的殺氣絕對不是作假,他是真的想要殺了這個不成器的兒子,而且他生氣的原因也不是他將丹藥給搶奪過去,他只是單純的覺得這樣一個兒子還不如不是自己的!

試問這樣一個自私到極點的孩子,誰是他的父親會舒服。

「爹!難道你真的就不信我?」

「我沒有太多的耐心!」

張道陵腳已經往前邁了一步,要是剛才張道陵對這丹藥還有絲毫的懷疑,他不吃這丹藥還行,但是就憑剛才自己兒子說的這些話,就算是毒藥,現在他也必須吃下這顆丹藥,因為他還是一個師父! 「爹!」

張衡有些害怕的退了一步,現在他心裡也是忐忑的,這一輩子他還真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這樣過,他也很清楚自己父親的性格,就像他想要修道成仙一樣,他可以就那樣果決的放棄一切,現在他也不敢賭,自己的父親會不會放棄他這個兒子。

「等等!」

眼看張道陵就要動手,這個時候秦飛反而阻止了張道陵,要說現在這裡誰恨他,估計沒有誰不恨他,但要說這裡誰最恨他,估計也只有秦飛了。

「張道陵!你這兒子不是要證明這東西是不是假藥,那行,我就給他一個證明的機會,我的東西我自然是放心的,那就等吧!我們等等看,看看我的東西是不是毒藥,要是毒藥那麼我今天就給你們陪葬,要是不是……」

秦飛很認真的看了張衡一眼。

「我也不會怎麼你,你不是喜歡當官嗎?那行我們就賭你不當官,不僅不當官,你還要給我當一輩子的道士!如何?」

有些人你殺他容易,但是想要他疼苦很難,有時候還不如奪去他最愛的東西。

「好!那就賭,我還怕你嗎?」

此時的張衡已經沒有絲毫的退路了!想要讓自己的父親相信自己,還能除掉秦飛,這樣的機會他為什麼不賭,他不僅要賭,而且還不能輸。

「行!那就等著看吧!」

說著秦飛就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後坐在地上開始打坐,現在看到張衡秦飛就沒有絲毫的好心情,秦飛是很不喜歡打坐的人,但是現在他寧願選擇打坐。

「哼!」

聽到秦飛的話,原本想要動手的張道陵也是冷哼一聲坐了下來,也開始打坐,他也不想看見自己的這個兒子,不然他真怕自己回忍不住動手。

看見自己的父親沒有動手的意思,張衡這才鬆了一口氣,雖然他不認為自己的父親能殺了自己,但是和自己的父親動手,那簡直就是大逆不道。

現在他也慶幸自己和秦飛來了這一場賭,不然他就面臨兩難的境地了,只要秦飛和他賭,他有八成的機會確定秦飛在這上面做了手腳。

「那個!剛才我們服用的這丹藥我們還沒有取個名字了,不如我們取個名字吧!」

現在搞得王長和趙升則十分的尷尬,不知道該幹什麼,他本想緩解一下氣氛,畢竟他也不認為這丹藥是什麼毒藥,要是毒藥,現在他不早就死了嘛!現在還能在這說話嗎?當然這丹藥吃下去之後好像也沒有什麼太多的反應。

「這丹藥叫龍虎丹!」

顯然心情不好的秦飛可不想在聽到誰說話,直接堵住了王長的嘴,這個時候王長看了一眼趙升,兩人也只好坐下打坐。

張衡也是百無聊奈,學著其他人坐下打坐,不過他雖然在打坐,可是心裡卻裝著證件事情,尤其是想要看自己的兩個師兄毒發,只有這樣他才能證明秦飛是騙子,可惜張道陵很多的東西都遺傳給了這個兒子,唯獨丹藥這方面的天賦他是一點都沒有,就連靈藥很多他都不認識,不然他看見張道陵的煉丹經過也不會有那樣的判斷。

但是等待才是最折磨人的時候,誰都知道,這隻要是毒藥勢必會有毒發的時間,只是早晚的問題而已,但對付高手,尤其是像張道陵這樣的頂尖高手,必定是烈性毒藥,毒的不能再毒的那種,一般的小毒,或者是什麼隱藏毒之類的根本威脅不了他們,這也讓張衡越是等著心裡卻越是慌張。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就過了整整半天,要是在平時這樣的半天甚至都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可現在他卻覺得度日如年,甚至他開始心慌了,一旦這丹藥沒有毒那勢必找他麻煩的就不止是秦飛了!

聽著周圍一點聲音都沒有,張衡整個人都陷入了谷底,現在只要有一點聲音,哪怕不是什麼毒發的聲音,他都期待了!但這樣的聲音就是沒有,不要說沒有,甚至張衡現在能聽到的只有自己心跳的聲音了。

不行!一定不能這樣下去,不然自己的父親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

張衡很清楚,越是等下去,著急和倒霉的就只能是他,所以現在他不能再等了,他要先發制人。

「對!就這樣干!」

在思考之後張衡心生一計,或許這是他能想到最好的辦法了!

「什麼人?」

計謀定下之後,張衡立刻大喝一聲,好像周圍真的有什麼人一樣,當然這樣逼真的叫聲也確實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王長趙升和秦飛,畢竟他們的實力可沒有張衡強,張衡這樣叫肯定是他真的聽到了什麼聲音。

這其中恐怕就屬張道陵最淡定了,他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把握,而且他也不怕有人來,要是這個時候有人來,那還正好合了他的心意,現在他就想要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了。

「恩?人在哪?」

王長睜開眼睛四處看,秦飛也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不過就在他睜眼的一瞬間,張衡已經出現在他的眼前了。

「你要幹嘛?」

秦飛很疑惑這人怎麼會突然出現在他的眼前,但是秦飛心裡卻又一個聲音在告訴秦飛,這人絕對有事。

但實力的差距畢竟是在的,秦飛的戰鬥力或許和他差不多,但是實力還是差了一些,反應能力自然是比不上,所以還沒有等到秦飛反應過來,他就看到張衡拿著一樣東西,直接沖著他的嘴而來。

「你!」

秦飛剛想驚呼,大手已經覆蓋了他的嘴,並且將一樣東西放進了他的嘴裡,秦飛雖然沒有看清楚被放進嘴裡的是什麼東西,但是當這東西通過自己的嘴,進入到自己的肚子里時秦飛也已經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

「張衡!你是真的很想死嗎?」

「秦大仙!發生什麼事情了?」

「秦兄弟!」

秦飛的聲音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自然也讓所有的人看見此時張衡正一臉得意的看著秦飛。 「你對我做了什麼?」

此時的秦飛臉色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當然秦飛現在還不只是難看,他更要動手,這個人三番五次的針對他,他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境地了。

「也沒有對你做什麼,就是……」

「不管你對我做了什麼,今天我都要了你的命!」

秦飛是真的不能在忍了。

「呼!」

可就在秦飛想要動手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不對,然後開始全身劇痛,甚至在這突如其來的劇痛之下,秦飛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啊!好疼!」

「師父我也好疼!」

一瞬間的功夫,地上就直接躺下了三個人。

「哈哈!我就知道! 盲眼睿心 我就知道!這人果然不是什麼好人!爹你這下該相信我了吧!」

張道陵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十分擔心的查看起了王長和趙升的狀況,可是這邊的張衡卻是一臉的興奮。

沒錯!他正是將那顆丹藥放進了秦飛的嘴裡,他不敢去毒,也不敢去等,所以他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秦飛吃下那顆丹藥,只要秦飛吃了都沒事,那這丹藥自然沒有問題,如果丹藥沒有問題,他的父親自然會找他的麻煩,但是那個時候吃都吃下去了,他還不信自己的父親還真的會殺了自己,要是那是毒藥,那就更好了,自己的父親不僅不會怪自己,經過這一次的事情之後,估計以後也不會相信這樣的事情,這對於他來說無疑是最好的處置辦法。

而現在剛剛吃下藥之後,秦飛就突然出問題了,而且連帶著剛剛還生活龍虎的王長和趙升,也一下子疼苦到不行,自然張衡覺得自己猜測的這一切都成立了,沒錯,他作對了,而且是非常對的事情,現在這種情況估計也只有他一個人還能開懷大笑了。

「轟!」

可惜張衡高興的功夫還沒有多久,正在給王長和趙升檢查的張道陵突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震飛,然後突出了一口鮮血。

「怎麼會?」

張道陵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剛才那股力量的發出者,正是自己的徒弟,想他張道陵降妖除魔那麼多年,他還從來沒有看見過一個人會有比他更強大的力量,不!確實有那麼一個人曾經傷過他,可是那個人根本不是人,準確的說是仙,那時候的張道陵還沒有像現在那樣渴望成仙,可是就是那個時候,那個人的出現,才讓張道陵相信了這個世界上有神仙,很多人都以為張道陵追求仙道是瘋了,可是只有他清楚,他看見過真正的神仙,和秦飛這種疑似神仙的神仙完全不同的神仙,那種強大的力量讓他至今難忘,而現在自己徒弟的變化,似乎正是那種強大到讓他沒有抵抗的力量。

「爹!出了什麼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