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時,袁晨子坐的位置,正對著醫院取葯窗口。面前的行人熙熙攘攘,有的在排隊取葯;有的剛從醫院門口進來;還有的拿著病例走來走去,忙得焦頭爛額……

袁晨子百無聊賴地四處張望,無意間朝右手邊的長廊望了一眼。這時,長椅上坐著的中年女人引起了袁晨子的注意。中年女人看起來身材瘦小,腳邊的地板上放著兩個紅白相間的條紋大行李袋,似乎是從很遠的地方趕過來。

此時,中年女人明顯表現得有些坐立不安。她幾次起身,又幾次坐下。實在坐不住的時候,她就搓著手踱步,最後靠著牆壁站。她的眼睛里閃爍著無助和彷徨,彷彿在焦急地等待著什麼。

沒多久,唐倩琳掛完號回來了。

「晨子,你在看什麼呢,看得這麼出神?」

袁晨子把目光抽回來,說:「沒什麼,掛上號了嗎?」

「嗯!看樣子還得等上一會兒才輪到我們呢!」說著,唐倩琳從一旁的袋子里拿出一塊蛋糕,遞給袁晨子,「來,先吃點東西!我記得奕時說過,你沒有胃口的時候,就只吃蛋糕!」

袁晨子微笑著搖頭,說:「我不餓,你吃吧!一會就要做檢查,我現在不能吃東西!」

唐倩琳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說:「對對對!我怎麼把這個給忘了!那你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我就好!」

「倩琳姐,我只是來醫院做過複查而已,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不用什麼都不讓我干!」

唐倩琳把身子轉向袁晨子,一本正經地說道:「奕時說了,讓我一定要好生照顧你。你可知道,奕時可從來都沒有讓我照顧過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你是第一個!你知道這說明什麼嗎?」

「說明什麼?」

「說明他在意你啊!既然這樣,那我就更得把你照顧好!」

「你已經把我照顧得很好了!我們像朋友那樣相處不是挺好的嗎,你這樣弄得我怪不自在的!」

「其實,」唐倩琳一本正經地說,「我覺得自己就是在把你當成我的朋友,只是現在作為朋友的我多了一份委託和責任而已。」

「是這樣嗎?」

「你聽說過,有趣的工作是可以找到自己的價值,並擁有一定的成就感的嗎?」

「嗯,聽過這樣話。」緣分小說www.51yuan.net

「我的工作價值和成就感就是把人照顧好,僅此而已。對方看起來越不能生活自理,我就越可以體現自己的價值。你不會連讓我實現自己的價值的機會都不給我吧?」唐倩琳說得很認真。

「那我現在是應該表現得生活不能自理?」

「我希望是這樣!」唐倩琳敲了敲手錶說,「至少現在還是我的上班時間呢!」

對此,袁晨子無可奈何。

過了一會兒,護士過來喊袁晨子的名字。

「晨子,到我們了!」唐倩琳提醒道。

袁晨子起身,她順手把一旁裝有蛋糕的袋子提了起來,看到唐倩琳眼巴巴地看過來,袁晨子這才意識到什麼,說:「對了,我現在生活不能自理!」

於是,袁晨子便自覺地把袋子遞給了唐倩琳。接過袋子的唐倩琳,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似乎這就是她說的成就感吧。

經過一番檢查后,醫生告訴袁晨子,她的身體已無大礙。隨後,醫生給袁晨子開了一點葯,並囑咐她務必要按時服用。

之後,唐倩琳把袁晨子安置在等候區的長椅上,拿著藥單就到藥房窗口排隊取葯。這其間,袁晨子又開始留意了一下右手邊長廊的情況。只見剛才那個中年女人仍舊在原來的地方等待著什麼,她看起來還是一臉焦急的樣子,唯一不同的是現在的她已由原來的站著改為坐著。隨之,中年女人把臉埋在雙手裡,這樣一來就沒人能看清楚她深埋在手心裡的表情。

唐倩琳走過來,說:「拿到葯了,我們走吧!」

兩人朝門口走出去。走出玻璃感應門的時候,袁晨子忽然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唐倩琳疑惑地問道。

袁晨子看了看唐倩琳手上提著的蛋糕,問:「這個可以給我嗎?」

「當然可以,本來就是給你買的。一整天沒吃東西,你應該很餓了吧!複查完了,現在總算可以吃了!」

袁晨子從唐倩琳接過袋子,說:「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你要去哪裡?」

袁晨子已經朝原來的方向折返回去。

唐倩琳對此疑惑不解,完全不知道袁晨子胡蘆里賣的什麼葯,一度猜測她可能是忘記拿什麼東西了。很快,袁晨子就又從醫院裡出來了,然而此時她的手裡已經沒有提著原先的蛋糕了。

「蛋糕呢?」唐倩琳好奇地問。

「給別人啦!」

「給誰了?」

「我也不認識!」

袁晨子回答得倒是乾脆,然後搭著唐倩琳的肩膀說:「我們回去找韓奕時吧!」 清風從窗戶外面徐徐吹來。

往遠處望出去,萬物彷彿都沐浴在燦爛的陽光中。一幢幢大廈拔地而起。在一棟建築大樓的中間,塔吊的吊臂在空中擺來擺去地運作,若仔細看,可以看到吊臂上站著幾個忙碌的身影。

高聳的大廈上方,飄著一朵朵潔白如雪的雲。湛藍的天空和潔白的雲朵一同倒映在大廈的玻璃幕牆上,如同幕牆上裝飾著一幅迷人的彩畫。而反射出來的耀眼亮光,便是那畫中的太陽。

袁晨子就這樣出神地站在窗戶前,眺望著遠處的世界。如果非要把這一扇扇窗戶比喻成什麼,那麼袁晨子覺得它們就像這座城市裡的一雙雙眼睛,面向的地方不同,映入眼帘的風景也不盡相同!

唐倩琳走到袁晨子的身邊,好奇地問道:「晨子,我看你一直站在這窗邊,在看什麼呢?」

唐倩琳學著袁晨子那樣,往同樣的方向眺望,卻看不到可以讓她墜入失神的稀奇景色。

袁晨子指了指大廈之間的地方,說:「看到那塔吊上的人了嗎,我在想,要是我站在那麼高的地方,一定會嚇得腿腳發軟!」

「放心吧,你一定不會站在那種地方的!」

袁晨子並沒有為自己是否會站在那上面擔心,只是窗戶外面遼闊的世界,總是不禁引人遐想,哪怕再不起眼的念頭都會像個調皮的小孩從腦海中冒出來。她倒是很享受這種感覺,從以前到現在,一直如此。

這時,休息室的門被推開,進來的是郭俊,他那雙猶如熊貓眼的圓溜溜的眼睛,總是讓人第一眼就注意到。

「你們回來啦!」郭俊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還挺快的!」接著,他重重地坐到沙發上。沙發頓時被壓出一個類似凹槽的痕迹。

袁晨子沒有看見韓奕時同郭俊一起進來,便問:「韓奕時呢?」

「他說到一樓的花園走走,一會就上來!」

「一樓有花園嗎?」

「有啊!就在這棟樓的後面!風景還挺不錯的!」

袁晨子對郭俊口中提到的花園產生了一點好奇,於是拜別窗外的風景,跟郭俊和唐倩琳打了一聲招呼,就搭乘電梯下到一樓。

韓奕時和安芷伊面對面坐在花園唯一的一座涼亭里,兩人中間隔著一張灰白色的大理石圓形桌子。

亭子一側的路邊栽種著一排榕樹,發達的根系裸露在地表上。每顆榕樹的枝椏都向小徑的另一側伸展開來,正好遮蓋在路的上方,宛如一把把天然的翠綠遮陽傘。在風的吹拂下,樹葉被風吹得沙沙作響,同時送來一陣濃郁的花香。

安芷伊起身,貪婪地深吸了一口氣,花香好似立刻漫入了體內。

「真是一個幽靜的地方啊!」安芷伊忍不住讚歎道。

韓奕時也是這樣覺得的。如果袁晨子看見了這裡,應該也很喜歡這種環境吧。

安芷伊環顧了一周,說:「平時盼著沒有鏡頭的自由時光,到了周圍真的沒有一個鏡頭的時候,反而讓人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像在夢裡!」

「……」

安芷伊繞著石凳走了半圈然後重新坐下來,把目光移到韓奕時的眼睛上。

「奕時,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

「嗯?」

「車禍那天,加上之前那次,算起來你已經救了我兩次。真不知道應該怎麼報答你?」

「不用報答!」

韓奕時低著視線,看石桌,眼神里蘊含著一絲憂傷。

「你在想齊雪的事?」安芷伊問,「晨子知道齊雪的事故原因了嗎?」

韓奕時稍微搖了一下頭。

「她不知道!前幾天,她問過類似的事情,但我沒有告訴她。」

安芷伊點了點頭,安慰說:「她不知道也好!齊雪的事故本來就與你無關。在那種緊急情況下,任憑誰在場都不能做到盡善盡美!」我愛電子書

「這幾天,我總會回想起那場事故。」韓奕時說,「我們的車撞到大樹的時候,齊雪就倒在我的身旁,但我可以肯定她當時只是受了一點輕傷。當大貨車快要撞過來的時候,我看到她想快點離開那裡,甚至看到她的眼睛在乞求我把她救出去。可是我沒有……」

「當時選擇救我,沒有救齊雪,你現在後悔嗎?」

韓奕時抬起眼睛,看向安芷伊。

「不後悔!」

安芷伊的心裡隱約湧現出一股暖流。

「那袁晨子呢,你不怕她知道真相嗎?」

韓奕時沉默不語,他怎麼可能不怕!

此時,韓奕時身後的竹林處傳來一絲聲響。安芷伊望過去,透過竹子之間的縫隙,看到了半個晃動的身影。

安芷伊警覺起來,喊道:「誰在那裡?」

韓奕時轉過頭,朝竹林看過去。那半個晃動的身影向前邁出了一步,隨即露出整個身子。韓奕時頓時吃驚地睜大眼睛,不由得站了起來。

「袁晨子……」安芷伊驚訝地喊出聲來。

袁晨子朝韓奕時和安芷伊走過來,停在他們的面前,目不轉睛地看著韓奕時,眼眶裡噙著淚水。

「你們剛才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嗎?」

「你都聽到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那個時候沒有救齊雪?」

「當時的情況,我只能救一個!」

「所以,你選擇放棄齊雪,是嗎?」

韓奕時沉默了片刻,說:「晨子,對不起!」

袁晨子心如刀絞,咬了咬嘴唇。

「你知不知道,齊雪對我來說,有多重要!」

「那你知不知道,芷伊對我來說也很重要!齊雪和她相比,無論什麼時候,我救的都一定是她!」

袁晨子揚起手,往韓奕時的臉上扇了一個耳光。

安芷伊見狀,連忙衝上前來,一把推開袁晨子。袁晨子連退幾步,後背撞在涼亭的柱子上。

「袁晨子,你鬧夠了沒有?這不是奕時的錯!換作是你,在那種情況下,不見得你就一定可以救得了齊雪!」

袁晨子重新站直身子,狠狠地盯著安芷伊。

「你這條命,是犧牲齊雪換來的,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三道四!」

「……」

韓奕時插到安芷伊的面前,維護說:「這是我做的選擇,與芷伊無關!」

袁晨子感到不可置信,失望地看著韓奕時。四周一時間死一般寂靜。地上的落葉,隨之微風在地上摩擦。

「好!」袁晨子向後退了一步,說,「你那天做的選擇,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說罷,袁晨子轉身走出涼亭。強忍住的淚水頓時像斷線的珠子滑落到臉頰,最後啪嗒地掉落在地板上。腳踩在落葉上的聲音,像極了心碎聲。

望著袁晨子獨自離去的背影,韓奕時心裡的千言萬語一下子全都涌到喉頭,他很想說些什麼,然而使勁壓抑著,最終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沒有人發現,此時韓奕時攥緊的拳頭已經攥得發紫…… 唐豐到貝葉斯市調公司視察,像以前一樣,接待他的是蔣經理。

會議室里,蔣經理拿著一堆文件,向唐豐彙報了公司近來的項目情況。唐豐的食指輕輕地敲著自己的膝蓋,問:「柏騰酒店的項目怎麼樣,姚正最近有什麼反饋嗎?」

蔣經理翻了翻文件,說:「前兩天,我們和酒店那邊的姚經理見了一面,他說希望分店檢查可以在區域上有一個鮮明的對比。所以我們按照各分店的地址劃分為了東西兩個板塊。而且向他明確了這次的項目目的:第一是檢驗各分店的產品及服務是否符合運營管理標準,客觀地反映存在的問題;第二是給各服務人員無形的壓力和動力,促使其為顧客提供優質的服務;第三是為員工績效考核提供數據支持!對於這些,他沒有說什麼!」

「嗯,」唐豐點了點頭,說,「他不說不代表沒有問題。你跟姚正接觸得不多,應該不知道他是個難纏的主。對於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及時向執行部那邊了解,如果讓他那邊先發現的話,一定會大做文章。另外在執行過程中,要多一點留意各分店的服務規範和環境衛生,以前都是這些方面扣分嚴重……」

蔣經理連連點頭。

唐豐從會議室出來,走進電梯,此時林宇耀正跟在他的身後。

「總經理,你突然回來,公司里的人看起來都很驚訝的樣子!剛才蔣經理好像還挺緊張的!」

「之前都是我向他彙報工作的!」

「難怪他會那麼緊張!」

唐豐也注意到了林宇耀說的這一點。在彙報工作的過程中,蔣經理就曾搓了好幾次大腿。以前唐豐彙報工作的時候,蔣經理可從來沒有這樣的動作!

唐豐和林宇耀來到地下停車場。唐豐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來電顯示是安芷伊。

唐豐看了一眼林宇耀,說:「你先去把車開過來。」

「好的!」林宇耀識趣地走開。

唐豐看見林宇耀走遠,他才按下通話鍵。

「你現在有空嗎?」電話那頭的安芷伊問。

「有什麼事嗎?」

「是關於袁晨子的!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去看一下她。對你來說,現在應該是一個不錯的進展機會!」

唐豐不由得緊張起來,問:「晨子怎麼了?」

「她今天和韓奕時吵了一架。」

「為了什麼事?」

「齊雪的車禍!」

「到底怎麼回事?」

安芷伊把今天在涼亭發生的事告訴了唐豐,並補充說:「袁晨子剛從攝影棚離開不久,不過我不知道她會去什麼地方。這是我能告訴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