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此言一出,頓時吸引了許多目光,有不少人吸了一口冷氣,暗道羊角樂的富足。

胖道士看向羊角樂,疑惑地道:「無量天尊,道友你不會真的花一千多萬去競拍這麼個爛貨吧?」

羊角樂滿頭黑線,被各大勢力瘋狂追逐的天階武技,在這胖道士眼中,竟然成了爛貨,善哉善哉,不可饒恕!

羊角樂暗自寬慰了一番,便對胖道士傳音道:「抬抬價而已,不一定要買!」

胖道士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眼珠子轉了個不停,突然傳音給羊角樂,道:「道友,就讓老衲來幫你競價吧,保證玩死那群傻貨!」


羊角樂一怔,隨即一喜,微微頷首,表示同意。

他相信,以這胖道士的姦猾,來玩這個,必定會收到奇效。

這時,燕翌翔開口了,他道:「一千三百二十萬!」

燕翌翔的聲音剛落下,雲清宗的虛皇境長老也競價了,他道:「一千三百四十萬!」

這長老的話剛說完,胖道士便急不可耐地道:「道爺我出一千四百萬!」

此言一出,眾人愣住了,胖道士瞬間便成了眾人的焦點。

「道長,這裡是明德商行和匯武商行聯合舉辦的拍賣會,希望你不要搗亂!」雲清宗的虛皇境長老開口了,言語中並沒有一絲強勢,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這個胖道士很是詭異,自己探出去的神識彷彿泥牛入海一般。

「無量天尊,道友你此言差矣,貧道既然坐在這裡,便是來參加拍賣會的!怎麼能說成搗亂呢?」無良道士撇撇嘴,道。

雲清宗的長老神色一怔,眼中閃過一絲不快,道:「請問道長可有帶夠足量的靈石,不然,若是在此戲耍兩大商行,那麻煩可就不小了!」

胖道士站起身來,看著雲清宗的包間,道:「無量天尊,想來道友是在擔心老衲沒有靈石吧?呵呵!這你就多慮了,貧道精通風水推演之術,勘察礦脈那是個中能手,區區靈石,自然不在話下!」

這話一說出來,那雲清宗的長老沉默了,不管對方說的是否屬實,他已經沒有過問的權力了。

不過,還有一個大勢力死咬著不放,那便是以劍為本的拜劍谷。

「一千四百二十萬!」拜劍穀穀主聲音沒有絲毫遲疑,開口道。

胖道士一聽,眼中閃過一絲詭異之色,大聲道:「一千五百萬!」

場上的眾武者差點瘋掉了,這胖子到底有沒有這麼多靈石啊?

「一千五百二十萬!」拜劍穀穀主依舊沒有絲毫遲疑,鏗然道。

「一千六百萬!」胖道士想也沒想,開口道。

拜劍穀穀主稍一思索,便道:「一千六百二十萬!」

「一千七百萬!」胖道士很快競價,沒有絲毫停頓。


這時,拜劍穀穀主思索了很久,不要知道是否要競價,值不值得,十息過後,他咬著牙,道:「一千七百二十萬!」

喊完之後,他看向了胖道士,眼神中有著諸多的無奈,他猜到,胖道士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喊道:「一千八百萬!」

!!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胖道士忽然哈哈一笑,道:「無量天尊,道友既然這麼喜歡這套武技,貧僧便不與你爭奪,讓給你了!」

說完,他直接躺在椅子靠背上,賊賊地笑著,這時,拜劍穀穀主才知道自己被耍了,臉色難看之極,不禁吐出了一句髒話:「他娘的,死胖子,真不是個東西,白白坑我幾百萬靈石!該死!該死!」

眾人也回過神來, 你這條錦鯉我抱定了

「恭喜拜劍谷再得劍法絕技!」司儀對著拜劍谷的包間微微一笑,隨即環視了一眼眾人,道:「下面是第八組拍賣品!」

「想來大家也很期待第八組拍賣品是什麼了!」司儀稍微一頓,看著眾人期望的眼神,道:「第八組拍賣品是十枚地階中品暴元丹!」

此言一出,眾武者又開始沸騰了。

「我想大家都知道暴元丹的作用,也許有些人會說,暴元丹使用後會對武者有巨大的損害,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請大家記住,當你的性命受到威脅時,沒有什麼比活下來更為重要,所以,暴元丹在某些時候,會是你的救命之物!」

這時,眾人都沉默了,明白的和不明白的武者,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

這時一個值得探討和深究的話題,對武者來說,武道根基尤為重要,那意味著武者的武道之途可以走多遠,服用暴元丹后,會對武者的根基產生巨大的損害,輕的或許是受傷,修為進境緩慢,重點或許是成為廢人一個,當然,有些時候,直接會威脅到生命。

不過,如果不使用暴元丹,很可能會是當場被殺!

所以,到底該不該服用暴元丹,這讓許多武者不知道如何選擇。

有些人會選擇服用,因為他們認為沒有什麼比活著重要,而有的人寧願被殺,也不會服用暴元丹,因為對他們來說,武道就是一切,如果武道毀了,他們會生不如死。

所以,當司儀的話結束后,很多人都陷入沉思之中。最後,大多數人認為,買不買是一回事,服不服用是另外一回事,不可混為一談。

司儀將眾人的表情盡收眼底,她微微一笑,道:「這裡總共有十枚暴元丹,每一枚都是地階中品,每一枚的起拍價是十萬下品靈石!總共分為兩次競拍,一次五枚,起拍價五十萬,每次加價不少於一萬!」

「現在開始第一次競拍!」

隨著司儀的話落下,眾武者開始了激烈的競拍。

「五十五萬!」

「五十六萬!」

「五十八萬!」

「六十萬!」

……

「八十三萬!」白家家主大聲喊道。

「八十五萬!」薛家長老也不相讓,競拍道。

「八十八萬!」長孫家家主喝道,半天時間,他還一無所獲。

「九十萬!」楊家家主楊勝志大聲道。

「九十二萬!」趙家家主趙詡道。

「一百二十萬!」無良道士開口了,一下子將價碼提高了近三十萬,這讓那些大勢力不禁破口大罵。

這時,眾人安息下來,大家思考的間隙越來越長,很對人都在考慮著還要不要競價。

「一百二十五萬!」玄水宗的長老開口了,他的話雖然很利落,但是考慮的時間有些長。

這時候,已經沒有人再說話了,大家的目光齊齊看向無良道士,這讓胖道士有些不好意思,扭捏地道:「無量天尊,眾位不要這麼看老衲,貧僧有些不好意思!」

「呸!」有人已經開始吐口水了,暗罵你這臭道士會不好意思,臉比城牆還厚。

「道長,你不競價嗎?」司儀看向胖道士,笑著道。

或許是第一次有漂亮的女子對著自己笑,胖道士眼冒桃花,嘴角流出了哈喇子,若不是羊角樂拉了他一下,這傢伙估計還在發獃呢。

「無量天尊,既然哪位道友已經喊價了,貧僧就不競爭了!」無良道士回過神來,立馬擺起了一副很正經的樣子,道。

這話一出,許多人便直接開口大罵了。

「死胖子,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該死的肥豬,不去填坑跑這來搗什麼亂?」

「天啊,降道雷劈死他吧!」

……

玄水宗的長老彷彿吃了一隻死老鼠,面色難看之極,暗自將胖道士祖宗十八代詛咒了個遍。

最後,玄水宗以一百二十五萬下品靈石拿到了五枚暴元丹,很多人都覺得不值。

「下面開始第二次競拍,起拍價五十萬,每次加價不少於五萬!開始競拍!」司儀大聲道。

「一百萬!」胖道士忽然站了起來,右手指天,大喊道。

羊角樂滿臉黑線,甚至不自主地往那名長老旁邊挪了挪。

而其他的眾人,都被胖道士給鎮住了,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五息之後,場上罵聲四起,連胖道士的九族都給咒了幾次。

不過,有些勢力確實需要暴元丹,只能硬著頭皮加價了。

「一百零五萬!」離火教的長老開口道。

這時,場上很安靜,並沒有人參與競爭,而那胖道士,則是些靠著椅子呼呼大睡,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最終,這五枚暴元丹被離火教以一百零五萬拿走了,不過,很多勢力都已經將這胖道士恨上了。

清麗女子端上了第八組拍品,司儀拿過空間戒指,摸了幾次后,才道:「這件拍品並不是我明德商行或者匯武商行的東西,而是一個客戶寄拍的!」

說著,她手指中出現了一小塊古老的獸皮地圖,道:「這是一幅殘缺的神秘地圖,非常古老,不知是什麼妖獸的皮質做成的,上面描繪的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不過,這很可能會是一件至寶!得到地圖的人有可能獲得神秘寶藏!」

宇文天在看到這小塊獸皮的時候,神色微變,他想不到自己竟然再次遇到了獸皮地圖。

這已經算是第三次遇到獸皮地圖了,記得這古老的獸皮地圖曾經引起了了神秘黑珠的異動,可以一定是件寶物。

所以,他傳音給羊角樂,一定要將此物拍到手。

羊角樂也傳音給了胖道士,不過,這傢伙此時卻是難得的正經,眼睛盯著司儀手裡的獸皮地圖,似在思考著什麼,收到羊角樂的傳音后,他只「哦」了一聲。

宇文天倒是沒有注意到胖道士的神情,而是被另外一件事情給吸引過去了。

就在剛剛司儀拿出獸皮地圖的時候,有一個包間里傳出了強大的神識波動,遍掃了場上所有的武者的神情,幾不可察,幸好宇文天的神識夠強,才會注意到。

不過,宇文天剛才情緒有過一絲波動,顯然被對方注意到了。

「一幅地圖?還是殘缺是?」


「這玩意有用嗎?」

「看起來很古老,不知道有沒有用?」

「不會是坑人的吧?」

……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司儀也明顯有些底氣不足,這樣的地圖,即便是件寶藏圖,那是殘全不全,根本無法辨認,說白了跟廢物沒什麼區別。

當然,一些有心人會比較看重這類東西,不管實不實用,他們都會拿去收藏。

「這塊地圖的起拍價為五十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五萬下品靈石,競拍開始!」

「六十萬!」胖道士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卻沒有人在參與競拍,大家的目光齊齊看向胖道士,有一種戲謔的神采,似乎在說:「看吧!終於輪到你了!」

果然,十息后依舊沒有人競拍,司儀三次提醒之後,便一錘定音,胖道士將獸皮地圖拍走了,場上的眾人開始歡呼了,而包間里的大勢力也在吶喊著,太他媽解氣了!

「無量***天尊,道爺也有今天!所謂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這是真理啊!這話那個傢伙說的,怎麼不早點告訴老衲,白白浪費了五十萬下品靈石啊!」

胖道士哭哭啼啼,似乎極為不甘,羊角樂傳音道:「道友,可以了!」

「這你就不懂了,演戲演全場,貧道要讓這群傻貨傻得興奮死!」胖道士一邊叫喚,一邊迴音道。

羊角樂無奈地搖搖頭,不再說話。

「各位,相信大家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第九組拍品了!我這就展示給各位,敬請關注!」司儀手指拂過空間戒指,一個古老的青銅陣盤出現在手中,她道:「這是一個無比古老的陣盤,雖然有些殘缺,但是卻極為神秘,裡面有極為強大的陣法封印著,具體有何用處,裡面封印了什麼,便無從得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