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江寂塵嘿嘿笑道:「少廢話,先幹活,再進行下一波!」

聽到江寂塵的話,韓青很默契地點點頭,咧嘴一笑,隨手拍出,一名在身邊還沒暈倒、處於懵逼狀態的學生修士直接暈死過去。

直至暈死那一刻,他還在想著這是什麼情況?

那少年韓青不是悲壯的倒下了么?

那怕暈倒前還喊著熱血的話,傳盪出不滅的鬥志!

但現在怎麼又跳了起來,生龍活虎、無事人一樣。

而且他為什麼要拍暈我,我們不是一邊的么?

暈倒的那名學生修士自然還來不及弄清楚,但四周還沒有暈倒的學生修士又豈能看不明白。

「韓青,你這個判徒,陰險狡詐、卑鄙無恥、坑貨,我」

然而,這名學被洞穿雙腳的學生修士話沒說完,韓青已咧嘴一笑,寒意森然。

接著,他已一掌拍在對方的後腦勺上,對方直接暈死過去。

「咶噪,竟然敢毀本韓少的名聲,哼!」

韓青臉面奇厚,傲然開口。

「韓青,我記住你了,我不會放過你的,啊」

有學生修士大罵,但話沒說完,便傳來慘叫,暈死過去。

江寂塵自然也出手如風,把沒有暈死過去的學生修士一一放倒。

順手,他們把這些學生修士身上的藏空袋一一沒收!

這也是韓青最喜歡乾的事!

最後,韓青又布陣,把一處空曠的偏僻之地幻化成一片湖泊。

此時,從遠處咋一看,是一片大湖,但事實上裡面躺著的都是那群暈死的學生修士。

做完這一切,韓青搓著雙手,興奮地道:「少閣主,你要不要休息一下,然後」

「休息個毛線,繼續下一波!」

江寂塵也興奮起來了。

於是,二人再次行動。

「各位師兄弟姐妹,我韓青願第一個挑戰,但我倒下了,希望你們不要退縮,全部圍在廣場中,一個一個的上,必然可以擊敗、取代這器張的、不將我等放在眼裡的凌塵少閣主,讓他看看我們天劍書院熱血無敵的少年吧!」

「啊,我不甘,我還要戰鬥!」

「師兄弟姐妹們,我韓青對不起你們害得你們中了奸人之計,恨吶!」

於是,偏僻廣場上再次響起韓青那熟悉的聲音。

最後結果自然是小湖幻陣中又多了一群暈倒的學生修士,藏空袋盡被剝奪。

如此循環五次之後,江寂塵終於感受到挑戰的學生修士變少了。

行走在學院之中,終於無需無休止地受到挑戰了!

只是讓江寂塵疑惑的是,那些與他有仇怨的人並沒派人前來挑戰他。

比如雷家、常家、段家、張家、官家等等,按理說,他們不會放過這樣一個機會才是。

不過,江寂塵並沒有多想,他準備要繼續坑下一波學生修士時!

傳音玉石突然傳來韓青焦急的聲音:「幻陣被發現了,風緊,扯乎!」 ? 萌犬總裁的小魚妻 幻陣被發現,這是遲早的事!

江寂塵早有心理準備,並不在意。

倒是韓青,這次恐怕要躲起來,再也不敢冒頭出來了。

他與江寂塵合夥坑人之事,必然很快傳開。

這樣也好,這傢伙就可以隱修,借地心靈石進行突破了。

至於自己,幻陣中的那一幕,只怕可以震懾到絕大多數人。

再有人想要挑戰他,那就掂量一下了!

此時,就在書院的某偏僻之地處,四周圍滿了學生修士!

那裡正是韓青之前布下幻陣,化成小湖之處。

此時,幻陣已滅,真實的景象浮現出來,震撼全場。

只見,空曠的荒野之地上,密密麻麻的擺躺著近兩個重傷暈死過去的學生修士。

血腥之氣漫天,染紅野地!

一個個曾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此時如同一條條死狗一樣趴在地上。

衣服破爛,沾著一身斑斑血跡;面容臟污,樣子凄慘到極點。

而且,當中還有很多嬌艷的女學生修士!

凌塵竟然也毫不手軟,無情的出手,將她們擊暈,像垃圾一樣隨手丟到荒野人堆中。

圍在四周的學生修士,完全被嚇到了,心中恐懼漫延。

很多人本來還要打算去挑戰凌塵的。

看到這一幕,心中已打顫,再也生不出一絲挑戰的勇氣。

甚至他們還慶幸沒有提前遇到凌塵,若不然,他們也將會成為這些人當中的一員。

「太可怕了,藥師系凌塵少閣主一定是一個惡魔!」

「該死,他竟然把重傷的學生修士當垃圾一樣的扔在野地里。」

「剛才救醒的一名學生修士道出了真相,是那煉器系的學生修士韓青夥同凌塵一起坑他們!」

「凌塵太陰險、太卑鄙了,還有韓青那叛徒,他們竟然連所有的藏空袋都搜刮一空。」

「人未死,他們拿到藏空袋也並無用處啊,凌塵他想幹什麼?」

眾人議論、推測,心中感到不安起來。

此時,所有看過這一幕的學生修士都認為這一幕是天劍書院有史以來最血腥、殘暴無情的一幕。

而凌塵也被眾人稱為是歷代以來最陰險毒辣、卑鄙無恥的少閣主。

韓青,作為共犯,也成為人人喊打的對象。

但韓青這貨很警覺,一有風吹草動,便消聲匿跡。

據說他已隨煉器系的奇怪老頭,雲遊四方去了。

凌塵和韓青已經被他們加入黑名單,並被列為天劍書院有史以來最不受歡迎的兩人。

此時,清雅也看到那一幕,心中自然震撼了。

同時,她也終於明白凌塵和韓青兩人為何鬼鬼祟祟的進入小樹林了。

看來自己當時真的錯怪他們了,但這兩人有這好事竟然不叫上自己,該死!

清雅心理也有很黑暗的一面,此時內心中那隻邪惡的小獸在吼叫,很不爽!

寬闊的院道上,江寂塵單肩扛著沉岳,口中叼一根狗尾草,大步向前踏去。

他輕嚼著這根世界最平凡的草,細細感受著草汁中的苦澀,精神微微一震。

其實,他現在真的很疲憊!

連續坑掃了五波學生修士,中間沒有間息分毫。

他體內的靈力近乎見底、精神枯竭,他真的很想好好休息一場。

但他不能,前面還有戰鬥!

有戰鬥就要站著,不能倒下。

江寂塵知道,之前坑倒一批又一批的學生修士都只是小蝦米。

現在等他疲憊、虛弱的時候,那些各系中的強大天驕們才終於出手了。

這些人,每一個都擁有不弱多少、甚至強於雷洋的實力。

若狀態完全,自可輕鬆橫掃他們;

但狀態不佳,他也不會有絲懼意,更不可能退縮。

變態葯老頭雖然坑了他,但他也說過一句話!

年輕一輩如何爭殺我不管,但若有老不修的要出手,我在此放言,必滅他滿門!

這是一種很強勢的維護,但也是一種對他信任!

他一人可以為江寂塵擋住老一輩修士們,但自己一人呢?

唯前不退、橫掃一切!

誰也擋不住他回歸葯園之路。

離被宣布為少主還差最後一個時辰就滿三天了。

而他唯有在這一個時辰之內再回歸到葯閣之中,他方是真正被認可的藥師系少閣主!

腳下這條大道,直通葯閣!

但前方有近三十名各院系築基境的絕世天才,他們站在大道上,懷抱靈器,目光漠然。

此時,四方的目光都集中在這裡。

無論是天劍書院,還是雲水城的各方之修士。

比如七玄派的大長老、老僕人、章東等人;

還有神秘老闆娘、常仙兒、段飛、官小婧、常七、張泉等等人。

這一刻,江寂塵、筆直院道、二十八名各院系築基境天驕構成了一幅畫面,通過影像石傳送到各處。

各人皆可見!

見證少年大宗師境少閣主凌塵,是逆天崛起,還是永恆沉淪?

江寂塵踏步向前,此時離最前面那名偽天級道台築基圓滿境學生修士還有三十米時。

對方開口:「我鄧靈,符籙系學生修士正式向凌塵少閣主發出挑戰!」

聲落,江寂塵卻已一步踏出。

山河掠影!

殘影留空,真身已至,沉岳已經化成一道黑影橫掃。

刀意蓋壓,有沉岳之勢!

「啪!」

鄧靈凝出的無盡符籙之光瞬間被掃滅,不可抵擋分毫。

他眼中有驚駭,但依舊沒有慌亂。

身上浮現無盡的防禦符籙之光。

厚土符!

玄武符!

金剛符!

剎那間,符籙燃燒,化成一道道寶光,將鄧靈籠罩。

冷心首席保鏢妻 最後,足足形成了十幾重的防禦寶光!

直到此時,鄧靈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對方中計了,自己最強的不是攻擊符籙,而是防禦!

可以擋住靈嬰境修士的攻擊,可無懼凌塵!

然而,他的笑容只是剛生,江寂塵的沉岳已經橫掃在他的身上。

「轟!」

「噗!噗!噗」

先是轟然之聲,接著鄧靈就感到十多重防禦寶光竟如風中燭火,瞬間滅去。

「啪!」

最後,他可以聽到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

我這麼強的防禦竟擋不住他一刀之威?

在意識陷入暈迷那一瞬間,鄧靈心中生出如此想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