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沈司言當然不想讓林姝妍和這個小白臉多接觸,直接替林姝妍拒絕了:「不好意思,我和我太太一會兒還有其他的事情,我太太要去醫院做個檢查,就不能陪你們出去了,這樣吧,改日我做東,這次就先拂了你的好意,下次我做東,你可不能不來。」 沈司言這樣說,對面的經紀人自然是不敢說什麼,只能應下:「沈總為人爽快,我自然要聽沈總的,那沈總我們敲定一下籤約日期,下次就可以直接簽約了,我們回去會直接和公司申請行程的。」

沈司言點了點頭,走了出去,碰上了準備往回走的林姝妍,林姝妍問:「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你們談完了?按理說,我們應該去吃個飯啊。」

沈司言攬著林姝妍的肩膀直接把林姝妍塞到了車裡:「沒事兒,他們說有事兒,我就讓他們先走了,簽約日期我們挑一個好日子,到時候再和他們吃個飯吧。」

林姝妍總覺得哪裡不對,但是沈司言岔開了話題,她也沒有多想,挑了三天後的一個日子去簽約,林姝妍回家以後,整理了一些資料,發給了公司,讓公司安排簽約文件,但是,林姝妍沒有想到,這背後,盯著她的人,可是一點也沒有鬆懈。

到了正式簽約的這天,正當林姝妍準備好所有文件,經紀人突然給林姝妍打了一個電話:「林總,不好意思,今天的簽約目前先取消吧,我們再另擇吉日。」

林姝妍愣了一下,臉色瞬間就冷下來了:「什麼意思?突然反悔?合同還沒簽就反悔,你們也開始耍大牌了?還是想臨時加價?你們經紀公司是窮到沒錢花了?把錢摳到我身上來了,你是真的不知道我是誰?」

林姝妍懷疑他們臨時加價不是沒有道理,因為這種事情多了,有很多人就覺得自己身價高,或者是經紀公司想多撈一筆,很多金主覺得麻煩不想換人,也就妥協了,反正這些錢對他們來說也不重要,但是林姝妍是看不起這種行為的。

經紀人一聽林姝妍的語氣帶著怒氣,趕緊否認:「不是的,林總,您稍安勿躁,說實話,是因為我們聯繫不到李俊賢了,他從昨天開始就一直聯繫不上,我們我不知道為什麼!現在我們在努力聯繫他!」

林姝妍思考了一下,據她對李俊賢的觀察來看,李俊賢絕對不會是一個這樣的人,難不成是出了什麼事情,林姝妍趕緊和經紀人要李俊賢的電話:「你把他的電話號碼給我,我打一下試試。」

林姝妍先給沈司言打了電話:「司言,李俊賢突然聯繫不上,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一開始以為是他們公司想臨時加價,但是,經過我的了解,李俊賢失蹤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沈司言聽著林姝妍的話,知道林姝妍什麼意思:「你覺得,這件事兒不簡單?」

林姝妍的語氣低沉,回應:「對,要不是李俊賢有事兒,照他的勢力,那絕對不可能冒著風險突然玩兒失蹤。」

沈司言也意識到了哪裡不對勁:「嗯,我先派人查一下,你那邊先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林姝妍掛了電話,就給李俊賢打了過去。

林姝妍焦急的事情,除了新產品代言人的事兒,還有李俊賢的安全問題,林姝妍的電話打過去,可以打通,卻直接被拒接了,林姝妍打了很多,對方一直是拒接,林姝妍坐在那裡,手裡拿著的文件似乎成了燙手山芋。

李俊賢雖然在舞台上放的開,只要不表演的時候,整個人就是一股清冷的氣息,總之就是呆在他身邊是非常舒服的,林姝妍想不來,李俊賢怎麼會突然失蹤,他應該不是什麼不會顧全大局的人,他肯定能想到,如果這次的合作不成功,他一個沒有背景的人,很可能惹怒他的上司,既然在他什麼都了解的情況下,他還是做了這件事兒,那就只能是,他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不得不逃避。

林姝妍心煩氣躁,把文件扔在了辦公桌上,抱著腦袋沉思,她一直在腦子裡重複李俊賢三個字,半晌,她腦子裡突然出現了一個事件,上一世,好像有一個當紅男明星,剛出道沒多久,頂著勵志的人設出道,粉絲過千萬,但是,就是這樣的風頭,卻沒過多久,就自殺了,是跳樓自殺,當時引起軒然大波,當時連自顧不暇的林姝妍都不免為那個男明星惋惜一陣,他的粉絲們也各種鬧,到了最後,出動了警力才勉強平息這件事兒,那個當紅男明星,叫什麼李,李什麼來著?

林姝妍把上一世自殺的男明星和這一世的李俊賢聯繫在了一起,李俊賢!上一世自殺的男明星叫李俊賢!那李俊賢今天突然失蹤,不會是沒有原因的,那麼,如果是她猜測的這樣,那林俊賢現在,應該就是在上一世她知道的李俊賢自殺的那個大樓。

林姝妍二話沒說,直接開車去了那個大樓,路上,怕沈司言擔心,林姝妍給沈司言打了個電話。

「司言,今天的簽約我已經確定取消了,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回去的可能稍微晚一點。」

沈司言一頭霧水,問林姝妍:「你要去幹什麼?」問完這句話,沈司言就反應過來了,去幹什麼?還能幹什麼,既然李俊賢失蹤了,林姝妍自然是去李俊賢了:「你是去找李俊賢?」

林姝妍應了一聲:「嗯,現在,只有我知道他在哪裡,只有我能救他,我現在必須過去救他,我已經到了這個地方,給你發個定位,我先去找他,我耽誤不起!」

沈司言聽著林姝妍著急的樣子,心裡很不是滋味,問:「姝妍!你就這麼緊張他?」

林姝妍現在心裡都是要救李俊賢,只能應付回應一下沈司言:「好了,司言,人命關天的大事,你放心,我一定不會有事,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得上樓了!」

林姝妍說完,沒有等沈司言的回應,直接掛了電話,坐上電梯到了頂樓,頂樓上站著一個人,林姝妍光看背影就知道一定是李俊賢,李俊賢聽到身後有動靜,只是稍微動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有回過頭。

林姝妍在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就看到一個趴在欄杆上抽煙的人,因為她的到來,微微動作,卻沒有回過頭來看她,林姝妍動作盡量放輕,不讓自己打擾到他,顯然,李俊賢並不在意身後這個人的到來。 林姝妍試著走了幾步,才發現李俊賢不光不在意自己的到來,也並不在意自己是誰,依舊是一個人靠在欄杆邊上抽著煙,林姝妍一步一挪的走到了李俊賢的身邊,李俊賢還是沒有扭頭看她。

林姝妍看著李俊賢這個樣子,在黑夜的襯托下,李俊賢的背影顯得更加清冷,比天上那一輪明月還要清冷,李俊賢不說話,只是在那裡吞雲吐霧,林姝妍看得沒來由的一陣心疼,這個清冷的樣子,好像全世界都與他沒有關係。

走到了李俊賢面前的時候,林姝妍問的確證實了這個想法,李俊賢臉上一副一切都無所謂地樣子,就好像那種,就算天塌了,我自己,始終是我自己的感覺,林姝妍想摸摸他的頭,但是突然想起來,不行。

李俊賢終於是回過頭看了一眼林姝妍,抽了一口煙,吐在了林姝妍的臉上,林姝妍也不躲,李俊賢笑了笑,開口:「是林總?林總知道我在這裡?」

林姝妍避開了這個問題,反問回去:「你在這裡幹什麼?」

李俊賢又回頭看向了這碩大的城市,嘆了一口氣,開口:「這裡,是我能找到的,離人們最遙遠,也是最近的地方,在這裡,我能看到大半個城市的景象,你看,那裡的霓虹燈,還有那裡的高樓大廈,是不是很奇妙的感覺,你凌駕在他們之上,可他們,能做的,就是毀了你。」

林姝妍順著李俊賢的手指看過去,整個城市的半數風景盡收眼底,美好的夜景,無限的凄涼,她沒有說話,李俊賢繼續開口:「其實,我沒有必要知道你是怎麼知道這裡的,因為,這世上的一切,馬上就和我沒有關係了,我只想讓我最後的生命,稍微快樂一點。」

李俊賢的笑里滿是凄涼,但是笑意不達眼底,雙目滿是清冷和迷茫:「在這短短的一段時間,我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從最底層,到現在的國民偶像,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沒有背景,只能靠著自己的實力去打拚,沒想到,我運氣不錯,還真的讓我成功了。」

李俊賢抽了一口煙,繼續講:「我收貨了千萬粉絲的喜愛,可我清楚的知道,他們愛的,只是屏幕上那個偶像,並不是我,我也的確是靠著他們的喜歡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可是,一想到我即將毀在他們手裡,又覺得很不甘心,他們拿出我的醜聞,威脅我,你說,我能怎麼辦呢?」

林姝妍當然知道這件事兒,李俊賢繼續說:「你看,他們就是見不得別人好過,我自認為處事圓滑,已經處處忍讓,但是還是想有人置我於死地,一旦醜聞爆出來,我面對的就是千夫所指和殺了我都配不上的巨額違約金,想想,我也挺辛苦的。」

林姝妍學著李俊賢的樣子趴在欄杆上,開口:「我知道,是你早期的陪酒視頻吧。」

李俊賢驚訝的扭過頭,問林姝妍:「你怎麼知道?你從剛才上來我就覺得不對勁了,你跟蹤我!還有我陪酒的視頻這件事兒!你也知道,你來這裡有什麼目的!」

林姝妍趕緊否認:「不是,我沒有跟蹤你,至於我為什麼知道,目前我還不能告訴你,你只需要知道,我不想你年紀輕輕就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我也知道,你肯定很難過,我會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助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而且,我也沒有什麼目的!我可以幫你解決這件事兒,我知道你是個好人,我不想因為這件事兒毀了你,而且,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你的粉絲不會因為你的過去而嫌棄你,至少大部分不會,你相信我!」

李俊賢掐滅了煙,坐在地上:「相信你?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就憑你是林氏集團的人,就憑你背後有沈氏集團?我為什麼要相信你,我們只不過是未完成的合作關係,注意,是未完成,你有什麼理由去幫我,還有我的粉絲,你怎麼知道,他們不會在意?」

李俊賢自嘲的笑了笑:「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的偶像是通過陪酒起來的,對人來說是一件多麼大的打擊嘛?他們怎麼會喜歡一個這種人?把這種人奉為偶像?」

林姝妍搖了搖頭,蹲下身子對李俊賢說:「不,你的努力,他們看得到,若只是喜歡你的光鮮亮麗,那比你光鮮亮麗的人多了去了,他們為什麼喜歡你,喜歡你,那是因為知道你付出了多少努力,你是勵志,這不是人設,這就是你,真真實實的你!你要相信你自己!」

「同時,你也要相信我,這個視頻的事情,我一定會想辦法解決!」

一提到視頻的事情,李俊賢直接跳起來大喊:「視頻!狗屁的視頻!我只不過是喝了兩杯酒!什麼都沒幹!怎麼就成了罪大惡極的人了!我喝酒只不過是因為場合需要!合作需要!被有心人拍下來,就成了地下交易!我解釋!我為想解釋!誰相信?我沒有背景來替我澄清和承擔,我只有我一個人!公司也不會幫我,到了差不多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扔了我!我倒下了!他們還可以培養更多的人來代替我!」

李俊賢握著林姝妍的肩膀搖晃:「你知不知道!補,你不知道!在他們眼裡!我只是一個賺錢的工具,在粉絲眼裡,我只是一個能給他們帶來快樂的明星,一旦這層利益關係崩塌,我就什麼也不是了!」

「是,當時我也的確是想過,不如就真的去陪酒了,可我沒那麼做!我收手了,可是為什麼,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難道我一步錯就步步錯了嘛!我又不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林姝妍握著李俊賢的胳膊安慰李俊賢,可是,情緒激動的兩個人,絲毫沒有注意到,旁邊不遠處的樓層,正有人偷拍他們兩個,從林姝妍剛開始上天台,到最後,所有的動作都被拍的一清二楚,雖然並沒有做什麼,但是就像李俊賢說得,只要視頻出去了,一切就都不歸自己的考慮了!

林姝妍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二人爭持的局面竟然會被唐躍希安排的人拍攝下來。 李俊賢情緒激動,更是沒有想到,他從一出來,就已經被人跟蹤了,那人放出視頻的目的不是針對他,只是針對林姝妍,他只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這場利益相爭犧牲掉的一顆棋子而已。

沈司言知道林姝妍來找了李俊賢,自然心裡是不太開心的,也是放心不下的,林姝妍掛了電話,他就召集了幾個人手去找了林姝妍,林姝妍還在天台勸著李俊賢,沈司言打了好幾個電話,林姝妍都不接,不知道在幹什麼,沈司言的臉色越來越鐵青,他的心裡一直在想著他不願意麵對的事情。

即使,僅存的機智讓他相信林姝妍不會做一些什麼事情,但是身為一個男人,他還是忍不住胡思亂想,為什麼,所有人都找不到李俊賢的情況下,只有林姝妍知道李俊賢在哪裡!更何況還是林姝妍不接電話,打得次數多了,沈司言更擔心的,是林姝妍的安危問題,畢竟,兩個人都聯繫不住,這個不太可能。

「你冷靜一點,你要在這樣子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只會讓事情雪上加霜!你不能一死了之!你死了,還是要賠付巨額違約金的!你的名聲也並不能因此改變,我們必須從根本上去解決這個問題!你明白嗎!」林姝妍還在試圖勸李俊賢。

李俊賢被林姝妍勸的,情緒好不容易冷靜了下來,自己抱著頭蹲在天台邊痛哭。

就在空氣安靜的時候,一個電梯提示音響了起來,李俊賢立馬站起來,精神緊繃,看到來人是沈司言,李俊賢才稍微放鬆了一下,隨後,他又雙目猩紅地看向林姝妍:「你告訴了他我在這裡?」

林姝妍搖了搖頭,現在能做的,只能是騙他,穩定住李俊賢的情緒:「你放心,不是我,是我的手機自帶定位系統,司言怕我出危險,應該是自己過來的,我不會把你的地點告訴別人。」

李俊賢半信半疑,沈司言看著站在天台邊上的兩個人,嚇得一身冷汗:「姝妍!你快過來,站在那裡幹什麼!多危險!快點!」

林姝妍對著沈司言做了一個不要說話的手勢,自己又扭過頭看著李俊賢:「我知道,你累了,但你能不能先聽我的,先下來,我既然決定要幫你,就一定會幫你,你現在在這裡僵著,只是在耽誤時間!」

李俊賢聽著林姝妍的話,像是受了什麼蠱惑,自己往下走,剛下來,就被沈司言帶的人看住了,李俊賢也不反抗,就任由他們抓著自己,抓了一會兒,林姝妍對著幾個人使眼色,示意他們放開,幾個人猶豫了一下,放開了。

其實,等待著幾個人的,還有更大的陰謀,唐躍希派出來的人,一看到沈司言的車,就知道沈司言來了,立馬給唐躍希打電話,唐躍希知道時機成熟了,現在他們都分身乏術了,立馬安排人放出了準備多時的視頻,在沈司言現在天台上開始,一個陰謀正悄悄的掩蓋著幾個人。

其中一個隨從的手機響了一下,他下意識的掏出手機,一看,彈出來的一條新聞,他看了看剛剛穩定下來的李俊賢,把手機遞給了沈司言,沈司言臉色鐵青,林姝妍一看沈司言這個臉色,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她還是想親眼看看。

她打開手機,除了沈司言打得未接來電,就是幾個營銷號的推送消息。

「當紅小生陪酒視頻曝光,視頻主角系商界女高管。」

這樣的標題一定會引人遐想,他們幾個人不動聲色的點進去,看著那些消息,由於李俊賢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這個新聞剛出來,立馬被轉載了幾萬條。

網上的評論也是兩極分化,一方力挺李俊賢,另一方就死活非要聲討李俊賢。

「我早就看這個人不爽了,跳舞跳的好了點,是,我承認,但是這樣就能壓過那麼多人?本來還以為是節目有內幕,現在一看,原來不是節目有內幕,而是背後有金主啊!」

「你們別胡說,李俊賢還沒出道,我就注意到他了,他一個人,辛辛苦苦走到現在不容易,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而且視頻模糊不清,無頭無尾,怎麼就成了你們口中的實錘!」

唐躍希發布消息,等的就是這一個,他放出的消息里,暗指這個金主是一個集團女高管,而有些粉絲扒出了李俊賢最近的行程,說和林氏集團最近有一個合作,只是還沒正式進行。

就是這一個消息,讓眾網友繼續炸鍋。

「什麼,又是林氏集團!怎麼哪裡都有林氏集團?還女高管,那不用猜都知道是誰了!這下好了,有瓜可以吃了!不過李俊賢也很慘,也不知道是被誰整了。」

林姝妍看完這些評論,突然想起來還有李俊賢,他看著這幾個人都拿著手機,一定能猜出什麼,果然,等她反應過來李俊賢已經拿著手機在看了,林姝妍想阻止都來不及了,李俊賢拿著手機的手瑟瑟發抖,一個沒拿穩,掉在了地上。

沈司言看著這些消息,自然是氣不打一處來,李俊賢迷茫地抬起頭,不帶任何感情的問了林姝妍一句:「你不是說,你會幫我嘛?可是,你告訴我,為什麼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就連你自己都卷進來了?」

李俊賢眼神里的絕望,深深地刺痛了林姝妍的心,林姝妍知道,如果此時他們不在場,李俊賢一定會直接從這裡跳下去,毫不猶豫,不帶任何留戀。

李俊賢看著她的眼神無助又絕望,林姝妍的腦子裡回想起前世的自己,前世,她被人陷害,受盡折磨和屈辱,她也想過反抗,可是每一次鼓起勇氣的反抗,換來的只有下一次更嚴重的侮辱和報復,以至於,她最後選擇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她絕望過,她知道絕望能輕易地摧毀一個人,一個人如果連生的動力都沒有了,那就徹底完了。

此時的李俊賢就像從前的自己,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暗害卻無能為力,林姝妍看著李俊賢,輕輕地開口安慰:「你相信我!我一定會救你!只要你不放棄你自己!我一定會讓那些害人的人付出代價!」 林姝妍回想起從前,前世留給她的只有無盡的絕望與痛苦,李俊賢跪在地上,哭得像個孩子,不停地問林姝妍:「我究竟做錯了什麼,他們要這麼對我!我好累,我真的好累!」

林姝妍現在冷靜下來,一邊安慰李俊賢,一邊思考,那些新聞怎麼會牽扯到自己的身上,又或者,那些新聞的目標,本來就是自己,李俊賢只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

林姝妍不敢想這個問題,一切都太巧合了,既然對方早就有了這個視頻,早就可以拿出來大賣,為什麼非要等到自己簽約的時候拿出來,還有,評論里那些說林氏集團女高管的人,話題偏激,好像把所有輿論都往自己的身上引,林姝妍想著這個問題,再看看哭得像個孩子一樣的李俊賢,突然覺得很對不起李俊賢,無論上一世,李俊賢是因為什麼自殺的,這一世,他是因為自己差點自殺。

林姝妍讓沈司言先派人看著李俊賢,不要讓李俊賢想不開,林姝妍筋疲力盡,躺在沙發上,沈司言給林姝妍倒了牛奶,就坐在沙發上開始看新聞,林姝妍也一起翻看新聞,新聞里的言論越來越偏激。

更讓林姝妍和沈司言兩個人生氣的是,這次,又有一個視頻上了頭條熱搜,是剛才在天台林姝妍和李俊賢說話的視頻,中間李俊賢情緒激動拽著林姝妍的肩膀,也被拍得一清二楚,看起來,就像一個被富婆拋棄的小狼崽子,正是由於這個舉動,本來選擇相信李俊賢的人也紛紛倒戈,開始聲討林姝妍和李俊賢,甚至還有人膽子大,去找了沈司言的事兒。

「不是爆出來說這個什麼某個集團女高管就是林姝妍嘛?你們還在這裡吵什麼吵?林姝妍這個人戲太多了,有了沈司言這個活閻王,還敢去招惹別的小鮮肉,有錢真的是可以為所欲為。」

「真好,我也要有錢,然後睡我愛的愛豆,還理所當然,視頻里的李俊賢,是不是因為被林姝妍拋棄瞭然后惱羞成怒了,生怕自己沒有金主,在娛樂圈兒呆不長久?」

「這林姝妍真是人生贏家,睡了沈氏集團活閻王,又睡了當下最火小鮮肉,自己家裡企業做大,真是女生的榜樣!女生中的綠茶婊!」

沈司言並不知道他去之前林姝妍和李俊賢做了什麼,因為林姝妍沒有接電話,沒有回消息,可是,光看著李俊賢在天台的視頻,完全看不出李俊賢是想輕生,反而林姝妍去了,李俊賢的情緒才激動起來。

沈司言不知道林姝妍對李俊賢說了什麼,網友們內心戲很足,給這段視頻腦補了一大堆的內容,沈司言挨著看下來,差點自己也相信了,由於事情鬧得太大了,沈司言只好出來澄清一下。

林姝妍知道沈司言是在意的,但是,自己沒有做這些事兒,僅憑這個無頭無尾的視頻,她根本無力去對沈司言,對外界解釋些什麼,沈司言的臉色一直不太好看,林姝妍坐在沈司言身邊也不說話。

沈司言沉默了一會兒,站起身來,對林姝妍說:「明天我會開一個記者發布會,澄清一下你和李俊賢的關係,順便警告一下這些人,不要亂說話,後果是他們承擔不起的。」

說完,沈司言深深地看著林姝妍一眼,回了房間,林姝妍坐在沙發上繼續翻看新聞,直到睡著,等林姝妍醒來,卻發現自己已經在床上了,身邊卻沒有沈司言的蹤影,想起來沈司言昨天說過的話,林姝妍愣了一下,又打開了手機。

果然,新聞上出現了沈司言,林姝妍看著新聞,心裡對沈司言滿是愧疚,昨天那樣的事情,就算知道事出有因,可是是個男人可能就會當場爆發,沈司言憋著怒火,替自己澄清這些問題,一不小心就會引火上身,讓林姝妍怎麼能不愧疚。

新聞中,沈司言依舊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比前幾次公開露面,多了幾分冰冷,林姝妍知道,沈司言是生氣的。

「視頻中的主角,是我的妻子,林姝妍,另一個,的確是當紅流量小生李俊賢,但是,當時我也在場,兩個人並沒有什麼不當的舉動或者言論,有心人上傳這種視頻,無非就是想整李俊賢或者是我的妻子,大家可以不要再討論了。」

依舊有不怕死的記者上來問:「那沈總!視頻中李俊賢情緒激動抱著林總的肩膀的時候,您也在現場嘛?要是您當時在場,又怎麼會讓李俊賢抱著林總?您難道不會生氣嘛?而且視頻中李俊賢的情緒激動,萬一傷害到了林總,您該怎麼辦?」

沈司言冷冷地瞥了這個記者一眼,眼裡的警告意味十足,那記者嚇得後退兩步,沈司言掃視了周圍一圈,開口:「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希望是沒有了,我再說一遍,林姝妍,是我的妻子,也是我沈家的主母,你們可知道,散播謠言的罪名有多嚴重,後果,是你們承擔不起的,再讓我發現,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搞鬼,我一定嚴懲不貸!」

說完,沈司言直接離開,記者們嚇得根本不敢跟上去,沈司言沒有去公司,直接回了家,剛才那個記者的問題,讓他心裡那一股無名之火一下子湧起來,他怒氣沖沖回到家,林姝妍正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等他。

他直接開口質問:「為什麼這樣做!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承擔了多大的風險,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林姝妍看著沈司言氣急敗壞的樣子,心裡更加愧疚,這是沈司言第一次生氣,林姝妍眼中全是痛苦,她輕輕開口:「司言啊,這輩子,是我對不起你,你了解我,我看到李俊賢,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你明白嗎?就像是看到了之前痛苦的自己,絕望又無助,我渴望有人來救我,可是出現在我面前的人,只會把我推向深淵。」 林姝妍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司言,李俊賢絕望的神情我再熟悉不過,我想救他,只是因為,我也想救我自己,至於其他的事情,你要相信我,我不會做。」

沈司言聽著林姝妍的解釋心裡的火氣雖然降了,但是還是很生氣,這些生氣,大多來自醋意,沈司言生氣,林姝妍永遠都是一副救世主的模樣,救了別人她開心,但是別人又從來不會把她的好意放在心上,不是當做理所應當,就是覺得作秀。

就算有了沈司言的出面,大眾的言論還是沒有停止,反而越來越激烈,沈司言的發聲,反而讓大眾認為,沈司言是不得不出面澄清這件事兒,為的是守護林家和沈家的顏面,所以,最後導致的結果就是,李俊賢的事情,持續發酵,熱度居高不下,參與進來的人越來越多,熱度直逼當年的毀容事件。

林姝妍擔心的一件事兒,還是發生了,在這些言論里,終究還是有人波及到了林氏集團,林氏集團產品毀容一事又被提上了檯面,還有林氏集團高層管理爭權一事,也被人提了出來,當做談資。

林姝妍不在乎他們怎麼說自己,也不在乎自己會怎麼樣,但是林氏集團不能被牽連,這件事兒,波及範圍太廣了,娛樂圈兒醜聞,商界金主,橫跨了商界娛樂界兩界,牽連範圍太廣,一時間,林姝妍心裡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林姝妍翻看著這些新聞,試圖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可是從這些網友評論的激烈程度來看,她想找到最初的新聞,希望已經非常渺茫,林姝妍覺得,必須該想想解決辦法了,哪怕自己名聲掃地,也不能讓林氏集團無端被牽連,就在林姝妍一籌莫展的時候,又有一個人等到了大好時機。

趙雍好不容易才解決完了沈司言丟給他的陷阱,剛安生了幾天,就碰上了這樣的事情,趙雍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李俊賢在家裡坐著,看新聞看到兩眼昏花,還是在一直看,他的粉絲,說好一直愛他的粉絲,最後堅持下來的有幾個?他長的不錯,粉絲們愛的,只是在舞台上光鮮亮麗的他,但凡他有了一點莫須有的黑料,他們就無法忍受,他們只是無法忍受自己心中的偶像是個普通人。

趙雍找到李俊賢的時候,李俊賢完全沒有了在人前的光鮮模樣,整個人鬍子拉碴,黑眼圈特別重,眼神無光,家裡也非常亂,一看就知道李俊賢在家裡做了一些什麼,砸了家裡的東西。

李俊賢認識趙雍,以前出席活動的時候見過,但是他對趙雍的興趣不大,兩個人沒有什麼接觸,這次趙雍來找他,李俊賢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是想利用自己去做一些什麼。

李俊賢不開口,趙雍先開口:「我來的目的,你應該問能猜出個七七八八,我這次來,是想和你談個合作,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李俊賢舉著酒杯搖了搖頭:「沒有興趣,趙總,我現在一隻過街老鼠罷了,怎麼能和趙總去談什麼合作,我可沒有資格。」

李俊賢這是拒絕了趙雍的意思,趙雍也聽得出來,但是,商人,怎麼會輕易放棄自己的目標?

趙雍繼續開口,話裡帶了一些威脅的意味:「你可太謙虛了,若是你沒有這個能力,我還會來找你嘛?你應該知道,我這個人做事一向不達目的不罷休,這次來呢,也只是想告訴你,你應該做什麼,所以,你同不同意,對我來說,基本沒有多大影響。」

李俊賢拿著酒杯的手頓了頓,笑了笑,不說話,趙雍靠在沙發上,繼續開口:「這件事兒對我們兩個來說,都不是什麼壞事兒,只要你能站出來反咬林氏集團一口,不管結果如何,你這件事兒,我都可以幫你擺平,你看這個交易,怎麼樣?」

李俊賢笑了笑:「趙總對我這麼有信心,你覺得,現在還會有人相信我說的話,趙總嘴上說著無論結果如何都會幫我擺平這件事兒,但是,趙總您要是不關心結果,又怎麼會來找我?不可能是因為趙總看得起我吧。」

趙雍拍了拍手,哈哈大笑:「難怪,你能靠自己一個人的實力坐上冠軍的位置,你也是個聰明人,就不用我廢話了吧,這件事兒,你沒有商量的餘地,你只能照做,對你也沒有什麼壞處。」

李俊賢冷笑,但是心裡已經把趙雍殺了無數遍,早就聽說趙雍為人陰險毒辣,不擇手段,如今看來,的確如此。

「你只需要,在我安排的時機上,說出我交代你的話,說這件事兒是林氏集團的錯,你又能把你撇清,就算暫時撇不清,時間久了,洗白一下,你照樣是你的大明星。」

李俊賢現在被趙雍的話逼到了絕路,他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若是這件事兒做了,自己就是永遠的罪人,若是這件事兒不做,趙雍心狠手辣,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李俊賢看著趙雍,又突然低下頭,半晌,又抬起頭,眼神里多了幾分淡漠。

「好,這件事情我會認真考慮,不會讓趙總等太久,趙總放心。」

趙雍心滿意足的走出了房間,李俊賢縮在沙發里,縮成一團。

沈司言坐在沙發上,看著事情的進展,自己心裡也是各種鬱悶,沒想到自己都把話放在了那裡,還是有人在自己面前說一些什麼不中聽的話,林姝妍最近也沒有去公司,她現在不能出門,保不準哪裡有狗仔蹲著等她。

沈司言因為上次與林姝妍生氣后,他們兩個人還沒有認真談過這件事,沈司言最近幾天對著林姝妍也是基本不說話,林姝妍因為愧疚,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兩個人就這麼僵著。

最近的事情正在往不可控制的方向發展,就算有沈司言的澄清,網友還是沒有放過林姝妍,畢竟沈司言離他們太遙遠,他們不懂得沈司言的可怕,林姝妍整個人被一波又一波的評論罵得頭疼,林姝妍知道沈司言一直在觀察事情的動向,明明關心自己,但是就是不開口,林姝妍自己終於下定決心,主動去找沈司言言和。 林姝妍端著牛奶和水果坐到沈司言的跟前,用牙籤給沈司言喂水果,沈司言看了林姝妍一眼,吃下了水果,他知道林姝妍是什麼意思,一看就是來找自己言和的,沈司言早就放下了這件事情,只是最近心力交瘁,他沒有心力去想多餘的事情他在想新的辦法怎麼結論這次新的輿論風波。

也難免忽視了林姝妍,沒想到林姝妍還是覺得自己在生氣,林姝妍看到沈司言吃了水果,就大著膽子又餵了一個,邊喂邊說:「司言,你還在生我氣嘛?」

沈司言嚼著水果,不說話,林姝妍換上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繼續開口:「司言!你是不相信我嗎?我真的沒有做什麼事情,而且,我講過了,我只是在他身上看到了曾經的自己而已,我真的很累,他也很累,我已經回不去了,可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別人步我後塵,那種痛苦,那種絕望無助,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會懂得!」

從上次林姝妍說這些話開始,沈司言的心就已經動搖了,他只知道林姝妍偶爾流露出來的神色非常讓人心疼,可不知道林姝妍到底經歷了什麼,如今,她這樣講,沈司言只是心疼,林姝妍究竟經歷了什麼,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他理解林姝妍的痛苦,卻不能感同身受,這一點讓他很是懊惱,他還是保護不好心尖上的人,看著她一個人在那裡扛著輿論壓力,沈司言心裡說不出的難過,他一把把林姝妍抱在懷裡:「姝妍,我不是怪你,我一開始,是吃醋生氣,你為了那李俊賢做那麼多事情,可是到了後來,我就只剩下心疼和懊惱,為什麼,你一個女孩子要承受那麼多,真正善良的人承受如此痛苦,那些心懷惡意的人卻逍遙法外。」

沈司言把頭埋在林姝妍的肩窩裡:「我只是懊惱,我守不住你,我給不了你安穩的生活,我想過讓你就呆在家裡,我養你,可是,我知道,你是屬於天地的,你有你自己的想法,自己的事業,你有自己要做的一切,我不能那麼自私,只是為了不讓你受傷害就把你留在身邊,我懊惱的是,就算我有能力,你不在我身邊,我也沒法保護你。」

林姝妍拍了拍沈司言的背,輕聲安慰:「司言,你不用懊惱,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我很開心,你沒有把我圈養在籠子里,而是放手讓我去做我自己的事情,我很感激你,這輩子,遇到你,愛上你,我就已經不枉此生了,承蒙厚愛。」

沈司言聽著林姝妍的話,竟然有些不好意思,悄悄轉移話題:「不如,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做飯,我們好久沒有在家裡吃過飯了,我也好久沒有吃過你做的飯了。」

林姝妍點了點頭,她知道,經歷了這些事情,他們兩個人的感情在肉眼可見的升華,兩個人對彼此的信任,並沒有在這場紛爭離土崩瓦解,而是對對方的感情更近一步。

兩個人準備好了食材,開始動手,做飯過程中,兩個人就像普通人家的夫妻一樣,一個認真做飯,一個認真玩鬧,林姝妍實在是忍不住了,怒吼:「沈司言你給我出去!」

沈司言直接答應:「好!那我走了你可別後悔!」

林姝妍擺了擺手,示意讓他趕緊走,沈司言走了兩步,就聽到背後的林姝妍的再一次怒吼:「沈司言你給我滾回來,你把你懷裡的調味盒給我放下!」

沈司言笑嘻嘻的扭過頭,卻發現林姝妍用菜刀對著他,沈司言就算知道林姝妍只是嚇唬嚇唬他,但還是趕緊把調味盒放下了,他就聽林姝妍的話,乖乖現在門框那裡,看著林姝妍做飯,林姝妍一邊做飯,一邊嘟囔:「敢偷我的調味盒,我就放鹽!咸死你個王八羔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