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沒事老師,您忙您的我們自己再看看。”小胖說着遞給他一盒煙,管理員接過以後愣了半天,恍然大悟般得開口:是不是看上那個小姑娘了,從這裏調查人家的行蹤呢,說好了只此一次啊,下次拿煙也不能這樣了,說完慢悠悠的離開監控室;不得不說管理員的思維比較奇葩,可我和胖子誰也沒有笑,而是將錄像調回,從頭看了起來!

接完小穎的電話以後,我跟胖子聊了幾句,然後就想到了昨晚那東西留下的字,讓我們全體去圖書館,不然還會再來找我們,眼下毛蛋住院,我和胖子也是傷員,如果那東西再來我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把希望寄託給救我的那人身上,所以我不顧小胖的強烈反對,讓他拖着崴腳的身體,攙扶着我來到了圖書館,心想就算救我的人故意躲着我們,肯定躲不過監控,所以纔會有了剛纔的一幕。

“浪哥,這···”在又一次完完整整看完當天的記錄以後,小胖臉色難看的開口;而我,也愣了!因爲當天除了之前柳弋老師帶進去的那幾個女生還有我們三個人外,竟然沒有任何人進去過!而且我仔細看了,這是整整一天的監控,不存在某個時間段被人故意刪除的可能,而且我仔細看了柳弋她們的鞋子,都是平底鞋,走起路來根本不會出現我最後一刻聽到的那種‘踏踏踏’的大皮鞋踩地的聲音!

“會不會是救你的人一晚上沒出來,要不我們再看看後面一天的?”小胖試探性的開口,我搖搖頭說不必了,這擺明了是救我的人不想讓我知道他是誰,再看後面的也是一樣;說完心裏更加沉重了,因爲找不到這個人我們幾個就沒了任何依靠,如果那東西再來的話···

小胖肯定也是明白這個道理,臉色很難看明顯的害怕了,可是他竟然一句話都沒多說,這讓我心裏很感動的;雖然去圖書館是大家一起要去的,可是如果沒有我的話他們也不會遇到這種事,只不過小胖不想給我壓力,不說而已!我突然明白了那句話:淹死的都是會水的!現在自己惹出了麻煩卻要胖子他們幾個陪我一起擔着,不好意思的開口說:“兄弟,是我連累了你!”

“別說廢話了,完事兒了回去吃藥,你今天還沒吃藥呢。”胖子勉強笑了笑,攙扶着我緩緩往前走着,雖然他自己的一隻腳也是一顛一顛的··

“你說啥?”我聽了猛然開口,似乎想到了什麼。

“吃藥啊,你不沒吃藥呢嗎?”

“快走,回宿舍!”說完我也顧不得跟胖子解釋,就使勁往前挪去(有傷在身,走都走不成,只能慢慢挪步!)沒錯,我想到了那張自己飛來的藥方,蘇小穎口中自己出現在我們宿舍的藥方,那一定就是救我那人留下的,圖書館這裏沒有留下任何信息,而我想到了宿舍樓裏面全方位監控,那人在給我送藥方的時候很有可能被攝像頭拍到,而這也讓我重新有了希望!

而此刻,我們所在城市,某即將拆除規劃的城中貧民區,坐落着一處古樸的青磚瓦房,小院內東西不多,除了一對碼放整齊的柴火,一張圓形石桌,再無他物。

突然響起來電話聲,是那種最古老的座機。屋內,正在吃飯的老頭兒聽到電話聲,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繼而放下碗筷拿手帕擦了下嘴,走過來看了來電提示,眼中的疑惑更濃了,拿起電話放聽着裏面的聲音,幾次想伸手按掉電話,但最終還是開口說話。

掛了電話以後,老頭兒伸出手指算了算,眼中閃過一絲不安,緩緩掃過整間房子,看着裏面處處整潔的東西,咧嘴笑了笑,然後彎腰從牀底下掏出一個皮包,跨在身上出了門,走的時候門沒鎖,甚至連碗筷都沒來得及刷··

醫院內,劉鑫掛了電話鬆了口氣,因爲他早就聽說這位老師父已經退出江湖不再過問這些鬼神之事,安心在家中養老,本抱着試一試的心態請他出山幫助我們,實在不行在去找別人。沒想到這老爺子竟然一下子就答應下來,當下就笑着對小穎說妹妹你放心吧,郭老先生是這裏最厲害的師父,有他出馬一定可以幫你們解決這個麻煩!

小穎點頭,笑了笑。轉眼看向毛蛋,看着他光頭上面厚厚的紗布,心裏很愧疚,毛蛋確實很喜歡自己這小穎心裏清楚,從毛蛋本來寧可出錢也不惹事,但當自己被打那一刻毛蛋就瘋了般的衝上來那刻她就知道了!可是感謝和感情,真的不是一碼事!

緩緩走上前坐在牀邊,握住毛蛋的雙淡淡開口:“毛蛋,你快點好起來,到時候我給你介紹個好女生!我知道你喜歡我,可我喜歡的是周浪···對不起!”坐了一會兒,郭老直接挎着包來到了醫院,劉鑫找了兩個兄弟看着毛蛋,就帶着小穎還郭老往學校趕來。

他們走出病房的那一刻,閉着眼睛的毛蛋,緩緩流出了眼淚;小穎的話他,全都聽到了。他恨自己,恨自己爲什麼都能把明給豁出去,還不能得到小穎的心,他更恨我!沒有我,小穎就是他的!沒有我···

我們8棟宿舍的監控在二樓,所以我和小胖跑到宿舍以後緩緩往二樓走,但還沒走上樓,就聽見監控室裏有細微的聲響,但我知道那不是宿管,進宿舍大門路過宿管辦公室我特意看了一下,宿管阿姨大爺都在!那這裏面會是誰呢?

“不好!”我心裏一驚,在不顧疼痛,使勁跑上去。但,

還是晚了!我們上去的時候,監控室窗戶打開,跑上前一看,一個身披雨衣的人影快速跑遠,消失··

扭頭一看監控設備,被人動了··· 第540章

「我不拆穿你,不過是看在你當初年幼,也沒做過什麼大錯的事情罷了……」帝琛冷聲打斷白晴兒的話道。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知道?分明沒有人看到的……」白晴兒震驚的看著帝琛說道。

當初帝琛收留白晴兒,是因為白晴兒是他一個故人之女,但是實際上,帝琛的故人確實有一個女兒叫做白晴兒,只是那個白晴兒早就死了……

而如今這個白晴兒不過是帝琛那位故人,鄰居家的孩子罷了!白晴兒因為自己的爹娘貧瘠,十分厭倦自己的父母……

而她無意中聽到正在的白晴兒,跟她說起自己的家族可能會破產,爹爹想將她送到帝族老祖宗身邊修鍊的事情……

當時白晴兒就非常的羨慕,直到後來白家滅亡,想到真正白晴兒說過的話,她便一咬牙去到滿是屍體的白家,將真正的白晴兒屍體藏了起來,自己拿著白晴兒父親的信,換上衣服,躺在了帝琛故人的屍體邊……

就在她以為帝琛不會來時,收到信的帝琛果然出現了,白晴兒假裝害怕的一直哭,也不說話,加上白家到處都是屍體……

帝琛有些愧疚自己來晚了,因此沒有多疑的將白晴兒帶走,一把大火燒了白家,白晴兒被他一直留在身邊,收為徒兒……

這件事情白晴兒做的隱秘,確實沒有人知道,但是自己的故友樣子如何,帝琛又豈會不知……

隨著白晴兒長大,容貌越發美麗,卻跟自己的故友毫無相像,帝琛原本也沒怎麼在意,直到發現白晴兒私下裡心狠手辣后,心中起了疑惑……

於是他暗中追查了一下,一查之下事情便水落石出,他帶走白晴兒時,白家隔壁夫妻兩的女兒神秘失蹤了,他去看了白家隔壁那對夫妻,發現容貌跟白晴兒極為相似,詢問之下也知道,白家的女兒已經死了,帝琛便也知道了事情大概的真相……

只是想著白晴兒最多就是代替了故人之女的身份,也沒犯大錯,他便沒有追究,想著以後找個機會讓她回去便是,這事便這麼過去了……

卻沒有想到今天白晴兒,還敢拿這件事出來說,帝琛才會怒了……

「師父,你知道我是?」白晴兒顫抖的問道。

師父到底知道什麼?是知道她藏起來白晴兒的屍體,還是知道她殺了自己的父母?或者都知道了?

白晴兒一時之間,心裡害怕不已,當初他發現師父去了白家,回來后神情不悅,擔心自己的事情敗露,會被趕回去……

於是找借口離開,回到了那個她厭惡的家,喬裝打扮的她回去之後,一問才知道,師父真的去了她家,也知道白家女兒死了,而她失蹤了,只要師父不是傻子,一定能猜到自己是假的白晴兒的……

她不想離開,她還要嫁給師兄呢,於是看著對面的爹娘,白晴兒心一狠,直接將兩人滅殺后,毀屍滅跡……

在她看來,這個世上只要爹娘死了,就再也沒有人認識她了! 從監控室下來的時候,我滿腦子都是那個身披雨衣的人,想在腦海中構思出那人的輪廓,毫無疑問他便是救我的人,可他爲什麼一直躲着?由於太過關注導致不顧的看腳下的路,有一節臺階踩空,若不是胖子及時抱住我,肯定會摔倒在地;回到宿舍後我一下子躺在牀上,內心涌起深深的無力感,那人既然不肯露面而我們又不能及時找到他,就只有等晚上那髒東西再找來,然後跟他們拼了,隨我想了想看着胖子開口:“你們先別在學校了,等過一段軍訓結束在回來。”沒錯,既然事情躲不掉,那就讓我一個人來面對吧!

“咋了,沒信心了?”胖子撇了撇嘴繼續開口:“既然你沒招兒了,你胖哥就親自出馬!”然後從桌上拿起一個空礦泉水瓶子進了廁所,不一會便拎着一瓶子黃色液體走了出來,在我眼前晃了晃說看見沒有,這是你胖哥的法寶,說完把那瓶子‘神仙水’扔到自己枕頭邊上,然後又拿了一個瓶子往廁所裏走。

“等會兒。”我哭笑不得的喊住了他,然後問他幹啥去,他說童子尿不是很厲害嗎,我再去尿一瓶···,我說你不是有了一瓶麼,咋還去啊,他說那是他用的,在整一瓶給我用,我說算了吧我用不着那個,小胖切了一聲沒理我,自顧自進了廁所,繼續生產童子尿。

這時候電話響了起來,小穎的,一接通小穎就說讓我們準備一下,等會兒她要和表哥來我們宿舍,我連忙答應掛了電話後趕緊喊小胖,他應了一聲拎着半瓶子尿走出來說早上水喝少了,不然還能在整一瓶說完還晃了晃瓶子朝我眼前遞了遞說你到底要不要,我看着那深黃色的液體,噁心的不行說你最近上火了吧,咋那麼黃呢。小胖說這你就不懂了,尿液越黃,辟邪的功能就越強大說完隨手將這半瓶子也扔了出去,我看着瓶子那近乎完美的弧線愣了,繼而張大嘴巴震驚的看着小胖。

“咋了,我臉上有花姑娘?你老瞅我幹啥?”

我沒說話,繼續震驚的看着他,同時間,宿舍內開始瀰漫一股*···

“啥味兒啊這是?”胖子捏着鼻子順着*望去,停頓了一秒後猛然開口:“臥槽,忘了擰蓋兒了!”

五分鐘後,胖子把所有的被褥全部打搭在了宿舍樓中間的萬年青上面,並且將宿舍內所有窗戶和電扇都打開,怎奈胖哥的尿威力實在是太過強大,宿舍內還是有一股揮之不去的味道。

“都怪你突然喊我,要不我能忘記扣蓋子麼?”一切搞定以後,胖子累的穿呼呼的坐到小牀邊上開始發牢騷,然後接着開口:“你剛喊我啥事兒啊,沒事別說我揍你!”

“我去,壞事兒了!”之前我一直震驚於胖哥超乎人類的那‘隨手一丟’之中,直到現在才反應過來,小穎要來!連忙開口說你趕緊整點空氣清新劑啥的,等會兒蘇小穎還有他表哥要來。小胖聽了也是連忙摸了點錢出去了,想必是去買空氣清新劑了;可是很快他就回來了,然後滿臉苦逼的看着我,我說你還挺快,快噴吧。

“浪浪···哎,這什麼味兒啊?”胖子還沒說話,蘇小穎的聲音就傳來,我頓時就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扭過頭尷尬的開口:“來了啊···”小穎自然是知道宿舍裏面是什麼味道,看着我臉色一陣白一陣紅,她心裏還有自己的小打算,準備讓劉鑫過來把把關,如果表哥覺得可以的話,以後在自己父母面前還能多個人幫自己說話,卻沒想到剛剛進我們宿舍,一股尿*撲鼻而來!

最可惡的是胖子,明明是他惹的禍,此刻竟然只是衝她笑了笑,然後遛了。最後還是我厚着臉皮開口:“坐吧!”

小穎白了我一眼然後轉頭說表哥,郭先生你們進來吧;這時候我才發現她後面跟着兩個人,其中一個長得跟韓劇裏面的明星似得,白白淨淨極爲帥氣,不同的是相比那些娘炮,眼前的人有着濃濃的陽剛之氣!我在打量他的時候,他也在看着我,最後我們兩個目光對視在一起,我主動笑了笑向他示好,這倒不是浪哥我善於阿諛奉承,只是覺得這是小穎的哥哥,我理當尊敬!他看着我輕哼一聲,便不再理我,走到胖子板凳前準備坐下,估計是發現胖子那裏騷氣甚濃,又坐到了毛蛋牀上。

而他身後有一個挎着皮包的老頭兒,看到老頭以後我愣了一下,因爲他給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這種感覺特別的強烈,下意識的開口:“我們見過嗎?”老頭聽了搖搖頭說沒見過,不過我看他目光閃爍,似乎很興奮地樣子,就繼續追問道您是做什麼的,爲什麼我看到您有那麼強烈的親切感。

“浪浪別瞎說,這是郭老先生,是表哥請來幫助我們對付圖書館那髒東西的。”小穎在邊上及時插話,然後衝我使了使眼色,顯然是怕我說話冒犯了這郭老,畢竟越有本事的人脾氣就越古怪。我點點頭,然後心裏有些明白爲什麼自己看到這郭老覺得眼熟了;其實這不是眼熟,而是一種能力,看人的能力,就像舅舅或者外婆還有鬼面叔叔他們,肯定能夠一眼看出來郭老的身份,只不過我道行很淺,蘇小穎不說我不知道而已,所以會有一種莫名的感覺。

“郭老,謝謝您能來,您看我是不是現在就給你說說情況?”聽她說完,我快速組織了一下語言,爭取做到了說話不間斷的開口,在茅山中,其實是在整個道教所有流派中,等級都是分明的,後生弟子遇到前輩都會有莫名的緊張感,都會發自內心的尊重;我在外婆他們面前還好,可這第一次遇到江湖前輩,心裏着實忐忑不安。

“那個到不急,不過是蟄伏在學校裏的小鬼罷了,老夫反掌之間便可將其打的灰飛煙滅;不過在那之前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小穎很有眼色的給搬過去一張凳子,不過他沒坐,站在那裏神神祕祕的開口。

“什麼事情,前輩請說;還有···能不能不要輕易打散他的魂魄,都是可憐人前輩爲何不度他投胎?”我尊敬的問道,同時還在努力地爲那小鬼求情,心想小老哥呀我都被你們整成這個樣子了還在爲你們求情,到時候別管結果如何,都別再找我麻煩了!

“很簡單,你得拜我爲師!”

“啊?”我張大嘴巴,滿臉震驚的開口,本以爲老爺子是缺什麼東西或者對我提一些什麼要求,卻沒想到竟然要收我爲徒,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小穎和劉鑫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任誰都不會想到退出江湖已久的他,會主動收一個初次見面的小毛孩子爲徒,尤其是劉鑫,之前郭老幫他解決了樓盤那塊兒的麻煩以後,曾提出要拜師,可是無論他怎麼求,郭老就是不答應,現在卻···

“不知前輩,您是什麼派的?”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這不是說我裝逼,看不起他;而是我們是茅山世家,外婆舅舅都是優秀的茅山傳人,而我現在所學的也是茅山祕術。雖然我還不是正兒八經的茅山弟子,可畢竟學了茅山的東西,如果在拜他爲師,難免會有欺師滅祖、背叛師門的感覺,所以我不想冒冒失失的拜他爲師!但是又怕我不答應他,他就不幫我,所以只能試探性的開口問了一下。

“放心吧,老夫我無門無派,即便你之前學過其他門派的或者以後在投入其他門派都與我無關,也算不得你背叛師門!”似乎看出我的心思,郭老笑了笑開口,頓了一下走上前,伏在我耳邊繼續輕聲開口···

“怎麼樣?”說完以後他再次問道,我從他的話裏回過神來,當下就要起身下跪拜師,沒想到這郭老爺子看似古板,還挺知道心疼人,連忙阻止我,說有傷在身,那些俗禮就免了,不過這也更加讓我堅信他無門無派了,不然不可能允許我拜師不下跪的!

從進來的這段時間內,一直都是我在和郭老,部隊現在已經是我師父了;我在何和師父對話的過程中小穎一直看着我,時不時插句話,而劉鑫則是一句話沒說,盯着小穎看一會兒,又盯着我看一會兒,臉色越來越難看···

當晚,我和師父還有劉鑫一起進了圖書館三樓,胖子行動不便,就留在劉鑫車裏陪着小穎,爲了安全起見我還讓師父往上貼了幾張紙符,師父說沒必要,但還是貼上去了,說爲了我放心。可我們在三樓轉了一圈,都沒有發現有鬼魂,我心想難道那鬼魂已經走了,之前是走之前故意嚇唬我們呢,卻沒發現師父的臉色異常的難看。

與此同時,劉鑫的手機響了起來,把我嚇了一跳,他看了看我和師父,按了接通鍵,開了擴音。

“大·大哥,出怪事了,我們一直在病房門口守着,結果裏面那學生,丟了!” 第541章

她們一家在隠族根本沒有親戚,只有他們一家三口,殺了自己的爹娘后,白晴兒才安心的回去了……

此刻,看著帝琛的眼神,不知道為何白晴兒中感覺心裡毛毛的!帝琛冷冷瞪了她一眼,沒再說話……

有些後悔自己的仁慈,將她一直留在身邊,早知如此,早就應該將她送走,也免得今天在這裡丟臉了……

就在這時,眾人忽然聽到一聲悶哼,原來站在白晴兒身後的歐陽美琳,在自家長老的要求,被墨族人拒絕後,低頭沉思了片刻……

忽然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划像自己的臉,她的想法很簡單,活著,只有活著才能去計較別的,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容貌沒有了,只要她活著才能想辦法修復,死了容貌在也是枉然……

修為沒有了,只要她活著,歐陽家族那麼多天材地寶,她相信父親不會看著她成為廢物,所以她必須活著,死了什麼都沒有了……

想到這裡,歐陽美琳跟自家長老傳音后,在歐陽家族長老們敬佩的眼神下,率先毀掉了自己的容貌……

接著,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匕首直接刺向她的丹田……

眾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雖然歐陽美琳沒有白如夢美,那也是大美人一枚,就這樣自毀容貌,自廢修為,單是這分魄力,就讓眾人高看一分了……

誰也沒有發現,站在墨蕭逸身邊的顧琰,衣袖下的手微微一動,真以為她當眾這兩刀就完事了,真是做夢,毀容自然要毀得徹底,廢修為也要廢的徹底才行……

顧琰眼中閃過一抹光芒,倒不是他狠毒,而是寶寶可是警告他了,必須把這些女人都處理乾淨,不然以後就讓他不能說話,對於寶寶手裡那些奇怪的毒藥,顧琰也是忌憚不已啊……

所以,自然不敢不聽寶寶的話,將這些跟九狸搶寒的女人,徹底解決乾淨……

歐陽美琳的丹田被她刺破,整個人微微一晃,還好被歐陽家族的長老扶著,才沒有跌倒,此時的她雖然狼狽,身上卻帶有一種讓人敬畏的氣質,她冷笑的看向帝族方向說道:「長老們說的沒錯,身為帝族未來的少主夫人,不能食言,我歐陽美琳願賭服輸!」

說完還不忘鄙視的看了一眼,在地上狼狽哭泣的白晴兒,在她眼裡,無論身份地位還有其他,白晴兒都不配跟她比……

看到歐陽美琳的樣子,白晴兒震驚之餘,聽到眾人對她的稱讚,心裡恨得要命!該死的歐陽美琳,竟然對自己如此狠……

可是,對方是歐陽家族的大小姐,就算對方今天自會容貌和修為,憑藉歐陽家族的勢力,定然會想辦法幫她恢復的……

可是,自己卻什麼都不是,她只有一個師父可以依仗,如今師父知道了她的過往,一定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對她,如果她再自廢修為,自毀容貌,豈不是會生不如死……

不,她不能,她不能毀了自己的容貌和修為,也絕對不能死…… 劉鑫聽了尚且在愣神之中,我就已經慌了起來,電話裏面說的學生肯定是毛蛋無疑,他竟然丟了!他會去哪裏?這是偶然嗎?顯然不是!連忙拉住師父的手求他想辦法救毛蛋,因爲毛蛋不可能憑空蒸發,一定是被髒東西給整去了。

“郭師父,您看···”掛了電話劉鑫也神色凝重的開口,他同樣感覺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師父略微思考一下說不管你那小同學是不是被這髒東西擄走,既然我們來到了這裏,就要找到那小鬼,除掉他以後一切都會水落石出!我一聽也是,與其費盡心思的來回折騰,還不如就在這裏釜底抽薪,徹底把那小鬼收拾了,一勞永逸!當下點頭說師父,那有勞你了!

他老人家微微頷首,讓我和劉鑫盤腿坐相視而坐然後從包裏拿出來兩個鈴鐺,一人分給我們一個,並且說等會兒聽到走廊裏有動靜,我倆就要玩命的搖鈴鐺!我心想這還用得着兩個人麼,一個人兩手一起拿着就完全可以搞定了;彷彿讀出我的心思,師父又補了一句:“別拿這個開玩笑,等會必須竭盡全力的給我搖鈴鐺,不然你們可就危險了!”我聽了心裏也暗自加了份小心,畢竟有句話是怎麼說的?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當下,師傅讓我們閉上眼睛不要說話;我按師父說的閉上眼睛之後,就聽見師父在走廊裏唸唸有詞的來回踱步,他走路的聲音很好認,因爲穿的是那種千層底兒老布鞋!可是驟然,或許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那種熟悉的腳步聲戛然而止,甚至我都沒能聽出他到底走在哪兒,想要開口問問劉鑫,卻又想到師父他老人家說過,不許說話。

整個走廊裏鴉雀無聲,安靜的有些滲人···

樓下車裏,胖子和小穎雖然坐在車裏,可心情卻一樣緊張,緊緊地盯着圖書館大門的位置,因爲已經到了晚上,圖書館內主體燈光已經滅掉,只留下了一樓大廳那裏暗淡的燈光,而小穎二人目不轉睛的注視着的地方,正是燈光處。隨着我們進去的時間越來越長,蘇小穎也越來越緊張,想和小胖說說話分散一下注意力,卻發現這傢伙已經靠着後座睡着了,由於這小子感冒的緣故,在他一呼一吸之間,鼻孔那裏還會冒出鼻涕泡··

小穎無奈的拍了拍小胖,然後指了指他說你這心也真夠大的,現在是睡覺的時候嗎?事實確實如此,深夜停車在陰森空曠的圖書館前,甚至爲了辟邪而貼上了靈符,在這種情況下小胖還能夠睡着,也真的是沒誰了!胖子先是猛地吸了一下,將快要滴下來的鼻涕吸溜回去,然後嘿嘿一笑說反正乾等也是等,還不如睡一覺補補精神,絲毫沒有不好意思。不過他還算有點紳士風度的開口:“要不你睡會兒吧,我自己盯着。”

“算了,我們一起看着。”小穎淡淡的開口,其實說心裏話她也困了,可是她不敢睡因爲只要一睡,脖子就會不聽話的癢起來,平日裏在宿舍到也沒什麼,睡的時候大家都在睡覺,起來的時候脖子就已經癒合;現在如果睡覺的話肯定會被胖子發現,這對一個愛美的女孩來說,是無法接受的。

“那行吧,你困了就歇着,一切有胖哥。”胖子騷包的錘了錘自己的胸口,然後往燈光出看去,這一看還真發現有人影出來,胖子一下子就激動了,着深更半夜的圖書館裏面不會再有別人,一定是我們出來了,所以邊看邊對小穎說他們回來了。

本來小穎低着頭想起了毛蛋,雖然沒有感情,但畢竟毛蛋爲自己做了那麼多,現在卻一個人躺在醫院裏,甚至都沒人照顧,她心裏也挺愧疚的;正想着呢一聽胖子說話反射性的擡起腦袋朝圖書館看去,果然昏暗的燈光下出現了一個人影,並且緩緩的往前走着,小穎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笑容,通過影子的大概位置看,我們馬上就要從圖書館裏走出來,可是過了能有五分鐘的樣子,那人影依舊在那裏徘徊,或者說是在踏步,給胖子他們的感覺就是那人影雖然一直在動,但就是沒有發生位移!

“不行我得下去看看,他們停在那塊兒是不是需要幫助呀。”胖子扭頭對小穎說道,說完正準備下車卻突然想到了什麼,猛地扭過頭,卻發現小穎的脖子上,原本是傷口的位置上,出現了一隻眼睛!而那眼睛,正是之前我們在圖書館遇到的女鬼,冀佳的眼睛!而小穎顯然看不到傷口上的眼睛,只是一個勁兒的再撓着,這時候胖哥終於展現了男子漢的一面,猛地把手指頭放進嘴裏,狠狠地咬了一下,強忍着沒有叫出聲來!因爲他知道自己一叫,小穎肯定會懷疑,到時候再讓她發現自己脖子上長着鬼眼,指不定給她嚇成什麼樣呢!

忍住叫聲以後,胖子有小心翼翼的朝小穎看了看,發現她沒有一絲精氣神的躺在座位上,半閉着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只是手不停地撓這那隻眼睛,每一下,眼睛裏面都會流出鮮血!胖子不敢叫出聲,也不想小穎一直這麼下去,連忙伸手拍了拍小穎,可能是胖子手上有鮮血的緣故,在他拍到小穎的一瞬間驚奇的發現小穎回過神來,恢復了剛纔神采奕奕的模樣,最重要的是那隻眼睛消失了!剛剛鬆了口氣,小胖還沒來得及平復一下自己的小心臟,小穎卻猛然伸手指向窗外圖書館前的位置,低着聲音開口:你看看那是誰···

雖然小穎聲音不大,可胖子還是聽出裏面的劇烈感情波動,心裏一驚低頭網書包裏摸了摸,似乎摸到了什麼後,心裏踏實一些,才擡頭望外看去。之前從宿舍出發的時候,我們都已經出來了,胖子突然喊停,然後一個人顛兒顛兒的跑回宿舍背上自己的小挎包,路上我不止一次的問他帶的是什麼,他都說是不能說的祕密,然後我只能自己猜,然後吃飯回來直接趕往圖書館的路上我和他還有師父坐在後排座位上,我坐在中間,見小胖睡着了,慢悠悠的打開她的小包一看,頓時石化!

這尼瑪不服不行,誰會想到這小子專門跑回宿舍,只是爲了帶回自己的童子尿!

閒話少說,胖子擡頭以後眼睛一下子就變得嚴肅起來,之前的逗比風格瞬間消於無形,他一邊目不斜視的看着前面,一邊憑感覺用手揉着自己的腳踝,看上去準備隨時下車!

圖書館前的黑影在徘徊多時以後,終於動了!昏黃的燈光下,一個人緩緩地從裏面走了出來並且再往車子這邊走,只不過最先看到他的小穎,看出來那不是我們進去這三個人的任何一個,而出來這人身上怪怪的,所以她之前跟小胖說話的時候,聲音有些顫抖。

而對於小胖來說,對於出來的這個人再熟悉不過,雖然此刻他低着頭,並不能看出面貌,但小胖從來人那一身雨衣便一眼認出,他便是白天早我們一步去了8棟監控室,並且動了裏面錄像的人!那人顯然不知道小胖在車裏,繼續往這邊走着,也不擡頭,只不過低頭走着,小胖知道我爲了找到這個人可謂絞盡腦汁,看到他自然不會讓他在跑了!

“小穎,等會兒我下去扯掉他的雨衣,你自己在車上注意安全,然後記住在我拉他雨衣的一瞬間,看清他的臉,聽到了麼?”胖哥此刻又變成了哲人,看了眼馬上走到車前的雨衣人影,冷靜沉着的對蘇小穎說道,說完後補了一句:“這個人很有可能是那天在裏面救了浪浪的神祕人,你看清他是誰!”他知道自己即便下去了,也很有可能連人家正臉都沒看到就被ko在地,所以一再的囑咐小穎。

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小穎用力的點點頭,而胖子則咬着牙看着已經走上來的雨衣人,輕輕地握住車門把手···

三樓,自打師父的腳步聲消失以後,整個走廊一直處於鴉雀無聲的狀態,可我就是有一種無名的壓力涌上心頭,總覺得這安靜的背後,醞釀着我難以承受的風暴,後背汗水不停地往下流,額頭上的汗珠也越來越密,我甚至都能聽到汗水從額頭滴落在地板上分成數瓣兒的聲響!

如果不是對面劉鑫細微的呼吸聲,我甚至都懷疑整個走廊只剩下我自己!就在這時,走廊的另一端,好像是廁所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聲嬰兒的哭聲,緊接着哭聲突然變兇,並且迅速的往我們這邊擴散,就像一個小孩子哭着向我們走來一樣,可是隻有哭聲,沒有腳步聲!

“鈴鈴鈴···”幾乎同一時間,我和劉鑫玩兒命的搖起了手裏的鈴鐺···

樓下,奔馳車外,雨衣人緩緩而行,路過奔馳的時候看了一眼,也沒在意繼續往前走,等他快要走過去的時候,車門突然被打開,緊接着胖子像個肉球一樣,蹭的一下跳出來從後面扯下他的雨衣,並刻意的扭了下那人的身子,以便於小穎看得更加清楚。

果然不出胖子所料,那人大吃一驚直接伸出胳膊肘往後一頂,胖子就覺得被牛頂了似得摔倒在地,擡頭一看,哪裏還有那人的影子,周圍一片寂靜!強忍住疼痛上車,第一句話就是問小穎看清楚沒有!

小穎點點頭,緊接着啊的一聲叫出聲來,邊叫邊搖頭,似乎剛剛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 第542章

墨蕭逸看著地上的白晴兒冷聲說道:「這位姑娘是打算耍賴嗎?如果這樣,可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你敢……」白晴兒聞言抬起頭,瞪著墨蕭逸吼道。

「白姑娘,如果你願意歸順我們落花谷,我們可以想辦法,幫你治好修為和容貌!」這時,落花谷的隊伍中走出一人,不是別人,正是愛慕白晴兒的男子。

聞言,其餘落花谷的長老們,只是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話!這個男子是他們落花谷的一名長老,但是他卻十分得谷主的喜愛,因此他們都不願意得罪他……

白晴兒聞言看了看,看向自己滿眼痴迷的男子,又看向了一邊冷冷看著她的帝琛,心裡掙扎不已,她該怎麼做?

是毀了自己投靠落花谷么?她很清楚,那個男子對自己的心思,一旦自己毀了容貌和修為,就會變成廢人,一個廢人沒有資本要求對方為自己做什麼,唯一的辦法就是取悅對方,來換取自己想要的……

那樣的話,自己和師兄,豈不是再無可能了?讓她放棄自己愛了無數年的師兄,她真的做不到……

「哼,我勸你好是識時務的好,如果死了,才是真的什麼都沒有了!」歐陽美琳的話淡淡傳入白晴兒的耳中。

如同一道炸雷,直接將白晴兒驚醒!沒錯,好死不如賴活著,變成廢物就不能和師兄在一起了,但是卻也不是永遠沒有機會不是嗎?可如果自己死了,那真的什麼都沒有了,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師父……我……」白晴兒看向帝琛欲言又止道。

「從今往後,你我師徒情分一筆勾銷,再無瓜葛!」帝琛說完手一揮,白晴兒的識海一痛,多年來帝琛傳授給白晴兒的一切,都被他收回了。

白晴兒做夢也沒有想到帝琛如此絕情,竟然收回他傳授給自己的一切,憤怒的瞪著帝琛說道:「帝琛,你簡直是冷漠的魔鬼!我白晴兒瞎了眼,才會侍奉你多年……」

「哼,白晴兒的名字,不是你配擁有的!」帝琛冷聲道。

「我就樂意叫白晴兒,你管得著嗎!哼……」白晴兒說道。

說完猶豫了下轉頭看向落花谷的男子問道:「你真的願意幫我嗎?哪怕我變成廢人?」

「晴兒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恢復的,我不會讓你一直這樣的。」男子深情的說道。

「好,我白晴兒在此發誓,從此效忠……」

「嗖……」

結果白晴兒的誓言,還沒說完,一道黑色的光柱從天而落,直接將白晴兒整個人吞噬,黑色的光柱瞬間消失,白晴兒也消失的乾乾淨淨,跟白如夢一樣的下場……

歐陽美琳見狀冷笑一聲:「早點做出選擇就不會這樣了,真是愚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