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沒有任何猶豫,她抬步直接向茶樓走去,「方才咱們經過了菱藕香的側門、小門、大門,道長可以想一想,有誰是應該出現卻沒有出現的?」

慧聰道長目光驟然一霎,可又怕被周圍人看出端倪,趕緊低下頭,亦步亦趨的跟在武清身後,難以置信的說道:「您,您難道說的是白玄武?」

武清輕輕頷首,無聲的認可。

這個答案叫慧聰道長不由得渾身汗毛倒豎。

按照武清的計劃,這會應該正是戴郁白往家裡運錢的時候。

而聯絡家裡的人就是他慧聰道長!

按照之前白玄武給他的承諾,玄武門的人應該早已偽裝成搬運磚石的工人,在菱藕香小門隨時待命。

可是他們走下來這麼一圈,別說什麼磚石工人了,就連半個磚頭都沒看到。

經武清這麼一提醒,慧聰道長才終於想起這一處明顯得不能再明顯的破綻。

武清走進茶館,選了一處僻靜又能看到菱藕香的位置坐下。

她一抬眼,就看到慧聰道長慘白如紙的驚懼臉色。

武清知道,這個推測實在是叫慧聰道長難以接受。

他之所以沒有想到,並不是他不如自己觀察細緻,完全是因為他對白玄武百分百信任。

根本就不會相信,千山萬水的辛苦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步,最後一步時,會栽在最可靠的家人手裡。

而武清之所以能一眼看穿,完全是因為旁觀者清。

她並不認識白玄武,自然不會忽略他身上的可疑。

「小二,來壺菊花茶。」武清掏出些零錢買了壺茶,變端起茶杯,一面悠閑的喝起茶,一面有一搭沒一搭的往外看。

慧聰道長猶自不甘心,他往武清近前湊了湊,拎起茶壺,借著要為她續茶水低聲問道:「那您在這兒是為了如意他們? 戰氣凌霄 不如——」

武清一挑眉,未等慧聰道長把話說完,直接打斷,「不行,不能回家,家裡現在比這裡更危險!」

慧聰道長雙目瞳仁中立時驚碎一片,整個人都跟著震了一下。

「這,這怎麼可能?」慧聰道長額上立時淌下豆大的汗珠。

他的嘴唇也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

武清這一句話,無疑是晴天霹靂,在他剛剛達到人生最巔峰的時候,咔嚓一聲俯劈下來,天堂立時咔吧一下碎成了深淵地獄。

「怎,怎麼可能?」他的牙齒也在顫抖,兩隻眼球木然轉動著。

頓了一秒,突然像是中了邪,慧聰道長蹭地站起身,掉頭就要向門后衝去。

他必須要回去,家裡還有他那麼多親厚的兄弟,還有對白玄武毫無防備的老龍頭李儒!

他必須現在馬上就回去!

為了他的兄弟們,更為了老頭頭李儒。

武清疑心的一點都不錯,如果說老龍頭最信任的白玄武這會兒都敢直接反水了,那些一直就對老龍頭管理心懷不服的人必然已經全面爬箱。

家裡這會怕早已是血流成河,一地狼藉了!

在意識到慧聰道長的意圖后,武清唰地一下伸出手,用出最大的力氣一把掐住慧聰道長的胳膊,竟然生生把他扥回了原位。

慧聰道長一個不穩,立時跌坐在座位上。

索性這會並不是茶館的高峰時段,店裡並沒有幾個人,店小二也在後廚那裡幫忙,慧聰道長這處異常,沒有別人發現。

「現在回去除了送死,什麼都做不到,」武清緊擰著眉毛低聲解釋道,「剛才我之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逃跑,就是為了這個。白玄武現在最大的目標是錢,站在他背後的那些黑手,也極看中這些錢。

失心爲後 怕就是這筆突來的橫財,叫他們急了眼,才會畢其功於一役,提前爬箱造反。」

武清掐人的力度很深,尖細的指甲幾乎嵌進他的皮肉。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疼痛,叫慧聰道長被嚇飛的神智終於恢復了些許。

「您是說要再反截回這些錢?」慧聰道長驚疑不定的望著武清,「可是就憑咱們兩個人,怎麼可能對付得了白玄武他們那一大群?」 武清點點頭,示意慧聰道長靠近些說話,「上面那些還只是猜測中最壞的情況,目前只是我的猜測,沒有確鑿的證據,所以暫時先不用憂心。」

慧聰道長還遠未從剛才的猜測中緩過神兒來,猶自驚魂未定的說道:「可要萬一被您說中,就是那個最糟的情況,咱們就真的要一打十的幹掉白玄武的人嗎?」

武清端起一杯茶,唇角微勾,眸色卻是異常冷峻肅然,「沒錯,真到了那一步,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硬著頭皮上。」

慧聰道長剛剛有些輕鬆的臉色再度鐵青一片,「小師叔說的是,按照時間推算,地下室被吸力吹散的錢應該還沒有捋完,也就是說郁白、紫幽、如意他們三個現在還在地下室里。」

說到這裡,慧聰道長狠狠一咬牙,「既然這樣,不如我先進去再探探情況。」

「不用,」武清抬眼看著菱藕香大門的方向,目光冷冽,一口否決了慧聰道長的提議,「他們自己會出來。」

說完武清掏出零錢放在桌上,徑直起身走出了茶館。

慧聰道長慌忙跟上,壓低聲音急急問道,「小師叔您這是去哪?」

武清腳步不停,「菱藕香正門關閉歇業了,他們已經收拾好了錢,要從側門走了。」

慧聰道長心頭一凜,怔愣間武清已經走回大街上。

菱藕香的周邊街市都很熱鬧,武清挑了街口一個水果攤,伸手拿起一個蘋果就開始挑選。

只有慧聰道長知道,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菱藕香的側門防線,武清警惕的餘光一直盯在那處小側門上。

慧聰道長十分自覺的掏出一個包袱,接著武清挑選的水果,餘光也盯在側門處。

果然沒過多久,從那扇側門裡推出一溜小車。

武清換了個位置繼續撿著水果,視線裝作不經意間的向小車掃去。

小推車上滿滿登登的堆滿了土石磚塊。

只一眼,武清就看出其中一個磚塊必然的現金捆綁而成的。

慧聰道長看著那些小推車,自然也看出了其中的門道。

他的后槽牙幾乎都要給磨碎了。

什麼叫做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今天這個場景就是了。

真是常年打雁,今天卻被大雁啄了眼睛。

他與新一門所有人費盡心機的布下這麼大一個局,沒想到千辛萬苦得來的錢,還沒捂熱乎就被人搶走了。

怎麼能不叫他不恨,不叫他惱怒?

像是感覺到了慧聰道長身上的狠戾氣場,武清輕輕捅了一下慧聰道長的手臂。

示意他一定要時刻不忘偽裝。

慧聰道長這才勉強低下了頭。

可就在這低頭的剎那,從菱藕香側門裡忽然又走出三個人。

兩人一女。

慧聰道長雙目瞳仁立時狠狠一抽,除白玄武,他還看到另一個熟悉的男人大搖大擺的朝他們走來。

武清也是吃了一驚,因為除了意料之中的白玄武,她還看到了另外一個囂張無比的男人,白龍門門主邵智恩。

然而邵智恩還遠遠不是那個叫她真正驚訝的人。

真正叫武清難以置信的,是那個女人! 請輸入正文。「劉琪琪?」武清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手中蘋果也跟著跌滾回水果攤。

慧聰道長趕緊撿起那個蘋果裝進布袋,趁機還碰了碰武清的胳膊,小聲問道:「怎麼了?」

武清瞬間回過神來,低下頭繼續撿水果,只低低回了慧聰道長一句,「一個熟人,沒事。」說完她又抬起頭,從慧聰道長手中接過對攤販老闆笑了笑,「老闆結賬。」

慧聰道長知道事情遠沒有老闆說的那麼-讓一個

只見劉琪琪從菱藕香側門從容走出,表情凝重,而前面的慧聰道長與白玄武聊了兩句后,兀自站定。

邵智恩依然是表示得最熱情的那一個。

只見他返身走回到劉琪琪近前,出乎武清意料的是,邵智恩沒有表現得冷冰冰,更沒有任何強迫行為的端倪。

···

今天尾巴生病了,明天會更新,對不起友友們了。

門主邵智恩竟然也在。

武清看了他們說了幾句,只能讀個大概的唇語。

慧聰道長更加驚訝,武清竟然連唇語的功夫都會,真的是太深不可測了。

白玄武竟然是個女人,而最令武清驚訝的是,白玄武手底下有個女人,竟然是劉琪琪。

劉琪琪可是邵智恩為了對付武清,了解武清專門接近的。

並且邵智恩還一早就在女上司被俘虜的時候,串通溫諾宜策反了那個女上司。

女上司這一次的活動,就是想要把護國人士一網打盡。

然後跟邵智恩和溫諾宜平分消滅梁家的所有好處。

在其中的時候,女上司要戴郁白求她,只要做她的男人,她就能放他一條生路,而已願意為他投資,叫他重新恢復以前白家榮耀。

見過的男人中,最有種,最有魅力的,也是唯一不臣服在他腳下的,他只不過一晚而已,女上司說戴郁白是她見過唯一不為她動心的男人。

既然她以後會很有身份地位,那麼就要盡情的為所欲為。

死也要趁了她意再死。

而且聽說戴郁白從十幾歲就被梁國仕收在了房裡,雖然表面上光鮮亮麗,但實際上還是未經人事的雛兒。

就是在國外留學的時候,為了防止戴郁白被別的女人污染,出入都有專人監視陪同。

怎麼樣,你這樣悲慘的人生就讓我來解救吧。

女上司捏著戴郁白的下巴,給戴郁白灌藥。

外面已經死傷甚重,外面的那些兄弟是真的不怕死,為了心中的真理,他們真的不怕犧牲。

就在這個時候,戴郁白放軟了話,要妥協,表現出藥性控制的樣子,渾身出汗,發抖著求饒。

武清被劉琪琪捆在房間里,叫武清也嘗一嘗自己心愛的人被人搶走的滋味。

而且劉琪琪還說,現在我會假裝送東西,如果有機會,我會偷偷放了戴郁白,他是那麼一個冰冷的人,但是對我卻有難得的柔情,這次再叫他欠了我的人情,我就會一步步收攏他的心。

只許你搶我喜歡的,這一次就叫你也嘗嘗被搶的滋味

邵智恩帶著劉琪琪和白玄武,帶著一車車的拉土車,好好蕩蕩的離開了菱藕香。

其中還有戴郁白三人。

那三個人被人攙扶著進了汽車。

武清皺眉,跟著慧聰道長一起跟蹤。

慧聰道長中途去找老龍頭和一眾兄弟們被關押的地方。

而武清這邊只想跟緊戴郁白。 不過慧聰道長沒敢做任何錶示,就連半個示意的眼神都不敢做就在柳如意身後,亦步亦趨的還跟著一個人。

那人與柳如意走的很近,一隻手下意識的擺向柳如意的腰間。

若是外人看了,還會認為那人是在好心要幫柳如意板磚,而慧聰道長卻是一眼看出,在那人隱蔽的袖口裡,分明有一截槍管若隱若現。

慧聰道長想起武清的吩咐,生怕在這會就叫那人看出端倪,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轉移了視線。

因為拿著槍威脅著柳如意的那人就是與他十分相熟的邵智恩。

而前面的武清早就跟著前面聽到聲音趕緊避讓開的路人一起側身躲向路邊。

慧聰道長沒有任何猶豫就跟著武清一起站到了路邊好奇的向突來的車隊張望。

柳如意雖然第一眼就認出了慧聰道長與武清,但是他也沒敢做任何錶情。

他只是在心底里略略鬆了一口氣。

按照原來的計劃,武清與慧聰道長會在他們收攏錢幣時回到菱藕香匯合。

可是沒想到他與戴郁白、許紫幽才剛剛開始動作,就被白玄武的人誆騙得開了門。

起初他還天真的想叫白玄武的人一起幫忙收攏錢幣,沒想一臉冷笑的邵智恩忽然從人群中走出,搖著摺扇,滿臉諷刺的感謝他們為他賺來了這麼許多的錢。

柳如意當時就炸鍋了,二話沒說一飛鏢就扎向邵智恩的面門。

只是柳如意到底輕敵了,能夠統領聞香堂麾下最強的白龍門十數年的邵智恩功夫實在是夠硬夠厲害。

摺扇輕輕一揮就擊飛了他那用了十成殺氣的飛鏢。

柳如意還想飛出第二鏢,不想邵智恩的動作更快,一大片鼻竇的異香忽然自前方鋪天蓋地的襲來!

還沒等柳如意、許紫幽、戴郁白三個反應過來,他們的膝蓋就一起酸軟無比的跪了下去。

也許是柳如意用慣了各式秘葯秘葯,除了他一個,許紫幽與戴郁白在跪地的同時都昏迷了過去。

柳如意本想拼著最後一口氣力,也要攻擊邵智恩,沒想到他卻連甩飛鏢的力氣都沒有了。

像是存心要折磨他柳如意,在把戴郁白與許紫幽裝進麻袋后,邵智恩卻獨獨留下柳如意一個,將他的胳膊固定呈托出一個三角形,又在上邊擺了一摞磚石。

叫他跟著運鈔的磚石車走在前面。

對於這一點的目的,旁邊的武清卻看得十分清楚。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