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沒過一會兒,便將對方的臉頰給扇紅腫起來了,“還有,本尊現在可不是什麼火麒麟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以後你最好都給本尊記得本尊的名字!天尊緋笑!”最後那一下巴掌扇到對方的臉時,對方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直接向旁邊一扭。摔倒在了地,這倒是弄得緋笑有些懵了,什麼個情況……怎麼給暈過去了……

他還沒過癮呢!

這是天尊跟神尊之間的差距嗎!不用任何的功法靈力,硬生生的將人給扇巴掌扇暈過去了……

林寒眼底滿是畏懼,感覺眼前的這個奶娃娃簡直自家那丫頭恐怖不止萬倍啊!

“嗯?”收拾完了這個老小子,緋笑感覺一道灼熱的視線停留在自己的身。猛地回過頭,對了林寒那雙滿是畏懼的眼神。

這才發現自己急着幫小肉肉報仇,情緒有些失控了。

想到這兒,他輕咳了幾聲,掩去了自己的尷尬,“好了,都愣着做什麼?敢幹嘛幹嘛去。”他又轉頭看了一下老君,發現老君是煉丹師之後。小手一擡,捆住老君的捆神鏈自動從老君身掉落了。

“謝天尊救命之恩!”身份等級在這兒,老君連忙道謝。

“你便是救了我家肉肉的煉丹師吧!不錯,不錯,下界修煉飛昇成仙能夠混到你這樣的不多,好好努力。我等着吃你的丹藥。”緋笑說完,越仙雲。揚長而去,留給衆人一個驚世絕倫的背影。

一個看起來不過才五六歲的孩子,竟然有如此能力,再看看被活生生打暈過去的青龍神尊。林寒的眼底滿是同情之色。

“你小子的運氣果然好到炸啊!”竟然好死不死碰了緋笑天尊過來找青龍神尊晦氣的時候。

“誰說不是呢?”林寒苦笑,他跟風瑟之間的差距簡直不止一點半點啊……

她身邊保護她爲她出頭的人那麼多,自己這小小的下仙,又算的是什麼呢? 青龍神尊被打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天界,而天尊緋笑也算的是一戰成名,成爲了無數人心目敬仰的對象。 畢竟天界被青龍一族統治多年,不少人都對他們心生怨恨,沒想到竟然有人出面將他們給收拾了。一時間他們低調了許多,而青龍老祖更慘,病情加重,大有要隕落的趨勢。

當然這些都是林寒抵達了羅剎城的後話,林寒纔剛剛踏足羅剎城,迎面走了一個人,直接撲進了自己的懷裏。

“妖妖?”他有些驚訝的低頭看着懷裏的小女人,眼底滿是驚訝的神色。

“聽說你被青龍神尊刁難,差點要被帶走的事情,我都快要急死了!到底出了什麼事情!”這些天白妖妖人雖然在羅剎城,但是關於林寒他們的消息不斷的傳進自己的耳。尤其是天庭的那件事,更是讓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林寒會出事留在那裏回不來了。

“沒事,這不都化解了嗎?”林寒苦笑一聲,這不是都已經解決了,所以纔回來了嗎?

“我不管,不管你以後去了哪兒,都陪在我的身邊好不好?”白妖妖不想再過擔心受怕的生活了,她擡手牢牢的抱住了林寒。不願將林寒放開了,林寒有些無奈,只能擡手溫柔的將她摟在懷裏。

“小寒,這位是……”老君有些困惑的看着白妖妖,這個女子是誰?怎麼跟自己的徒弟舉止這麼親密。

白妖妖這才發現林寒身邊還站着兩個人,一時間有些羞澀了,更是連頭都不敢擡起來了。

“這位是我的夫人,白妖妖。”林寒開口爲李南方跟老君介紹白妖妖。

“夫人,姓白……”老君皺了皺眉,白姓天下可只有一個族類姓的,那族類便是青丘九尾白狐一族。莫非眼前的女子,是青丘白尾狐族的女子?

“老君在,小女子白妖妖,是妖族的公主。”白妖妖總算讓自己冷靜下來了,從林寒的懷裏鑽出來,款款的給老君鞠了一下躬。

如此有禮的舉動,讓老君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位是劍尊李南方,我這一路安全無虞的抵達此處,多虧了他。”若是沒有李兄的保護,怕是事情不會那麼順利。

林寒耐心的爲白妖妖做着介紹,白妖妖同樣對對方行了一下禮。

白妖妖這才發現,守護在林寒身邊的竟然都是神和尊階之的大能。沒想到林寒有此魅力,讓衆多的大能都能與他交好。

“多謝劍尊。”李南方這還是頭一次面對異性,以前在還是人的時候,他不與異性多做接觸,他一直以爲,修仙者需要清心寡慾的,如今看看林寒,算是刷新了他的陳舊觀念。原來仙人也是能夠成婚的,想到這兒,他再次打量了一下白妖妖。

女人是長這樣的嗎?看起來很柔弱,皮膚白皙,給人一種需要保護的感覺。

“哈哈!師弟!”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一個身影翩然而至,落在了他們的面前。

“師兄!”林寒激動的鬆開白妖妖,走了去,跟對方拍了拍肩膀。

“師兄本來已經動身去找你了,只是這一路都沒有遇。直到在前面那座城邦,師兄才碰你。不過那時你剛好有麻煩,師兄本來打算出手的,沒想到天尊來了救了你和你師父。幸好你沒事,否則師兄怕是要內疚一輩子。”這些天不止林寒在趕路,龍戰也在不斷尋找林寒的下落。只是這師弟太聰明瞭,一路躲過了追查,安全無虞的抵達了羅剎城前面的那個天人城邦。

本以爲他要交代在青龍神尊的手裏,沒曾想會冒出了一個天尊去找青龍神尊算賬。也幸虧了那個奶娃娃天尊,否則的話,後果將是不堪設想啊!

“謝師兄關心,我沒事。”林寒含笑的回答。

老君看到師兄弟如此友愛的一幕,不免心生難過,想想自己招進門的弟子是怎麼對待師傅和師弟的。再看看眼前這個少年,同樣是師兄,怎麼會相差這麼多……

“師傅已經在住處等你們許久了,咱們快些走吧!”早在得知林寒可能出事時,黑龍老祖跟龍傲天坐不住了。龍傲天更是直接離開了羅剎城,去了外面,到現在還沒有回來。不知去做什麼了,不過依照他的修爲和此時借用的身份,大部分的人對他還是無可奈何的。有可奈何的那位已經倒下了,生死未卜。

“好!師傅,跟我來。”要見到那個師傅了,但是也不能忘了這個師傅。林寒連忙招呼老君過來,老君有些好。龍戰這個人不經常出現在天界,所以他不認得是自然的。不過他能感覺到對方已經是仙尊階品了,林寒的師兄是仙尊階品,那他的師傅,沒個神尊階品說不過去了。

等到老君見到黑龍老祖時證實了自己的想法,眼前這個身穿一襲玄色長衫,模樣年輕的男子的確是神尊階品。

“師傅在,不孝徒兒林寒回來了。”林寒進入屋子之後朝着黑龍老祖所在的方向跪了下去。

“快快起來,你若不孝,天下無孝順的人了。快些起來。”黑龍老祖連忙迎了來,將林寒扶了起來。

“這位……”黑龍老祖注意到了林寒身邊的太老君。

“這位是太老君,我丹修方面的師傅。”這同時認了兩個師傅的感覺怪怪的,但是偏偏兩個師傅都對他的修爲有很大的幫助。否認了誰都是沒良心,而且想必老君的事情,師傅怕是早知道了。

“原來是老君,快快坐下。”老君可是天界第一的煉丹師,多少修行者希望能夠得到他的一枚丹藥但是都是妄想,如今他願意爲了林寒落到如此地步,看來也是一位惜才愛才的之人。這一點,讓黑龍老祖跟老君產生了共鳴。

“原來是黑龍神尊,我還在想,誰能夠成爲林寒武修方面的師傅,能夠培養出兩個那麼優秀的弟子。”這兩個了年紀的人互相吹捧起來還真讓林寒有種不敢看的感覺。 回到了黑龍老祖的住所好似回到了自己家一樣,林寒是感覺到無盡的舒心。然而這樣的舒心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爲有下人來說,小楠小姐不見了。

小楠的失蹤一下子在這方空間裏炸開了鍋,林寒更是嚇得直接動身去找人了。

憑藉自己之前留在小楠身的魂識去尋找她,結果卻是一無所獲。她好似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不見了!

“對不起!對不起林寒!都怪我!”白妖妖痛苦難當,不斷的哭着。

“不怨你,對方是有備而來。”還抹去了小楠的魂識,怕是對手纔會那樣做吧!

不過有本事進入師傅的空間將人擄走,那人的修爲必定跟師傅旗鼓相當。

林寒的臉色很難看,明明已經快要失控了,但還是冷靜的安慰妖妖。

“找到一些消息了。”動身去找小楠的自然不止是林寒,還有龍戰跟空間裏的其他丹龍一族的同伴。很快其一個人帶給了林寒一個消息,說是找到小楠的蹤跡了。

掉在地的是一根火紅色的毛髮,這根毛髮應該是神獸伸手掉下來的。面還有一絲小楠身的氣息。

林寒拿起那根毛髮仔細的觀察了一番,覺得有些眼熟。

“火紅色的毛髮不是咱們丹龍一族的髮色。”丹龍一族的髮色是鮮紅色,不是火紅色。天地下,是火紅色的毛髮的神獸……

天尊緋笑!

林寒大吃一驚的同時,已經連忙動身前去找人了。

對方知道了風瑟輪迴的事情,那必定也是直到了小楠的身份。他該不會是要跟當初的風瑟一樣,將小楠給……

林寒不敢往下想,在龍戰的陪伴下,開始在閻羅修煉場尋找天尊緋笑的下落。

事實證明,他們找遍了整片的閻羅修煉場,都沒能找到天尊緋笑的下落。

難道他離開閻羅修煉場了?

不能夠啊!師傅不是說,這閻羅修煉場內有結界,是連天尊和神尊都破不開的結界,那緋笑是如何離開的?林寒百思不得其解,在龍戰的建議下,又選擇離開閻羅修煉場,去緋笑天尊的天尊島碰碰運氣。

當跟龍戰成功的抵達天尊島時,果然在天尊島的外圍感覺到了小楠的氣息。

“既燃訪客都門了,那進來吧!”林寒纔剛剛到達外圍地方,天尊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嗓音。隨後林寒跟龍戰被吸了進去。

入了這天尊島,才發現這天尊島大的出。都抵得一方小大陸了,裏頭羣山疊翠,看起來像一座原始的森林島嶼。這地方,的確有些像神獸住的地盤。

“天尊,小輩無意打擾,只是小輩的女兒……”林寒知道這天尊抓走小楠,可能是因爲小楠是風瑟女兒的事情被他發現了。

但是那是自己的女兒,林寒不能讓她出事。不然等到有朝一日,楠兒回來,自己要如何交代?

“你的女兒很好,我只是覺得她很可愛,像極了肉肉小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一隻面積大的有些驚人的火麒麟出現在林寒的面前,更叫林寒瞠目結舌的是自家女兒竟然正騎在人家的背,拽着人家的耳朵在玩着。

這一幕對林寒的刺激有些大,嚇得林寒臉色蒼白,連站在林寒身邊的龍戰都忍不住哆嗦。

“爸爸?”當小楠發現林寒的蹤跡時,擡起頭衝着林寒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爸爸!你來找我啦!”說完要從火麒麟的身爬下來,因爲怕她摔着,火麒麟的身形一晃,變回了人身,將小楠從自己的背放了下去。

再次看到這張人畜無害的幼小臉龐,林寒始終是大氣都不敢出,一臉警惕的看着對方。

“你無須這麼怕我,我知道這小傢伙是誰的孩子,也不會爲難你。”緋笑笑眯眯的說到,“小傢伙,你爹爹來了,我要將你還給他了。”儘管挺捨不得這小傢伙的,這小傢伙可她孃親當年乖巧可愛多了。好歹有個小孩子的樣子,想想當年的肉肉,還真是叫人頭疼啊……

“不,不!”小丫頭聽到緋笑這麼說,立馬說了這一個字,還重複了一下。

“不是什麼意思?”林寒有些懵了這纔多久,自家女兒被他給拐走了?

儘管知道這緋笑天尊已經了年紀,但是架不住人家的模樣不過才六歲的模樣,而他這個樣子跟女兒站在一起,那叫一個該死讓林寒有危機感。好像有種提早要送女兒出嫁的感覺。

“小楠喜歡笑笑,小楠不跟笑笑分開。”小楠說完,擡手圈住了緋笑的身子。

這一幕任何一個父親看到都能理智崩潰,林寒幾乎是不做他想前將這丫頭給拎了起來,扣在了懷裏。

“別鬧,小楠,你不能叫他笑笑,他是天尊,你要叫他天尊。”天尊身份何等的崇高,女兒居然膽子大道叫人笑笑。

林寒心有餘悸,幸虧緋笑天尊對林寒的稱呼並沒有生氣。

不然的話,他怕是要被嚇死了。

“無礙,小孩子本如此。”緋笑倒是覺得沒有什麼。

“爸爸壞!小楠想要跟笑笑在一起!小楠不要跟爸爸在一起。”小楠耍起了小性子,死活不要理會林寒。

林寒無計可施,只能將這小傢伙放下來,省的她從自己身摔下來。那麻煩了。

林寒哭喪着一張臉,不明白這緋笑天尊到底給自家女兒下了什麼迷藥,這麼短的時間讓女兒非他不可了。

“小楠,那你告訴爸爸,爲什麼會想要跟天尊在一起?”林寒可沒有膽子叫對方笑笑,只能彎腰單膝跪地,問女兒爲什麼會想要跟天尊在一起。

“因爲笑笑教小楠本事,小楠有了本事,能保護你和媽媽了。”小楠一臉嚴肅的說,這話聽得林寒忍不住鼻酸。

沒想到女兒竟然這麼懂事,他有種很欣慰的感覺。

“可是小楠,爸爸會努力提高自己,讓自己變得有本事,保護你和媽媽,是爸爸的責任,不是你的。”林寒試圖扭轉女兒的觀念,畢竟,保護人不是一個女孩子會做的事情。 林寒才明白,孩子絕對不是那種隨你拿捏的性格。 至少自家的女兒不是,她非常有自己立場和主見的拒絕了跟他回家的提議,死活都要賴在天尊島不走了,林寒也是無奈。

林寒更加無奈的還有天尊緋笑,他只不過是去看看肉肉那丫頭生了一個什麼有趣的娃娃出來,沒想到被纏了。這倒是讓他的天尊島一下子熱鬧了許多。讓他這已經沉寂了那麼久時間的人充滿了不習慣。

不過這丫頭實在可愛的緊,他也喜歡的緊,所以留下也並沒有什麼問題。

“既然她願意留下,那留下吧!我這裏還是有不少的寶貝適合她去修煉的。”當然留下她不止是因爲這丫頭是肉肉的女兒,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是,這丫頭的天賦很高,不修煉浪費了。留在他的身邊假以時日,一定能夠突破到神階品的。

人天尊都開口了,林寒倒是想要拒絕,可是他又打不過他。他堅持要留下女兒,自己也說不半句話。還有這心生外向的女兒認了死理要留在人家這裏,他也是無可奈何的。只能將她留下了,依依不捨下,林寒只能將女兒交給了天尊。

“希望天尊能夠答應我一件事情,若是風瑟仙尊來找您,請您不要讓她見到小楠。”那日她要殺女兒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林寒不願意讓小楠面對危險。

“放心,那丫頭是見到了也沒用,她將那段記憶給抹去了,早不記得這丫頭了。”緋笑對風瑟的事情很是瞭解,揮了揮手,這一點事情他完全不用擔心。況且還有自己在這兒,算風瑟想要做什麼也做不成。

聽到緋笑的話,林寒的心裏是既難過,又覺得放心,忘了也好!忘了,女兒在天尊島,算是徹底安全了。

他也不用擔心青龍一族的人會擄走女兒作爲威脅,畢竟有了天尊這個靠山,是沒有人敢得罪女兒的。

“謝天尊,讓天尊費心了。”林寒誠摯的說了一句感謝,隨後蹲下身跟女兒做了告別。

“爸爸放心,我會去找你的!”小楠倒是非常的樂觀,跟林寒揮了揮手,目送林寒離開。

“師弟,你信得過天尊嗎?”林寒跟龍戰一起離開了天尊島,看到林寒滿面愁容知道他的內心深處是既不願意將孩子放在天尊島的。

“信不過又如何,也打不過啊……”林寒長嘆一口氣,他倒是信不過,誰讓緋笑是風瑟的人。天知道,這件事情是不是風瑟的陰謀。

但是仔細一想這些天所發生的,風瑟也保護了自己那麼多次,若是她真是沒有忘掉自己,怕是早拿軒轅劍宰了自己了。哪裏還會讓他出現在天界,想到這兒,林寒釋懷了許多。

“林寒,來天界一趟,我有事情找你。”正當林寒跟龍戰打算趕回閻羅修煉場時,忽然一道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是龍傲天發來的信息,林寒心頭一震,連忙停下了腳步,將龍傲天的話轉述給了龍戰。

“老祖沒事不會叫你,一定是出了什麼事了,咱們一起去看看吧!”龍戰說道。

林寒點點頭,調轉方向,跟龍戰一起去了一趟天界。

等到兩人抵達了約定好的地點才發現龍傲天早早的站在那處等着他們了,他們連忙飛身落下,迎了去。

“前輩,有事嗎?”這麼急急忙忙的叫他們過來,想必是有什麼事情。

“我從青龍老狗那裏得知,風瑟仙尊手裏破解閻羅修煉場的結界的功法,咱們有辦法讓黑龍老傢伙出來了!”龍傲天的表情看起來很是激動,只要能夠讓黑龍老祖離開閻羅修煉場,便對他們的事業有大大的幫助。

“所以?”那也是風瑟的手裏有功法,但是他們如何得到她手裏的功法,纔是正兒八經的問題吧!

“早前風瑟將這個功法給了青龍小狗,只是青龍老狗信不過風瑟,所以覺得她的功法是假的。直到發現她身邊的子陵神尊跟緋笑天尊都可以在閻羅修煉場內來去自如才知道是真的。他現在打算讓在閻羅修煉場的高手全部召回,天界怕是要變天了。不過這變天之情,我必須要去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只有林寒能幫我。”天界充滿變數的日子很快要到來了,在此之前,他必須確保在這場變故,他們丹龍一族能夠活下來,不會再像百萬年前一樣被滅掉了。

“好!我幫你!”林寒想都不想答應了。

“你小子怎麼也不問我讓你去做的事情危不危險。”什麼不知,便答應自己了。這小子也太過信任自己了吧!

“是前輩的話,算刀山下火海,我都去。”林寒微微一笑,開口回答。

龍傲天愣了片刻,反應過來之後,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容。

“有你這話足夠了,龍戰,你去一趟風瑟仙尊的仙尊島。從她那裏求得離開閻羅修煉場的功法。將此功法告訴你的師傅,皆下來的事情是等候我的通知。我跟林寒先去辦事了。”既然青龍一族想要顛覆這天界的規則,那好好的徹底顛覆一下吧!

“好的老祖!”龍戰領命離開,留下林寒跟着龍傲天奔赴一個地方。

林寒沒有想到龍傲天帶自己去的地方竟然是已經被摧毀掉的煉丹聯盟,不過這天庭的地界已經修復了,畢竟天靈力強大的大能很多,想要修復被毀掉的建築物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們來這裏做什麼?”林寒不解。

“你且僞裝一下跟在我身後,不要出聲。”龍傲天沒有回答,只是囑咐林寒僞裝好跟在自己的身後。

“好。”林寒點頭,這地方現在對林寒來說是極其危險的,自然要小心爲妙。

“放開我!”龍傲天帶着林寒進入了煉丹聯盟的公會地址內,纔剛進門聽到了一聲不甘的咆哮。

這聲音聽着有些耳熟,林寒擡眼看去,才發現這煉丹公會的幾大長老竟然都被抓起來了。

щшш ▪ttk an ▪℃ O

除了師傅,全部都在這裏。 林寒原想開口問龍傲天一些問題,但是龍傲天面色緊繃,沒有說一句話。 穿過了煉丹公會建築的前面的那塊空地,直接走了進去。

林寒一直尾隨他進入了宮殿之,纔剛剛進去,林寒發現這煉丹公會跟那日自己所看到的有些不一樣。因爲有許多的工人正在往裏面搬運着東西。

“這些人在做什麼?”林寒心裏暗暗吃驚,不明白他們在做什麼。

“太子殿下!”有人注意到了龍傲天,紛紛對龍傲天行禮。

龍傲天只當自己沒有看見,越過了他們,走進了宮殿的內室。林寒跟,這才發現這宮殿的裏面竟然是在建地下室,地下室裏不斷的有工人進進出出,龍傲天跟着他們進入了地下室。

林寒見狀,連忙繼續跟。

這一路有不少的人跟龍傲天打招呼,但是龍傲天都當做自己沒有聽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