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況千歲:?

翻墨:……

將將抵達的妖王:!!!

……

疫情在況千歲等人的及時出現處理下,得到遏制。

期間,

看慣了覃城街道的整潔衛生,

呼吸慣了清新中摻著廚房飄香的空氣,

一眾分類小悍將,

在小鎮惡劣衛生條件的熏染下,

紛紛吐出了隔夜飯。

一周后,

小瘟神盤腿端坐在鎮中央石磨上,

看著逐漸恢復生機的小鎮,

笑得涕淚縱橫。

「嗚嗚嗚……我做到了……」

瘟疫沒有擴散。

不僅僅是小妖們全力整治垃圾分類,

及時創造出潔凈的衛生環境,

保障病人們身心健康,儘快恢復。

疫病嚴重者,

生命垂危,

是況千歲、翻墨、妖王等人,

消耗大量靈力搶救續命。

小跳珠甚至跑回冥界一通胡鬧大鬧,

變著法子阻止冥吏上來收魂。

而這期間,

小瘟神什麼事都不被允許插手,

只強制留他在鎮中心,

手段不論,想盡辦法逼自己使出神力,

將瘟疫牢牢鎖死在千鍾鎮。

好在,他不辱使命,真的做到了。

老瘟神的棺材板按住了。

「孩子,孩子?」

就在小瘟神沉浸感動的時候,

一道溫婉的女聲闖入,打亂了他的情緒,

「孩子你快別哭,

趕緊帶我去見鎮長,

不,不不,帶我去見覃城那兩位大夫,

他們要的那些藥材,

我買到了,

全都買到了。」

小瘟神抬手用袖子擦擦眼淚鼻涕,

眨巴眨巴小細眼,

打量眼前的漂亮夫人。

眉眼溫柔,

五官瞧著有些親近熟悉,

但他確定不認識她。

女人神色寫滿焦急和擔憂,

視線不斷在他和身後幾輛馬車上來回切換。

是送藥材的嗎?

小瘟神歪頭想了想。

不記得妖王說起過藥材不足呀。

「大夫在那邊那間宅子,

就門口站兩個壯漢的宅子,

我得在這守著,不動走,你自己過去吧。」

女人墊腳眺望一眼,

確認方向後,向小瘟神笑笑道謝,

轉身招呼馬車隊跟上。

待車隊走遠,

小瘟神突然啊的一聲輕呼。

他想起來了!

那個漂亮夫人,

看著眼熟,

是因為好像千歲呀! 世間悲歡多離合,羹湯沙場話凄涼。

夢醒三千,

溪江月設想過種種再見,

偏沒有眼前此刻這天。

「一半都廢了。」

清冷的聲音,公事公辦的語調,

那雙眼睛平靜淡漠,

自始至終只在最初一掃而過,

此後全程挨個馬車檢查藥材。

因為保存不當,

加之日夜兼程疾趕匆忙,

雨水夜露的浸潤,

烈日高溫的蒸悶,

大半藥材發生了霉變。

不僅不能用,

且處理不當的話,有些甚至會有毒性傳播。

溪江月沒想到好心辦壞事,

臉頰驀地微紅。

暗自慶幸對方沒有認出自己。

不然,如此優秀的她,若因自己而沾上黑點。

就太……

「這部分先送去倉庫,

按我之前說的分類儲存。」

況千歲以靈力感知,

快速將幾車藥材分為三堆,

指著最小那堆吩咐小妖送去倉庫。

「再把梁廚喊過來,

有的不能入葯,倒是可以做葯膳,

我來跟他商量一下,調整菜譜。

這陣子大家都辛苦了,

鎮民們也正在治療康復期,

弄點葯膳,都調補調補。」

幾車藥材,

半數完全作廢,

勉強一成可直接使用。

餘下四成,

重新炮製的話,藥性尚能挽救。

只不過無法久存。

要況千歲說不心疼,是不可能的。

可她能做的,也就僅此而已。

等小妖們被差使出去,

廳堂里轉眼便只剩況千歲、翻墨和溪江月三人。

「別站著了,」

況千歲伸手任由翻墨拿濕布挨根指縫擦洗,

下巴虛點對面的椅子,

示意溪江月坐下,

「坐。梁廚還要幾分鐘。

趁現在,想說什麼想問什麼,抓緊。

我不多忙但也不算閑,

相認的苦情戲跳過,直接進正題吧。」

溪江月還沒反應過來,

怎麼突然沒人了,

耳邊便聽見況千歲的單刀直入,

震得她惶然手足無措。

「我……你……」

想問的太多,

一時情緒翻湧,理智變漿糊,

腦中疑問亂成麻團,

硬是找不到線頭,想不出該先問哪句。

況千歲聽她支吾結巴半天,

捏起茶盞一口飲盡,

指節敲了敲桌面,

率先道,

「其實也不多著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