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法器之中,蘊含着強大的道門之力,一旦祭出,神鬼莫測。

金光一閃而來,化作鋒芒利刃,撕裂星宇,絢爛的光霞,照耀九天,如同天門大開,一時之間,熾盛耀眼。

昊天鬼祖眉眼微微一眯,吼道:“我來看看你的法器,有多厲害……”

說完一手揮動,天際之上的遠古鬼城,不斷旋轉,攪動風雲。

狂浪的氣勢,震駭千里。

山林裏頭,百獸齊鳴,似是爲之顫慄。

宏大的威勢,如同山洪暴發一般,滾滾而來,萬里江海,如破天而至,傾瀉萬里。

整片山谷之中,一半黑暗,一半豔陽。

巨浪掀起狂風暴雨,似是伴隨着破曉的光輝,直指九天幽冥。

另一頭,顧遠寒加入將臣的戰鬥之中,雖然剛纔受了些傷,但壓力卻是減輕了不少。

兩人爆發出巨大的能量,不斷硬撼夜行鬼祖。

夜行鬼祖怒吼連連,暴怒無比。

將臣仰天大笑,震聲說道:“顧老道,剛纔是不是這個娃子欺負你?爸爸現在幫你出口惡氣……”

話音落下,化作黑色蝙蝠,煽動翅膀。

塵囂似是鋪卷而來,帶着浩瀚的屍氣,如同羣屍過界一般,奔騰不止。

巨大的聲威,不斷擊撞在夜行鬼祖的黑色漩渦之上。

“莫要廢話,趕緊殺了他……”

顧遠寒震聲說着,面色嚴肅,雙手不斷比劃。

他的身前,盪漾出金黃色的光輝,似是交織在一起,越發絢爛,宏偉的光輝,一瞬之間變得耀眼,霞光萬丈而起。

天水門天水六郎君的六把神兵,一閃而來,融匯進陣圖之中,磅礴的殺勢,驚駭衆生,令人膽寒。

巨大的威能,滾滾而出,陣圖的力量,破空而至。

“轟!”

巨響一起,天空之上,黑色漩渦,似是瞬間震裂而開。

今夜難爲情 “不……不可能……”

夜行鬼祖瞪大了眼睛,大吼一聲,整個人一腔熱血澎湃,奈何法器威勢不足。

眼睜睜看着自己的法器,竟然被顧遠寒震裂,要死的心都有了。

天水門的底蘊,強大無比,縱然不敵昊天鬼祖的威勢,但對抗夜行鬼祖,還是足夠的。

“這下看你拿什麼擋我們!”

將臣大喜,得意地說了一句,擡手之間,就是一擊神芒,虛空瞬間被貫穿,轟擊在夜行鬼祖的身上。

夜行鬼祖節節敗退,整個人面色蒼白,如死灰一般,難看到極點。 山林裏。

月光皎潔,鋪灑在大地之上。

幽幽暗暗,深邃的山中,兩個身影,出現在這裏。

一個身影,看上去龐大無比,形同一座大山一般,偉岸,雄闊,屹立着,眸子之中,似是閃着炙熱的光芒,遙望遠處的大戰。

他全身的毛髮,似是隨能感知,那在山谷裏頭的惡戰,整個人似是已經熱血沸騰,想要衝過去,加入這場大戰之中。

但此時此刻,他知道不能。

而他的身旁,站着一個瘦小的身形,看上去十分不起眼。

但此人,卻是靜立在那裏,顯得異常的冷靜,猶如歷經千古歲月、滄海桑田,面色淡漠,似是看穿了人世之間的生死。

“他們在戰!”

至尊面色凝重,開口說着。

內心之中,似是有一團火焰,越燒越旺。

李浩玄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一次,他們的戰鬥,與我們無關,趁此機會,我幫你引入八部鬼王的殘魂,強行提升你的力量,助你渡過十世天劫。”

“天劫一旦降臨,必定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至尊似是心存忌憚,說了一句。

他已經經歷過九世天劫,天劫的威力,恐怕這人世之間,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在天劫之下,想要存活,已經是難如登天,若是渡劫之時,有外人強行干涉,恐怕……凶多吉少。

即便至尊早已經將生死看淡,但面對這樣大的事情時,依舊顯得有些謹慎。

“你放心。”李浩玄幽幽地說道:“有我在,我會幫你擋住他們……更何況,鬼王宗的人,未必會與我們爲敵,八部鬼王能否離開封印,一切都要依仗我……即便李長生等人殺來,我也有信心,讓鬼王宗的人,站在我們這邊。”

至尊聽罷,冷冷一笑,說道:“生死何懼?數千年歲月,我都這麼過來了……這人世之間,早已經沒有什麼,足以讓我懼怕……匆匆數百年,也只在彈指之間,只不過……半魔之軀,不甘就此消亡……”

說到這裏,他的眼神之中,似是流露出一絲黯淡的光澤。

似是想到過去的一切,想要君臨天下的日子,即便是他這樣的王者,也有些落寞。

一恍眼,滄海桑田,變幻萬千。

這人世之間,早已經不屬於他。

即便他能成功渡過十世天劫,恐怕,也要在李浩玄的手下,做一條走狗。

堂堂至尊,九世散仙,走到今天這一步,換作是任何人,都心有不甘。

他的眼角,微微看向了一旁的李浩玄。

這個身旁站立着的男子,面色平靜,冰冷,如同絲毫沒有一絲感情,這人世之間的一切,仿若在他的眼中,已經消亡。

說到底,他活着,與自己的二哥決裂,也僅僅只是爲了爭一口氣罷了。

李浩玄似是並不關心,至尊的心裏,在想些什麼,他目光堅定,緩緩地開口說道:“李家三兄弟,人世之間,只能存活一人。”

“開始吧!”

至尊開口說道。

“好!”

話音落下,萬丈霞光,直衝天際而起。

只看見李浩玄的身形,驟然飄忽起來,似是繞着至尊高大的身軀,不斷旋轉。

黑暗之中,陰森幽邃的氣息,不斷髮散而出。

一個瓶子裏頭,釋放出八部鬼王一縷殘魂。

猛然之間,一聲淒厲的聲響,震破了整個黑夜。

一個鬼影,似是鋪天蓋地而來,遮蔽日月,巨大的陰影,將這片山林,完全淹沒。

黑暗之中,猙獰的鬼影,越發變得可怕,令人感到窒息。

渾厚的力量,像是從鬼影之中發出,不斷彙集,直衝入至尊的身軀之中。

至尊身形一震,似是感受到巨大的壓力,整個人禁不住面色一變。

“吼……”

一聲巨大咆哮,響起。

至尊整個人的臉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鬼影之中,蘊含着八部鬼王的力量,這一絲殘魂的力量,已經強大到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當初,在神鬼圖界之中,八部鬼王留下一絲殘魂,鎮守青牛尾,那縷殘魂的力量,至少等於了一名鬼祖的實力。

如今,這恐怖的力量,要融合進至尊的身體之內,足以想象,有多艱難。

“砰……”

一股氣浪,從至尊的雙腳之下,不斷化開,似是震盪起滔天的波浪一般,不斷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巨大的威能,席捲而起,猶如黑色的旋風一般,縈繞在至尊的周身上下。

“啊……”

疼痛感,直鑽心頭一般,疼得至尊發出了巨大喊叫聲。

整片山林,都被震動,一時之間,羣鳥飛舞,百獸奔逃。

李浩玄大喝一聲,整個人衣衫擺動,隨着雙手不斷掐訣,打出的力量,一道道沒入至尊的身軀之內,只看見李浩玄整個人似是緩緩凌空而起。

都市無敵神醫 浩浩蕩蕩的力量,攜狂風而來,呼嘯山河日月。

“勢起……”

李浩玄瞪大了眼睛,面容神色似是扭曲一般,如同一個惡魔。

隨着一聲大喝響起,狂風的力量,越發變得巨大。

剎那之間,黑暗的力量,震破虛空,貫穿星河,滾滾而落,猶如銀河瀑布,傾瀉而下。

滔天的力量,狂涌而入至尊的身軀。

至尊整個人不斷顫抖着,咬緊牙關,竟然微微軀下身子,似是有些承受不住。

“呼……”

一瞬之間,只看見狂風一般的力量,在沒入至尊的身軀的之後,停了下來。

整片山林,原先動盪不安,四周枝葉都被狂卷而起。

但在這一刻,卻像是突然寂靜了一樣。

至尊半跪在地上,整個人低着頭,陰森的氣息,不斷從他的身體之中發散而出。

李浩玄眉眼微微一眯,額頭之上,已經佈滿了汗滴。

半晌之後,至尊猛然擡起頭來。

一道冰冷的寒光,從他的眸子之中射出,直衝九霄而上。

“來了……”

他低沉的開聲說着,似是深吸了一口氣。

話音落下,蒼穹之上,“轟隆”一聲巨響傳出。

浩瀚廣闊的天際之上,雷聲轟鳴而動,雲海之中,電光不斷閃耀。

綜隨機穿越記 整片天際,在這一刻,化作昏黃的顏色,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一般。

大地開始震響,似是巨大的地震,要崩裂羣山。

遙遠處的深林之中,狂嘯的聲音,不斷響起。

“轟!”

粗壯數百丈的雷電,驟然從蒼穹之上落下,直朝至尊而來。 整個蜀川,數百羣山,這一刻,猶如被雷電吞沒一般。

浩瀚的電光,直衝而下,似是強大無比,炸裂風雲日月,摧毀世間萬物。

滾滾閃電驚雷落下,如同九龍昇天一般,帶着洶洶的氣勢,震撼千里。

“吼……”

至尊仰天長嘯,眸子當中,光芒閃耀,一躍而起。

巨大的威勢,從他的身軀之中,浩浩蕩蕩發散而出。

無數光華,落在他的身軀之上,火光四濺,猶如打在銅牆鐵壁之上一般。

蒼穹之上,天火帶着長長的硝煙,劃破整片天際,一瞬之間,將至尊整個人包裹住。

熱浪翻涌而出,焚燒世間萬物。

周圍一切草木山石,連天火都觸碰不到,就被融化成灰燼,蕩然無存。

十世天劫,需歷經天火三道、天水三道、天雷三道,方可渡劫成功。

此時此刻,天劫纔剛剛開始,但整片大地,似是都像是被融化一般,一片火海之中,滾滾的氣浪,不斷沸騰。

“什麼?”

“發生了什麼事?”

這一頭,山谷之中,激戰的衆人,都吃了一驚。

擡眼看去,只看見漫天電光,混雜着天火,猶如隕石掉落一般,不斷從天際之上,砸向大地。

巨大的轟鳴聲,不斷響起,整片大地,似是要崩塌一樣,搖搖晃晃。

“這是……”

李長生整個人目光剎那之間,變得凝重,倒吸了一口涼氣。

正在與其激戰的昊天鬼祖,此時此刻,也停住了身形,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怎麼回事?難不成,有真仙下凡?”

通天鬼祖大呼一聲,臉色難看到極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