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海妖笑道:「以落月的能力,他肯定會發現有人來過了,不過我們走的時候,可以稍微布置一下,讓他以為是小動物進來過。」

「好,就交給你了。」

「老大放心,這是我的強項。」海妖笑嘻嘻的說道。

唐浩坐在床上,看著海妖檢查房間。海妖在偵查方面,確實是個數一數二的天才,幾乎每個位置她都不放過。

十分鐘后,海妖把木屋偵查了一遍,直起腰,無奈的說道:「沒有發現有用的線索。」

「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他不會什麼都不留下。」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再找找。」海妖又開始尋找。

這一次,海妖找得更仔細,幾乎是一寸一寸的搜索。

「老大,你看這是什麼?」海妖蹲在牆邊說道。

唐浩站起來,也蹲下了,仔細一看,見是一根頭髮藏在床腳和樹枝之間。這跟頭髮是被床腳和樹枝夾住了,所以才會藏在那裡。頭髮不長,淡黃色,很細,似乎是女人的頭髮。

唐浩輕輕一推床腳,隨手把頭髮捏在手中,看了看,然後又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是女人的頭髮。」

「看來落月也不過是個好色之徒。」海妖認為落月帶女人到這裡來嗨皮了,所以才會有女人的頭髮留下。

「也許吧。」唐浩認為落月應該是個孤獨的人,他應該不會帶女人來這裡才對。可是這跟頭髮擺在那裡,也只能認為落月帶女人來過這裡。

海妖伸手接過頭髮,又仔細的看了看,說道:「我帶回去研究一下。」

「嗯。」唐浩沒有反對。

「老大,你歇著,我再找找。」找到了一根頭髮,勾起了海妖的好奇心,她又繼續搜索起來。 唐浩走到窗前,望著窗外的入春的景色。任何人都不會想到,這懸崖下面,竟然擁有一個世外桃源。

過了十多分鐘,海妖說道:「老大,沒再發現有用的東西。」

「你也休息一下吧。」唐浩沒有回頭,依然望著窗外的風景。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也躺一下這張床。」海妖說著躺下了。

剛一躺下,海妖就說道:「老大,這床有木頭的香味。」

「這張木床是黃花梨的。」唐浩平靜的答道。

「落月還真是夠奢侈的,竟然用黃花梨做床。」海妖笑著說道。

「你小心點,別也把頭髮留下了。」唐浩緩緩回身,看著床上的海妖說道。

「咯咯咯……不會的。」海妖咯咯咯笑道。

唐浩坐在了木椅上,眉頭微微一皺,突然說道:「對於我和落月的傳說是誰第一個說出來的呢?」

「什麼傳說?」

「單兵作戰能力並列天下第一。」唐浩平靜的說道。

海妖聞言,眉頭微微一蹙:「還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說出這個定論的。」

唐浩笑道:「自從這個定論一出來,我和落月就成了全天下最強大的人。同樣,我們也都成了各自心中的目標。」

「是啊!這個人很簡單,他一定見過你的能力,也見過落月的能力,所以才會這樣說。」海妖說道。

「而且這個人也一定很強大。」唐浩補充道。

海妖坐起來,靠在床頭,神色凝重的說道:「除了兵神團的兄弟,見過你的人很少。落月是殺手之王,見過他的人一定也非常少。如果你和落月碰面,用排除法就能夠知道這個人是誰。」

唐浩平靜的一笑:「我和落月恐怕永遠都不會有坐下來好好談談的可能。」

「是啊,現在證明殺死兵神團兄弟也有殺手組織的影子,就更不可能了。」海妖無奈的說道。

「我和他終究要做個了解。」

「我相信老大你一定能贏。」海妖自信的笑道。

「為什麼?」

「因為落月成名比你早,他的年紀一定比你大,拳怕少壯,他怎麼可能打得過你。」海妖笑呵呵的說道。

唐浩笑了笑,雖然海妖的話有些牽強,可是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在他的印象中,殺手之王落月的名頭至少存在二十年了,落月的年紀肯定比他大,這是不爭的事實。

「可是現在的殺手組織還有一個更強大的機長。」唐浩不忘提醒海妖。

「機長是速成戰士,我認為速成戰士永遠都不可能像你和落月這樣的決定高手更有威懾力。」海妖自信的說道。

「不知道這個機長到底是什麼顏色的速成戰士。」唐浩的眉頭微微一皺,機長和落月一樣,都是他不得不去面對的人。

海妖想了想,說道:「我倒是覺得機長應該就是最高級的紫字頭的速成戰士。」

「說說你的理由吧。」唐浩看著海妖說道。

海妖稍微沉思了一下,說道:「黑風是不入流的速成戰士,赤龍和赤虎是赤子頭裡最強大的。橙航是橙字頭的速成戰士,以他們之間的實力差距來推算,我覺得也只有紫字頭的速成戰士才有資格跟老大抗衡。」

唐浩覺得海妖的話並非沒有道理,黑風、赤龍和橙航之間的差距並不是太大。依次類推的話,就算是紫字頭的速成戰士,也就只能比自己稍微強一些。他和海妖的觀點一樣,速成戰士就是速成戰士,他們在體力上也許有優勢,但是他們的頭腦也許始終都存在問題。

海妖一臉崇拜的看著唐浩,說道:「老大,你永遠都是最強大的那一個,這是誰都否認不了的。就算落月來了,你也是最強大的,他也只能排第二。」

唐浩平靜的站了起來,說道:「走吧。」

「好吧。」海妖翻身下床,然後把床上的被褥又恢復了原樣。

最後她從床上撿起了一根長發,笑著說道:「我的頭髮也差點留下了。」

唐浩已經走出了木屋,他站在粗壯的樹枝上四下張望了一下,隨即身體向下微微一傾,整個人從十五米高的樹枝上就飄了下去。身體將要落地的時候,調整成直立狀態,隨即很輕巧的站穩了。

樹上的海妖看見唐浩的動作,心中暗暗讚歎,自己向里自持動作靈活柔美,可是也做不到兵神這麼飄逸。她雙腳離開樹枝,身體凌空之時,隨手在樹上掰下一根樹枝,樹枝在樹榦上劃過,以此來減小下墜的力度。最後輕輕落地。

落地之後,兩人穿過那團淡淡的迷霧,來到了鋼索下面。

「你下上吧。」唐浩說道。

「好。」讓海妖一個人留在這裡,她還真會覺得寂寞,她抓住鋼索,如同一隻靈猴一樣向上爬去。

等了海妖爬了差不多兩百米之後,唐浩才抓住鋼索,也向上攀去。

雖然唐浩沒有用盡全力,可是爬了六七百米之後,他還是把海妖追上了,兩人成了一上一下之勢。

海妖低頭對唐浩大聲說道:「老大,我累了,你先上吧。」

「這麼一會兒你就累了,看來你偷懶了。」唐浩說著向上一竄,停在了海妖身邊,說道:「我背你。」

「好哇!」海妖興奮的就趴在了唐浩的背上,兩隻手臂緊緊的環住了唐浩,柔軟的身體緊緊的貼在唐浩的後背上,笑道:「走吧。」

雖然多了一個人,可是對於唐浩來說,並不算什麼,他的動作依然輕盈。

「嗖嗖嗖……。」

只是海妖的身體太軟了,讓他覺得稍微有一點不自然。

「老大,不著急,你慢點。」海妖笑嘻嘻的說道,她恨不得在多一萬米才好。

「嗖嗖嗖……。」

唐浩可沒心思跟海妖玩,他雙手接連用力,飛快的向上攀爬。

海妖知道,自己要多讓唐浩背一會兒的願望不太可能實現了。不過這十多分鐘,也還是比較享受的。

飛龍看見唐浩背著海妖上來,還以為海妖受傷了,但是見海妖靈活的從唐浩的背上下來,他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看來這兩人是在玩,敢在這樣兇險的環境中玩,也就這兩位能幹得出來。

飛龍收起鋼索,跟著唐浩和海妖下了黃頂峰,上了悍馬。

唐浩繼續指揮飛龍,讓飛龍開車去找李道長。海妖對於這位李道長非常感興趣,時不時的問一下李道長的情況。唐浩告訴海妖,李道長為人和藹,長得也很精神,有點仙風道骨的感恩。

一個小時后,悍馬到了藥材嶺村。

村子沒有什麼變化,還和從前一樣,在夕陽的映襯下,更加的安靜祥和,給人一種遠離俗世的感覺。

悍馬穿過村子,來到了後山坡下。

道觀明顯翻修過了,道觀的左邊還蓋了三間大瓦房。

悍馬剛一停下,就有一個身形乾瘦的人從大瓦房裡跑了出來,這人正是當初想要聯合劉江搶劫唐浩和刀迅的兔子。

兔子看見唐浩從車上下來,立刻飛奔過來,還沒到唐浩面前,就熱情的說道:「浩哥,真的是你啊!」

唐浩笑了笑,沒有說話。

海妖和飛龍也下車了,兔子看見海妖,眼睛頓時就直了。不過他的反應還是很快的,知道這個女人不該多看,便又努力把目光從美女臉上移開,笑著對唐浩說道:「浩哥,我這就讓猛哥他們過來。」

「不用了,我就是想來看看李道長。」唐浩說道。

「李道長出去旅遊了,已經走了一個月了,他說年前才能回來。」兔子答道。

唐浩聞言,眉頭一皺:「原來這樣。」

「是,他走到時候特意交代,說你可能會來。」兔子說道。

唐浩點了點頭:「那好,我先走了。」

「浩哥,我還有一件事跟你說。」兔子立刻說道。

「說吧。」

「你們在鎮上是不是和人衝突了?」兔子問道。

「是。」

「他們找來了,猛哥就是去看情況了。」兔子說著望向了藥材嶺村。

唐浩笑了笑:「我知道了。」

「浩哥,你小心點,他們都帶著傢伙。」兔子說著做了個握槍的手勢。

「行,我先走了。」

「浩哥,那個朱八是藥材鎮的一霸,他妹妹跟了省城的一個大哥,他在這一帶還是很有實力的。」兔子依然不忘提醒唐浩。

「行,我知道了。」唐浩知道,那個胖子應該就是朱八。

兔子見唐浩從始至終都未曾把朱八那些人放在眼裡,他心中暗道,這才是老大的風範,朱八那幫傢伙如果識相點還好,不然估計要倒霉了。

唐浩等三人上車了,兔子站在路邊,面帶笑容的看著悍馬慢慢後退。

突然,悍馬停下了,兔子忙又走過去了。

車窗落下,一個鼓鼓的紙袋子扔了出來:「拿著,你們幾個分了吧。」

「嘭。」兔子接住了沉甸甸的紙袋子,笑著說道:「謝謝浩哥。」

車窗升起,悍馬調轉車頭,向里藥材嶺村駛去。

兔子打開紙袋子一看,里見整整齊齊的都是錢,最少也有三十萬。

浩哥就是大方!跟了這樣的老大,真是特么的走了鴻運了。雖然錢是好東西,可是兔子一點獨吞的想法都沒有,浩哥交代讓大家分了,就必須大家分了。他立刻給劉猛打電話,讓劉猛回來分錢。 悍馬背對夕陽,穿過了藥材嶺村。

夕陽西下,在道路兩旁的樹林遮擋下,山路更加難走了。悍馬車體又很寬,只能以開路之勢前進。

走了十多分鐘,唐浩的手機響了,唐浩隨手接聽了電話:「喂。」

「浩哥,我是劉猛。」

「說吧。」

「朱八他們正在山裡找你們,他們有三十個人,帶了十隻傢伙。」劉猛說道。

「我知道了。」

「浩哥,如果有需要,你叫我。」

「嗯。」

唐浩掛斷了電話,對飛龍說道:「對方有槍。」

「知道了。」飛龍也只是很隨意的答應了一聲。

在高手眼裡,有槍未必就能解決一切,車山的三個人都不把那幫烏合之眾放在眼裡。

山裡的太陽總是落得很快,沒過一會兒,整個大山就徹底的暗了下來。特別是山路上,幾乎就漆黑一片了。

悍馬的大燈雖然很亮,但是山路崎嶇,燈光不會轉彎,也根本照不了多遠。

「砰。」

突然一聲槍響打破了大山的寧靜,山林之中很多鳥兒被驚醒了,撲啦啦的飛上天空。

悍馬緩緩停下,見前方三十米的地方有站著六個人,這六個中,有兩個人端著兩把獵槍。

「給老子下車。」其中一個槍口還冒著煙青年喊道。

海妖對風龍說道:「你在前,我在後。」

「好。」飛龍推開車門下車了。

海妖也把車窗落下,隨即從哪狹小的車窗竄了出去,宛若一個夜色中的精靈一樣消失在樹林中。

唐浩安靜的坐在車裡,他認為用不了兩分鐘,對方的那兩把獵槍就會易主。

飛龍迎著那兩把獵槍走去,他的腳步很穩,但是卻吸引了這六個人的所有目光。這六個人都曾經參加了直前的兩場戰鬥,他們都知道飛龍的厲害。此刻見飛龍走來,眼睛都不眨一下。

「站住。」

在飛龍距離這六人十米的時候,持槍的青年喝住了飛龍。

「你們找我有事嗎?」飛龍很平靜的看著這六個人。

「跪下!」

「跪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