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清歡阻止了他,解釋是自己不好,情緒激動過度,才會暈厥過去,跟青城沒有半點關係。

查理追問,她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昏厥過去。

清歡沒有說。

露娜是幫忙解圍道,「也許是關於女孩子比較私密的事,不好意思跟你說呢。 情場謀略 你就別追問了,等會兒,我跟清歡聊聊。」

查理這才意識到,自己是男性,有些事情不好過問。

摸了摸鼻子,說:「那你們倆私聊吧。」

露娜點頭。

查理又坐了好一會兒。

這才離開。

露娜等丈夫離開了,起身關上了門。

回到清歡身邊,說:「清歡,我知道你這次昏迷跟喬崢有關係……」提到這個人的名字,露娜眼裡帶了幾分小心,生怕刺激到了她,見清歡沒有露出異樣的表情,才繼續說道:「都怪我粗心大意,讓青城鑽了空子,讓你知道了這個消息。」

「阿姨,你們有什麼事瞞著我,能跟我說清楚嗎?我不想當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傻子。」

人就是這麼奇怪,越是瞞著的事情,越是想知道。

尤其是,清歡心裡總有個聲音,在呼喚她,去尋找喬崢。

她便更加好奇。

自己跟喬崢有怎樣的過去。

露娜嘆了聲氣道,「清歡,有時候不知道反而是好的。我們都是你最親近的人,不會害你的。你就不能假裝,什麼都沒發生,繼續做一個快樂的孩子嗎?」

沒了喬崢,清歡會過得更好。

露娜是親眼看到,清歡失憶之前跟失憶之後的鮮明對比。

「假裝沒發生,那是掩耳盜鈴。露娜阿姨,我知道你們是為了我好,可我想自己做決定。」

清歡堅持要知道,關於喬崢的一切。

露娜心裡清楚,事情已經敗露,不告訴清歡,這孩子肯定會自己去尋找真相。

那比直接告訴她,更加危險。

於是,沉默了片刻——

她把真相說出了一部分。

「你跟喬崢是戀人,因為他媽媽的反對,你們兩人被迫分開了。後來,喬崢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你也遭遇了一場意外,失去了記憶。你爸媽怕你繼續跟喬崢糾纏,便把你送到了瑞典。」 第2213章雙生花:調查

「清歡,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露娜坦誠道,「年少的時候,誰沒幾個戀人呢?你查理叔叔,當初還很喜歡你媽媽呢。現在不是也跟我結婚、生子,度過了那麼多年嗎?我高中的時候,也喜歡過一位學長呢,現在連他的樣子都記不清了。清歡,人不該總執著於過去,而應該放眼於未來。以後,你會找到更合適你的。」

「別讓你爸媽,為了你太操心了。你媽的身體不好……」

露娜又補充道。

清歡用澄澈的眼神,望著露娜問:「如果只是簡單的一場戀愛,我父母不會隱瞞的那麼死吧。」

她跟父母過了那麼多年,很清楚他們的為人。

若是她跟喬崢之間,真的那麼簡單。

父母不會告知身邊所有人,一起欺瞞她。

肯定還有其他的事……

比如,喬崢的母親為什麼反對他們在一起。

比如,喬崢消失后,去了哪裡。

再比如,她遭遇的禍事,是人為還是意外。

……

太多太多解釋不清楚了。

大團的迷霧縈繞在眼前,令她無法釋懷。

露娜有些驚訝於清歡的犀利,但還是很鎮定的說:「你跟他不只是簡單的戀愛,你對他感情非常的深厚,為了他,可以放棄一切……當初喬家的人反對你們倆在一起,你做了不少傻事。你爸媽也是擔心你重蹈覆轍,才會隱瞞你的……至於他對你的感情,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是嗎?」

清歡淡淡的問。

「當然是的。清歡,難道你不相信阿姨的話嗎?」

露娜道。

「我信。」

清歡咬字清晰的吐出了這兩個字。

露娜長長的鬆了口氣。

「那聽阿姨的話,別再追究此事了,好不好?」

「嗯,好。」

清歡答應的乾脆利落。

露娜反而有些無所適從了,「真的不追了嗎?清歡,你可別騙阿姨呀。」

「阿姨,我向來說到做到。我相信你,你就不能給我點信任嗎?」

清歡跟露娜對視,眼裡沒有一絲雜質。

露娜被問的啞口無言。

「信……」

過了幾秒,她吐出了這個字。

清歡微微一笑。

「阿姨,我不會給你們,還有我爸媽添麻煩的。」

「傻瓜,我們從來不怕麻煩,只是怕你出事。」

露娜摸了摸她的頭髮,滿臉的慈愛。

……

露娜陪著清歡,待到了很晚。

等她離開后,清歡讓傭人關上了燈。

一個人沉浸在黑暗中,反覆的想露娜說的話。

她對喬崢的感情,她從來沒懷疑過。

因為,一個人不管失不失憶,身體的記憶都不會出錯。

每次聽到這個名字,心臟深處都會湧起強烈的悸動。

讓她無所適從。

這是只有深愛的人,才會有的感觸。

至於其他的,她也不懷疑是假的。

露娜阿姨不會說謊。

提及關於喬崢的事,她的神情很誠懇。

說明,她的確跟喬崢相愛過,也遭到過喬家的反對,至於後面喬崢跟她分手,遠走他鄉,她遭遇事故,失去了記憶……

也都是真的,但具體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些……

還需要從頭調查。 第2214章雙生花:各懷鬼胎

清歡沒打算放棄喬崢,但也在心裡下定決心,不讓家人以及朋友為此受傷。

她會好好地保護自己。

……

經過這次的事情,青城被禁止接觸清歡,而露娜幾乎每天白天都陪在清歡身邊。不管清歡說什麼,她都不肯離開。

在她悉心照料下,清歡的身體一天天的好了起來。

等好的差不多了,清歡便跟蘇涼一起正常的去學校上課。

露娜依舊有些不放心,暗中派人跟著她們倆。

確保他們的安全。

蘇涼向來是個藏不住心事的丫頭。

見清歡表現的跟個沒事人似的,忍不住偷偷地問:「清歡姐,你沒事吧?」

「我沒事呀,已經完全痊癒了。」

清歡有些摸不清楚,為什麼蘇涼這麼突然問自己。

「沒事就好,我只是有點擔心你。」

蘇涼欲言又止。

清歡打量了幾眼蘇涼,察覺到了一絲異樣,問:「阿涼,你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

「沒有……沒有……」

蘇涼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

清歡擰了眉頭,「你不願意說的話,我不會勉強你的。不過,如果碰到了麻煩,一定要告訴我,咱們商量著解決。」

這小丫頭心思單純,在她跟前從來沒什麼秘密。哪怕喜歡一個男孩,也會跟她說。

她想說什麼,早晚會告訴自己,不著急。

「嗯,好。」

蘇涼微微點頭。

清歡拍了拍她的肩膀,腳步輕快地往前走。

蘇涼稍微慢了半拍,看著前面的清歡,心裡愈發的不安。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清歡姐那麼喜歡喬崢,得知他沒死,難道不該去找他嗎?

即便不去找人,也不該這麼平靜吧?

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可她也不敢提及喬崢的名字,害怕跟哥哥一樣,刺激到了清歡。

真走到了那一步,父母肯定又要罵她了。

蘇涼默默地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

清歡盤算了下日子,下個月,學校里有一次組織學生出去野營、採風的活動,為期一周。到時候,可以跟露娜阿姨和查理叔叔說,自己想回家看看。

他們不會不同意的。

趁著這一周的時間,她可以找到『怪人』,不……找到喬崢……

親耳聽他講,過去是怎樣的。

只要搞清楚了,跟他之間發生過什麼。

她便徹底釋懷。

再也不和他有任何往來。

清歡心裡是這樣的打算的。

她沒告訴任何人。

可她不知道的是,青城暗地裡,一直擔心她偷偷地去找喬崢。

因此,想趁著她回國之前。

派人去A市,搶先一步,把喬崢找到。

然後送他去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任由他自生自滅。

青城知道自己這麼做,對喬崢不公平。

可他從來不是一個絕對的好人。

是喬崢先無視他的警告,違背約定,接近清歡姐姐的。

如今落得這般下場。

也是他逼自己做的,怨不得任何人。

……

青城向來行動迅速,派到A市的人暗中四處搜尋喬崢。而偽裝成喬崢的傅靖安,在察覺到后,便偷偷地躲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