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瀰瀰說著話不小心漏了幾滴在身上,哈了口氣說,「好喝。」

蘇羽靠在一邊瞧著一幫顏值不低的妹子,尋思自己是不是陽氣過重,周圍聚的全是女孩。

大家有說有笑喝完了涼茶,隨即齊齊聚到電腦前。

「嵐姐你快點,急死我了。」

「賣關子是會引起公憤的。」

瀰瀰和小鍾催道。

王香秀和張芷蕾沒說話,臉上卻掩不住的緊張。

他們這陣子從早忙到晚,睡覺還會夢到工作的事,好不容易熬到今天,迫切想知道結果怎麼樣。

跟眾人緊張交迫的心情截然相反,蘇羽嘴裡攪動著牙籤,一臉淡定。

「網卡了。」葉嵐無奈道。

「什麼時候不卡,這時候卡。」瀰瀰抱怨道,「老闆,網線不能省,該換就換。」

蘇羽拉開門走進院子,吼了一嗓子:「誰家在看片,卡我網,我順著網線過去干你!」

「片是什麼?」

王香秀一怔。

「你哥腦子不正常,瞎咧咧,喊一下網就會好?」小鍾啐了一口。

「網好了。」

葉嵐眼眶一張,驚聲道,「這…」

「你這反應我很慌呀。」

「在差也沒差到出現嵐姐你這種表情,我來看看。」

所有人湊過臉去,頓時有一個算一個嘴巴張的能塞下一顆梨子,驚呆了。

蘇羽看向電腦屏幕,臉上露出出乎意料的笑容:「這成績還不錯。」

因為新品牌價格高的緣故,大家對海淘店的銷售額沒多大的期望,有個三四十萬銷售額,中規中矩的成績就好,等後面口碑發酵,銷售量必然會上好幾個層次。

誰曾想這一查,銷售額竟破了一百萬大關。

豬肉脯訂單量5000+,豬肉乾訂單量1000+,豬脆骨訂單量2000+…其中不乏有買三四箱的單子。

「哇!」

瀰瀰一起鬨,眾人都嗨了。

一百多萬或許不多,但這對他們的努力無疑是莫大的認可,況且未來不久還有一段爆發期,屆時現在的銷售額起碼翻幾倍…

「首戰告捷離不開各位的功勞,等這段時間忙完,我會給每人包一個大紅包,請大家去旅遊。」

蘇羽拍拍手,作出擊掌的手勢。

「老闆萬歲!」

瀰瀰和小鐘相視一眼,跳起和蘇羽擊掌。

葉嵐好歹經歷過風浪,沒兩人那麼失態,但和張芷蕾一樣,由心為蘇羽感到高興。

王香秀比較靦腆,一個人在那傻樂。

今晚註定是一個不眠夜。

有人歡喜有人憂。

馬騰此時靠在老闆椅上,頭髮油光,兩眼滿是血絲,夾著香煙的指間被煙霧熏黃。

她身前桌上的煙灰缸插滿了煙蒂,煙灰四處飛。

「嗚嗚嗚。」

桌前地上躺著一名臉腫成豬頭的男子,痛苦地低聲哀嚎,觀其眉宇,赫然是李富貴。

「鈴鈴鈴。」

桌上的座機陡然響了起來。

李富貴身子一抖,眼中透著驚懼。

自從來到這間辦公室,每當電話響起一次,他就得被馬騰狂毆一次。 「喂。」

馬騰按下座機的擴音。

「您好馬老闆,我是家家順超市的總經理,我打電話沒其他意思,想告訴您以後家家順不會在進天美的豬肉,有機會再合作…」

「去你媽的!」

馬騰抓起座機狠狠摔在地上,抬腳瘋狂踩踏。

他原以為將蘇羽踩在腳下,蘇羽爬都爬不起來,遲早要回過頭來求他,卻沒想他今晚美滋滋喝頓小酒,準備享受情人服務的時候,一通通電話形同噩夢樣逼過來。

連續七家天美主要豬肉輸出的公司打電話過來說取消合作…

之前這幾家公司和馬騰講話絕對恭恭敬敬的語氣,如今卻是一幅愛答不理的嘴臉,問多了直接掛電話…

蘇記豬肉的口碑無可挑剔,即便雇傭大批水軍也沒辦法撼動,只能眼睜睜看著蘇記豬肉狂暴輻射周圍的小鎮市場。

是。

一開始那些公司賣天美面子,不跟蘇記合作,但久而久之,在他們公司找不到蘇記豬肉的顧客遠走人人佳之後,他們慌了,連忙去找楊進要蘇羽的電話。

楊進自然不會給,只透露了蘇羽一個要求:要想跟蘇記合作,必須下架關於天美的商品。

這時候天美就是秋後的螞蚱,誰會去理他,也就造成今晚這幅場景。

馬騰萬萬沒想到蘇羽會有這麼大的能量,從頭到尾打壓他都能逆境崛起。

李富貴滿眼驚恐,身子仿若篩糠樣抖動。

「都是你!都是你慫恿我去招惹蘇羽!」

馬騰扯掉座機,紅了眼,吼叫著沖李富貴砸了下去,座機爛了,拳頭和腳繼續打。

天美完了。

出不去的豬和豬肉會如同放在陽光下的堅冰一樣慢慢融化,當然,流失的不是水,是鈔票。

第二天。

修鍊了一整夜的蘇羽被蘇大明叫醒,說有人找他,不由懷著疑惑走了出去。

「蘇老闆!」

馬騰提著大袋小袋的禮品,掐媚笑道,「吵到您睡覺真的對不起,前些天是我的不對,請您原諒我。」

「天美黃了?」

蘇羽挪揄道。

天美涼涼在他的預料中,線上線下雙重夾擊,天美的命有多硬才會不涼?

「是李富貴,是他唆使的我。」馬騰喪著張臉說,「我昨晚已經打的他進了醫院,蘇老闆您原諒我好不好,不行我給你天美股份,20%、30%,50%也行。」

「你打李富貴管我什麼事,狗咬狗一嘴毛。」

蘇羽打了打哈欠道,「你覺得我稀罕你的股份嗎?行了,別在這丟人現眼,麻溜回家收拾東西去。」

「蘇老闆!」

砰地一聲,馬騰陡然雙膝跪地,哭聲道,「我上有老,下有小,做什麼都要花錢,天美沒了,我們家庭也毀了,你大發慈悲,饒我一回好不好?」

「小羽這…」

蘇大明看的很不是滋味。

「姐,咋回事?」

「天美的老闆,跟老蘇家孩子求饒著。」

「我覺得他好可憐,又沒殺人,不至於吧,蘇羽討到便宜,讓一步得了。」

過路村民駐足議論。

「馬老闆,離開臨海市,你還有機會。」

蘇羽兩眼微眯,雙邊嘴角勾起,笑的好像小丑,令馬騰骨子裡發涼。

「蘇老闆,我!」

馬騰硬著頭皮要說什麼,卻被蘇羽身子前傾,打斷道:「大魚吃小魚,人吃人,做生意本來就這樣。

鑑寶女王 你輸了,你叫我放過你,同理,如果我輸了,你會放過我嗎?不會,我想到時候你會做的比我現在狠十倍。

走吧,給自己留點面子。」

馬騰心喪若死,沒了龍田村的根基,他去別的地方在想混起來,談何容易。

「給我一次機會吧,做牛做馬也行。」馬騰喃喃道。

蘇羽撥通王香秀的電話:「香秀,來我家一趟。」說完,他朝馬騰說道,「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蘇老闆您說。」

馬騰兩眼煥發光彩。

「我聽說天美手上有一批活豬,我以低於市場價30%全部收購,另外,你的養豬場如果有意思賣,我也可以一併買了。」蘇羽露出奸商的笑容。

低於市場百分之三十的價格已經接近於成本,得到的利潤非常薄。

如今蘇記豬肉當道,天美被架在靶子上打,手上的活豬沒人敢接收。

馬騰要是選擇不賣,活豬大幾率會折在手上,屆時不要說利潤,本都虧得底掉。

馬騰深深嘆了一口氣,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十幾歲,重重點頭道:「我老了,現在是年輕人的時代,養豬場我留著也沒用,不過在這之前,我能拜託您一件事嗎?」

「你說。」蘇羽點了點頭。

「天美是我曾爺爺開創的品牌,我不想折在我手裡。」馬騰懇求道,「您收購天美的價格可以低點,但行不行保留天美這個牌子?」

「可以,但商標要轉給我。」蘇羽自無不可。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天美在市場上佔據的比重不小,知名度也是耳熟能詳,只是蘇羽的異軍崛起,特意針對才折戟沙場。

保留天美原品牌不是一件壞事,因為市場做熟了,不用在去開闊市場。

「謝謝。」

馬騰爬了起來,拍了拍褲子上的泥土。

王香秀匆匆趕到,見到這一幕也是頗為驚訝。

堂堂的天美老闆竟然落魄到這種地步,放在以前說出去,誰信吶。 「你直接跟香秀談。」蘇羽示意王香秀接手這件事,轉身進到院子刷牙洗漱。

王香秀看了眼周圍的村民,朝馬騰說道:「我們去辦公室談。」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馬騰回頭深深看了一眼老蘇家,嘆道,「以他現在的高度,要是親自跟我談,確實掉身價。」

他心裡悔恨,倒不是後悔招惹蘇羽,而是在沒充足的準備下去招惹,導致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但事已至此,成王敗寇,沒什麼好說的。

駐足的村民長吁一口氣。

「乖乖,剛才蘇羽給我的感覺好有壓迫。」

「看他的樣子,我真沒辦法跟以前那個靦腆的孩子聯想到一塊去。」

成神風暴 「他好狠,天美老闆都那樣了還無動於衷。」

院子里。

蘇大明靠在牆上一直吸煙,撓撓頭道:「雖然我覺得你的做法沒毛病,但我在馬老闆身上看到了我當年的影子,那時為了借幾個錢,我也這樣求過人家。」

「我有個朋友跟我說過,今天你放對手一馬,明天對手就會往你心口上差一刀,斗米恩擔米仇。」

蘇羽咕嚕嚕吐掉牙膏水,淡笑道,「我算是好的了,做事有餘地,別人不惹我,我也不會閑的沒事去惹別人。」

「所以你爸半輩子一事無成,你可不要學我。」蘇大明感慨道。

「誰說的,你最大的成功就是生了我。」

蘇羽攬著蘇大明的肩膀,兩父子滿臉笑容。

過了三點。

王香秀打來電話說天美收拾乾淨了,問蘇羽要不要過去跟員工開個會。

七叔為了整村長候選人的排面,最近入手了部豐田凱美瑞。

蘇羽借來練練手,花了兩個小時到的龍田村,直奔天美養豬場…

此時空地上站滿了天美的員工,足有上百號人,其中大部分人心情忐忑,面露焦慮。

他們豁然是從蘇記跳槽的員工。

這些人怎麼都沒想到風水輪流轉,昔日老闆竟踢走了馬騰,當了現任老闆。

「老闆。」

王香秀轉了轉手裡的水瓶,遞給了走來的蘇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