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瀾兒也急了:「怎麼是太上皇?這……就是我父皇也要避讓啊。不用說我們了。怎麼辦?莫非……見死不救?」

劉銘華突然一咬牙道:「見死不救不行啊。看這情況,這個孕婦堅持不了多久了!所以我們一定要救,就算拼了也救!」劉銘華想來想去,終於下定了決心。

瀾兒也道:「好!不然,我先去和裴承業說一下……」

此刻,有一個禁軍實在看不去去了,他小聲道:「裴將軍,莫非我們就眼睜睜看著那個孕婦不救?如此我們良心怎麼過得去?」

裴承業沒好氣道:「什麼良心?要怪就怪他們命不好!你休要在此亂軍心!」

那個男子見裴承業這麼說,知道今天他們是不會放自己馬車過去了!想想等一下自己將等到的是「一屍兩命」的殘酷現實,他又無力倒在地上痛哭道:「老天爺,你睜開眼睛吧!這是什麼世道啊!老天爺,求求你救救我老婆和孩子吧!」

一個大男子,發出如此撕心裂肺的哭聲?這場面相當震撼人心!

許多圍觀者都憤怒了!但是面對大唐禁軍,他們也只能在心裡徒勞的抗議一下、憤怒一下而已。太上皇的車駕啊,何人敢衝撞?就是皇帝李世民也不敢啊!

劉銘華觀察了下孕婦情況,現在孕婦非常危險,真是十萬火急了!

劉銘華一咬牙,上前俯身拉起那個正在無助痛哭的男子,大聲道:「起來!現在求老天沒用!老天不會下來給你開路的!跟我來,我們硬闖過去好了!為了你老婆和孩子,你敢不敢硬闖?要知道硬闖,禁軍會射箭的!」

那個男子淚眼朦朧的看著一個年輕人扶著他,鼓勵他闖過去?他心裡就升起了一線希望,他擦了擦眼淚道:「敢!小兄弟,我怎麼不敢?我要有力我早就衝過去了!射箭怕什麼,他們最多射死我,不會為難一個孕婦吧?只要我老婆衝過這裡,就會有好心人送她到醫館的!用我的命換來我老婆、孩子命,值得啊!」

劉銘華深深被這個男子感動了,他揮拳道:「好,這才是好爺們!為了老婆和孩子可以犧牲自己?兄弟佩服,我這就帶你闖過去!」

此刻,裴承業大聲命令道:「誰敢硬闖,就亂箭射死!孕婦也一樣!我看何人敢闖?」裴承業說完,就得意看著劉銘華。

劉銘華剛才聽到裴承業這個傢伙說連「孕婦」都要亂箭射死時,心裡怒火就不可遏制了!見他還在唧唧歪歪就上前罵道:「裴承業,你還是不是人?幾日不打,你皮癢了是吧?今天老子抽死你!嗯……」

劉銘華剛說完,突然發現瀾兒上前抽了裴承業一個耳光!

然後瀾兒小聲對劉銘華說道:「銘華,不要衝動!他以前不是在執行公務,你打他屬於私人恩怨!可是現在不同啊!我不怕,我好歹是公主,怕什麼?走,我們上車,闖過去!」

周圍10幾個禁軍見裴承業被打了,都嚇了一跳!而且剛才,劉銘華和瀾兒還爭先恐後前赴後繼打人?這些軍人此刻都潛意識舉起了兵器對著劉銘華和瀾兒。

瀾兒哼道:「放肆,我乃大唐公主李瀾兒!」

樂兒怒道:「放肆,我乃大唐公主李麗質!」

「啊?參見公主……」這些禁軍中,認識樂兒的多。瀾兒以前不怎麼招搖,樂兒就不一樣了。

瀾兒看著那一群禁軍,冷聲道:「人命關天,豈能不救?見死不救那還是人?如果你們連人都不是了,還怎麼保衛大唐?」

士兵們立刻羞愧無比。

裴承業終於清醒了過來,他剛才怎麼也不敢相信在他光明正大執行任務的時候敢有人敢打他!他大吼一聲憤怒的拿出弓弩來!

瀾兒冷聲道:「裴承業,有種就放箭試試!某殺公主,裴家再大也必定完蛋!」

裴承業聞言僵在那裡,他不過是惱羞成怒,他怎麼敢對公主射箭?不要說射箭,就是用弓弩指向公主,這都是大罪!

瀾兒說完根本不理會裴承業,她和劉銘華將孕婦轉移到自己車上,厲聲道:「讓開,本公主要過去,誰若阻攔,就地格殺!」

瀾兒殺氣騰騰的一句:「就地格殺!」讓負責警衛的禁軍都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他們已經不準備攔截瀾兒了。開玩笑,一個公主要殺一個禁軍,那又如何?難道皇上還能殺了這個公主為這個禁軍賠命?從古至今都沒有這種情況啊!因此,好漢不吃眼前虧,趕緊退後吧!

劉銘華和瀾兒將孕婦抬到他們馬車上,就要向前走。

但裴承業卻瘋狂大喊道:「攔住他們!如果有人敢硬闖,你們就射箭!否則,你們必將受到軍法處置!」

10幾個禁軍這次沒有一個聽他的,其中一大膽的說:「裴將軍,此刻情況特殊,誰敢對公主射箭啊?因此,我們只能放行。」

裴承業瘋狂道:「不要管什麼公主!是太上皇大還是公主大?這些人方才襲擊我,你們立刻把他給抓起來!」

裴承業此刻有點失去理智了!

劉銘華現在對裴承業很無語,吃了虧自己不敢上前找回場子,想讓手下的士兵做替死鬼,這算什麼男子?

只不過那些士兵根本沒有任何動作,他們不傻–確實是太上皇比公主大,但就算是太上皇也不會允許他們為難公主啊!

劉銘華冷哼道:「王大虎,快馬揚鞭,走最近的路!」

王大虎讓人啟動馬車,然後道:「劉將軍,到前面醫館最近的路不是橫穿馬路,而是右轉行數百步,再左轉,從那路口進去最快!」

瀾兒怒道:「啰嗦什麼?銘華說是最近之路!」

王大虎立刻閉嘴,他前面開路,馬車緊緊跟上

劉銘華打開車窗玻璃向那10幾個禁軍喊道:「等下把那輛馬車送到開到前面醫館去!明白嗎?」

「諾!」10幾個禁軍看著飛馳而過的馬車大聲道。

當裴承業看到劉銘華他們不是橫穿馬路,而是右轉飛馳而去時,他就跳著腳大喊道:「完了,完啦!等下太上皇的車駕就是從右邊而來!劉銘華,我給你害死了!還有你們……你們竟然違抗我的命令?回去必定軍法處置!」

10幾個禁軍看到自己暴跳如雷的裴將軍,反而沒有一絲同情心。這傢伙平時依靠著自己家族勢力紈絝、無情極了,沒想到今天碰到更更牛的人了?真是報應!

奔跑一會,王大虎回頭大喊道:「劉將軍,我看前面的太上皇車駕過來了啊1我們要橫穿馬路可能要橫穿太上皇車隊,這……」

劉銘華眼睛很厲害,他老遠看到前面馬路上遠遠過來一行車隊,他估算下了距離,對王大虎說:「加速!我們搶先通過下面那個路口!要是橫穿車隊那就完了,那畢竟是太上皇啊!」

王大虎一愣,還是咬了咬牙讓車夫快馬揚鞭,馬車飛速前行!

對面先遣禁軍看到一輛馬車迎頭飛速而來,都是大吃一驚!

難道這輛車要過來襲擊太上皇么?這也太猖狂大膽了吧!就是造反啊!於是那些禁軍立刻持兵器做好準備,隨時準備進攻!

近了!更近了!做好進攻準備的禁軍一眨眼發現對方原來是一輛非常眼熟的馬車?嗯,竟然也是皇宮所用的馬車?這什麼情況啊?

劉銘華看到對面那輛馬車如果不減速,一定會搶先到達那個轉彎的路口,那樣自己就被動了!

一邊讓王大虎加速,劉銘華抓住一面禁軍旗幟,不斷向路邊指去。

對面禁軍看到看到這個旗號,就知道他們一要左轉?看來不是沖著太上皇車駕來的?而且,對方也是禁軍?於是,他們就鬆了一口氣,放慢了速度。

看到這個情況,劉銘華等人加快了馬車速度,加速衝到了路口,然後擦著對面禁軍的馬車左拐,揚長而去。

「是皇宮的馬車?我們禁軍保護,車上定是皇家之人啊!」一個飛騎禁軍說道。

另外一個禁軍說道:「好像是公主的車駕?不知公主有何急事?」

「幸好剛才沒有衝撞公主,沒有射箭,不然就麻煩了。」

「哼,公主的馬車是防弓弩的,裡面有特製擋板,你以射箭又能如何?」

劉銘華和瀾兒當然不知道身後禁軍對他們的議論。現在他們一心就是想救人。

剛才比較刺激,瀾兒和樂兒也很緊張,現在她們都一起忙著照顧那個孕婦。別看武曌小,但是此刻一點不慌亂!瀾兒就更厲害了,好像用推拿幫那個孕婦。劉銘華知道,瀾兒多少知道一點醫術。

劉銘華擦擦冷汗對那個孕婦的男人道:「還好,過來了!大哥,看來你常做好事,要不關鍵時刻老天不會幫你的,前面不遠醫館就到了,大嫂和孩子都有救了!」

那個男子滿臉激動地說:「謝謝你們了……」

「大哥,醫館到了,先救人。」劉銘華知道現在還不能掉以輕心,要等孩子生下來,大人和孩子都平安才能鬆一口氣。

馬車一到醫館,劉銘華從瀾兒懷裡接過那個孕婦就快速跑了起來。

這個時候劉銘華恐怖的體力就體現出來了。

劉銘華一口氣跑進去喊道:「大夫……快點!我要生孩子!哦,這個孕婦要生了!現在怎麼辦?孕婦大流血,很危險!」

沒想到大夫慢悠悠道:「為何大聲喧嘩?大夫現在沒有時間啊!候著吧!」

劉銘華猛拍一下道:「媽的,什麼沒有時間?立刻讓大夫過來!」

王大虎拿出大刀怒吼道:「快點!」

啊?動刀動槍了?

那個大夫看著冰冷的大刀,嚇得說不出話來,最後顫巍巍指了指了下道:「那裡,就是……產室!」

劉銘華抱起孕婦跑到產室門口,一腳踹開門,不管三七二十一闖進去大喊道:「大夫,我要生孩子!」

劉銘華這一喊真是震耳欲聾啊,沒辦法,人命關天,劉銘華真急了!

「誰啊?喊什麼!何事?啊……你一個男子生孩子?這……」一個女大夫出來喊道。大唐當然不可能有專門的產科,但是一些醫館還是有專門生孩子的地方。這種地方必須要想辦法處理孕婦的血羊水等,還要隨時準備熱水清洗嬰兒。當然,這種環境就比較簡陋了,但這是沒辦法的,

劉銘華見女大夫態像一個好人,於是就耐著心道:「大夫,這個孕婦此刻大流血!羊水可能早就破了,再不馬上接生孩子會缺氧致死,我求求你們快點給她接生吧!」

女大夫一聽慌了,緊張道:「什麼缺氧?不過,她此刻卻是非常危險!可是一人無法啊,另一個大夫剛好出去了!」

劉銘華急匆匆把孕婦放到床上,著急道:「時間緊迫來不及了,你一人不行是吧?我給你叫人來幫忙!」

劉銘華說完飛奔出了產房大喊道:「瀾兒,武曌,過來,趕快幫忙接生!」

瀾兒愕然指著自己鼻子道:「我……我怎會接生?」

劉銘華急道:「廢話,有人還叫你們?裡面只有一個大夫,你們進去幫她!」

武曌這時很冷靜,拍了下瀾兒道:「瀾兒姐姐,我們就進去幫忙吧!」

瀾兒看了劉銘華兒,咬牙說道:「好!我就進去幫忙接生!我們會儘力的!」

說完瀾兒和武曌就進入產室。劉銘華之所以讓武曌進去,那是因為劉銘華相信這一代女皇,必有過人之處,關鍵時刻她肯定會冷靜幫忙的。

這時裡面女大夫又出來喊道:「快給孕婦一杯水……」

劉銘華飛快倒水進去。

孕婦男人突然跪在劉銘華面前道:「兄弟,真是感謝你啊!不管我老婆和孩子如何,我都感謝兄弟大恩大德!」

劉銘華把男子拉了起來,道:「大哥,這是個啥?男子漢大丈夫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怎能隨意對別人下跪呢?嗯,你不要著急,我覺得大嫂應該沒事,你耐心等等吧。」

男子被劉銘華拉著坐了下來,然後擦著眼淚道:「哎,都怪我粗心,若是早一點就好了……」

「沒事,放心吧!」劉銘華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現在沒辦法,只能等待了。兩個大男子在生孩子方面真幫不上忙。

越等越心焦,那個男子又自責道:「我怕我娘子挺不過來啊……」

「大哥,好人有好報,放心吧。」劉銘華有力使不上,只能安慰。

突然劉銘華蹦起來道:「啊,好像有孩子哭?難道生了嗎?」劉銘華耳朵當然非常靈敏。

「真的?我……為何聽不到?」男子站起來激動道。

劉銘華說:「等等,樂兒,進去看看。」

樂兒點點頭走了進去,時間不長她驚喜地跑回來說:「生了,是個男孩!母子平安!裡面的大夫說若再晚片刻,大人孩子都將不保啊!」

…………

PS:推薦票大家都有吧?求一下推薦票啊! 【今天第一更!】

劉銘華興奮道:「什麼?生了一個男孩?而且母子平安?這真是值得慶祝啊!」

看剛才孕婦那個樣子,再想想現在的醫療條件,劉銘華真的擔心。現在有了這樣的結果,在劉銘華看來,真的是太好了!如果兩個孕婦真出現了問題,那劉銘華他們豈不是前功盡棄?

「什麼?兒子?母子平安?」那男子激動地呆立當場,良久才仰天長笑道:「哈哈哈,我有兒子啦!我有兒子啦!」

劉銘華拍了拍他道:「恭喜大哥,喜得貴子啊!」

這時,瀾兒走了出來,一頭大汗道:「真是萬幸!方才太緊張了……不過武兒真厲害,方才孕婦無法堅持已經放棄,是武兒三言兩語勸好了她!」

「啊?曾經這麼危險?」劉銘華反應過來后,激動地上前抱著剛出來的武兒道:「武兒,好樣的,就知道你關鍵時刻能頂得住!瀾兒,你更是厲害,都是超級接生婆了!」

武曌在劉銘華懷裡,害羞地笑了笑。只不過,她現在非常驕傲!劉銘華為什麼讓她一個小女孩進去?既然進去了,她關鍵時刻當然就要發揮作用。

得到了劉銘華的表揚,瀾兒和武兒心裡無比甜蜜,然後大家興高采烈慶祝起來。

慶祝了一陣,劉銘華道:「瀾兒,長安城你熟悉,趕快安排大嫂到一個好的醫館,不行就請太醫過來看。」

瀾兒道:「請太醫?你不是反對特權嗎?」

劉銘華笑道:「這要看情況。人命關天時,什麼權利都可以動用。而且還要不惜挑戰特權!」

瀾兒對劉銘華甜蜜一笑道:「我們方才真是挑戰特權了,竟然闖了太上皇的車駕?那好,我就找一個地方,請太醫!」

那男子道:「這……我等方才真闖了太上皇的車駕行?二位小娘子,真是……公主?」

劉銘華笑道:「呵呵,真是!大哥,你以為我們方才是騙那些禁軍的?那不可能!要知道冒充公主肯定是死罪!」

「啊?公主?公主……為我娘子接生?這……」那男子現在完全傻了。他本身也是官府之人,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不過他真的做夢都沒有想到,他的兒子是公主親自接生的!實在是太神奇,太不可思議了。

劉銘華拍了一下他道:「大哥,這都是緣分!有何好驚奇的?」

「啊,方才冒犯公主了!謝公主大恩!」那男子立刻上去大禮參拜並感謝。

瀾兒笑道:「不要客氣,方才銘華說得對,今日之事,確實是緣分。」

「再次感謝公主大恩大德!下官有個不情之請……請請公主為我那孩兒賜名可好?」那男子激動道。

「哦,你也是官府之人?為孩子賜名?這……」瀾兒看看劉銘華。

劉銘華點頭道:「這倒是可以。大哥氣宇軒昂,氣質出眾,一看就是官府之人啊。呵呵,請問大哥高姓?我叫:劉銘華,叫我銘華就好……」

男子道:「啊,你好銘華兄。我性狄……」

「狄?」瀾兒略微思考,然後道:「我希望此孩子將來一定要『仁』!如果不是我等仁義之舉,怕是沒有他吧?還有,我希望這孩子生當作人『傑』……因此,我想給這孩子起名為–狄仁傑!」

「狄仁傑?好好好,謝公主賜名!」男子開心道。

劉銘華也笑道:「狄仁傑啊,好名字……啊,什麼?狄仁傑?噗……」剛喝了一口水的劉銘華,一口水你噴了出去,然後就目瞪口呆看著那男子。

瀾兒奇怪道:「銘華,你……怎麼了?」劉銘華很少如此失態,因此,瀾兒感到有點奇怪。

劉銘華回過神來說道:「哦,沒……沒事。剛才這個名字太好了,我一激動喝水給嗆到了!對了,敢問大哥高姓大名?」

那男子道:「銘華兄弟,某姓狄,名知遜……」

「狄知遜?啊,果然是狄仁傑父親!」劉銘華興奮的一下子跳起來!我去,怎麼搞來搞去,搞出了一個狄仁傑?這完全出乎劉銘華的預料啊!

瀾兒看到劉銘華這個樣子,就知道裡面的這個孩子必定不凡,要知道劉銘華從來沒有看錯人!

劉銘華說馬周才華出眾,馬周如今果然非常厲害!

劉銘華說蘇定方是大唐名將,現在兵部尚書李靖已經開始重用蘇定方了。

那裡面這個孩子是誰呢?為何能讓劉銘華如此動容?瀾兒準備找個時間問一下劉銘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