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火焚天走出了大殿,急匆匆的來到了一間密室。

「莊主,要解決掉他們么?」一名魁梧壯漢冷聲喝道。

「那個牧雲,我看不透。」火焚天淡淡的說道。

「難道說,他的實力比莊主還要強大?」魁梧壯漢驚訝的問道。

火焚天搖搖頭,說道:「如同傳聞一般,在枷鎖九重巔峰,半步神火修為。但是面對他我總感覺到一絲不安,黑八,你蘊養的火蠍毒可以拿出來試試了。」

魁梧大漢頓時眼前一亮。

火蠍毒!

四周眾人聽到此話,不由得紛紛目光落在了黑八的身上,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誰也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將火蠍毒蘊養成功的。

這樣的話,正好可以試試其威力,沒準能一擊奏效。

火蠍毒乃是一門邪惡的功法,屬於劇毒類功法,極為罕見,一旦修鍊成功,可以釋放出火蠍劇毒。

隨著修為的增加,則毒性愈發劇烈,危險無比。

黑八不過是神火一重而已,平日之中不顯山露水的,但是在場眾人都沒有想到,他竟然修鍊火蠍毒成功了。

這令人不得不驚嘆幾分! 「黑八,交給你了!」火焚天冷聲說道。

「莊主,放心吧,火蠍毒一出,任他天賦超絕也要乖乖束手就擒。」黑八冷笑,抬手便將一滴精血融入茶水之中。

「啪……」

茶水晃動,很快便恢復了碧綠色,更無半分異味淌出。

這便是火蠍毒的恐怖之處,融於精血之中,無色無味,偏偏毒性致命。

哪怕是牧雲喝下一口茶水,毒素也會立即在他體內發酵,越是運轉血氣,則毒素髮作的速度越快。

這一滴精血乃是黑八的本源,滴落之後頓時面色無比的蒼白,不過眼眸深處卻滿是自信和得意。

「第一個死在我火蠍毒之下的人,牧雲,你該值得慶祝了。」黑八陰笑起來。

一旁,小黑謹慎的端起茶水便朝著茶水,朝著大殿走去。

……

「雲公子,請慢用。」小黑沉聲說道。

牧雲點點頭,抬手端起茶杯,輕嗅一下,敏銳的察覺到這茶水之中似乎瀰漫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不過他不動神色的輕抿了一口,露出滿意的笑容:「早聽聞焚火山莊的三焚香茗甜香宜人,果然不同凡響。」

「雲公子喜歡便好。」小黑說完,便離開了大殿。

不過他並未遠離,而是來到了一處僻靜之地。

「不用擔心,我已經布置下了隔音法陣,除非他是神火九重的修士,否則根本無法察覺到。」大首領黑煞冷聲說道。

在他身後,二首領以及數十名焚火山莊的悍匪殺意涌動,他們眼中透出嗜血的光芒,緊握手中刀兵,就等大首領一聲令下,便衝進去將牧雲等人徹底撕碎。

「怎麼樣,他喝了沒有?!」

「喝了,當著我的面喝了一口,看他那陶醉的模樣,現在應該已經喝完了!」小黑森然笑道,將剛才看到的一幕說了出來。

「不錯,做的好,若是直接下毒定會引起他的警覺。如今他喝下了毒茶,哪怕是一口,也足以滲透到他體內,侵蝕他的道基,空有一身手段,施展不出來。」大首領黑煞冷笑道。

「大首領,現在動手么?」小黑問道。

「不急,黑八說了,這火蠍毒入侵需要半柱香時間,只要拖到了時間,不需耗費吹灰之力便能將他降服。」

黑煞冷聲說道:「等三首領查清了外面情況,便可以動手了。」

「準備好了?」

火焚天緩緩走來,在她身前,五花大綁的牧靈兒早已陷入昏迷之中,渾身鮮血淋漓,到處都是鞭痕,顯然是受到了嚴刑拷打。

「一切準備就緒。」黑煞點頭說道。

「好!」

火焚天微微一笑,說道:「牧雲一死,算是大功一件,王府一定會重重的賞賜我們!」

說著,他便帶著牧靈兒走進了大殿。

「雲公子,久等了。」火焚天朗聲笑道:「不知我這焚火山莊的三焚香茗可否入得了雲公子法眼?」

「茶不錯。」牧雲放下香茗,目光落在滿身傷痕的牧靈兒身上,神色微微一凝。

不過,他還是沒有開口。

對於此,火焚天也並未多做解釋,兩人都是心知肚明,卻誰也不提。

「靈兒!」牧北龍面色卻極為難看,籠上了一層寒霜。

堂堂牧府大小姐,竟然被如此的折辱,他豈能不怒?

不過,見到牧雲並未開口,他只能選擇沉默。

當即上前一步,接過牧靈兒,將一股精純的血氣輸入她的體內。

「啊……」

一聲驚呼,牧靈兒猛然清醒過來,一眼便看到了面色平靜的牧雲,當即怒火升騰,一巴掌便朝著牧雲抽去:「打死你這個混蛋!」

「靈兒小姐,清醒點!」牧北龍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沉聲喝道。

「北龍叔,我就要打他,都是他害了我!」牧靈兒面帶憤恨,大聲喊著便要衝向牧雲。

不過,卻被一雙有利的大手禁錮,根本掙脫不開。

「別鬧了,回家再說。」牧北龍沉聲喝道。

牧雲絲毫不理會牧靈兒,朝著火焚天說道:「讓莊主見笑了。」

「不不,能理解,若是雲公子感覺不方便,我先迴避。」火焚天微微笑道,不待牧雲開口,便轉身離開。

「牧雲,你個混蛋,你竟然和這種人勾結在一起,枉我以為你是正人君子,我呸!」

牧靈兒憤憤的喊道:「牧雲,都是因為你,我才有今天,全部都是拜你所賜!若不是你,我也不會受到如此折辱!都怪你,你個垃圾混蛋!」

「啪!」

響亮的巴掌聲回蕩在大殿之中,牧靈兒緩緩的看向牧雲,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歇斯底里的喊道:「你敢打我?」

牧雲平靜的看著她說道:「若你不是牧府之人,我才懶得來救你!」

「救我?呵呵,你和折辱我的人談笑風生,卻張口閉口是來救我,那我怎麼沒有看出來?」牧靈兒突然大笑起來。

「靈兒小姐,若非擔憂你的性命,以他的性格,雲家主早已殺了進來。如此做法,只是為了確保你的安危,方才這般,你還不知曉?」牧北龍低聲說道。

「還有,因為你,我牧府損失了三名親衛。更是因此而讓雲家主涉險,你可知曉強行將你救援出去是何等的危險?」

牧北龍的臉色有些不悅,顯然對於牧靈兒的態度很不滿意。

「我用你救援,爹爹若是得知我遭遇危險,必定會殺入焚火山莊!」牧靈兒神色冷冽的喊道。

「好了,別鬧了。若不是雲家主擔憂你的安危,豈會第一時間趕來相救?」牧北龍喝道。

「砰!」

忽然,牧雲渾身劇顫,猛然栽倒在地。

「雲家主,你怎麼了?」牧北龍陡然神色驟變,失聲驚呼。

就連牧靈兒都瞬獃滯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有效果了,牧雲毒發了!」

大殿之外,黑煞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果然,牧雲中招了!

接下來,便是他們出手的時候了!

「給我殺進入,生擒牧雲,其他人格殺勿論!」黑煞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厲聲喊道。

一想到即將得到的優厚報酬,他的心都要起飛了。

嘩啦!

所有人瞬間衝殺入大殿之中,可是瞬間便目瞪口呆。

整個大殿之中空蕩蕩的。

「沒有人?」

「怎麼可能?剛才我都聽到了牧雲中毒倒地的聲音了,他什麼時候離開的?」

黑煞滿面震驚,充滿了不可思議。

身後的焚火山莊的悍匪全部沖了進來,將整個大殿都搜尋了一遍。

但是,卻沒有看到絲毫人影。

似乎,牧雲三人憑空消失了一般。

重生蘇暖 「難道他沒有喝下茶水?」二首領黑龍滿面疑惑,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

就在此刻,茶杯輕微的晃動,頓時便化作了升騰的霧氣。

霧氣飄轉,瞬間便瀰漫了整個大殿,凡是靠近之人,也都吸入了毒氣入體。

「不好,毒氣爆發了!」

黑煞面色陡然大變,失聲驚呼起來。

「快走!」

幾名距離大門較近的悍匪驚呼,想要衝到外面去。

「砰砰砰……」

沉聲的聲音響起,所有衝擊的悍匪都被盡數彈飛回去,大門竟然被一層無形的法陣隔絕了!

「什麼情況?!」

「不好,是困鎖法陣!」

「糟糕,出不去了!」

所有人都面色大變,露出了絕望的神色。

這一刻,他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牧雲……為什麼會這樣……」

黑煞渾身劇顫,直接癱坐在地,臉上充滿了恐懼之情。

原本以為是信手拈來的勝利,可是卻偏偏出乎意料!

他們反而還中毒了!

更可憐的是,還不敢運轉血氣將毒霧逼出體內,因為這種毒素越是催動血氣,則爆發的越快。

「黑八,你個混蛋啊!」

這個時候,一聲低聲咒罵響起。

頓時引發了在場的悍匪的共鳴!

可是除了咒罵,那便只能等死了,大門也出不去,毒素也無法驅除,這令眾人心中感到無比的悲哀。

慢慢等死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黑龍沉聲喝道。

他果斷的起身,釋放出精神力,開始查看四周的陣法,可是卻根本無法捕捉道一絲痕迹,陣法的威力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緝兇進行時 自然,這是牧雲隨手布置出的困陣。

雖然等級很低,但是對於眼前的這群人卻是綽綽有餘。

對於這火焚天,他早有準備,再發現了茶水之中的火蠍毒之後,便將計就計,反將這些悍匪一軍。

疏妝 「啊……該死啊……」

黑虎怒吼,手中長刀瘋狂的劈斬而出,可是卻根本無濟於事。

這是他最為憋屈的一次,也是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

眼睜睜的看著火蠍毒爆發,卻根本無能為力,只能眼看著道基被一點一點的蠶食,這種死亡般的絕望幾乎令他窒息。

他可是神火境的強者啊!

胸有大志,心比天高,還想著有生之年追隨著火焚天干出一番驚天動地之偉業!

可是此刻,一切都泡湯了。

他被反將了一軍!

「砰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終於有悍匪毒發身亡,栽倒在地。

如此一來,如同引發了連鎖效應一般,很快便栽倒了大半悍匪,困陣之中便只剩下了黑龍和黑煞二人。 「牧雲,如果有機會,我會親手宰了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