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無畏在前面奮力的砍殺着,看到李易的法術忽然不攻擊力,抽出空子回頭看去,發現李易竟然被擊倒了,趕忙跑過去幫忙。

-19000。

一擊技能秒殺了黑豹,將李易扶了起來。“老大,沒事把。”

李易被無畏扶起來後趕忙將無畏撲到,躲過了一隻黑豹的攻擊。連忙給自己釋放了一個術士之盾,並且法術一級攻擊向殺來的獵熊。

“好了,趕緊殺吧,爭取殺出一條路來,咱們已經被包圍了。”李易忍着鼻子的難受說了出來。

無畏再次衝鋒在前,撞暈一頭黑豹,一邊攻擊着一邊問“老大咱們忘那個方向衝?”

-1200。

-1245。

-12000。

+15000。

李易看到無畏的血量下降的很快,趕忙給無畏釋放回春術,想了想說道“想前衝,熊王剛剛被殺,後面估計黑豹王正在趕來,紅狐BOOS也要來,後面是十死無生,咱們殺過去。”

“好”聽到李易的辦法,無畏拼命的砍殺着前方的野獸,而李易則緊緊的跟在後面,是不是的給無畏回覆血量,也不攻擊了,只是在術士之盾破了的時候在套上一個,節省下魔法值,誰也不知道前面還有多少,能省一點是一點。

“叮。獲得經驗4500”。

“叮。獲得經驗5500”。

“叮。獲得經驗5500”。

隨着無畏的拼命砍殺,李易兩人獲得經驗也越來越多,但是附近的野獸卻是越來越多,漸漸的無畏也殺的走不動了,但是還在拼了命的砍着,李易向遠方看去,發現四周的野獸越來越多,甚至看到了獵熊王的身影。

“該死,看來是張樑的法術,竟然驅使野獸來攻擊咱們倆,就連獵熊王也復活了,不好辦啊。”再次破盾後,李易再次套上盾,和無畏背靠着背看着正在面前的獵熊王。

“咕嚕,老大,怎麼辦啊,前面竟然是黑豹王。”無畏本來正殺的痛快,但是一道快速的身影一下子將他撞的練練後退,竟然和李易靠在了一起。

黑豹王(藍色)。

等級26。

血量800000。

攻擊力6000。


防禦300。

攻擊力。迅猛。發動技能後移動速度+百分之三十。

暗黑一擊。領悟了黑暗力量的黑豹王,將力量集中在獸爪上對目標造成12000+攻擊力的傷害。

獸血沸騰。遭受巨大的傷害後,整體實力提升百分之百。持續時間半個時辰,時間過後整體屬性下降百分之五十,持續時間一個時辰。

這次真是危險了,前有黑豹王,後有獵熊王,可能紅狐王也到了。 女服務員的話再一次影響了大家,包括茗記的員工。洛夢櫻:「我不吃並不是茗記的食品有什麼問題,只是茗記沒有提供我想要的,我要的是56種點心,不是沒有提供的48種」。

其他人聽完洛夢櫻的話,是嘲諷誰不知道茗記這樣48種點心。可是對剛剛進門的人來說是震驚,十多年了沒有人提過茗記有56種食品,可是眼前的人這麼年輕她是怎麼知道的,就連他也是無意中知道的:「你是誰,你是怎麼知道的。」

來人是茗記的點心的大師顧師傅,顧師傅的話證明了茗記確實有56種點心,他知道洛夢櫻只是告訴他直接姓洛,他就知道了她和錦盒是有關係的,馬上請她進來茗記十多年你招待過人的豪華包廂,並叫人把那個錦盒帶過來。

那些知道錦盒的一直認為裡面只有48種齊全的食品,並不知道有56種,這個事情也很快的傳了開來。

洛夢櫻看著這56種點心,心事重重,看到這些她想念當年的時光,可是現在還有誰和她分享這些美食呢。她拿去一塊很精緻的點心輕輕咬了一口:「夜現在過得怎麼樣」。

顧師傅並不認識夜是誰,可是他記得老爺子曾經說過:「如果有一天有人來找夜的,告訴他夜已經死了」。所以他把老爺子的話轉述給洛夢櫻。


她不相信這個消息,夜哥哥在她離開的時候好好的,也從來沒有聽到他死的消息:「你說什麼,夜..哥..哥怎麼可能死了,為什麼你要騙我」。

顧師傅沒有想到這樣:「是真的,他和老宋都是死在十年前郊外的一場大火中」,他不知夜是誰但是他還是這樣把事情告訴了她。


「你說的老宋,是不是宋書」洛夢櫻再次問起。

他不知洛夢櫻知道宋書還直呼其名:「是的」,他們沒有發現說到老宋的時候,門外站的人。

他是老宋的兒子也就是剛剛那個宋經理,他對當年他父親的死有很多疑點,可是沒有任何線索,現在有人提起還是個比自己還小很多的她,卻讓有了線索查他父親的事情了,他轉身離開。

「老宋他是有個兒子吧,就麻煩你們好好照顧了,我今天來這裡的事情不要和老爺子說,夜死了這些東西也不用準備了,今天的費用我會安排打款回來的,這些東西就放在吧,等三天再收吧」。洛夢櫻說完一直離開了茗記。

她卻不知對方說謊,也沒有去查實,她情願自己聽到的也不希望再次查清楚了,她不再怕夜的死也和當年的事有關。 姚廣孝的面色難看至極,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穩穩佔據上風的自己,竟然無法阻止現在這一切的發生,竟然沒有辦法去攔阻林白的晉階之路。

恐怕只有蒼天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無一例外的是,仙門的開啟必將迎來最大的變數。此時此刻,在姚廣孝心中只剩下僥倖,暗暗祈求仙門的開啟進度,能夠更快一些,能夠趕在林白晉階之前,徹底完成開啟,好讓自己能夠邁出那夢寐以求的一步。

戰意已經從他的心中退卻,只剩下最單純的不甘、憤怒和僥倖。

天幕之上,那些法相碎片形成的光雨,猶如真正的雨點般,迅疾無比的匯入林白身軀之中,而且匯聚的速度越來越快,每一滴光雨碰觸到林白的身軀,都如泥牛沉入大海一般,迅速消散無形,而後讓林白的血肉更加剔透純粹,讓他身軀散發出的光華愈發明亮。

「何為神?法力極致,運勢相加,念力相隨,點化為神,煉盡陰邪,成就純陽無陰,聚則為形,散則成氣,隱顯自如,分身散體,變化無方,謂之曰神!」

「自神之成,始知我命由我不由天,始知天地為何物,始知大道為何物!所謂神,無外乎精氣神三物,是以三物相感,順則『成』人,逆則成道。何為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故虛化神,神化氣,氣化精,精化形,形乃『成』人。何為逆?萬物含三,三歸二,二歸一,知此道者怡神守形,養氣煉精,積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還虛,大道方啟!」

轟然一聲,林白長身而起,口中咒訣念誦不止,伴隨著這些咒語的念誦,那些散落在四下的法相碎片,就如同無數的火星般,將他的身軀徹底點燃,使他的血肉散發出熠熠神輝。

嗡!順著林白身體的站起,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驟然擴散開來,猶如上古之時那些神聖帝王一般,朝外散發出無窮威壓,使他身周各處區域成為了可怕的氣場,甚至在這股威壓下,就連山風都無法吹拂起地面上那些輕微至極的粉塵,螻蟻不可行,滄海不可渡。

望著林白朝外散發出無盡威壓的身軀,姚廣孝心如死灰,喉頭苦澀至極。之前的數百年,他被劉伯溫強壓一頭,這一世,他原本以為自己能夠凌駕於世間眾生之上,能夠將仙門開啟,但現在卻又被林白這個劉伯溫的徒子徒孫給強壓一頭,這感覺那叫一個憋屈。

「化神之上,又有何物?今日,我便告訴眾生,化神之上,乃是何物!天地交泰,陰陽相濟,方有性命生出,所謂神,便是性命之衍化!化神之上,想求寸進,難如登天。是故,不破不立,神不碎,道難成!煉神者,無神可凝之謂也。」

「從今以後,我便是命,我便是氣運,我才是真我,所有一切,只在我一體!煉神還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白終於緩緩睜開雙眼,但此時他的眼眸和之前已是截然不同,順著他的瞳孔朝外散發出奪目的金色光芒,那光芒神聖玄奧至極,似乎天上地下的一切秘辛都已經被他完全洞悉,似乎任何人在這眼眸之前,都不可能保留秘密。

化神之上,又有何物?化神之上,乃是無神可凝之謂也,煉神還虛!

轟!林白口中的話音剛一落下,天幕之上那原本壓迫無比的烏雲驟然散卻,但就是這樣的晴空,卻是陡然有巨大的閃電橫空墜落,打破了山巔上短暫的寧靜,震蕩天地!

巨大的閃電沒有任何阻攔,徑直劈在了林白的身軀之上,那恐怖的光芒,把姚廣孝那已經蒼白無比的面頰輝映的愈發慘白,更使得他的身體顫抖不停,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卻幾步,雙唇也是哆嗦不停,彷彿是想要說什麼話,但又說不出來。

轟隆隆!一波接著一波,那耀眼奪目的雷芒,就像是無窮無盡的滔天潮水一樣,席捲整片天地,使得天空和大地都為之顫慄不停,似乎馬上就要崩塌,化為虛無。


但在這明滅不定的光芒之間,卻是有著一尊猶如神祗般的身影,頂天立地站立,昂首面對蒼穹,頭頂髮絲隨風搖擺,如標槍般在無窮無盡的雷光中屹立不倒!

化神之難,難如登天!想要在化神境界,再謀求存進,更是要比登天還要難上許多。古往今來,除卻遺失的上古,有史記以來,還從未有人邁出過這一步!

煉神還虛四字,就像是山嶽一般,重重的壓在姚廣孝頭上,叫他幾乎窒息。

他心中有百般的不願,萬般的憎恨,但在這強大的威壓之下,他卻只能退讓,只能躲避,不敢讓自己的身體沾染上分毫雷光的氣息,哪怕只是一擊,就足矣讓他化為飛灰。

電光無窮無盡,就像是自虛空之中出現的一般,密密麻麻交織成網狀,幻化成一道道起伏的龍蛇,搖首擺尾,散發出無窮無盡的威勢,向著林白的身軀斬落而下。

那些雷光爆發出的耀眼光華,就像是永恆的光明般,亘古不熄,永世不滅!

雷光絞纏,形成了龍形的雷龍,甚至從那些雷龍巨大的頭顱間,更是有巨大而真切的吼叫聲傳出,似乎此時林白面對的不是虛擬的龍,而是真真切切的上古凶獸。

化神境界的相師,因為打破了天地的平衡,就要受到天道的覬覦,更不用說如今林白是想要跨越這一步,達到煉神還虛的境界。這對於天道而言,是不折不扣的威脅,天道感應之下,自然就要生出惡念,自然就要為了維持這平衡,要鎮壓林白。

雷光明亮,但林白身軀散發出的寶光則更為奪目!龍吼驚人,而林白體內血液沖刷經脈發出的轟響聲,更是如同山呼海嘯一樣,振聾發聵!電光來自虛空,無形無質,而他雙眸的金光更是賽過這電光,就如同是最為真切的大道,照亮了萬古以來的黑夜。

看著越來越近的電光,林白的面色凝重無比。這是一次機遇,這是一次亘古未有的蛻變,只要能熬過這一劫,他便可以達到前所未有的煉神還虛境界,便有可能讓已經開啟的仙門關閉,讓抱定了主意想要謀求長生的姚廣孝灰飛煙滅!


但同樣的,這也是一次冒險,如果一著不慎,如果他的道心有一分動搖,如果他的精力有一絲不支,他便會被這無窮無盡的雷光所吞噬,成為天道組成的一部分。

咣!一條巨大的雷龍直接碾壓而來,雷光形成的軀體扭曲不止,甚至扭擺之間,將虛空都震得裂開,本就動蕩的地面,更是如同遭遇了極強的地震般,無數石塊紛紛滾落,向著山下砸去,爆發出一陣陣轟鳴,聲音此起彼伏,叫人頭皮發麻。

那種無與倫比的威壓,叫人覺得,即便是至強者,也無法抵擋,也要被絞殺!因為那是天道最極致的力量,那是一種叫人無法去抗衡的力量!

但偏偏,這看似無敵的威壓,卻生生被林白抵擋,以融匯了法相碎片的肉身抵擋。甚至他的雙拳更是如雨點般,向著那扭曲的雷龍攻襲而去,似乎要與之爭鋒。

拳影橫貫天地,一拳接著一拳,散發出無盡的寶光,生生壓了雷龍一頭,甚至拳影落在雷龍的身軀上之後,還出現了龍鱗飛濺,龍血玄黃這種極度真實的畫面。

一擊不中,天上的雷鳴怒吼愈發劇烈,轉瞬之間,天幕上那些交織的電弧,生生又凝結出了八條雷龍,和正在與林白抗爭的那條雷龍,恰恰組成了至陽至大的九龍之數!

吼!巨大的龍吟在天地間盤旋不止,九條雷龍纏繞在一起,噴吐出的雷光,猶如密密麻麻的銀河,茫茫無際,繚繞無邊,使得天地星空都為之動蕩不穩。

而且不管林白如何轟擊,不管林白如何抵抗,這九條雷龍依舊是對著林白的身軀不斷的碾壓!而林白也如不知疼痛一般,他雙拳的肌肉在雷光的威壓之下,甚至外皮都已裂開,露出了裡面的森森白骨,但他就像是根本察覺不到疼痛般,竭盡全力,征戰不止!

龍血紛飛,電光飛舞,龍吟猶如哀鳴,而林白的戰意則是越來越強!

一聲長嘯之下,林白身軀寶光肆意,他那晶瑩的血肉更是散發出一種至純至美的殷紅之色,那是朱果的效力,那是生之大道的滋養,在這氣息之下,他雙手上的傷口迅速癒合!

在朱果之力,生之大道的滋養之下,林白怒吼不止,將自身的狀態調節到最佳狀態,不斷衝擊,一味強攻,甚至在他的最強力攻襲下,使得那九龍都匍匐在他的腳下。

那九條雷龍被威壓之下,哀鳴不止,不斷朝外噴吐雷光,猶如無窮無盡的雷光電弧鼎爐般,要將處在他們上方的林白熔煉,使他的血肉燃燒殆盡。

與此同時,天穹之上陡然爆發出一聲巨響,那自虛空之中而來的雷光,驟然涌動。

無盡的雷光返璞歸真,變化成最簡單的電弧,徑直垂降,威壓而下,毀天滅地!

上下夾擊之下,林白周身骨骼嘎吱作響,身軀血痕爆裂,顫抖不止,似乎隨時可能崩裂! 他們的生活很平靜,洛夢櫻想什麼也不用想,不用理,這不是自己所追求的生活嗎。她對之前的一切封存在記憶里不再想起。好好享受現在的生活。

電視台報到,今天白氏集團的千金歸來,白依靜現在是國際的巨星,粉絲們歡迎她的歸來。場面非常的壯觀。

洛夢櫻看著電視上面的報道。從來沒有想過,她的生活將再次改變。

墨氏的頂樓,總裁辦公室外,秘書長林菲語在墨氏工作八年了。一眼就看出來者是現在的國際巨星白依靜。

白依靜微笑的對她說:「語姐,好久不見」。

林菲語是知道她和墨總事情的人,對她可沒有之前的嫻熟,反而是很公式化的回答:「不敢當,白小姐還是叫我林秘書吧。」

白依靜被她的疏遠感到不適:「語姐,你再怪我當年的事情嗎?」

「當年的事情都過去了,不知白小姐今天來這裡打算做什麼呢」林菲語可是個護主的人,白依靜回來可不會沒有帶目的的。

「白小姐還是坐在這裡等吧,我有很多事情做,就不陪你了」林菲語把咖啡放下就坐回自己的位置繼續工作了。

會議室的大門打開,墨昊靳邁步向辦公室走去,成陽跟著說:「墨總,白依靜來了,在會客室等你。」

墨昊靳蹙了蹙眉想不到她這麼快就找來了,為了什麼而來大家都比較清楚吧。他把辦公桌上的文件都簽完字了。才讓白依靜來見自己。

白依靜這些年很懷念之前的日子的,可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之前他們靜靜的在一起,沒有像其他情侶那樣,但是也很照顧她,那有像今天這樣讓她在外面等著。|「昊靳,你過得怎麼樣呀」。

話從她口中說出感覺諷刺吧:「白小姐是找我談公事的吧,請叫我墨先生或墨總」。

白依靜怎麼也沒有想到墨昊靳回這樣說吧,墨昊靳不是無情把這個女人,他曾經像妹妹一樣寵愛過她的,如果沒有洛夢櫻的出現他自己也沒有發現,他對白依靜的並不是愛情吧。

因為一起長大習慣了對方的存在,也因為身邊的人都認為他們兩個會在一起,所以一起都是順其自然,但是一直以來他對她就是對妹妹一樣的。

他的輕輕的轉到手上的筆,白依靜這些年在娛樂圈打滾上身再也沒有當年的單純了,眼中多了算計。他還是不想讓她加入這些商業的鬥爭之中。

「不是的,以前是我錯了,傷害了你,對不起」白依靜像是為之前的事道歉,可是遲來的道歉誰還需要呀。

她現在只是為了利益來打感情牌的,當年她可以為了家族利益和夢想出賣了他,既然對方找上門來了,一定不會輕易放棄的,那就慢慢觀察他們要幹什麼吧。 “老大,怎麼辦啊?”無畏背靠着李易問了出來。

李易四周大量了一下,發現左側有一顆大樹,眼睛一亮,有辦法了。就說道“看到我左側的那顆大樹了嗎,等有機會咱們就上樹。”

“嗯。知道了。可是黑豹會上樹啊。”無畏看到了那顆大樹,樹很是高大,有兩人合抱那麼粗,夜色太黑,看不到樹的頂端,但是肯定不矮,但是一看到對面的黑豹王,想到黑豹會上樹說道。

“管不了那麼多了,能躲過一個是一個。”李易也是沒有辦法了,他知道這都是張樑搞的鬼,但是實力不如人,再多的資料也沒有用。

等了一會,野獸們卻是沒有攻擊,而是圍着李易兩人,既不攻擊,也不後退,十分的詭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