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無論是誰,都能夠感受到埋骨之地充滿了陰森的煞氣。

咻!咻!咻!

蕭凌來到這裡后,頓時有著無數道破風聲不停響起,一道道身影,猶如蝗蟲過境般暴掠而過,就算埋骨之地陰森無比,還是阻擋不住大量武修來這裡碰碰運氣。

武帝傳承的誘惑,實在是太動人了!

「我們也走吧。」

蕭凌看了一眼這些武修,沒有絲毫猶豫,朝著埋骨之地掠去,古魔神等人緊隨其後。

當蕭凌等人靠近埋骨之地后,一陣陣嗚嗚聲響起,猶如鬼叫一樣,讓人毛骨悚然。

「梅姑娘,這是你聽到的鬼叫聲嗎?」蕭凌問道。

這個聲音十分凄厲,就算是他聽到了,也忍不住有點毛骨悚然。

「並不是這種。」

梅鏡月搖了搖頭,道:「還有,你叫我梅姐姐就行了。」

蕭凌點了點頭,目光在埋骨之地周圍掃視一番,道:「看來,我們要深入埋骨之地才行。」

隨後,蕭凌等人身形一動,也是掠進了埋骨之地當中。

「啊!」

當蕭凌等人進入埋骨之地當中,時不時的有著凄厲慘叫聲響徹,使得蕭凌等人目光微微一凝。

「難不成,這裡面還有妖獸?」蕭凌道。

「不是妖獸!」

龍碧君一雙碧目青光涌動,看著前方掠過的幾道不似人形的黑影,道:「應該是陰煞凝聚出來的煞鬼!它們朝著我們殺來了!」 咻!咻!咻!

數十道破風聲響起,數十道灰暗模糊的物體朝著蕭凌掠來,這些物體有著長長的觸手,顯得非常詭異。

「這便是煞鬼?」

蕭凌目光微微一凝,這些煞鬼渾身散發著陰冷的煞氣,起碼都到達了武皇層次。

這還是在最外圍,若是繼續深入,不知道煞鬼的層次有多高級。

「陰煞之氣凝聚出來的東西,沒有靈智,只懂得攻擊有生機的物體。」龍碧君說道。

「你們不用出手,對付這種東西,我很在行。」

蕭凌身形一動,暴掠而出,渾身血炎涌動,屈指一彈,數十道血炎攻勢呼嘯而出,轟在了煞鬼身上。

嗤!嗤!

血炎乃至陽之物,轟在煞鬼身上,頓時發出腐蝕的聲音,緊接著,那些煞鬼漸漸消失,化為一縷青煙。

「就死了?」

古魔神等人目光一凝,有點不可置信,似乎覺得煞鬼太容易解決了。

「煞鬼可是難纏的傢伙。」

龍碧君道:「它們由陰煞之氣凝聚而出,若不用至陽手段,根本無法將其擊殺。你們不相信的話,可以挑幾個弱小的煞鬼試下。」

聽著龍碧君這番話,古魔神等人也是起了興趣,不一會兒,他們找到了幾個弱小的鬼煞,發出幾道攻勢轟去。

轟!

這幾個鬼煞自然抵擋不住,直接被凌厲的攻勢轟碎。

就在古魔神等人認為這些煞鬼死掉的時候,那先散開的灰暗氣體重新匯聚在一起,形成了煞鬼。

「煞鬼雖然戰鬥力不怎麼樣,但一旦被這種東西附在身上,就會發瘋發癲。」 總裁不愛笨祕書:帶着寶寶出走 龍碧君說道:「所以接下來,大家不要走得太散了。」

「小龍說的不錯,以往那些瘋瘋癲癲離開這裡的武修,多半被煞鬼附體,生機消散,最後死掉了。」 總裁在上之壓倒嬌妻 蕭凌隨後將那幾個煞鬼擊殺,說道。

古魔神等人點了點頭,眼下唯有這個解釋才行得通了。

「我們加快速度吧。」

蕭凌目光在四周掃視了一下,不少人也是來到這裡,擊潰煞鬼后,沒有絲毫停留,朝著深處掠去。

當然,也有一些運氣極差的武修,被煞鬼附體,立馬瘋瘋癲癲起來。

蕭凌等人速度加快,化為數道光芒,掠入埋骨之地。

當他們降落在埋骨之地深處后,發現這裡是一處極為廣闊的地方,其中,白骨遍地,甚至還有一些枯敗的樹木紮根在這裡,一縷縷陰煞氣息從地面湧現而出,緩緩凝聚著煞鬼。

很顯然,這些煞鬼經歷漫長的時光,才能夠衍化出來。

「嗚嗚!」

就在蕭凌等人停留在這裡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陣鬼叫聲,立馬吸引了蕭凌等人的注意。

在那裡,一頭無比凝實的煞鬼發出古怪的叫聲,在它的灰暗身軀當中,有著幾條手臂伸出來,很顯然,這頭煞鬼吞了幾個武修。

「武宗層次的煞鬼也敢猖狂?」

蕭凌見狀,淡淡一笑,血炎涌動,呼嘯而出,化為一頭火焰長蛇,轟在了煞鬼身上。

嘭!

在那片地域的陰煞之氣被瞬間抹滅,隨著血炎的轟擊,那武宗實力的煞鬼發出尖銳的叫聲,似乎很懼怕血炎一樣,最後它來不及躲避,直接被血炎轟中,化為一縷縷青煙消散開來。

當這頭煞鬼死了,在它身軀當中數十道沒有生機的武修暴露出來。

這些武修雙眼瞪得老大,似乎見到了什麼恐怖事情,死不瞑目。

咻!

蕭凌屈指一彈,血炎呼嘯而出,將這些人的屍體焚化掉。

這些武修實力並不怎麼強悍,並沒有給蕭凌提供多少血氣,他這樣做,主要是讓這些人入土為安,防止被其他煞鬼吞掉。

「火屬性的攻擊非常克制煞鬼。」古魔神說道。

在隊伍當中,除了蕭凌是火系武修,還有一個便是無我神徒,只不過蕭凌接連出手,無我神徒根本沒有機會出手。

「那是什麼?」

無我神徒身形一動,來到煞鬼死去的地方,在那裡有著一枚陰冷珠子跌落在那裡。

「陰煞珠!」

無我神徒見狀,美眸當中熠熠生輝,這可是難得的天材地寶,想不到竟然是這樣形成的。

重生之鑽石豪門 陰煞珠,對於至陰武修來說是修鍊至寶,就連煉藥師也可以拿陰煞珠來煉製丹藥。

「蕭大師,我幫你撿起來。」

無我神徒彎下腰來,就要將陰煞珠撿起來。

咻!

然而,就在無我神徒拿起陰煞珠的時候,數道尖銳的破風聲響起,只見一道道尖銳恐怖的攻勢朝著無我神徒轟來。

「無我神徒,小心!」

蕭凌腳掌狠狠一跺,暴掠而出,血炎呼嘯而出,化為一道火幕擋在無我神徒面前,他也順勢將無我神徒撲倒在一邊。

「蕭大師,怎麼了?」無我神徒看著身上的蕭凌,她俏臉一紅,忍不住問道。

「有點麻煩。」

蕭凌起身,將無我神徒拉了起來,目光看向那數十道人影。

這些人影目光獃滯,甚至還有腐敗不堪的屍體,他們渾身散發著灰暗氣息,手拿刀劍,似乎全部被煞鬼操控了。

為首當中,有著一個身穿甲胄的男子,目光獃滯,渾身散發出的煞氣非常恐怖。

「他們都是煞鬼嗎?」無我神徒美眸一凝,震驚道。

「應該錯不了。」

蕭凌打量著這數十道人影,眉頭微微皺起,這是一支煞鬼組成的隊伍,起碼有數十人,實力皆在武宗層次,為首那個男子起碼到達了三星武宗。

這可是非常恐怖的陣容。

「蕭大師,這些煞鬼將我們包圍了!」

古魔神等人來到蕭凌身旁,目光警惕看著這諸多煞鬼,眼中充滿了凝重之色。

如今他們也知道了煞鬼的難纏程度,若是面對這些煞鬼,就算是古魔神也不敢誇大其詞能夠戰勝。

「依附在武修肉身的煞鬼會施展一些武修生前的普通攻勢。」

龍碧君目光在這些煞鬼身上掃過,道:「當然,將這些屍體打散,也可以減弱煞鬼的力量。」

「蕭大師,我們該怎麼辦?」古魔神問道。

眾人將目光看向蕭凌,毫無疑問,他們已經將蕭凌當成主心骨了。

「你們閃開,這些煞鬼就由我一個人解決。」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下,蕭凌踏前一步,淡淡說道。 「蕭大師你要一個人出手?」

古魔神微微一愣,這些煞鬼實力強悍,就算是他都沒有十足的把握戰勝,蕭凌卻要獨自面對這群煞鬼,有點撼人心魄。

「蕭大師,我幫你。」

無我神徒上前一步,她也是火系武修,能夠幫助蕭凌一點忙。

「不用了,我一個人足以。」

蕭凌擺了擺手,道:「這些煞鬼最懼怕火焰,你可別忘了,我擁有玄蓮聖火!」

見蕭凌如此堅定,無我神徒只好點了點頭。

「就讓他一個人吧。」

龍碧君雙手抱胸,淡淡一笑,道:「這種逞威風的事情,都交給他。」

蕭凌白了一眼龍碧君,旋即手掌一握,無鋒劍出現在手中,目光看著這群煞鬼。

嗡!

蕭凌施展嗜血,渾身血氣沸騰起來,血炎與玄蓮聖火也是在此刻湧現而出,緩緩交融在一起,化為金紅火焰。

金紅火焰緩緩蔓延,籠罩無鋒劍全身,使得無鋒劍成為金紅色的重劍。

「吼!」

這群煞鬼發出凄厲的咆哮聲,使得周圍都微微震動,旋即手持刀劍,朝著蕭凌呼嘯而來。

隨著這群煞鬼的出擊,他們腳下的地面,在此時被撕裂開來,一道巨大的溝壑隨之浮現。

「狂魔煞舞!」

為首的那個煞鬼,操控著死去已久的武修,長刀一揮,只見得陰冷的氣息呼嘯而出,化為一道道尖銳黑劍,朝著蕭凌衝擊而來。

「劍心通明。」

蕭凌雙手握著無鋒劍,心神感應著無鋒劍的劍意,旋即緩緩一劍揮出,這一劍劃破長空,攜帶著灼熱的火焰攻勢轟了過去。

轟!

劍心通明凝聚的劍氣,再附加金紅火焰,直接狠狠地轟擊在狂魔煞舞上面,緊接著,雷鳴響起,金紅火焰以一種勢如破竹之勢,將狂魔煞舞震碎。

煞鬼的攻擊,幾乎是由陰煞之氣凝聚而出的,面對天火的攻勢,根本抵擋不住。

嗤!嗤!嗤!

由天火衍化出來的劍氣,呼嘯而過,然後轟在了這諸多煞鬼身上。

凄厲的鬼叫聲響徹開來,火焰依附在這群煞鬼身上抹滅陰煞之氣,使得這群煞鬼周身的灰暗之氣模糊起來,似乎隨時要消散一樣。

玄蓮聖火聯手血炎的威力,撼人心魄。

「蕭大師的天火太厲害了。」

古魔神眼中有著一絲震撼之色,天火完美克制煞鬼,怪不得蕭凌要一個人出手對付這群煞鬼。

「玄蓮聖火,再加上另外一種火焰的威力,施展出來的火焰攻勢,輕易碾壓煞鬼。」無我神徒喃喃自語,美眸當中有著敬佩之色浮現。

這些煞鬼見到蕭凌擁有如此強悍的火焰,發出凄厲的鬼叫聲,似乎開始畏懼蕭凌一樣,想要逃離這裡。

見狀,蕭凌眼中掠過一絲冷光,自然不會任由這些煞鬼離去。

若是讓這些煞鬼離去的話,又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流炎爆雨!」

蕭凌低喝一聲,抬手間一揮,金紅火焰衍化出無數流炎爆雨,宛如傾盆大雨,朝著那些煞鬼轟去。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火焰爆炸聲響起,狂暴的火焰之力席捲這片區域,將那群煞鬼吞下,湮滅在其中。

火焰漸漸散去,那些煞鬼已經全部死亡,至於那些武修屍體,在血炎的焚燒下,也化為血氣。

蕭凌運轉逆血神功,隨手一招,將這些血氣納為己用,只不過這群武修死得太久遠,身上根本沒有多少血氣,不足以讓他繼續突破。

「陰煞珠。」

蕭凌目光看去,這群煞鬼死後,殘留了幾枚陰煞珠,他隨手一揮,元氣呼嘯而出,將這些陰煞珠握在手中。

陰煞珠入手后,蕭凌便感受到一股冰冷刺骨的氣息在掌心上涌動。

這個陰煞珠他並不需要,來到無我神徒身旁,道:「這些陰煞珠你拿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