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然而,一分鐘后,越來越清晰的腳步聲忽然戛然而止,外面,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靜中。

「嗯。。。?」

院子內,一幫人耐著性子等了足足五分鐘后,獅鷲率先沉不住氣了。

豪門長 「大哥,好像不對勁啊?」

「噓,稍安勿躁!」蒼鷹不滿地擺了擺手,然後豎起耳朵,仔細聆聽著,彷彿要聽出個子丑寅卯來。

外面,依舊死一般的寂靜。

院內院外,空氣一時間彷彿凝滯了。

骨碌碌!

就在蒼鷹側耳聆聽、一臉狐疑之際,一顆圓滾滾、黑乎乎的東西忽然從門外飛進來,不偏不倚,剛好落到了他面前的石桌子下面。

「奶奶的,什麼東西?」蒼鷹微微皺起眉頭,想了想,嘴巴一咧,忍不住低頭了看了一眼。

「這是。。。?」

望著桌子下面呲呲冒煙的黑傢伙,蒼鷹眼睛一瞪,忽然面色大變。

「我去你大爺。。。!」

百忙之中,他慌忙抬起雙腳,用力在桌子上一蹬,身體借力使力,狼狽地向後翻去。

嘭!

就在這時,呲呲冒煙的黑傢伙忽然轟隆一聲裂成了萬道碎片。

轟!

伴隨著一聲震耳轟鳴,蒼鷹向後翻飛的身影如遭雷擊,一聲慘叫,再次狼狽地加速向後飛去。

哐當!

骨碌碌!

一陣天昏地暗,七零八落。

生死存亡之際,蒼鷹也顧不得什麼顏面,他齜牙咧嘴地從地上爬起來,剛想大聲怒罵一句什麼,忽聽頭頂呼呼作響,定睛一看,差點嚇出尿來。

嗖嗖嗖!

噼里啪啦!

七八顆冒著青煙的木柄手榴彈如雨後春筍似得,忽然稀里嘩啦地向他飛了過來。

「我草你大爺的!」密集的手榴彈雨中,剛剛死裡逃生的蒼鷹直接愣住了。

這麼多手榴彈,這到底是在鬧哪樣啊?

「大哥,快趴下。。。!」

廂房內,獅鷲等人看的心驚膽戰,就差破口大罵了。

然而,炸彈如雨,青煙呲呲,誰敢亂動?

「大哥,快趴下!」

千鈞一髮之際,獅鷲忽然伸手抓住兩人,從廂房內瘋一般衝出來,然後連同自己,一起狠狠地壓在了蒼鷹的身上。

轟轟轟!

一陣硝煙瀰漫,院子里、廂房內瞬間被炸了個七零八落,千瘡百孔。

轟隆隆!

就在這時,一輛軍用三輪摩托車忽然咆哮著從門外衝來,一頭扎進了院子里。

「獅鷲,快,給我打,給我狠狠地打!」半響之後,蒼鷹用力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屍體,滿身血污地站了起來。

然而,身後沒有回應,也沒有聽到獅鷲嗡嗡的大嗓門。

「獅鷲,四弟。。。!」

聞聽身後半天沒有回應,蒼鷹愣了一下,然後低頭一看,瞬間崩潰了。

腳下,三具屍體千瘡百孔,早已經被炸的面目全非,無法辨認了。

「四弟。。。!」想起剛才獅鷲捨命相救,蒼鷹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把摟住疑似獅鷲的屍身,嚎啕大哭起來。

呯呯呯!

院子里,忽然響起了一陣凌亂槍聲。

「王八蛋,我要殺了你們!」聞聽槍聲咋響,嚎啕中的蒼鷹瞬間清醒了過來。

槍林彈雨,生死一線之際,他怎麼哭了?

「給我殺,給我殺光他們!」蒼鷹失神地咆哮著,然後一彎腰,一把撿起地上掉落的槍,身體一轉,槍口噴出了一道粗長火舌。

此時此刻,什麼趙天航,什麼小妖,什麼華夏龍,他一概不管了。

只要能殺了對方,方能消他心頭之恨。

呯呯呯!

身後廂房內,從猛烈爆炸中僥倖倖存下來的七八個手下此時心驚膽戰地探出腦袋,一陣觀望之後,相續從窗口內伸出槍口,砰砰嗙嗙地打了起來。

叮叮咚咚!

子彈紛亂地射擊煙霧,似乎遇到了什麼阻隔,隱隱約約中閃起了數道火花。

轟!

就在這時,原本捆綁小妖的那棵棗樹方位再次響起了一陣驚天轟鳴,伴隨著隆隆爆響,一輛三輪摩托車裹著粗長煙火,忽然轟地一聲飛向了近七八米高的樹頂上方。

嘭!

轟。。。!

嘩啦啦!

棗樹下,鐵皮、車軲轆滿天飛,一陣地動山搖,胡亂飛舞的車身零件和炸飛的燃燒汽油差點把整個院落都給點燃了。

「媽的,又讓他們給逃了!」

足足幾分鐘之後,當院內一切恢復平靜,只剩呼哧呼哧燃燒的焰火時,蒼鷹咆哮著衝出院子,舉目四望,哪裡還有小妖的身影。

「大。。。大哥,那小娘們該不是被他們自己給炸死了吧?」一個手下提著槍,顫顫巍巍地問了一句。

「炸,炸你媽個頭!」蒼鷹聞聽微微一愣,手中槍往他腦袋上一頂,立即咆哮了起來,「你們這幫飯桶,飯桶!」

「呃。。。!」

幾個手下聞聽臉色一白,趕緊往後躲了幾步。

院子內,千瘡百孔,硝煙瀰漫,胡亂躺著的,除了獅鷲的屍體,剩下的應該都是他們的人。

而院子外面,同樣橫七豎八地歪躺著八九具屍體。

要害中刀,一刀斃命!

那地上躺著的。。。顯然都是他們自己人。 「王八蛋,我看你們還能逃到什麼時候?」蒼鷹收回頂在手下腦袋上的槍,恨恨地瞪著遠方。

轟隆!

就在這時,身後院落忽然一陣顫慄,隨即房倒屋塌,徹底變成了一堆廢墟。

「大哥,他們。。。他們好像往那個方向逃去了!」

「該死的趙天航。。。!」

蒼鷹回頭看了眼被廢墟徹底淹沒的獅鷲等人,臉上慘白一片,許久之後,他忽然一聲咆哮,怒吼道:「走,給老四報仇去!」

遠處,望著蒼鷹等人匆匆離去的背影,我從身上扯下一塊布條,包紮好胳膊上的傷口,然後抱起小妖,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小妖應該是在爆炸中被暫時震暈了,身體髮膚除了一些皮外傷,倒是沒有什麼大礙。

剛才那番突兀衝鋒,要不是我路上從幾個巡邏的東北軍身上搶來幾枚手榴彈,再加上摩托車和棗樹阻擋爆炸餘波,能不能完整順利地救出小妖,那還真是個未知數。

蒼鷹這個人,城府頗深,又心狠手辣,此次請君入甕,肯定是計劃周密。

但是可惜,他應該沒有想到我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竟然敢孤軍來犯,也算是讓他長點記性了。

一處偏僻角落,小妖緩緩蘇醒了過來。

「天航?你為什麼要來救我?你太冒失了!」

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瞪了我一眼,微帶些幽怨,但更多的還是感激和信任,「你不知道剛才有多危險嗎?如果你因為救我而。。。!」

「好了好了,我們這不都安然無恙嗎?」

我望著她嘿嘿一笑,小聲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先回客棧再說吧!」

「嗯!」小妖輕輕點點頭,然後和我一前一後,迅速離開了此地。

日本駐奉天領事館內。

小河岸邊給關東洲總司令小花純一郎打完電話后,立即招來了幾名心腹親信。

「諸位,我們實施滿蒙鐵路計劃已經提前啟動,小花純一郎司令官對我們的行動表示滿意,就在剛才,他命令我們,務必在三個月內拿下張大帥,拿下鄭洮路的修築權!」

「嗨!」幾名心腹迅速站起來,用力點了點頭。

「領事大人,如果楊宇霆不能說服張大帥怎麼辦?」

一個叫熊本太郎的心腹聞聽面有憂慮地道:「張這個老東西,一直和我們虛與委蛇,吞了咱們很多好處不說,在東三省的主權上可絲毫沒讓咱們佔到什麼便宜!」

「滿蒙鐵路能否如期打通,牽涉到帝國對整個東北三省乃至整個東北亞的雄心大業,必須儘快拿到鄭洮路修路合同!」

另一個年輕心腹岩田愛之助隨即站起來道:「熊本君剛才說的對,張那個老狐狸非常狡猾,十分擅長玩弄權術,如果此次再不妥協,那我們西進計劃就會受挫,到時候帝國怪罪下來,那我們。。。?」

「嗯,諸位提的意見很好!」

幾番爭論之後,小河岸邊滿意地點了點頭,「就在剛才,楊宇霆已經答應我們,會幫我們儘力說服張大帥,讓他在滿蒙鐵路修築合同上簽字,所以,小花純一郎將軍命令我們,如果勸說工作失敗與否,他都將親臨奉天,和張做最後一次談判,至於時間行程。。。暫時保密。」

說到這裡,他眉頭一擰,一股蕭殺之氣毫無遮攔地爬上了瘦長臉龐,「將軍指示,如果最終談判失敗,那就下手弄死張,扶楊上位,為帝國進軍東北,進軍滿蒙,進軍整個東北亞,徹底掃清障礙!」

「嗨!」幾名心腹聞聽精神一振,用力將下巴壓到了胸脯處。「為帝國效命,萬死不辭!」

「呦西!」小河岸邊見此滿意地壓了壓手,眉頭舒展,再次用十分凝重的口吻道:「諸位。。。殺張一事事關重大,一不小心,我們就會引火燒身,到時候,弄出國際糾紛,那可就不好辦了!」

熊本太郎聞聽沉吟道:「或許。。。我們可以暗中下手,讓張死的悄無聲息,這樣,華夏人也不會懷疑到我們日本人身上。」

「熊本君的提議很好,但是。。。要怎麼樣才能悄無聲息地幹掉張呢?」岩田愛之助緊接著道:「姓張的可是東北王,如果被人發現破綻,那我們在東北三省的基業可就麻煩了。」

「嗯,諸位考慮的極是,經大家提醒,我倒是想起了一個人,或許,他可以幫助我們!」

想起島丸正太已經著手研究的細菌病毒,再考慮到暗殺張后可能產生的嚴峻後果,小河岸邊內心一動,煞有介事地道:「記住,此事屬於帝國高度機密,諸位務必保持高度警覺,按照計劃,謹慎行事,千萬不能讓那幫C國混蛋知道了!」

惡魔總裁 請溫柔 「嗨!」

「好了,天色已晚,我已經讓廚師準備了我們北海道最好的壽司和生魚片,幾位就留在這裡吃飯吧!」說著,小河岸邊站起來,帶頭向餐廳走去。

「諸位,我給大家引薦幾位新朋友!」

餐廳內,眼見諸人已經就坐,小河岸邊指著坐在自己旁邊的一位中年人道:「諸位,這位就是剛從國內過來的川島速浪先生!」

「見過川島速浪先生!」席間,岩田愛之助略微聽說過川島速浪的名字,聞聽忍不住吃了一驚。

川島速浪,先後策劃和領導過兩次滿蒙運動,雖然兩次運動均以失敗而告終,但川島速浪的名聲卻在他們日本年輕一代中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川島速浪,大名鼎鼎,在他們心中,可以說是戰神一般的存在。

「這位是川島速浪的女兒,芳子小姐!」

等眾人一一點頭認識之後,小河岸邊又指著坐在其右邊的一位少女道:「芳子小姐可是松本高等女子學校的優秀畢業生,聰慧優秀、學識深重,以後發展,還請諸位多多關照!」

「見過芳子小姐!」

望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正值豆冠年華的川島芳子,岩田愛之助內心一動,隱隱被亭亭玉立、容貌清秀的川島芳子所打動了。

「還有這位,就是我們大日本帝國大名鼎鼎的醫學家和細菌研究專家島丸正太先生。」

介紹完之後,小河岸邊舉起酒杯,微微一笑道:「來,讓我們舉起酒杯,歡迎川島父女和島丸先生的加入!」

啪啪啪!

餐廳內,頓時響起了一陣熱烈掌聲。

「諸位請坐!」

見大家都已經重新坐了下來,都在抬頭看著自己,小河岸邊看著川島速浪道:「諸位,興建滿蒙鐵路,西進東擴,乃是帝國多年之雄心偉業,可惜,我們現在遭到了重挫。川島先生多年來一直活動於華夏北京和滿蒙一帶,對東北三省和滿蒙一帶十分熟悉,可以說是治理經略滿蒙的資深專家,下面,請大家聽聽川島先生的建議!」

「好,既然小河領事有命,那在下就恭敬不如從命啦!」

川島速浪一身日本浪人傳統服飾,聞聽微微欠了欠屁股,帶著一絲傲然道:「諸位,滿蒙鐵路延伸修築已經迫在眉睫,我提議,我們至少還要再準備一套方案!」

「哦,什麼方案,願聞其詳!」

小河岸邊點頭鼓勵道:「川島君,這裡都是自己人,還請暢所欲言,不要有所保留啊!」

「遵命,領事大人!」

川島速浪點點頭,立即道:「帝國西進東擴計劃事不宜遲,如果滿蒙鐵路實施順利,則帝國興建大東亞共榮圈的宏偉藍圖將要得到提早實現,但是,如果張等所謂的東北政府從中阻撓,則帝國計劃必將受到嚴重阻礙,因此,我建議帝國應迅速增加東北駐軍,儘早建立滿洲帝國,為建立大東亞共榮圈徹底掃清障礙!」

「唔,川島先生的提議雖然有些激進,但是,非常務實,我非常贊同川島先生的開誠布公和卓越提議!」

作為東亞共進思想的極端擁護者和建立滿蒙帝國的積極支持者之一,岩田愛之助以一種敬佩的口吻道:「但是川島先生,我們目前在東北的駐軍已經達到了華夏政府的容忍極限,兵力薄弱,如何才能持續而迅速地增兵華夏,這恐怕是一個很大的國際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