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獨孤破回道:“你們鬼族圖謀之事,別以爲無人知曉。你們想讓末世提前到來,是想讓你們鬼族開啓的新的紀元?”

這個金面人,正是數年之前,在長野和獨孤破,魔宗,普覺寺比試之人。他是鬼族鬼宗的行者,代表着鬼宗行走天下。

他名爲鬼圖,年紀大於獨孤破和林白。由此獨孤破稱呼他爲老鬼。

鬼圖冷笑了兩聲道:“你故意拖延時間,是等救兵嗎?大先生會來?還是墟子親自前來?”

“當然是小師叔前來。”獨孤破道。

衆人聽到小師叔三個字,全部臉色一沉。小師叔的威名太過閃耀,在修行者歷史之中,其名蓋過墟子。

小師叔被稱之爲天下地上第一強者。唯有天上的存在,才能與之一戰高低。

若是這樣的人物出現,對九州大陸任何一個勢力而言,都是滅頂之災。

鬼圖也是心中一緊,不過轉瞬間恢復了自然之色道:“獨孤破,你不僅油嘴滑舌,而且信口雌黃。小師叔死去數千年,難不成他的魂魄飛來救你?”

“當然並非小師叔的魂魄,而是小師叔的神通術。”

“什麼神通術?”鬼圖意識到了不妙。

“小師叔指。”

獨孤破說罷,頭頂上空,重新開闢了第二個天地。古老的氣息從那個天地撲面而來,令人膽戰心驚。

鬼圖看到那個天地,震驚道:“你竟然傳承了小師叔指神通術?”

說話的同時,鬼圖立即散開了所有修爲,甚至祭出了靈器。小師叔雖然不在,但是小師叔自創的幾個神通術,無一不是天地至強的神通。

小師叔指,傳聞這一指可以洞穿蒼穹,令星空之中的星辰破碎。

古來而又恐怖的威能,從那個洞天流出,最後凝聚成了一指。這根手指,並不是特別大,只有普通長劍一般的大小。

這根手指,並不是刺眼奪目。 一劍長安 絕世高手 光澤柔和,宛如膚色。

這根手指,潔白而又修長,完美至極。

就是這樣一根手指,令在場所有人膽戰心驚。鬼圖祭出了靈器準備抵禦。而魔將們全部聚攏,合力展開全部修爲,組成了強大的陣法抵禦。

鬼圖看着那個手指,忍住心中的恐懼道:“大家只要擋住小師叔指,獨孤破便必死無疑。即便他學會了小師叔指神通,也決計不可能展現小師叔指的絕世神威。”

話雖如此,鬼圖內心的緊張可不比其他魔將少。 這一指,一指停留在虛空之中不動。可是已經發出了驚天一擊。

咀……

難以形容的尖銳之聲響起。然後,鬼圖口吐鮮血,身形趔趄,遭受了重創。二十位魔將倒下了十五人,剩下的五人全部喋血。

林楓看到這一幕,目瞪口呆。這一指到底恐怖到了什麼地步?他本以爲會看到激烈的驚天大戰,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孤獨破只是出手一次,一息功夫結束了戰鬥。這纔是真正毀天滅地的神通。

就在魔將,鬼圖吃驚錯愕於小師叔指的霸道和驚人的時候。孤獨破拔起了齊眉棍,挑起了古鼎,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奔向樊城。

鬼圖看着獨孤破逃離,立即驚醒過來,大聲喊道:“追。他已經是強弩之末。”

第二魔將帶着其餘三位魔將追隨鬼圖極力追趕獨孤破。場上,只剩下蕭宓一人。

蕭宓看着地上十五具屍首,一臉悵然和痛心。魔族三十魔將,是魔族的頂樑,而今眼見就要坍塌了。

爲何要和神墟爲敵?爲何要和天地之間這個最強的祕地爲敵?

“師尊,你若是看到這番場景,你會覺得你的決定錯了嗎?”

此時,天空有兩道奔雷閃過,最後落在了蕭宓身旁。

一人身着白衣,超凡脫俗,正是劍聖林白。

另外一人身着黑衣。是魔族的亞尊。他看着地上十五具屍體,怒聲道:“這是怎麼回事?”

“獨孤破施展了小師叔指。”蕭宓一臉憂傷道。她的憂傷,並非因爲十五人的性命。而是憂傷魔族的未來。

“小師叔指?看來傳言屬實。小師叔果然留下一個祕境在神墟。原來就是小師叔指。”

亞尊露出了苦澀,萬萬沒有預料到有這樣的變局。他沉聲道:“就算他可以開啓小師叔祕境之威,也無法展現小師叔指的最強之威。而且他本來受傷嚴重,此時更加弱不堪言。他現在在哪裏?鬼圖呢?”

“鬼圖和其餘大將追着獨孤破進入了樊城。”蕭宓回道。

此話剛剛出口,劍聖林白化作一道雷霆,以恐怖的速度追了上去。亞尊緊跟其後,速度越來越快。最後超過了林白。

蕭宓看着兩人的背影消失,她並沒有追上去。也沒有理會地上的屍體。而是轉身。朝着另外一個方向飛去。

蕭宓覺得有些倦意,只想回到魔城。只想看到師尊,問他一句:以後魔族的路,在何方?

蕭宓的身影剛剛消失。此地有出現了幾道身影。是關大家,竹翁,和齊劍閣三人。

齊婉兒看着蕭宓落寞的背影,輕聲道:“今日之後,她也會成爲可憐之人。”

шшш▪ ttκan▪ C〇

“若無困境蛻變之身,日後又如何乘風破浪?”關大家到是覺得對對於蕭宓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齊婉兒聞言,看着關大家靜靜道:“四人之中,你出身富貴。你倒是未入困境而蛻變。反而還入了神墟。”

關大家並未否認,也不肯定,而是道:“一將功成萬骨枯。任何人坐上高位並非偶然。你們都只看到我身爲鉅富的風光,卻無人看到我身後的皚皚白骨。”

齊婉兒沉默了片刻,才道:“四人之中,都言說你的實力最差。既然神墟選中你,你的實力自然極強。”

“你這是向我宣戰?”關大家笑道。

齊婉兒搖搖頭道:“只是有些興趣罷了。我一生,多半是帶着他們顛沛流離。早就厭倦了打鬥。能少打一回,可是無限歡喜的事情。”

“畢竟是女兒身。我們的歸屬,只想要一個很好的歸宿。是時代的浪潮,把我們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關大家回望過往,忍不住感慨。

“到了你我這樣的境界和地位,世間男子又有幾人夠資格讓我們心甘情願嫁他爲妻呢?”齊婉兒語氣淡淡,卻是透着由內到外的傲然。

她不知道的是,隨着她這句話,安唐和曹猛兩人看着她目光閃爍,各有所想。眼裏先是希冀之色,最後歸於黯淡。

樊城,已經坍塌了一半,隨着更多的強者進入。樊城更加搖搖欲墜。

獨孤破挑着古鼎抗在肩膀之上,看着地上隱匿的路標急速前行。林楓和妙妙躺在古鼎之內,伸出了頭看着後面追趕的衆人。

“師兄,那個金面人快追上來了。他的後面還有四位魔將,領頭的就是第一魔將。”林楓喊道,看着他們越來越近,林楓心裏卻沒有多少的懼意。

林妙妙也開口道:“又有兩股強大的氣息以急速奔來。有可能是師尊和山谷之中出現的那個山嶽齊高的黑影。”

獨孤破神色儒雅,不慌不亂。他的速度太快,以致衣裳和空氣摩擦之下,燃起了火花。獨孤破總算看到了那個發光的傳送陣。

此時,傳送陣已經完全開啓。那裏空無一人。

鬼圖看到了遠處的那個傳送陣,這才明白獨孤破爲何這麼都底氣,逃逸的時候,方向如此明確。他忍不住咒罵道:“該死,這個破城怎麼會有一個傳送陣?”

獨孤破第一個抵達傳送陣,剛剛進入白光之中,身影便消失不見。第二個趕到的便是鬼圖,他正要踏入傳送陣的時候,傳送發生了驚天的爆破之聲,然後他立即止步,並且以聖器護身。

巨大的爆炸威能散開,將鬼圖震飛。

遠處,竹翁看到了傳送陣的爆炸,不由緊張道:“糟了,傳送陣被他們破壞。獨孤先生豈不是有危險?”

關大家看着那處的方向道:“若非破壞傳送陣。這些順着傳送陣追蹤,他也難逃脫。”

竹翁這才明白是獨孤破故意毀壞了傳送陣。他道:“破壞之中,也不知道他們會被傳送到何處。”

“哪裏都一樣。都是安全之地,我們回去。”關大家道。

齊婉兒也和關大家告別道:“小師叔祕境的事情拜託你了。”

關大家微微頷首道:“齊劍閣弟子屢次助我,此等恩情,我豈能淡忘。小師叔祕境一事,我們全力追查,一切所得信息,悉數奉上。”

“誰人不知道關大家一言九鼎。告辭。”

“告辭。”

獨孤破扛着鼎進入了傳送通道之內,剛剛進入。便毀壞了傳送陣法。此時的傳送通道也隨之破滅。

獨孤破在多層的空間之內飛馳,承受着多層空間的威壓。

傳送陣若是遇到空間風暴,是足以致命的危險現象。獨孤破一手護衛古鼎之口,開啓了肉身異象。在無盡的恐懼風暴之內。他的身體以恐怖的速度遭到毀壞,鮮血流淌不停。

最終,獨孤破艱難地走出了空間風暴,置身於一片雪原之上。不知道此地爲何處。隨着一聲悶哼,獨孤破倒在雪地之上,渾身是血。

雄鷹出現,站立在獨孤破身旁,安靜地守衛。

林楓和妙妙也從古鼎之內鑽出。林楓看到了獨孤破的傷勢,立即跪在地上。探查獨孤破的呼吸。

“怎麼樣?”妙妙問道。

林楓鬆口氣道:“性命無憂。”

林妙妙看着獨孤破血流不止,拿出來一些靈草敷在上面,想要幫他止血。卻是起不到任何作用。林妙妙擔憂道:“這血止不住。怎麼辦?這樣下去,他會死的。”

林楓露出難色道:“我們首先要想辦法找到元泉給師兄療傷。可是他的身體太重,我們拉都拉不動,只能被困此地了。”

此時雄鷹撲閃着翅膀飛起,然後抓着獨孤破的衣裳,提起了獨孤破的身體。

林楓看到之後高興道:“是啊。忘記了小黑。”

雄鷹聽到這個稱呼,對着林楓鳴叫了一聲。表示着憤怒。一雙鷹眼目光如刀逼視着林楓。

林楓立即改口道:“前輩,神鷹前輩。”

雄鷹似乎非常滿意神鷹這個稱呼,這才收回逼人的目光。

“妙妙,我們趕緊找到一處元泉。將師兄推進去療養。”林楓思忖道。

“好。”

林楓和妙妙踏雪而行,散開着修爲和神識去尋找元泉。半個時辰過後,妙妙找到了一處元泉。兩人立即狂喜的鑿開,發現了那個元泉卻只有井口大小。

“太小了。”妙妙失望道。

“總比沒有好呢。”

林楓說着和雄鷹溝通,讓他將獨孤破放在元泉之上。雄鷹照辦,抓着獨孤破停在元泉的上方,然後緩緩地下落。

還未等獨孤破落地,元泉之內的元氣就被獨孤破吸乾。

林楓看着獨孤破並沒有半點恢復的跡象,道:“這個元泉太小,起不到作用。”

兩人接着尋找,一路上遇到了諸多元泉,卻都太小,根本無法和大周遇到的那個元泉相比。林妙妙對元氣的感應超乎常人,勝過林楓。但是修爲和獨孤破相比,天壤之別。她無法很容易地捕捉到巨大元泉的氣息,只能慢慢地尋找。

直到過去了五個時辰。林楓和妙妙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更加不知道此地爲何處,竟然荒無人煙。

“林楓快來,這裏有一個大點的元泉。”林妙妙高興喊道。

“來了。”

林楓欣喜飛掠過去,看到了一個一丈方圓的元泉。林楓道:“這個還算不錯,應該有些效果。”

林楓說着讓雄鷹再一次抓起獨孤破投到元泉之內。這一次,獨孤破落地之後,元泉之內的元氣還有餘。不過十幾息過後,元泉之內的元氣枯竭。

林楓看向獨孤破,見他身上的無數傷口有了恢復的跡象,至少不再流血。

“總算止血。”

林楓鬆口氣,止血之中,獨孤破的傷勢至少不會持續惡化。 他們兩人在風雪之中行走了一日一夜,片刻不息,全力尋找元泉。

“林楓,快來,這裏又有一個一丈方圓的元泉。”林妙妙高興喊道。

“我這裏也有一個。”林楓也尋到了還算入眼的元泉。

獨孤破吸收了幾個一丈方圓的元泉之後,傷口逐漸恢復。可是想要治療深層的肉身傷口,一丈方圓的元泉失去了作用,更不用說治療體內的五臟六腑和奇經八脈。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運氣逆天。林楓和林妙妙好似走入了元泉之地。這裏一丈方圓的元泉隨處可見。

林楓高興到合不攏嘴:“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元泉之鄉啊。”

兩個人樂不可支,一路開鑿。遇到一丈方圓的元泉,全部置之不理,尋找更大的元泉。約莫兩個小時之後,發現了兩丈方圓的元泉。

“可算看到了大的元泉了。”

林楓立即讓雄鷹抓着獨孤破泡在元泉之內。一會兒之後,元泉之內的元氣枯竭。獨孤破身上的傷口全部癒合,由表而裏的開始治療肉身。

“林楓,快來這裏,這裏又有一個兩丈方圓的元泉。”林妙妙另尋他處,找到了第二個大元泉。

“好。神鷹前輩,上。”

三個時辰,找到了七個兩丈方圓的元泉。獨孤破全部浸泡之後,身體膚色恢復如常。沒有先前那麼慘白。但是隨着繼續浸泡,好似對獨孤破的傷勢治療效果不大。

“看來面積越大的元泉,並非元氣濃郁多那麼簡單。其蘊含的神效很是不同。我們需要尋找更大的元泉。”

林妙妙仔細盯着獨孤破。查看他體內的傷勢。

三丈方圓的元泉,有些少見。林楓和林妙妙尋找了兩個時辰,沒有發現一個。

“此處元泉雖多,可爲何都是兩丈方圓的呢?”林楓不解問道。

林妙妙凝神靜氣,感受四周元泉的氣息。她隱約間感覺前方有一股氣息流動,那股氣息如同花的香味一般,令她感到沉醉。

“林楓。我覺得前方可能有極大的元泉。” 踏天神王 林妙妙睜開眼睛道。

“那我們直接越過此處,去尋找更大的元泉好了。”

林楓和林妙妙兩人以急速在風雪之中飛馳。翻閱了諸多雪山。林妙妙感覺到那個氣息越來越濃,方向越發明確。

“就在前面不遠了。”

戎妝 林妙妙說着,不由加快了速度。林楓急速趕上。而雄鷹直接將獨孤破抗在後背之上,跟隨在林楓和林妙妙身後。

兩個時辰過後。他們終於抵達一片雪谷,看到了元泉。

林妙妙的嘴張成了圓形,看着眼前的元泉,震驚無語。這個元泉太大了,已經匯聚形成了湖泊。

林楓看着眼下這個方圓超出了數百丈巨無霸元泉,千萬萬句,匯聚成了兩個字:我靠。

林妙妙仍然沉醉在震驚之中,喃喃道:“如此巨大的元泉,這到底要積累幾千年歲月才能形成。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不管了。救師兄要緊。雄鷹前輩,趕緊把師兄扔到元湖裏面去。”林楓催促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