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玥兒在旁邊嘟起了嘴悶悶不樂:「明明是送給人家的,現在一轉手又給了金爺爺,真是的,大騙子!」

金爺爺卻似平沒聽到她抱怨,對蕭天道:「天兒,我要去找族長,你和玥兒也跟我來。」說著邁開大步便朝小徑走去。

玥兒聽到要找族長,族長正是她的母親,她吐了吐舌頭,也不抱怨了,拾起地上的兩支箭,拉了蕭天一溜小跑地跟了上去。

沿著林中的小路七扭八彎地走著,路越來越寬,岔道越來越少,路旁的小木屋越來越多,有時可以看到十幾個院落聚集在一大片空地上,形成一個個小小的村落。

約莫小半個時辰之後,蕭天眼前一亮,一泓月牙狀的湖水出現在眼前,似乎天上的彎月落到了人間,陽光從雲層中灑落下來,落在這片明鏡似的水面上,湖水清澈,湖面上不起半點波紋,游魚在水中游來游去,湖畔布滿了大片大片盛開的藍色花朵,燦如雲霞,與湖面上蒸騰的霧氣相映,遠遠望去雲蒸霞蔚,煞是壯觀,月牙形狀的湖面包圍著大片藍色的花海,花海中矗立著一座巨大的宮殿。

蕭天心想:「精靈族的宮殿可比青烏族的議事大廳豪華得多了呢,只是不知裡面又是什麼樣?」

三人匆匆走近宮殿,金爺爺對蕭天和玥兒道:「我進去找族長,你們倆就在這兒等著,可別走遠了。」兩人點頭答應。

大片藍色的花海中,清新的香氣在淡淡的薄霧中氤氳著。

眼前的植物葉子呈橢圓狀,每一株上只開一朵花,每一朵花有碗口大小,向上開放,花瓣呈粉藍色,花蕊卻似乎發出幽幽的藍色熒光。兩人周身環繞著一陣若有若無的清香,香氣清淡宜人,也不知是花香,還是玥兒身上的香氣。 明鏡似的湖面,藍色的花海,富麗堂皇的宮殿,笑靨如花的玥兒,蕭天迷失在這夢一般的景色中,一時不知身在何處。

宮殿中急匆匆地奔出一個少年,離得老遠就大聲叫道:「玥兒,族長有請你的朋友!」

玥兒眨了眨眼,迎上去笑道:「小古哥哥,那我呢?」

那叫做小古的精靈少年這時已奔到兩人跟前:「族長吩咐了,你也跟著來吧!」

他向蕭天施禮道:「族長有請蕭公子!」

小古身材瘦削,面目清秀,眼神靈動,他笑呵呵地在前面帶路,蕭天和玥兒跟在後面。

精靈族的宮殿內部裝飾極其精美,四壁和柱子上雕刻著極為繁複的花紋,就連天花板上都雕著華麗的圖案。蕭天跟在小古身後,踩著厚厚的地毯穿過一道道迴廊,走到一個大廳門口,小古笑道:「蕭公子,你和玥兒進去吧!我就不進去了。」

蕭天和玥兒推門進去,大廳里坐著十幾個精靈,寂靜無聲,十幾道目光凝聚在蕭天的身上,他頓時覺得渾身不自在起來。

玥兒跑到一個美麗的少女身邊,爬在她的耳邊說悄悄話,少女傾聽著,露出明媚的笑容。

正中首位上坐著的一個精靈女子說道:「蕭公子請坐。」

旁邊有精靈少女搬來了一把椅子,放在下首,蕭天側身坐下。

醜女替身 ,她身材纖細,穿著合體的深青色長裙,雪白的鵝蛋臉兒,一雙墨綠色的眼睛閃閃發亮,極其有神。

她看向面前的人類少年,心裡暗暗點頭。她知道女兒和這個人類少年走得很近,卻一直沒見過這少年,現在看來,武老怪選徒弟還是有眼光的。

眼前的人類少年面目英俊,腰背挺直,兩眼平視著前方,身形挺撥,文質彬彬中透著一股英武之氣。

她向蕭天問道:「打擾蕭公子了,我有幾個問題,想問您一下。」

蕭天估計是關於那把小弓的問題,站起來施禮道:「您儘管問,蕭天知無不言。」

族長道:「蕭公子不必客氣,請坐,請問蕭先生這把弓是從哪裡得到的呢?」

蕭天依舊站著,說道:「是我從谷外買的。」

看眼前這陣勢,他也不知道這把弓有什麼問題,因此盡量回答得簡單一些。

座中眾精靈對視一眼,沉默了一陣,另一個鬚髮皆白,滿面紅光,皮膚嫩得像嬰兒一般的精靈老人道:「不知這把弓對蕭公子是否重要?可否割愛給精靈族?您有什麼需要精靈族將儘力滿足!」

十幾雙眼睛滿懷期待,霎也不霎地望著他,蕭天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道:「這把弓是送給玥兒的,但是金爺爺……」

金爺爺打斷了他的話:「我可不會跟一個小孩子搶東西!剛才只是借來讓大夥看一下。」

蕭天一怔,便不再說話。只覺得周圍射來的目光中有一道充滿了怨毒,他抬頭望去:精靈族長的右側坐著一個中年精靈,身量極高,坐著都比別的精靈高出好大一截。墨綠色的長發,臉又黑又瘦,眼睛細長,眼角下吊,長得與林傑有七八分相似,但比林傑多了一股委瑣之氣——他的身份一點都不委瑣:他是暗黑精靈的族長林百。

林百一雙墨綠色的眸子如要冒出火來,毫不掩飾地惡狠狠盯著他。

蕭天心中一動:林傑的父親?林傑已經告訴了他的父親我倆打鬥的事?可是兩次都是他先動手,若不是師父給我喝了朱火流沙,我現在已經死在林傑的箭下了!你不去管好自己的兒子,卻不分青紅皂白來恨我!不管了,你愛怎麼樣便怎麼樣吧!


想到這兒,蕭天不再理會那道目光,坐在椅子上挺直了身子,氣宇軒昂,神情自若。

倒是他會錯了意,林傑的父親並不知道他和林傑之間發生的事情,如此兇狠地盯著他卻是因為這把弓。

廳上眾精靈都不是瞎子,都看到了林百充滿怨毒的目光。

暗黑精靈族長「吭吭」兩聲清了清嗓子,對蕭天道:「那蕭公子的意思是?」

蕭天昂起頭來淡然道:「這弓我不賣。送給玥兒。」

廳上眾精靈聽了這話,表情各異,有欣喜的,有驚訝的,也有兩三個精靈的目光如同林傑的父親一般,變得怨毒無比。

玥兒笑著大聲說:「謝謝蕭公子!」

她放開了那少女的手,走出兩步,向著蕭天行了個禮。

鬚髮皆白的年老精靈喜道:「蕭公子如此慷慨,精靈族永遠是您最忠誠的朋友!」

蕭天見眾精靈表情怪異,想起了青烏族內關於他和玥兒的八卦。

他擔心這些精靈也誤會他與玥兒有什麼故事,急忙拉了金爺爺做個陪襯,道:「因為我下個月要出谷了,玥兒和金爺爺幫了我不少忙,所以買了這弓送給玥兒留作紀念,送給金爺爺的禮物是一顆雪玉珠,當時還沒拿出來呢,就被金爺爺叫到這兒來了。」

他從懷中取出雪玉珠,圓潤的珠子瑩然生光,蕭天解開絲線取下一顆,將其它的系好放入懷中,雙手將這顆雪玉珠呈給金爺爺。

雪玉珠產於極北嚴寒的雪陸之上,產量既低,開採又不易,頗為珍貴。隨身佩帶一顆有清潔空氣,防暑避瘴的作用,若將其放入封閉的小環境中還可以在小範圍內模擬出寒冬的氣候。

廳中的眾精靈見這人類少年將珍貴之極的達唯爾弓送給了玥兒,雖然覺得這少年出手極為豪闊,卻也能夠理解,玥兒是個美麗的妙齡少女,這也許是少年人在女孩子面前充大頭呢?

待得他將極為少見的雪玉珠輕描淡寫地拿出一串來,隨便摘了一顆給金長老,有識貨的精靈更認出穿雪玉珠的乃是雪蛛絲,心中都暗自奇怪,這少年是什麼來頭,出手如此大方?

他們哪裡知道這小子就是運氣好,先是被青和替他訛了白央一串雪玉珠,后在集市上以八兩銀子買到了精靈族的國之神器。

金爺爺伸手接了過來,只覺得入手清涼,笑呵呵地道:「這可生受了你的了!葯圃中那幾株『藍寒』這下子可有了冷棚了!」

眾精靈對「藍寒」的冷棚似乎並不感興趣,均沉默不語,各懷心事,有幾個暗黑精靈想說什麼,看看蕭天,欲言又止,一時間大廳中氣氛尷尬。

過了一會兒,玥兒的母親用商量的語氣道:「蕭先生,先讓玥兒陪著您出去四下轉轉,看看森林中的風景好嗎?」

蕭天點頭應是,向著廳內眾精靈施禮,昂然走了出去,玥兒卻撅著嘴不肯跟他出來。

小古還在門外等著,見他出來,笑道:「蕭公子是先去喝杯茶,還是?」

不待蕭天答話,門開了,玥兒走了出來,淡青色的小嘴嘟了起來,面色不快,顯得很生氣的樣子。


小古笑著問玥兒:「誰又惹我們的的玥兒大小姐生氣啦?」玥兒嘟著嘴不答話,把手中一塊帕子扭來扭去。

蕭天發現玥兒一生氣就喜歡嘟著嘴,也在一旁逗她:「撅著嘴可是會變醜的哦,玥兒不怕變醜嗎?」

玥兒大怒,伸手去扭他:「才不會呢!你別胡說!」又轉向小古道:「林伯伯要把天哥送給我的達唯爾弓收歸族裡,他,他好不要臉,來和小孩子搶東西!」

蕭天大汗,原來是因為這個呀?他在金爺爺把弓變大時就知道這把小弓不同尋常,但還是決定要送給玥兒,卻沒想到精靈族中竟有如此不要臉的人物,要把自己送給玥兒的禮物收歸族裡,心下不禁惱怒。

不過惱歸惱,剛才他既已經說了這弓是送給玥兒的,東西已經送出,決定權就在玥兒,現在他再去說什麼也不合適了。


玥兒氣得跺著腳,小臉通紅:「這些暗黑精靈真可惡!」小古連忙拉了她往外走:「小姑奶奶,可別這麼說,萬一傳到族長耳朵里,又要責罰你了!」

小古拉著玥兒穿過長長的彎彎扭扭的迴廊,來到殿門外一片空地上,小古看看四下無人,這才問道:「玥兒,怎麼回事?」

玥兒道:「林伯伯要將天哥送給我的弓收歸族裡,說這弓是叫達唯爾弓,母親他們不樂意,大家正商量著呢!哼,明明是天哥送給我的東西,憑什麼他們要霸佔!」

小古一愣,道:「達唯爾弓?」他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放心吧玥兒,族長絕對不會讓你的禮物被人搶走的!他們讓你倆出來,估計大殿里這會兒正吵得不可開交。」

小古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倒是咱們,應當給林長老加把火呢!」

達唯爾弓是精靈族傳承的聖器,在三百年前的大陸戰爭中失落。玥兒天真爛漫,不諳世事,不知道這弓的關係重大,小古卻是知道的。

他皺起了眉頭, 帝少寵上癮︰老公,別心急

小古猜得不錯,大殿里兩撥精靈針鋒相對,為了達唯爾弓的歸屬吵鬧不休,平時莊嚴肅穆的議事大殿像菜市場一般喧鬧。

「達唯爾弓的回歸是天佑我精靈族,預示著我精靈族將重現輝煌!」(這弓屬於全精靈族!)

「就是就是,族長福澤深厚呀,丟失了三百多年的弓在藍族長的任上自已回來了,這真是精靈族的幸運呀!」(這弓能回來全是藍族長的功勞!)

「是祖先和神靈保佑著我們,讓達唯爾弓順利回歸!」(你敢和祖先神靈搶功勞?)

「達唯爾弓的回歸離不開藍族長的正確領導,只有在藍族長的帶領下,達唯爾弓才能更好地庇佑我精靈族!」(沒有藍族長這弓也回不來,所以你們就死了那心吧!)

「古長老你胡說!達唯爾弓屬於精靈全族!」

「伯瑞長老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達唯爾弓是屬於精靈族,但是只有王族才能擁有它。」

「林長老也擁有王族血統!」

「可弓是玥兒找回來的!」

「族長給了你們多少好處你們這樣為她說話?」

「放屁,你們收了黑炭頭什麼好處,昧著良心幫他說話!」

「胡說,你血口噴人!」

「你才血口噴人,唾沫星子濺我一臉,噁心死了!」

「你還說我?你口臭!」

「你痔瘡!」

「你小時候尿床!」

「你前年借我的一兩銀子還沒還呢,還來!」

清冷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大家別爭了,不要失了精靈族的體面。」 藍色的花海中。

小古皺著眉頭思索著。

他忽然對蕭天施禮,道:「蕭公子,我想請您幫一個忙。」

蕭天以為小古想讓他去把達唯爾弓要回來,雖然心裡很願意這樣做,但剛剛才說了送給人家女孩子的,現在又去要回來,蕭天自忖還沒有那麼厚的臉皮。

他為難地道:「我剛才已經說了弓是送給玥兒的,現在再去要回來,不合適吧!」

小古道:「不用要回來,蕭公子,一會兒他們一定會對您問起這件事,您只需說這把小弓是玥兒繪了圖形,讓您幫著尋找的就可以了。」

蕭天點點頭,這樣說當然沒什麼問題,這弓本來就是他送給玥兒的,他也不願意被收歸族中。

玥兒聽著他倆計劃,急道:「小古哥哥,這樣就能要回來嗎?」


小古微笑著:「應當沒問題吧?」雖然用的是疑問的語氣,但少年臉上胸有成竹的表情就表達了一個字:「能!」

玥兒舒了一口氣——小古這傢伙頭腦靈活,詭計多端,他說應當沒問題,就有一定的把握能要回來。

放下了這個心,精靈少女又想起剛才蕭天被林傑偷襲的事,她立刻就把兩件事聯繫在一起:「暗黑精靈真可惡,林傑剛才在葯圃門口還想搶天哥的弓來著!他射了天哥三箭,都沒傷到天哥,沒搶到我的小弓,就讓林伯伯來向母親要!」

她小女孩兒心性,只道林傑父子是喜歡她的弓,這才想方設法地巧取豪奪。

蕭天知道玥兒誤會了,以為林傑和他打鬥是為了要搶他的弓,他急忙澄清:「玥兒,不是的,那時弓還在我懷裡,林傑不知道我有弓……」

他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那天在湖邊的事情說出來。玥兒卻嚇了一跳,吐了吐舌頭,道:「難道他知道大玉……」

小古在旁邊忍不住了,插話道:「林傑和蕭公子打了一架?」

玥兒道:「是啊,暗黑精靈就會欺負人!」她側向著小古,這時側了側頭,對著蕭天悄悄地擠了擠眼睛,意思是別把大玉的事情說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