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現在他們才反應過來,原來這些放過兵的人說的吃肉原來是吃蛇的肉,可是現在他們根本就沒有帶生火的工具過來,如果現在給蛇抓來了,意味著他們要吃生蛇肉。而且抓蛇這有點讓人不能夠接受。

尤其在這種漆黑的環境裡面,現在去抓蛇難度係數太大了,但是現在還有更好的辦法嗎?好多人現在都不情願這樣做,都坐在那裡不動。

司馬強這個時候生氣了,然後看著他們憤怒的說道:「你們想這樣看著山下的人看著我們失敗的走下去嗎?還有那個王明,他什麼心思你們不懂嗎?」

眾人聽到了司馬強這樣說道,知道了現在如果不這樣根本沒有辦法了,而且現在他們根本沒有退路,與其這樣餓死不如聽司馬強的。

當兵的帶頭,這個時候眾人一看他們也出去了,所以這個時候他們也行動了,他們跟在當過兵的後面,小心翼翼的搜索著。

過了一會就抓了十幾條蛇,這些當過兵的用小刀把蛇頭去掉,然後用小刀剝開了蛇皮,把蛇皮給剝掉了,然後直接劃開蛇的肚子,取出內膽。

不一會就清理好了十幾條蛇,現在他們的水非常緊張,根本沒法沖洗蛇肉,所以現在蛇肉混著鮮血呈現在他們的面前。

眾人看著這一幕都後退了,雖然他們是在血里爬來爬去的人,可是這樣的的場面還是不能夠接受。

當過兵的人為了怕他們不吃。現在給這十幾條蛇給切成了一塊一塊的,看著地下一塊一塊蛇肉還帶著血,他們現在寧願吃旁邊的樹葉,草根他們也不願意吃這個東西。

隊員們感覺胃裡面一股一股的冒酸水,因為看著這場面感覺胃裡面都是痙攣的。

司馬強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也是頭皮發麻,他從電視上到時看過了這樣的場景,說當兵的外面作戰的時候,沒有口糧了,只能吃生的蛇,青蛙,老鼠之類的。

可是現在這些東西活生生的呈現在自己眼前,讓他一下不能夠接受。

可是現在如果不吃,就代表著失敗,就代表著妥協,他才不會向王明妥協,更不會向黃石毅妥協。

他現在一想到黃石毅對自己全部都是意見,他感覺自己非常憤怒,看著隊員們都不吃,他拿出自己的小刀。

然後緩緩的蹲了下去,挑了一塊肉,看著蛇血還在上面,他現在根本就不想看這個東西。因為越看越噁心,越看越不想吃。所以現在不能看,他現在腦子什麼都不想了,然後拿著了刀準備放在嘴邊。

可是現在身體感覺不受自己控制一樣,不管他怎樣做,他都克服不了這種心理,可是現在隊員都在看著自己,他沒有辦法了,只能把帶著血味的蛇肉放在嘴裡。

這個時候感覺嘴裡面全部都充滿了血腥味,他感覺現在口腔裡面都是血臭味,加上口腔裡面非常干,所以鮮血味非常明顯,充斥著口腔裡面,他根本就不想嚼這個肉,只能選擇給它吞下去。

司馬強感覺自己的臉色都有點蒼白了,所以他費勁的把嘴裡的帶著血的蛇肉給吞進肚子裡面。

然後緩了緩對著隊員說道:「如果你們想活下去的話,那就吃吧,雖然不好吃但是可以讓你們保住你們的性命,所以選擇權在你們手裡。」

說完,他又用刀拿了幾塊蛇肉放在了自己的嘴中,當過兵的這樣的場面經歷太多了,對他們來說這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他們也用刀插起幾塊蛇肉放在嘴裡面慢慢的嚼了起來。

眾人看著他們的嘴角都帶著蛇血,現在不吃也沒有辦法了,肚子叫的不行,加上這樣的氣溫,如果再不補充能量的話,他們真的可能會死在這個山上。

所以他們拿出口袋裡面的小刀,硬著頭皮吃了帶血的蛇肉。吃到嘴裡,感濃重的血腥味侵佔了他們的口腔,他們這個時候非常想把這個蛇肉給吐了,可是如果不吃到肚子裡面接下來的路程根本就不能進行。

所以他們艱難的把這個帶血的蛇肉給吞了下去,這個時候司馬強看著眾人吃了蛇肉,知道現在是一個好機會了,趕緊憤怒的說道:「知道這一切的苦難都是誰造成的嗎?你們要感覺新經理,是他讓你們體會到了這沒有體會到的一面。」

安保部的隊員聽見司馬強這樣說,剛剛吃完了帶血的生蛇肉,本來心理就不好受,所以現在司馬強說起王明的時候,隊員的心中也滿是憤怒,他們也知道如果還是司馬強當安保部的經理的話這一切根本就不會發生。

可是這個王明一上台,就鼓搗著讓黃石毅搞這種培訓,真的不知道這個王明安的是什麼心,不過他們也知道,王明這是想樹立自己的威望,畢竟新官上任三把火嘛,想到這裡,他們心裡又充滿了憤怒。

也不知道黃石毅中了什麼邪了,竟然如此相信這個王明,這個王明整的他們如此不得安寧,他們也要讓王明在這個位置上不好受,所以他們從現在開始,都開始把怒火全部堆在了王明的頭上。 司馬強吃完了帶血的蛇肉感覺胃裡面口腔裡面全部都是那種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們感覺到噁心,而且他們現在心裡還老想著剛才的畫面,不由得更難受了。

不過現在就留給他們的問題不止是這個,還有他們如果走出這個迷宮的問題,因為現在對於他們來說,這個森林估計白天都看不到什麼光,別說夜裡了,現在夜裡就像被籠罩在黑暗中,不能讓人動彈,他們懼怕這種感覺。

因為他們已經嘗試太多次了,就是他們無論如何想要走出這邊樹林,想要走出來可是根本沒有很好的辦法,所以這對他們來說簡直是一一共磨難和考研。

司馬強現在也沒有頭緒了,因為他現在是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在這黑暗中,而且山上的氣溫一直在下降。如果這樣的話他們會被凍死在這山上的。

他們沒有帶火源,只有一個單薄的迷彩服,這樣的話他們很難抵擋住這樣的氣溫。雖然剛剛吃過蛇肉,可是這點熱量對一個成年人來說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所以他們現在的困難就是迷路了,他們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口,他們不知道應該怎麼走出這片森林。

每個人的心裡都帶著疑惑之情,他們根本就找不到返回的道路了,所以對他們來說本來返回就成了問題。現在沒有退路,只有前進,所以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前進,沒有後退。

對每個人來說,現在才開始真正面臨問題,因為他們知道現在在這裡多耽誤一分鐘,下一分鐘根本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對於他們來說現在首要的辦法就是衝出去,不能待在這個鬼地方。

因為他們知道現在剛吃完蛇肉,身體還有熱量,可以行動,如果等熱量消退了,那麼就基本沒有行動能力了,到那個時候想走出去也沒有辦法了。

司馬強現在看著他的隊員也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他憂心忡忡的說道:「現在我們蛇肉也吃了,熱量的問題暫時解決了,可是現場新的問題又出現了,現在這個問題可能更嚴重。我們現在身體的溫度每時每刻都在下降,所以對我們來說不能盲目的走了,這樣下去找不到出路。所以我們得想個辦法。」

司馬強說的問題是每個人都想說的,因為他們知道現在對於他們來說,問題重重,不光光是飢餓寒冷,如果他們找不到路的話,他們就會被飢餓寒冷給吞噬。

所以現在他們當務之急的辦法就是趕緊想出一個辦法出來然後逃離這片迷宮,他們真的是被周圍的環境搞得害怕了。

這片樹林根本就像一片死亡之地,根本就沒有任何叫聲,連鳥的叫聲都聽不到,更別說其它的什麼聲音了,所以他們就像被籠罩在巨大的黑暗中,如果他們自己不說話的話,旁邊就是一片死寂。

而且這周圍的樹木都是一模一樣的根本就分辨不出來,而且這山上根本就沒有道路,顯然他們就是第一個上來的人。

他們現在嚴重懷疑這是王明的陰謀,會不是王明知道他們不會聽自己的,藉助這種辦法來剷除自己,他們現在越想越可怕,感覺這就是一個巨大的陷阱。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現在每個人的內心充滿了恐懼和絕望,因為身體溫度的下降,每個人都開始了輕微的顫抖,如果有一陣風的話,他們感覺就像是進了冰窟窿一樣。

所以每個人的喉嚨裡面都在**著,他們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人,所以他們也有血性,可是現在在這種看不到希望的地方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辦。

一個人如果被絕望給灌滿了心理的話,那麼他現在除了膽怯什麼都沒有了所以安保部的這群人現在就是這個狀態,他們現在相信這就是王明的陰謀,他們覺得如果不服從王明的話可能就是這種後果和下場。

所以現在每個人都在被絕望和失望籠罩著,現在司馬強看出了每個人的情緒不高,知道這是一個好機會來宣傳他的思想了。

司馬強裝作疑惑的說道:「你說如果王明真的讓培訓的話簡單的一般的練習就可以了,為什麼要讓我們進這座根本就沒有人進來的大山,這不是要把我們往絕路上逼嗎。現在嚴重懷疑他的用心。」

本來安保部的人都覺得這是王明的計謀,現在聽司馬強這樣一說,每個人都表示贊同了,對啊,要是練習的話沒有必要把人往絕路上逼啊,而且現在根本就不跟他們任何東西,這突破人體極限也做不到啊,所以他們現在也很贊同司馬強的思維。

他們憤怒的說道:「我們早就應該想到這就是那個王明想要報復我們不聽他的領導,現在讓我們來這種鬼地方,目的很明顯了,想讓我們服從他,聽從他的安排。」

司馬強一聽隊員們這樣說知道現在隊員們已經贊同他的意見了,所以現在王明就是牆倒眾人推了,已經沒有任何解釋的餘地了,所以得人都相信這就是王明的陰謀。

司馬強知道現在是他們生氣的最**點,所以他接著說下去:「也不知道黃總是著了他的什麼迷,竟然讓他一個山口組的人來當我們大元安保部的經理,這有點太不切實際了,這樣下去會害死大元的。」

安保部的人一聽司馬強這樣說,都紛紛點頭表示贊同,現在他們都在商量著如何解決這個局面,所以現在每個人都認為王明就是一個禍害。司馬強聽到隊員們這樣說王明別提多高興了,因為他來的目的就是要讓隊員覺得王明不行。

首先他先說王明不是大元的人,肯定不是跟他們條心,現在他們現在在這種環境中,只需要說這就是王明的陰謀,本來隊員們不服王明,現在說這是王明的陰謀所以他們肯定會相信,所以這件事情,已經被他給搞定了。

隊員們現在一致認為王明就是一個禍害,就是過來害他們的,所以他們每個人現在都對王明心裡懷著仇恨。

他們以為這是王明新官上任三把火,想樹立一下威信,竟然沒有想到這是王明想要謀害他們。這壓根就是一個陰謀。

所以現在局面已經控制不住了,每個人都懷著憤怒的情緒和不安的情緒。

司馬強知道現在需要控制一下局面了,如果在不控制一下局面現在局面不知道會成什麼樣子,所以司馬強大聲說道:「現在我們的問題不是這個,我們得解決了我們現在面臨的這個問題,只有解決了這個問題,我們才能夠去找王明報仇。」

安保部的人一聽司馬強這樣說道,紛紛表示同意,對啊,現在的問題就是走出這片樹林,如果走不出去的話,他們連命都沒有了,就算這是王明的陷阱他們也跌進來了,所以他們死在這裡就是中了王明的圈套,他們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他們要振作起來,解決這個局面。

所以現在司馬強的一番話讓他們每一個人都知道怎麼辦,所以現在每個人都不說話,都看著司馬強,想找到解決辦法。

司馬強現在急中生智說道:「以前當過兵的出來,以前有過野外生存經歷的出來。」

這個時候站了一群人出來,司馬強知道這些人是有經驗的,現在他們的才能沒有被利用出來。

所以司馬強說話了:「現在我們所有人都聽你們,你們讓我們怎麼走我們就怎麼走,但是你們必須要迅速正確的判斷,讓我們走出去,所以你們的任務非常艱巨,你們背負這我們這些人命,不過,我們都是出生入死的弟兄,我們相信你們。」

司馬強的這一番話解決了他們的後顧之憂,因為他們本來就擔心如果帶領不出去的話,其它的人肯定會抱怨他們,說他們不行,現在司馬強的一番話就像給他們吃了定心丸一樣,所以他們現在敢帶領大家出去了。

一個當過兵的說話了,現在我們分辨不清楚方向,現在連葉子的走向都看不清楚,所以現在我們需要可以爬樹的人。

司馬強納悶了問道:「要爬樹榦什麼呢,難道是爬上樹觀察一下樹葉的走向然後辨別方向嗎?」

當過兵的搖了搖頭說道:「當然不是,我們是想觀察一下月亮在哪裡,這樣我們就可以辨別出來放心了,因為我們現在完全追著月亮走,這樣可以保證我們不會再原地繞圈子。」

司馬強一聽這是個好辦法,旁邊的人一聽都表示同意,所以這個時候站出來了幾個人,他們願意爬樹找月亮。

現在司馬強的心算是安了下來,他現在比誰都慌張,如果這次真的失敗了,他們真的被王明給弄死在了這裡,他還要跟王明鬥爭到底,所以他才不要輕易的死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他要去跟王明鬥爭。

所以現在有人站出來提出了這樣的意見,讓他覺得很驚喜,他感覺這個主意非常不錯,所以準備就按照這個方法來,不然他們一直在原地繞圈子,這樣的話根本就走不出去,現在追著月亮走他們能分辨清楚方向,這樣的話說不定就可以走出去。

司馬強趕緊讓出來的人爬上樹,看一看月亮的方向,站出來的人趕緊爬上了樹,這樹實在是太高了,而且枝葉繁茂,爬的非常費勁,所以他們爬了一會就休息一會,等他們爬上去才看到了月亮。

上面被月亮一照顯得非常明亮,下面就像是被籠罩在黑暗中,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走了多久,現在他們站在高處,看著遠方,出了樹還是樹。

他們不知道這山到底有多大,他們以為是一座山,可是現在他們發現是山連著山,而且遠方根本沒有亮光,除了一輪圓月他們根本找不到任何亮光。

他們把這情況給了司馬強說了,司馬強一聽瞪大了眼睛,怎麼會是這樣呢? 司馬強一聽是這樣的情況,現在也是被搞得驚恐了,他不相信隊員說的話,他要親自爬上去看一看,怎麼是這個樣子呢,這也太可怕了吧。

他們本來以為就是一兩座山連在一起,現在根本沒有想到是這多山連在一起。司馬強爬上了樹上,他累的氣喘吁吁的,等他揉了揉眼睛在月光的映照下看了一眼遠方,他才發現原來隊員說的沒有假,這就是一個山連一個山。

遠方除了樹林還是樹林,一眼根本望不到頭,望不到邊際,他們就像是走進了一個原始森林一樣,這要讓他們怎麼走出去啊,現在後退也沒有道路了,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後退應該怎麼走了,現在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了。

不過現在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現在看月亮的走向來看已經到了半夜了,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多少的時間了,他們根本就走不出去,所以現在最要緊的就是趕緊抓緊時間。

再過一會,馬上隊員都困了,那麼在想走根本就走不到了,現在氣溫這麼寒冷,人在寒冷的時候就是想睡覺,現在有很多隊員都開始困了。

這樣下去不行,司馬強得趕緊讓他們抓緊時間趕路,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不困,才能夠走下去。

而且現在他們就是處在極度疲勞,寒冷的狀態下,本來現在體力都下降的非常厲害了,所以現在必須得抓緊時間了,而且司馬強知道這個消息千萬不能散布出去。

司馬強偷偷在剛才爬上來的人的耳朵說了一句話,然後就開罵了:「你他媽是不是瞎啊,這哪裡是一座山連著一座山啊,走過來這片樹林不就可以走了出去了嗎,你是不是老眼昏花啊。」

司馬強站在樹上罵個不停,剛才隊員們聽那個人說一座山連著一座山心裡就快崩潰了,他們不知道是否可以堅持下去,因為這一座山連著一座山誰也走不下去。

現在聽見了司馬強這樣講他們的心裡才安定了下了,原來是剛才那個人看錯了,他們在地下怪罪道剛才看錯的那個人。每個人都怕死了。因為他們本來就擔憂迷路,現在如果說路程還遙遠,他們真的想放棄了。

司馬強演的這齣戲就是想說他們還有希望,現在不玩打擊他們的自信人,因為現在一旦讓他們看不到方向了他們就想要放棄。

因為他們知道現在不能摧毀他們的心理,一旦現在想要放棄的話,那麼根本就走不下去,所以現在司馬強清楚的明白現在要瞞下去,不能讓他們知道,而且得鼓勵他們,跟他們說馬上就要到了馬上就能走出去了,現在得讓他們看到希望。

司馬強知道現在只有擁有希望,然後抓緊時間他們才能夠走的出去,因為他們現在如果不抓緊時間的話,天亮之前可能他們還是走不了多遠。

所以司馬強明白了,現在他得用一點計謀,他決定用望梅止渴的辦法鼓勵他的隊員,他要跟隊員們說馬上就快到了,馬上就能行了,所以他現在不讓那兩個人爬樹了,他要自己爬。

他要自己跟隊員們說,這樣隊員才會相信他,才會覺得馬上就要到了,才會感覺他們走的是正確的,才能堅定的走下去,不然現在真的不行。

司馬強決定現在自己把責任扛下去,他對那兩個剛才爬樹的人吩咐著不要泄露出去消息,不然有他們好看的。

剛才爬樹的人知道了司馬強的意思,點了點頭保證到絕對不會泄露半點秘密出去,可是他們現在自己知道了,自己的心理也非常絕望。

司馬強看著他垂頭喪氣的樣子,然後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當著吧我肯定會把你們安全的帶出去的。」

爬樹的人聽到司馬強這樣說振作了精神,他們現在心裡也有希望了。

司馬強從樹上下來瞭然后對著隊員們說道:「情況沒有你們想的那麼糟糕,但是也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壞,現在我們還是要抓緊時間的,因為如果不抓緊時間的話,路程還是走不完的,現在我們有了辦法,就有了走出去的希望,不像我們剛開始盲目的轉圈子,對吧。所以你們要打起精神來。」

所有的人聽著司馬強說的話,每個人都有希望了,他們的眼睛里都透漏出一樣,現在他們相信司馬強可以帶著自己走出去。

司馬強知道現在隊員們已經有了希望了,然後繼續對著隊員說著:「現在把你們的口糧吃一部分,因為我們接下來的路程要耗費巨大的體力,但是我醜話跟你們說在前面,你們看著吃,別吃完了到最後一點都沒有了,這可是救命的東西。」

司馬強說完話隊員們就拿下了背包,然後取出口糧,可是他們現在根本就不舍的吃,只取出一點,因為他們心裡明白,可能前方的路還很漫長,可能還會碰到不同的情況,剛才的情況他們已經知道了,這次到底有多艱苦。

所以他們取了少數的口糧放在嘴裡面,現在嘴巴裡面非常干,一點水分都沒有,而且這種是老式乾糧,這種乾糧如果沒有水就不能下咽,所以他們使勁的嚼著,他們現在根本就捨不得喝水。

剛開始他們吃帶血的蛇肉,嘴巴裡面全部都是血腥味他們就捨不得喝水,現在他們更捨不得喝水了,因為乾糧比起剛才吃的蛇肉太好了,雖然不能下咽可是他們還能夠嚼,可是現在這在嘴裡充斥著乾粉,他們現在都被弄得臉通紅,根本就無法咽下去。

所以他們使出自己最大的勁咽下去,然後小心的把乾糧給收進了背包裡面,他們明白,接下來走下去就是靠這點救命的乾糧和這少量的水。如果他們接下來不能夠及時補充能量的話,那麼他們將會被倒下。

司馬強看著他們現在休息好了,也吃了一點乾糧,所以司馬強知道現在得抓緊時間趕路了,因為如果現在不抓緊時間的話,那麼等著他們的不知道是什麼。

所以這個時候司馬強趕緊拉起來了他們,然後大聲的催促著他們讓他們趕緊上路,隊員們背上自己的背包,按照月亮的方向趕路。

隊員們踩著樹葉聲,然後窸窸窣窣的走在路上,他們現在根本顧及不了太多了,旁邊灌木叢把他們的手臂,臉都划傷了,他們也不管。他們現在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走出去。

就是要走出去這個迷宮,呆在這裡面只有恐懼,現在他們可以走了,他們就有信心了,他們就可以不被恐懼所控制,現在他們可以找找方向。可以試著闖一闖,也許可以闖出一條道路來。

他們在黑暗中走著,然後不一會他們就發現根本就找不到前進的方向了,因為在黑暗中前進本來就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所以司馬強過了一段路程就得爬上去看一看月亮的方向。

因為趕路和爬樹,他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了,可是隊員們不理解,為什麼他要自己爬樹,這種事情完全可以交給別人做。

隊員們現在被司馬強這種行為感動了,他們以為司馬強是怕他們累,才怕樹的,可是他們不知道司馬強是怕他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司馬強累的已經喘不動氣了,他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感覺自己的兩條腿都麻木了,而且現在對於他來說根本就不能夠爬上這乾的樹了,可是為了能接著走下去,他努力的爬著。

司馬強發誓這次受得苦接下來一定要加倍的償還給王明,如果不是他,他們根本不至於在這樣的危險的境地中,因為他知道,美其名曰的練習其實背後藏著巨大的陰謀,現在這群人已經也開始仇恨了王明。

所以一旦司馬強把他們成功的帶了出去,這些人會拚死效忠自己的,因為這些人會認為自己的命是司馬強救的,所以現在司馬強得要帶他們出去,他現在忍著疲勞然後繼續爬樹。

他看到月亮這個時候升的更高了,不過現在他們走的路線沒有問題,他們感覺沒有像剛才那樣繞圈子的感覺,所以這個時候他知道現在按著這樣的路線去走是沒有問題的。

所以他跟手下的人說道:「我們沒有像剛才一樣原地繞圈子了,現在我們可以繼續走了。堅持住我們馬上就可以走出去了。」

底下的人聽到司馬強這樣說都激動了,他們知道堅持下去就可以找的到出路了這個時候別提多開心了。可是真相只有司馬強知道,他們現在還遙遙無期。 現在司馬強知道根本就沒有走多少路程,因為道路實在太不好走了,這的道路路上都是枝丫,而且在這黑暗的中根本沒有任何照明設備,他們只能夠憑藉著感覺往前面走,他們只能慢慢的摸索著前進。

現在只能是找到了一個辦法,可以讓他們前進,可是現在擺在面前的是路程實在是太遙遠了,他們現在根本就走了一丁點,而且累的要死要活的。

司馬強一想到自己在這裡受苦受難,而王明現在可能睡得很香,心裡就不平衡了,他現在一肚子怒火沒地方發泄,而且現在非常累。去

司馬強知道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隊員們才走了這麼一點路程,已經累的氣喘吁吁的了,根本話都說不動了,如果接著走下去,他們肯定會發現的,而且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有各種問題,睏倦、疲勞、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他們沒有食物沒有水。

現在這樣走下去司馬強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了,他老是讓隊員振作起來,可是現在他自己都快撐不下去了。

司馬強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現在太累了,他知道隊員們都想休息,他也想休息,可是現在根本不能休息,一旦現在休息的話那麼他們肯定會睡著的。

所以現在只能夠鞭策他們,鼓舞他們的鬥志,讓他們前進,因為現在只有前進,如果不前進的話根本不知道前方還有多遠,路還有多長。他們需要用自己的腳步來量路程。

現在司馬強的心態也瀕臨崩潰了,因為他現在不知道他還能夠撐多久,因為他現在心理跟著安保部的隊員的心態不一樣。

司馬強的心態現在爆炸的原因是他在想為什麼黃石毅會讓自己來這裡參加這樣殘酷的培訓,他不明白黃石毅現在對自己的看法,但是他知道黃石毅現在對自己沒有信任可以言了。

至於那個王明,現在司馬強恨他恨進骨子裡面了,因為他知道肯定就是這個王明鼓搗黃石毅讓自己來這個地方參加培訓,現在看來黃石毅和王明成了穿一條褲子的人了,而他自己成了一個局外人。他現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了。

但是他現在心裡已經萌發出來一個想法了,既然黃石毅對自己不信任,王明現在想打壓自己,那麼他就要培養自己的力量,因為安保部也是自己一手培養起來的,所以對他自己來說,拉攏人心很簡單。

可是如何讓他們信任自己,讓他們拚命效忠自己,這都得看現在的經歷了,現在就是他自己拉攏人心的好機會,所以這不單單是一個痛苦的過程。

可能這次痛苦的過程可以成就了自己,所以想到了這裡,司馬強的心裡平穩了了許多。

那麼既然他們這樣對自己,司馬強現在的想法就是必須為自己做一點打算了,這樣可以防止一旦發生不測,自己的身邊還有幾個值得信奈的人。

司馬強感覺自己也快支撐不住了,這個時候感覺自己頭重腳輕,隨時都有倒下去的可能性,這樣的路程走下去確實有點難受,他也知道隊員們受了很多的苦。

所以現在司馬強發話了,對著隊員說道:「大家先休息一會吧,抓緊時間睡一會,我們接下來還得繼續走呢。」

隊員們聽到司馬強這樣說都長嘆了一口氣,立馬坐到了地上。他們也是太累了,背著這麼重的背包,而且路上到處都是樹枝之類的東西,帶刺的東西扎的他們胳膊上,身上全部都是傷痕。

可是他們現在顧不上這麼多了,他們就是現在最大的奢望就是想休息一下。現在既然可以休息所以他們得抓緊休息。他們感覺自己實在太累了,因為現在對於他們來說,身體累加上心理,他們感覺自己馬上就要堅持不住了。

司馬強剛剛坐下,有個人大叫了起來:「我們到底還得多少時間才能夠走出去啊,這樣走下去什麼時候才能是個頭啊,我感覺走了這麼一點都累的不行了,老說能走出去走出去,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夠走出去啊,我現在感覺我們就根本走不出去了。」

司馬強一聽有人這樣說道憤怒了,對著說這話的人吼道:「趕緊閉嘴休息,讓你好好休息你就趕緊休息,哪有這多的話,再這樣動亂心智,定不饒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