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現在白雅婷被抓住了把柄,加上收買這些人造謠的事情,足以讓白雅婷坐牢!

這一點,在場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

尤其是白雅婷,她沒想到自己做的事情這麼簡單就被霍庭深查到了,甚至還將所有的證據擺在了他的前面,逼著她承認。

白雅婷鼻尖一酸,大顆大顆的眼淚落了下來:「爸,媽——」

白起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臉上,怒氣蓬勃:「白雅婷,這就是你的修養,對嗎?」

白雅婷被打的腦瓜子嗡嗡嗡的,臉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起來,整個人都顯得羸弱無比,瘦削的肩膀瑟瑟發抖:「爸,我不是故意的……」

葉倩妮是個腦子活躍的,知道現在事情鬧大了,眼珠一轉,一把拉過了白雅婷:」起來,跪下!「

「媽媽——」

白雅婷腦子一片混亂,完全不知道為什麼一向支持自己的媽媽突然變了臉色,眼裡儘是不解:「媽媽,你在說什麼,我不要跪下!」

「必須跪下!」

葉倩妮悄悄地掐了一下白雅婷的腰部,瘋狂的暗示她:「跪下,按我說的做。」

白雅婷雖然不懂葉倩妮是什麼心思,但還是咬著牙根跪了下來:「阿深,對不起,這次的事情是我做錯了,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去和……你太太道歉。」

道歉的話說的心不甘情不願的,足以可見白雅婷其實並沒有覺得自己真的做錯了,或者壓根就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夠好。

霍庭深斂眉,冷眼看著這一家人的表演:「你道歉有用嗎?現在我太太的名聲被你毀了,一句道歉就可以拯救回來嗎?」

白雅婷死死地咬住了唇瓣,眼裡儘是恨意:「阿深,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喜歡你了,我只是不想就這麼失去你。」

「你沒有失去我。」

霍庭深淡淡的開口。

白雅婷渾身一顫,心裡閃過一絲雀躍,但是還沒有來得及享受這一點點的雀躍的時候,男人冰冷的話語砸了下來:「你從來都沒有得到過我,何談失去?」

白雅婷的臉色頓時就白了,「……」

霍庭深掃了他一眼,「伯父,伯母,這次的事情我們一併清算完畢吧。」

說完,身後的警察走上前:「白雅婷小姐,你涉嫌造謠,現在我們想要請你和我們回警察局一趟,希望你能夠配合。」 警察的話都說到這裡了,白雅婷渾身一軟,「阿深,你真的要這麼逼我么?」

「雅婷,你要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

白雅婷被帶到警察局問話的照片被拍到了,當晚爆出了最勁爆的新聞,白雅婷不僅做了第三者,甚至還故意將所有的謠言加註在了孟辭的身上,導致孟辭受到了網路暴力。

新聞爆出來之後,白家的股份跌價,一夜之間,市值蒸發了好幾個億。

這一切傳到孟辭的耳朵里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

孟辭安排傭人收拾了東西,其實沒有什麼可收拾的,畢竟半水灣什麼東西都有,小如暖倒是拿了自己所有的玩具,規規矩矩的放在了小小的行李箱里。

早上八點。

小如暖穿著淺粉色的小裙子,拎著自己的小行李箱,站在客廳里,水汪汪的眼睛注視著孟辭:「麻麻,粑粑什麼時候來接我們呀?」

孟辭微微一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一旁的孟天樂酸溜溜的開口:「怎麼,就這麼不想見到外公?」

「不是不是——」小如暖搖頭,「我不是不想見到外公,我是像粑粑了。」

小如暖仔細的想了一下,粑粑除了講故事凶一點以外,其實也挺好的。

小如暖說話的時候聲音脆脆的,濕漉漉的眸子里盈滿了喜悅:「外公,暖暖會想你的,暖暖每天都會給外公打電話的。」

「暖暖一定會乖乖吃飯的,暖暖會好好睡覺。」

脆生生的話裡帶著稚嫩,孟天樂罕見的紅了眼眶,小如暖雖然小,但是很懂事:「好,那外公也會想暖暖的。」

孟辭在一旁,眼角微微酸澀,「好了好了,都別說了,又不是出遠門,要想見面簡單得很。」

實話。

但是孟天樂心裡還是膈應得慌,明明昨天還住在一起的女兒和外孫女,今天就搬走了,心裡怎麼想都覺得膈應。

霍庭深停好車子走了進來,長腿闊步,眉眼淺淡,整個人顯得尤為的英俊矜貴:「爸。」

孟天樂的臉色不大好看:「嗯。」

「粑粑——」

上次在醫院之後,小如暖和霍庭深的關係好了很多,小如暖一把抱住了霍庭深的大腿,奶聲奶氣的開口:「粑粑,我好想你……」

「嗯,爸爸也想你。」

軟軟的聲音里夾雜著一點點罕見的羞澀,霍庭深斂眉,單手將她抱了起來,另一隻手攬住了孟辭的腰肢,「爸,我們先走了。」

孟天樂擺擺手,看著傭人們將行李搬上了霍庭深的車,越想越覺得難受,愣是鐵青著臉,看著小兔崽子帶走了女兒和外孫女!

小兔崽子!

他暗淬一聲,咬咬牙,背著手走進了別墅。361讀書

霍庭深親自開車過來的,孟辭將小如暖放在了兒童座椅上,自己則是坐在了副駕駛座。

孟辭低頭系安全帶,男人突然俯身,輕輕地啄了一下她的眉眼:「真香。」

重生國民男神:離爺撩不停 這幾年的時光在孟辭的身上幾乎沒有留下什麼印記,更多的是一種獨有的魅力,少女的青澀褪去之後,增加了一抹獨屬於女人的韻味,舉手投足之間都傾瀉出了一股淡淡的優雅大氣。

孟辭耳根微紅,下意識的推開了男人的胸膛:「暖暖還在呢。」

說著,她小心翼翼的回頭看了一眼坐在身後的小如暖,誰知道小如暖捂著眼睛,「粑粑麻麻,你們繼續,暖暖什麼都看不到!」

「……」

孟辭臉皮薄,加上在女兒面前,到底是有些心虛,嬌嗔的瞪了男人一眼:「不正經。」

男人咧嘴一笑,坦然的接受了她的話:「回家讓你看看什麼叫做不正經。」

他的聲音極低,夾雜著一點點喑啞,孟辭能夠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氣息,帶著強勢的入侵味道,一點一點的鑽進了她的骨子裡。

孟辭的腦子裡突然湧入了一段很久之前的回憶,之前那些纏綿悱惻的畫面宛若電影一般一幀一幀的在腦子裡播放,每一個畫面都帶著幾分曖昧的味道,想到這裡,孟辭的臉蛋越發的熱了幾分。

開車的男人看到孟辭羞紅了臉頰,嘴角噙著笑意:「克制一點,孩子還在呢。」

孟辭的臉僵住了:「……」

她沒想到霍庭深會拿自己說的話來堵她的嘴巴,被挑撥心事的羞澀加上一股莫名的情潮湧來,孟辭的臉色越發的紅潤,好半天才結結巴巴的開口:「你胡說什麼呢!」

霍庭深不回答,但是眼裡的戲謔味道不減,甚至帶著幾分淺淡的曖昧:「乖一點,嗯?」

孟辭一聽這話,就受不了。

饒是過了三年,面對男人故意壓低的聲音,她還是沒有抵抗能力,乖乖的點頭:「好。」

看到她乖巧點頭的模樣,男人的喉頭一緊,努力的平息了一下情緒之後,才轉移了話題。

車子抵達半水灣,位於半山腰的別墅區,一棟棟別墅林立,每一棟獨立的別墅都有著近乎完美的設計,綠化極好,並且能夠看出來這個小區的人素質極高。

車子最終停在了一號別墅前面,霍庭深抱著小如暖下車,提前知道孟辭要回來的管家和傭人們迎了上來,快速的搬走了行李,一切歸於平靜。

孟辭站在一號別墅門外,目光清澈。

雕花鐵門以內,有著大片大片的玫瑰花,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甜香,低調奢華的別墅宛如一座堡壘一般,威嚴聳立,哪怕只是簡簡單單的佇立在那裡,便已經是最奪目的存在。

「走吧。」

霍庭深牽著孟辭的手走進了別墅,穿著黑白指腹的傭人們態度恭敬:「歡迎先生,太太回家。」

其中的不少傭人都是熟面孔,時隔三年,孟辭才終於感受到了一點點的真實。

霍庭深帶著孟辭直奔二樓的兒童房,小如暖到了陌生的環境有些不適應,但是看到兒童房的那一刻,所有的不適應消散了。

精心布置的兒童房是粉藍色的基調,四處可見的蕾絲以及玩偶,還有小如暖最喜歡的公主床,一切都是為了她量身定做。 「哇——」

小如暖從霍庭深懷裡掙扎著下來,眉眼彎彎:「粑粑,好漂亮——」

孟辭也沒有想到霍庭深想的這麼周到,一股暖意湧上心頭。

霍庭深伸手摸了摸小如暖的腦袋:「乖乖去看看你的卧室,我和麻麻有話要說,如果餓了就去樓下找吃的,好嗎?」

傭人們都知道霍庭深的性子,也知道孟辭對於霍庭深來說,有多重要,所以他並不擔心傭人們會擺臉色。

掬進眼裡的暖陽 小如暖點頭,星星眼裡都是喜悅:「好好好,粑粑麻麻再見。」

走齣兒童房,一男一女站在寬敞的走廊之上,氣氛逐漸變得曖昧起來,尤其是霍庭深身上散發出來的男性氣息,逼得孟辭有些喘不過氣來?

孟辭下意識的想逃,但是倏然一空,男人已經將他抱了起來,嘴角噙著冷笑:「想跑?」

孟辭下意識的挽住了他的脖子:「阿深,你——」

男人抱著他直奔三樓的主卧,前腳踢開門,後腳直接將門關上了,孟辭只覺得頭暈眼花,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男人壓在了身下:「乖——」

孟辭看著男人眸子里的危險光芒,直覺告訴她,她會很慘。

果不其然,折騰了幾個小時,孟辭才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被折騰的小臉煞白,一臉饜足的男人抱著她陷入了沉睡,纏綿悱惻。

小如暖一下午沒有見到粑粑麻麻,但是因為到了新的地方,此刻正是興頭上,下午管家送來了晚飯,小如暖吃的飽飽的,這才想起粑粑麻麻已經一下午都沒有出來了。

「小小姐,怎麼了?」

管家看著小如暖有些紅的眼圈,還以為是廚房準備的晚飯不合胃口,趕緊詢問。

「粑粑麻麻去哪裡了?是不是不要暖暖了?」

自從經歷過網上的新聞之後,野種二字在小如暖的心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現在被丟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里,難免會有這個想法。

管家沒想到小姑娘這麼患得患失,半蹲著:「小小姐,先生和太太還在休息,他們不會不要你的,這裡以後就是你的家,不會不要你的。」

情深不獸:總裁不可以 「真的嗎?」

「真的。」

小如暖被哄得很開心,管家心疼她,便拿著故事書給他講故事,低沉的聲音流淌開來,直到小如暖睡著,管家才離開。

「噠噠噠。」

剛走齣兒童房,正好遇到了下樓的霍庭深:「先生,您起來了。」

自從三年前霍庭深從MA集團離開,管家便改了稱呼,如今稱作先生而非是以前的少爺。

男人穿著簡單的米白色毛衣,髮絲微微凌亂,眼裡有點點猩紅。

「暖暖睡著了嗎?」

「剛剛哄睡著,先生不用擔心。」管家想到晚上兩人都沒有吃飯,「先生,晚飯在廚房裡溫著的,您需要我幫您加熱么?」

「不需要。」霍庭深淡聲道:「你先回去休息吧,辛苦你了。」我愛小說網

管家點頭,「先生,太太回來了,真好。」

提到孟辭,男人的眸色微微柔軟,「嗯。」

管家心疼霍庭深,語重心長的開口:「先生,其實這幾年我知道您一直挂念太太,如今你們好不容易團圓了,以後可要好好相處,不要再生枝節。」

除了查清楚某一些事情之外,霍庭深暫時沒有想過做什麼出格的事情:「嗯,我知道。」

管家說完轉身離開。

霍庭深下樓熱了點飯菜,端著上樓的時候,在兒童房的門前停了一下,伸手推開門,躺在床上的小姑娘睡得很香,小被子已經落到了床下,他放下手中的托盤,將小被子蓋在了她的身上,親了親他的臉蛋,這才離開。

回到主卧,孟辭已經醒了,迷迷糊糊的睜著眼睛,渾身都是酸痛感,看到霍庭深衣冠楚楚的模樣的時候,下意識的想要啐了一口。

「禽獸!」

、「醒了。」

吃飽喝足的男人心情極好,端著盤子走到了沙發邊,將托盤放了下去,走到了床邊,將孟辭打橫抱了起來,後者不情不願的挽住了他的脖子:「腿疼,腰疼,到處疼……」

軟軟糯糯的聲音裡帶著幾分撒嬌的味道,孟辭緊緊地依偎在男人的懷裡,整個人顯得白嫩嬌小:「我下次注意,嗯?」

孟辭耳根微紅,從男人的懷裡掙脫出來,跪坐在厚厚的地毯上,「哼,不許再有下次。」

霍庭深現在不想糾纏這個問題,挨著她坐了下來:「吃飯吧。」

晚飯很豐盛,霍庭深按照孟辭的口味,選擇了幾樣孟辭愛吃的飯菜,拿過筷子遞到了孟辭的手裡:「多吃點,你現在太瘦了。」

不知道為什麼,孟辭聽到這句話,總覺得這男人話中有話。

孟辭瘦了很多,相比於三年前更是如此。

孟辭低頭慢吞吞的咀嚼著米飯,酸酸甜甜的菠蘿咕嚕肉,辣子雞,以及咸鮮口味的芙蓉蒸蛋,色香味俱全。

霍庭深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看著孟辭吃飯,灼灼目光,孟辭只覺得渾身的溫度都拔高了幾分:「你別這樣看我。」

「不行。」

霍庭深斂眉,湊近了幾分,「霍太太,你打算什麼時候給我生個孩子?」

孟辭聽到生孩子的時候,手指微微收緊,到底是放下了碗筷:「阿深,其實暖暖不是我的孩子。她是我收養的,所以和你沒有血緣關係,我知道你相信我,但是我還是要解釋一句,我是真的很喜歡暖暖,所以以後可能我會一直養著她。」

按照孟辭如今的經濟能力樣一個小姑娘,綽綽有餘。

之所以會和霍庭深商量,也是真的想要彼此更了解對方。

「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

之前的新聞熱度還在,孟辭如今的名聲並不好聽,但是比起三年前,她有了強有力的後台,現在很少有人會當面提到這件事。

不提,不代表不存在。

孟辭點頭:「我想等過段時間,我暫時還不想生孩子。」

這幾年在國外,孟辭也有調理自己的身體,情況並不理想,她現在沒有辦法打包票一定能懷上,所以倒不如放寬心,順其自然。 「好。」

霍庭深也不是著急要孩子,只是看到小如暖的模樣,心裡對他們未來的孩子有些憧憬罷了,孟辭不願意,那就再等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