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瓏五冷笑,唐正山為了自己的前途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賣起自己的女兒來一點也不手軟。

看來她要和他友好的交流一下子了。 回來的第五天,正好是農曆的中秋節。

不知不覺的和鍾明秋幾十年就過去了,這個節日也在她的心裡變得不太一樣了。

[小姐姐你要叫他過來嗎?]系統怎麼說也是跟了瓏五這麼多個位面的,對她已經漸漸了解了。

她的一舉一動,它都多少明白了一些。

就比如,黛過來的時候。

小姐姐看著好像不耐煩,其實心裡卻是難得的高興,但高興至於,又摻雜著一些別的東西。

所以那個時候它格外的安靜,不叫小姐姐煩心。

現在似乎除了偶爾報一下光環值,或者偶爾和小姐姐說說話,它其實很少出來。

當然那些時候它可以上上網,自己搞點小東西。

瓏五想了想還是算了。

兩家都有那麼多的人,怎麼會在中秋節這個團圓的節日讓他們單獨出來過。

[也是,你們人類總是有一大堆的規矩。]

瓏五一笑:「就是因為規矩才好玩。」

系統表示不能理解。

對此瓏五的回答是:「以後有一天你自己試試就知道了。」

如果真沒有一點的規矩,那還玩什麼呢?



瓏五還沒有給秦肅謙打電話,就接到了唐息哲的電話。

唐母回來了,急著要接瓏五過去過節呢。

「果然……」瓏五放下電話聳聳肩。

[小姐姐去你哥哥那裡也好啊,他會做飯。]系統安慰她。

「也對。」瓏五收拾了一下,換了件貼身的白色高領薄毛衣,外面一條紅色背帶裙,套上了白色的針織襪,還有一雙黑色的娃娃鞋。

瓏五齣門歷來都有被一個小書包的習慣,自然是為了掩飾她的空間。

拿上小背包和紅色的爆呢子外套出門了。

[小姐姐你不怕冷了?]系統覺得小姐姐上面還好,下面就只有一條針織襪實在是有點少。

之前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個球的。

「還好。」唐息桐的身體素質其實不錯,所謂貧血什麼都,她補的好,一點也沒有犯過。

瓏五叫了計程車,她倒是有車,只是這張臉實在是上不了路,大概出門就會被交警扣下。

而且唐母和唐息哲也肯定要念叨。

唐母平時就住在部隊里,放了假一般會回到在魏家的房子。

魏家也是一大家子,比起一般都世家來說還算是團結和諧的。

且唐母的身份地位擺著那裡,即便是離婚了,回去住誰也不敢說一句閑話。

今天他們並沒有回魏家,一來是魏家一家子人,今天回去了也是吵鬧的很,二來是瓏五還沒有回唐老爺子那邊看過,就回了魏家,外面看著不好。

所以她現在去的是唐息哲的房子。

瓏五這還是第一次見魏柔然,怎麼說呢。

魏柔然眉眼之間和唐息哲倒是有些相似的地方,但和瓏五,實在是找不到什麼相同處。

不僅是她,唐息桐和唐正山長得也不像。

也不知道這夫妻倆是怎麼基因突變出了唐息桐這麼一個女兒。

幾個月沒有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一見面魏柔然上去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唔,寶貝女兒,想死媽媽了。」

瓏五:……

你再不放開勞資要勒死了。

唐息哲趕緊上去把她們分開,一臉無奈的對著自己的母親:「媽,你把桐桐要憋壞了。」

瓏五扶額,別看魏柔然在外面是一副雷厲風行的女強人的樣子,其實在最親近的人的面前,她就像個大孩子一樣。

尤其是兒子,女兒一天天的大了,她更是放開了。

看到魏柔然,瓏五不得不感嘆,唐正山其實真的挺失敗的。

在他們還沒有離婚的時候,魏柔然在剛結婚的時候,雖是政治聯姻,但也確實是想過要和唐正山好好過日子的。

不求有多恩愛,只求相敬如賓,和和睦睦。

可唐正山的冷漠和自私叫她失望了。

所以魏柔然在唐正山面前幾乎是沒有露出過這樣的一面的。

瓏五覺得魏柔然算是難得一見的女人了,不僅上得戰場,下得廚房,性格還格外的活潑,身體里有一個懷有童真的靈魂。

不僅如此,魏柔然還是一個美女,但看唐息桐和唐息哲就能知道,魏柔然覺得不是一個醜女,或是長相平平的女人。

即便現在年歲漸長,可她曾經的風采還是困可以略窺一二的。

錯失了這麼好的一個女人,反而去偷偷摸摸的找一個除了仗著年輕而有幾分美貌,只知道算計他錢財和權勢的女人。

唐正山真的是該去洗洗眼睛了。

不過老話說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也許唐正山這個墨者,和魏柔然這個朱者沒法共同生活呢。

「走吧快進屋吧。」唐息哲接過瓏五的外套和背包。

「寶貝媽媽給你準備了大餐哦。」魏柔然拉著瓏五進屋去了。

挽明 果然,一張餐桌上被擺的滿滿當當的。

這個季節這是吃螃蟹的好時候,所以桌子上有一半都是螃蟹的菜肴。

清蒸蟹,香辣蟹,花雕醉蟹,還有蟹肉煲,桂花蟹肉,這些都是魏柔然的拿手好菜。

當然不止有這些,還有唐息哲做的一些素菜。

因為螃蟹性涼,所以桌上擺了兩壺燒酒,還有暖暖的薑茶。

中秋節嘛,自然少不了的就是月餅了,甜咸都有,林林總總的怎麼也有八九樣,都是魏柔然和唐息哲自己做的。

「快嘗嘗,媽媽都好幾個月沒給我的寶貝女兒做好吃的了,今天可要多吃一點。」魏柔然忙著給瓏五夾菜。

唐息哲難得沒有管,只是笑笑沒有阻攔。

螃蟹性涼不宜多吃,但偶爾吃一頓還有酒和薑茶也不礙事。

我有一條光陰長河 一家人舒舒服服的在一起吃飯,誰也沒有提到唐正山一句。

下午又和唐母聊了一會天,之後母女兩個一起睡了午覺,才各自分開。

即便是中秋節,魏柔然也不能休息一整天,職責所在,也是沒辦法,不過她回去也會輕鬆一點。

先送走了她,瓏五才背上她的小書包,準備離開。

「咦?」瓏五掂了掂她的小書包,似乎重了不少。

秦肅謙看到她的動作就知道她在幹嘛了。

「我給你冰皮月餅,還有金桂小月各一盒子,這兩樣你都喜歡,還要兩瓶禿黃油,你回去慢慢的拌飯吃,但記住不許一下子吃光知道嗎?」

瓏五笑著點點頭走了。 瓏五泡了一杯茶,擺了一小盤月餅,拿了本書坐在落地窗前的小桌上慢慢的翻著。

中秋節的月色並不好,因為污染的原因,天上的星星只有稀稀疏疏的幾顆,月亮也不怎麼亮,掛在天上枯燥又孤單。

地上的燈光似乎都比天上要熱鬧許多。

以前她偶爾也會和鍾明秋一起賞月,只是那時的月亮更加明亮清晰一些,天上更是繁星點點,即便是不說話,躺在椅子上慢慢的數星星也不會讓人覺得無聊。

偶爾天上那裡有一片雲,堵住了一片星空,依舊可以看到旁邊的星空滿滿的點綴在天上。

正看的入神,外面響起了敲門聲,這個時候……瓏五起身去開門。

秦肅謙拎著兩個盒子站在門口:「中秋節快樂!我就知道你在家。」

瓏五讓他進來。

秦肅謙把兩個盒子擺在茶几上:「打開看看,這是給你帶的。」

瓏五一邊拆盒子,一邊問秦肅謙:「你今天怎麼被允許出來的?」

她那天可是看出來了,秦母是相當寶貝秦肅謙這個小兒子的。

「節日年年都能過,媳婦不追可就不一定能娶回家了。」秦肅謙眼裡滿是笑意。

瓏五對於他的油嘴滑舌不置一詞。

專心的拆開盒子。

一盒子是一整套衣服鞋帽和搭配的飾品,另一盒子是一盒子的新鮮螃蟹。

「看看喜歡嗎。」秦肅謙拿起衣服給瓏五比了比:「這是我媽選的,算是補了上次的見面禮。」

正是襯她這個年紀的衣服,很是別出心裁的一套洋裝,顏色款式也都好,瓏五看了看就放起來了。

「今天見了伯母你似乎並不怎麼高興?」秦肅謙問瓏五。

據他所知,魏夫人已經有好幾個月不在家了,一家團聚,他以為她會心情不錯的,但事實卻並不是如此。

瓏五把螃蟹塞進冰箱里,淡淡的回了一句:「沒有。」

她確實沒有,她和魏柔然沒有真正的感情,所以不管見不見對她都沒有什麼影響。

「那是怎麼了?」秦肅謙走到她身邊。

瓏五抬眼看著他。

秦肅謙和之前的那些騰梟的寄體比起來,並不是最帥的,但他身上總帶著一絲優雅,一絲溫柔,還摻雜著一絲神秘和危險,叫人不自覺的就會被他吸引。

「今晚跟我出去轉轉怎麼樣?」瓏五忽然開口。

「好啊,去哪?」瓏五難得提要求,秦肅謙自然不會不同意。

「去了你就知道了。」

瓏五去換了一身衣服,深紅色的貼身毛衣,黑色緊身褲,長筒靴,外面是深咖色的風衣。

風衣格外的寬大,還帶著一個大大的帽子。

秦肅謙眼裡閃過一瞬,小丫頭這個打扮可不像是去散步的。

瓏五沒說什麼,徑直出去了。

帶上那寬大的帽子,整張小臉被遮住了一半。

兩個人坐上一輛計程車直直的往城外開去。

車上瓏五並沒有說話,只是靠在秦肅謙身上閉目養神。

過了一陣,秦肅謙低頭,確定她是真的睡著了后,小心點把她放進自己懷裡,讓她睡得舒服一些。

大晚上的,明明已經打起瞌睡了,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還非要出來。

到了地方時已經十點多了,秦肅謙掃了一眼周圍,這一帶算是類似於城中村的地方,說在郊區也不是在郊區,說在城裡也不再城裡,大多是違規建築,他們占著地方還有用。

大晚上的來這種地方做什麼?

瓏五揉著眼睛爬起來。

外面的月亮地不算很亮,付給司機車費就把他打發走了。

頭抵在秦肅謙的胸口清醒了一會兒,其實她原本是打算靠肩膀的,但唐息桐身高實在有限。

秦肅謙卻好像很享受,這個高度正好可以把小丫頭嚴嚴實實的圈在懷裡。

這時候的城中村,並不想城市裡一樣,夜生活豐富,反而靜悄悄的。

瓏五帶著秦肅謙七拐八拐的走進一家小飯店,旁邊還開著一家小超市。

店裡稀稀拉拉的坐著幾個農民工打扮的男人,正在喝酒聊天,老闆娘在櫃檯裡面一聲不出,後面有炒菜的聲音。

瓏五換了衣服,和秦肅謙一起不算是很顯眼。

兩個人找了一個靠角落裡的桌子坐下。

秦肅謙的臉上不顯,眼裡卻閃過嫌惡。

城中村的小飯店,衛生條件自然不好,也許有沒有營業執照還是一說。

桌椅板凳也都不太乾淨,桌子上蒙著一層油膩膩的膜。

秦肅謙簡直不想坐下。

瓏五瞟到他那個眼神,拽著他出去了。

翻牆上了這裡最高的一棟建築物,一個三層土樓的房頂。 瓏五泡了一杯茶,擺了一小盤月餅,拿了本書坐在落地窗前的小桌上慢慢的翻著。 重生之寒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