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男人看著那消失在風雪中的身影,後背是一片冰涼。真特么的見鬼了!會飛嗎?

「呼呼呼……。」

平地上的風雪更猛烈,吹得人都睜不開眼睛。男人的身體被吹得左右搖晃,步履蹣跚的向高速公路走去。

若不是這樣的天氣,他打死也不敢再回車裡面去了。這樣的天氣,不回去,那就是個死。左右都是死,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回高速公路了,希望兩個魔鬼的一樣的傢伙不要再來找他了。 「我沒有更多的問題了。」於正心對烏卡說道。

「我也沒什麼問題了。」烏卡說道。

詹姆士鬆了口氣,知道自己不用再受罪了。

他想的不錯,於正心朝他腦袋開了一槍。

這個詹姆士為虎作倀,所作所為背離了人類的道德底線。

而且這傢伙還是職業軍人,一旦逃脫對於聚居點威脅極大。

因此於正心不可能讓這人或者。

他和烏卡把審訊的錄音先放給了諾拉,珍妮和藍塞爾醫生三人聽。

「現在的問題是,新羅馬知道我們聚居點的位置。一月後就會找上門來給我們注射病毒。我們如果乖乖接受假疫苗注射,那麼沒幾天就會成為毫無人性的瘋子。」

於正心說道「如果反抗,就要和美軍對戰。美軍人數眾多,又有坦克裝甲車,而且訓練有素。我們不可能有勝算。」

「而且,聚居點裡這70號人,並不知道新羅馬這種陰謀組織的存在,我不知道這審訊的錄音能否讓倖存軍團所有人都認清現實。」

諾拉此時立刻說道「不管他們相不相信,我們都必須向他們馬上公布錄音。你作為將軍不能把信息瞞著大家,否則對你的公信力會有很大影響。」

「他們如果不信,我們就進行說服。至於應對的對策,也應該群策群力由委員會一同提出。」

「針對假疫苗,我倒是有個主意。」藍塞爾博士說道。「於,你的祖國雖然沒有研製出疫苗,但是研製出了靶向葯。如果在接種假疫苗后馬上使用靶向葯,那麼瘋人病毒就會很快被消除,感染也就消失了,對腦組織的損傷也能忽略不計。」

「可是,那些靶向葯根本沒法從外界運進來啊,難道要我們自己造。我們有這個能力嗎?」於正心反問。

「不清楚,如果製作要求的材料工序很簡單,也許我能小批量製造,但是如果複雜的話,我就無能為力了。」藍塞爾博士說道。

「我現在就用衛星信號來聯繫副領事。」諾拉說道。

眾人跟著她來到了電腦前,不一會副領事的臉在視頻畫面中出現了。

有一段時間沒見,副領事的臉有些憔悴,臉上皺紋更深了。

諾拉說明了藍塞爾醫生的想法后,副領事說了一句自己需要中斷通訊一小時,接著掐斷了通訊。

一個小時后副領事重新上線,說道「我已經請示了上級彙報了情況。靶向葯的製作方式告訴你們也沒用,因為製作該葯需要化工生物方面的大型設備。」

「但是我能想辦法把一千支靶向葯運送到你們手上。」

「我會讓一架自動駕駛的私人商務噴氣機突然偏航,進入芝加哥上空的禁飛區。在被美軍擊落前,商務噴氣機投會放帶GPS制導的傘降貨箱。貨箱會精確的被投放到你們的聚居地內。這個傘包經過特殊處理不會被美軍所追蹤」副領事說道。

於正心立刻意識到,這這麼做對於祖國的確代價很大,幾千萬的商務噴氣機倒也罷了。

萬一貨箱被美軍發現,那麼就會在政治上對自己祖國造成很大的不利。

「副領事,這也太冒險了。」於正心說道。

「現在新羅馬的魔爪已經伸展開了。限於實際情況,我們國家不能給予美國百姓太多人道主義援助。只能能多救一個就多救一個了。這一千支葯,能救一千條命。而且還避免了一千個感染者去感染更多的人,再怎麼冒險也是值得的。」

「但是對於剩下的將近十萬倖存者,我們就無能為力了。」副領事說道。

諾拉很感動「副領事,這危急關頭,總統他們這樣的舊制派龜縮在一邊,不管芝加哥市內倖存者的死活。反而是大洋彼岸的你們伸出了援手。我現在才發現誰才是美國人民真正的朋友。」

副領事對諾拉說道,

「諾拉你過譽了,我們也只是按照人道主義的底線辦事罷了。我們其實還是有一點私心的,我希望你們這些倖存者能盡量的活下去,能夠活到逃離芝加哥的那一天。」

「一千個倖存者的證言,雖然可能最後還是難以撼動新羅馬。但是多少能給新羅馬帶來一些輿論戰上的損失。」

頓了頓后,副領事又說道

「另外你剛才說道了總統他們舊制派的問題,你在這一點上倒是誤會他們了。」

「舊制派在得知新羅馬想要利用200萬感染者讓整個國家陷入大規模感染后。還是發起了反制的。」

「舊制派利用其力量,相當程度的挫敗了幾次新羅馬在芝加哥以外地區散播病毒的計劃,算是勉強把疫情控制在了芝加哥城內。」

「可惜舊制派終究勢單力薄,又鼠目寸光,不肯與我們合作。導致很快被新羅馬反將了一軍。」

「你們所指的的那個美國總統亞當斯,已現在經被白宮發言部宣布感染了瘋人病毒,此時正在隔離治療,實際上已經是個失去思維能力的感染者。」

「如今按照倖存者名單,副總統傑克遜代執行總統職務。而這個人,是新羅馬的狗腿子。」副領事說道。

聽了這話,眾人大吃一驚。

舊制派總統照理也是政壇的老泥鰍了,怎麼就這麼著了道兒。

而且,在過去舊制派雖然幾乎沒有起到任何與新羅馬抗衡的作用,但是至少牽制著新羅馬。

如今連總統都被解決了,那這個國家豈不是實際上已經是新羅馬的天下了嗎。

副領事看出了眾人臉上的表情。

「這亞當斯總統其實很謹慎,但是病毒還是防不勝防。他成了感染者后,我們情報部門才發現了問題。在發病前幾天,他與副總統的一個握手似乎有些情況,估計就是那時候副總統把那病毒沾染到了倒霉的亞當斯手上。」副領事說道。

「現在舊制派群龍無首。不是已經被新羅馬解決,就是已經投靠了新羅馬。好在,還有少許的人在頑抗,加之這些殘餘人員終於肯和我們這樣的勢力合作,算是勉強倖存下來,多少牽制了一下新羅馬的力量,讓新羅馬不敢完全放開手來毀滅這個國家。」

接著副領事有嘆了口氣,話鋒一轉道

「不過不得不說,新羅馬這個瘋人病毒的確是毀滅社會秩序的有效工具。」

「我們國家還有其他國家,都出現了大量的感染病例。以我們國家為例,為了考慮到社會影響,我們對付感染者不能採用致命武器。只能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來四處捕捉拘禁感染者,並注射靶向葯。」

「如果遭受感染的時間不長,那還有救。但是如果時間久了,那麼感染者最終也只能成為痴獃患者。」

「幸好中央指揮得當,下邊我們也執行有力。總算病毒在我們國家沒要造成太嚴重的後果。」

「不過其他一些國家就沒這麼幸運了。特別一些第三世界國家,本來衛生條件就差,連自然環境下產生的病毒都難以應對。遇到了這生化武器,這就更是滅頂之災。」副領事說

於正心心裡也是一陣悲傷黯然,沒想病毒的無孔不入可怕到這樣的程度,遠隔重洋的祖國也還是沒有倖免。

幸好從副領事的話來看,祖國還是把災情有效的控制了起來。

「好了,太久沒見到你們,和你們說了太多無關的話了。現在請允許我先告辭了。」

「投放貨物那天保持衛星信號暢通,我會在和你們聯繫。」副領事說道。

「好,謝謝你副領事,再見。」諾拉說道,關閉了電腦。

「好了,現在有了於祖國的援助,我們至少能保證一千個倖存者的倖存了。我看就按我的計劃來。咱們先假裝不明真相接種新羅馬的疫苗,然後注射靶向葯。」藍塞爾博士說道。

「新羅馬這群傢伙如此喪心病狂,我就擔心他們給我們注射了疫苗后,還有後手。」珍妮猶疑道。

於正心搖頭說道

「不會,新羅馬的人是希望我們成為感染者,接著出城感染更多人,所以不會在注射疫苗后殺掉我們。」

「我看藍塞爾博士的計劃可行,我們就把這新羅馬的毒計和我們的應對提交給委員會。」

就這麼於正心五人在委員會上提交了詹姆士的供詞,以及相應的對策。

不出於正心的意料,大部分委員都不認為真的會有這種低級陰謀論里才會出現的邪惡神秘組織。

雖然這些人對於於正心很信任,可是卻也很難相信這超出自己想象的事情。

「將軍,你知道我們對你還有烏卡,諾拉等人都是很信任的。但是你現在所說的也太。。。」一個委員摸著自己有些皺紋的額頭說道。似乎還算有點相信於正心,但是卻沒法百分百的相信。

於正心表情還很平和,沒有急著要大家相信他

他說道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想說我所說的像是天方夜譚?」

「我也不瞞大家,如果是一年前的我自己,也會覺得現在這番關於新羅馬的話是瞎扯淡。」

「實際上,我也是經歷了很多事情,才認清了這個新羅馬的真面目。」

「我不祈求大家相信我的話,我只是希望大家能相信自己所見所聞。」

說完他看向眾人,問道

「我想問大家從疫情爆發到現在,美軍有做過哪怕任何救災的嘗試嗎?」

眾人一致搖頭。美軍只是把大家困死在了城裡。接著就是投喂感染者。

「不救災,還投喂感染者。從邏輯上分析。除了希望芝加哥成為病毒繁衍的天堂。還有其他解釋嗎?」於正心問道。

有幾個人微微點頭,覺得於正心說的有理。

於正心見此立刻火上澆油。

「毀滅芝加哥這樣的大城市,讓整個國家的社會陷入混亂。除了瘋狂的恐怖組織外也就只有我所說新羅馬這樣的陰謀集團了。」

「但是恐怖分子不可能號令美軍。通過排除法,答案就顯而易見了。」

「那就是這一切都是一個陰謀集團的邪惡計劃,而這個集團的力量大到足以控制美軍乃至整個國家。」於正心說道。 唐浩上了車,奚問問就立刻問道:「怎麼樣?」

「都是小嘍啰。」唐浩答道。

「和飯莊的人是一夥兒的嗎?」陸含突然問道。

唐浩回頭看著陸含,搖了搖頭:「應該不是。」

聽到唐浩的回答,陸含和飛龍的臉上都露出了震驚之色,他們都在內心深處暗暗的讚歎奚問問對事情的深度剖析。

唐浩一看兩人的目光,笑著把目光投向了奚問問:「你猜到了?」

「我胡亂猜的。」奚問問笑道。

唐浩笑了笑,收回目光,平靜的說道:「不會再有事了,睡吧。」

「好。」奚問問笑道。

「老大,你也睡吧。」飛龍也說道。

「嗯。」

唐浩說著閉上了眼睛,對於奚問問能猜到幕後黑手不是劉侖,他並不感到奇怪。這個二十五歲的女孩雖然性格像十五歲,但是她的聰明不在任何人之下。她不但是個科學怪咖,同樣也是個有大謀略的人。

想當初,她就能把莫歸鵬、奚問山、奚問天的事情分析得頭頭是道。今天分析出劉侖不會使用已經失敗了方法也不奇怪。

其實唐浩早就感覺到今天的事情不是劉侖做的了,以劉侖那麼狡詐的性格,他是不會使用同一種方法再次冒險的。更何況這種方法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

「叮鈴鈴……。」

唐浩的手機突然響了,他睜開眼睛,拿出手機一看,是海妖打來的。他立刻接聽了電話:「說吧。」

「老大,黃字頭不見了。」

「什麼時候不見的?」唐浩問道。

「應該是天黑之後。」

「我知道了。」

「老大,你回來了嗎?」

「在路上,沒事掛了吧。」

「好,老大再見。」

唐浩掛斷了電話,嘴角閃過一抹淡淡的笑意。

黃字頭不見了,這個黃字頭的鬼點子還真是挺多的,竟然也學會人家下毒了。

確定了是黃字頭下毒,唐浩的心情卻更好了。黃字頭越強大,他就越感興趣。他更加的期待那還未出現的綠字頭、青字頭、藍字頭和最強大的紫字頭。

速成戰士越強大,他就越想得到他們。這些速成戰士,就是他對抗落月的堅強後盾。

車裡很黑,只有飛龍隱隱看見了唐浩嘴角的笑容。

唐浩收起手機,很隨意的說道:「睡吧。」

「嗯。」奚問問答應了一聲。

唐浩不確定黃字頭是否走了,但是他感覺黃字頭不會再來了。

車裡安靜了下來,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此刻已經是後半夜兩點了。

面對這樣的困境,睡覺確實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這一次,大家睡得都很實。

天蒙蒙亮的時候,風雪終於停了。高速公路上也有了人聲,給這死氣沉沉的高速公路增添了幾分生氣。

奚問問睜開眼睛,驚奇的說道:「哇,車都被雪埋上了。」

重生小嬌妻:總裁大人請賜教 那些底盤底的轎車,車輪都已經被風雪完全埋上了,就連車門都已經埋了大半截了,雪都快旋到車窗了。不過也並不是所有的車都被埋了半截,被埋的車都是因為停靠的位置不好,正好處於風口旁邊,才會導致被埋上。

這些車的司機就只能從車窗爬出來,給自己的車解綁。

奚問問看著那些倒霉的司機和倒霉的車,幸災樂禍的說道:「冬天出門,開越野車是個不錯的選擇。」

車裡的其他三人都沒有迎合奚問問的話,他們不是奚大小姐,都是經歷過困苦的人,都知道不是每個人出門前都有選擇。

奚問問見沒有人和自己討論這個問題,她也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便笑嘻嘻的說道:「越野車費油,轎車省油。」

車裡的其他三人都笑了,奚大小姐還是很聰明的,立刻明白不是所都有兩輛車,或者更多。

就在這時,有些司機高興的向前跑去。

「應該是來救援車了。」奚問問笑道。

「嗯。」這次唐浩回應了奚問問同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