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畢竟,這無視的太徹底了。

而哈里這個時候走了過來,打破了愛德華的尬尷。

“將軍,踏古小姐,如果兩位有什麼需要的,儘管通知我。”哈里對着兩人示好道。

“不了,哈里先生,今天是您的生日,我們怎麼可以麻煩你。”踏古回答道。

“踏古小姐您千萬別和我客氣,您和麥克米蘭將軍是我最尊貴的客人,能爲你們兩位服務,是我的榮幸,也是整個克里斯丁家族的榮幸。”

哈里奉承的話,讓踏古和麥克米蘭都露出了一絲淡淡的不屑。

但因爲他是蒂娜的父親,兩人也不好表露的太徹底。

“最尊貴的客人,還在後頭。”踏古笑着說道。


嗯?

哈里和愛德華都愣了愣,紛紛露出驚訝的神情。

最尊貴的客人,還在後頭?

而且這話,是從踏古的口中說出,這當然讓他們驚訝。

“他來了,我們去迎接吧。”踏古拉起站在一旁的夢夢,緩緩的走向廣場的入口處。

而麥克米蘭也跟在了踏古的身旁。

蒂娜的嘴角露出一絲迷人的笑容,然後走到了踏古的身旁,和她並肩走在一起。

哈里,愛德華,包括那些參加晚宴的客人們,都紛紛的露出了疑惑的神情,但也跟着踏古,走到了廣場的入口處。

他們都很想看看,被踏古稱爲最尊貴的客人,到底是誰?

是誰,那麼牛逼,居然能讓踏古和麥克米蘭一起去迎接。

而所有人都忘記了,今晚是哈里的生日。

他們心中充滿了期待,那個真正的主角,到底是誰。

當所有人都滿臉期待的時候,一個身穿休閒服的男子,踩着紅毯,一步一步的往廣場入口走來。

而男子的身後,跟着四名穿着黑色西裝的男子,看的出來,這四人都是中間那名男子的保鏢。

“他來了。”麥克米蘭笑道。

踏古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看了身旁的蒂娜一眼。

哈里看到穿着休閒服的男子後,頓時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因爲那名男子,是葉寒。

葉寒居然能讓麥克米蘭和踏古親自去迎接他,這不得不讓哈里感到震驚。

“居然隨隨便便穿了一身休閒裝來,這也太對不起這個場合了。”踏古笑道:“不過嘛,還是蠻帥的。”

“比那些僞君子好多了。”蒂娜補充道。

葉寒快靠近廣場入口的時候,克里斯丁家族的管家遲遲沒開口,他這兩天見過葉寒,但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去介紹。

“蠢貨,最尊貴的客人來了,居然不懂得怎麼去迎接。”麥克米蘭撇了這個管家一眼,不滿的說道。

聽到麥克米蘭的話,這個管家頓時滿頭大汗,他對葉寒不瞭解,壓根就不知道怎麼說。

“你滾開。”麥克米蘭一把將管家推開,然後大喊道:“歡迎暗夜集團的董事長,葉寒!”

說着,他自己帶頭鼓起掌來。

踏古也跟着鼓掌。

而客人們聽到麥克米蘭的話,頓時沒差點震驚的眼珠子都掉下來。

暗夜集團的董事長?

是這個毛頭小子?


還是特麼穿着休閒裝的!

“麥克,你太客氣了。”葉寒笑着走到麥克米蘭的面前,對着他伸出手。

“葉寒,見到你,是我到底榮幸。”麥克米蘭連忙親切的和葉寒握手,那樣子彷彿是老朋友見面。

“葉寒弟弟,敢穿成這樣來參加大型宴會的,全世界也就只有你一個了。”

踏古走到葉寒的身旁,上下打量着葉寒,笑道。


廣場的客人們個個都滿臉震驚,麥克米蘭,踏古,這兩個在國際上有着巨大影響力的兩個人,居然親切的和葉寒打招呼,交談,而且一副老朋友見面的模樣。

葉寒是暗夜集團的董事長,一些人不感到驚訝,因爲這幾天全世界都傳遍了,沒知道的人那是腦殘。

但麥克米蘭和踏古都向葉寒示好,這纔是讓他們最驚訝的。

“哐當!”

突然,人羣中一名老人手裏的酒杯掉到了地上,而他的眼睛死死的看着葉寒,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神情。

“喬先生,您怎麼了?”站在他身旁的一箇中年人連忙問道。

沒有回答,喬的眼睛依然死死到底盯着葉寒,然後,這個老人緩緩的動了起來,一步一步的走向葉寒。

看到喬走來,一些人連忙紛紛讓開,畢竟喬的身份,可不是一般的牛逼。

美國黑手黨的老大,美國黑.道教父!

“葉先生,葉先生!”

在差不多接近葉寒的時候,喬對着葉寒喊道。

“嗯?”

正在和麥克米蘭兩人交談的葉寒轉過頭,當他看到喬的時候,頓時露出了一絲笑容。

“我的老朋友,你爲何那麼驚慌?”葉寒迎上前,扶住了喬。

“尊敬的葉先生,很高興能再次見到您。”

說着,喬對着葉寒深深的鞠躬,九十度鞠躬,表情恭敬到了極點。

衆人:“!!!”

麥克米蘭和踏古都親自迎接葉寒,而且還親切的和他交談。

現在,就連美國黑手黨教父喬都對葉寒那麼恭敬,葉寒的身份,恐怕不僅僅是暗夜集團的董事長那麼簡單。

因爲,僅僅是暗夜集團董事長這個身份,還不足以讓這些人都對葉寒那麼恭敬。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下,葉寒將喬扶起,笑道:“老朋友,你太客氣了,別忘了這裏是什麼場合,這對你影響不好。” 親眼看著二十多隻鬼物身上的陰氣鬼氣被白色蛋吸收,幾個呼吸的時間,鬼物們就再也沒有了思維,化作純粹的力量依附在白色蛋殼之外,被凈化發出淡淡熒光。

紫寶收起結界牢籠,清靈走上前去,把已經凈化好的龐大力量,通過掌心,一點點的引如自己的丹田。

分分秒秒,她的實力都在增長,丹田內有了充裕的力量,『轟——』的一聲,彷彿爆炸一般力量從內到外的爆發,此刻,力量迅速衝出丹田,瞬間就充斥了奇經八脈全身各個部分。

突破了,在清靈有了足夠的力量之後,修為終於突破到了渡劫後期。

同一時間,她抬頭望天,這裡的天空是漆黑一片的,可是卻擋不住她對一種天道規則的感悟,似乎隱隱察覺到天劫的存在。

「小妞!快壓制力量,把力量壓制到丹田裡去!」紫寶在清靈的識海中大聲提醒,她感悟到的天劫便是渡劫後期將要經歷的雷劫,一旦度過雷劫便可以達到大成期,但是渡不過,將會灰飛湮滅。

清靈立即照做,雖然她是想過直接度過雷劫一舉成為大成期修真者,可是如今真正到了渡劫後期這個修為,她才深刻的感應到天劫的可怕之處。

不是每個修真者都可以渡劫成功,順利登入大成期修為,渡劫的兇險哪怕是十分之一的成功率都不到,因此才有很多渡劫期修真者一生一世都只到這個修為,再也不能進展。

渡劫就是這樣,不成功便成仁,很多修真者們不敢輕易冒險,只能永生壓制實力。

精神力一動,強行將體內的真元壓回丹田內,為了放心起見,清靈又用精神力在丹田的出口處構建出一個封印,控制真元流動的速度,大多真元都不能輕易使用。


完成這一切之後,清靈鬱悶的發現,自己這一突破從實質上來看並沒有任何的實力進展,因為大多力量都被用在壓制真元上面,他能夠調用的卻少之又少。

按照約定,清靈吸收了力量之後,其餘力量都將屬於白色蛋來吸收,一見清靈停手,白色的蛋立即把剩下的力量收進蛋殼之內。隨即滿意的回到了清靈懷裡,如同沉睡般一動不動。

「走吧,既然有鬼物能夠找到這裡,說明你的蹤跡也已經暴漏,雙方勢力肯定會再次派出鬼物來對你進行抓捕,所以儘快離開這裡才是上策。」紫寶提醒,清靈也想到了這一點,不在停滯,少女懷抱白色蛋向著血魔老祖的地盤深處……

……

鬼蜮西南部骷髏山白骨殿的屍魔尊者忽然從白骨座上站了起來,遠在東北方向,他派遣過去的那些骨魔,已然全軍覆沒。在骨魔從骷髏山下離開前夕,他在那些骨魔身上種下精神印記,所以骨魔的敗亡消息,他也第一時間收到。

「來人!——」低沉的聲音傳出白骨殿,眨眼間就有一對和骨魔造型相似的鬼物來到白骨殿內。

「尊者!」依舊是低沉難以入耳的聲音,來自兩隻鬼物口中,能夠口吐人言的鬼物依舊位列高級鬼物之流了。

「帶上我的令牌和靈魄,東北方向繼續追擊。」

「是!」

眨眼間,兩隻骨魔消失在白骨殿中。

……

鬼蜮東南部,冥魂宮中,冥魂魔尊的尖嘯聲忽然想起。音波擴撒,在整個冥魂宮附近蔓延出去。所有鬼物都清楚的知道,主人暴怒了……

究竟是什麼原因,只有少數的人清楚。

「傳我命令,冥魂四使趕往東北方向,一定要把那個少女給我抓回來!必要時可以格殺!」

「是!」

四個來自於冥魂宮四面八方的聲音響起,沒有出現在宮內,直接匯聚向著東北方向繼續前行。

遙遠的東北方,清靈還在緩慢前進,紫寶探查到的有靈力可吸取的地方,似乎位置上遠。

漫長的趕路一成不變,無聊之時清靈忽然想起一件東西,從懷裡取出一隻小小雕塑,她和靈冰襲之間傳遞消息的工具,不知道在這裡能不能使用,要是可以的話,告訴他自己如今的處境,讓家裡人不要擔心也好。

輸入真元,清靈正要說話傳信,忽然一個聲音早她開口便先一步響起,「靈兒,我隨你一同來到了鬼蜮……」

清靈怔了怔,頭腦一片空白,剛剛……那是幻覺嗎?她好像聽到了靈冰襲的聲音?!

他——怎麼也來了!

…………………………………………………… 『嘩啦——』淚水決堤,清靈心中矛盾無比,一來因為靈冰襲的到來讓她擔心,冰襲現在在哪裡,會不會出事,還好不好。另一方面她覺得自己不是孤身一人來到這裡,總算是不在孤單了。

這個自私的念頭要不得,即使她在記清楚,可是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

「靈冰襲!你在哪裡!」清靈激動的沖著手中的小雕塑大聲說道,身體也隨著她輸入的真元傳到了另一邊,但是什麼時候能夠有回信就不知道了。「我在東北防線。」

謹慎起見,清靈還是說出了自己所處的位置,這樣才有機會和靈冰襲再次相遇。

小心翼翼的收起雕塑,這一刻,這件小法寶成為了身在異界的他們之間溝通,唯一的橋樑。

手背擦乾了淚水,清靈站直身體,望向東北方,那裡一片紅色,紅的驚心,卻是她一定要去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