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初山莊選品種的時候,選的也不是薄皮核桃,不過也是很常見的經濟價值比較高的一種核桃。

跟眼前這棵老核桃樹也不一樣。

「這是麻核桃,」

顏沐比他認得清,笑著過去拍拍這棵老樹笑道,「這種核桃內果皮特別堅硬,上面有很多皺褶,黃褐色。內隔骨質也非常發達,取仁特別費勁。」

「哦?」

薄君梟彎腰撿起落在地上的核桃果看了看,「那就是說,吃起來比較麻煩?」

「嗯,」

顏沐點頭笑了笑,一雙眸子晶晶亮,「估計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這棵老樹才留下了。」

薄君梟似乎想到了什麼,沖她挑了挑眉:「看你這麼開心,這核桃有什麼好處嗎?」

顏沐對他的表情再了解不過,就知道他想到了,忍俊不禁道:「你猜到了是不是,文玩核桃,你有沒有玩過?」

「沒有,」

薄君梟如實道,「不過見人玩過,盤的很好,看著確實不錯。」

顏沐笑了起來:「咱們這棵樹,到時收了,說不定也能出點彩頭呢!」

其實文玩核桃的歷史很悠久了,聽說古代的琴師就借著核桃來鍛煉自己的手指。

而且長期把玩盤弄核桃的時候,核桃會慢慢變得周身通紅,包漿圓潤、如玉如瓷,甚至變得如琥珀一般的美麗,因此把玩核桃也成為文化的一種。

不過想盤核桃,這核桃的紋路質地很多因素都要考慮在內,一千個核桃里也未必能找出一個值得把玩的。

就是個緣字。

不過麻核桃的質地在核桃品種中,算是非常適合做文玩核桃的一類。

顏沐喜歡這個,是因為她記得父親在世時,就很喜歡核桃,書桌的抽屜里有個紫檀木匣子,放著他當寶貝一樣經常把玩的兩個核桃。

後來父親去世,在黑心的叔嬸一家折騰下,家裡像點樣的東西都被拿的拿,賣的賣,那對核桃也沒了。

這一世重生回來,能補救很多東西,但顏沐心裡對重生在父親去世之後這個時間,還是有一種深深的遺憾。

她想親手盤一對核桃,帶到父親的墓前。

不過這一點,當著薄君梟的面,她沒有說出來。

但是薄老爺子也喜歡核桃,她是看在眼裡的。

薄老爺子喜歡雕刻,雕玉的水準不怎麼樣,但她見過薄老爺子雕刻的小核桃,還是特別古樸可愛。

薄君梟敏銳的察覺到她眼底歡欣中一閃而過的黯然,也沒說什麼,寵溺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你喜歡就好。」

顏沐沒拍開他的手,剛要說什麼,一陣清風吹來,她忽然聞到一股特殊的味道,不由訝異地睜大了眼睛:「你早晨喝酒了嗎,梟哥?」

薄君梟詫異搖頭:「沒有,怎麼了?」

「你聞聞,是不是有一點酒味?」顏沐聳了聳鼻尖又聞了聞道。

薄君梟看著好笑,捏了捏她的鼻尖,笑著正要說什麼,這時也聞到了那絲若有所悟的味道。 「是酒味?」

薄君梟也有點詫異,下意識聞聞自己身上,沒有酒味,他的衣服是換過的,絕對不應沾上昨晚的酒味。

「不是你身上,」

顏沐這時候已經嗅到了味道的方向,伸手拉著薄君梟道,「跟我這邊來——」

兩人又順著味道傳來的方向,一步步向林子里走去。

這一帶是整個山莊眼下開發的一個「盲點」,主要是因為這裡地勢比較特殊,石頭多能利用起來的土地少。

因此這一塊植被還很原始,雜木雜草特別旺盛,山石嶙峋的也沒個路,走起來特別費力。

越往前走,那股味道就越濃。

很快兩人就一起走到了一棵大樹前。這棵大樹好像是遭過雷火,樹身上有一個帶著焦痕的大洞,大半個樹都已經枯死了。

偏偏還沒完全死透,還有一邊的幾根枝椏稀稀長著一些枝葉,這些枝葉看著還透著生氣。

那種酒味,就是從這個大樹洞里散溢出來的。

此時離得進了,那種濃郁的酒味就更加令人心動。

「這是……」

顏沐有點難以置信,轉臉看向薄君梟,在薄君梟臉上也看到了同樣的驚訝,「這是……猴兒酒?」

要不是之前那些猴子來過山莊,顏沐怎麼也不敢想象,在距離京都這麼近的山郊內,竟然會有傳說中的猴兒酒出現。

猴兒酒,她知道那是猴子採集了山中的一些果實,堆積在樹洞或者石洞等裡面。

由於壓在底層的果實,經過上面的果物擠壓后,慢慢破裂就會產生果漿。

同時,上層果子還阻隔了空氣,主要是阻隔了空氣中的氧氣,就導致果漿與附著在果物表皮的野生酵母菌產生了反應,隨之慢慢釀造成酒。

她之前也聽賀園清講過,說他年輕時在西南山區做事時,曾跟著一位葯農進過深山,機緣巧合嘗到過一次猴兒酒。

說起這個時,賀園清一臉的沉醉。

能讓名廚又兼美食家的賀園清這麼念念不忘的酒味,顏沐一直很好奇那會是什麼味道。

後來賀園清嘗過山莊里她釀的那些葡萄酒後,也是讚不絕口,但顏沐還記得,好奇問了一句比那猴兒酒如何的時候……

賀園清似乎猶豫著不好判斷。

那說明什麼?

說明在賀園清的感覺里,猴兒酒的味道跟她釀製的葡萄酒怕是分不出高低。

可她的葡萄酒是灌注了靈氣的!

就好像跟小猴子們比賽,她用了外掛一樣,就這樣才能打成平手,這點事一直讓顏沐心裡特別好奇猴兒酒的味道。

那時她就在想,要是什麼時候她也有幸碰到猴兒酒,說不定能根據猴兒酒鑽研出來一個方子!

或者說,不是一個方子,而是一種味道的配比均衡技巧!

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今天就有這麼一個機緣。

「小心裏面有東西——」

一眼看到顏沐興緻勃勃就往樹洞里探,薄君梟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道,「小心蟲蛇!」

這裡雜草那麼深,樹洞前還飛著一些不知名的蟲子,薄君梟不放心顏沐就這樣毫無防備地探查。 「沒事,裡面沒蟲子,沒危險,」

顏沐連忙道,她剛才也是興奮過度,一時情急就先撲過去看了。其實凝聚心神定下心,她的視線透過樹榦也能看得清清楚楚,「裡面真的是猴兒酒!」

還有那些散碎的果子渣呢!

問題是拿什麼裝點回去?

顏沐看了看,自己和薄君梟都沒帶東西。

不過她心急想要嘗一嘗,都等不及回去再去取傢伙事兒了。

「梟哥?」

一轉眼見薄君梟向一邊走過去,顏沐連忙疑惑叫了一聲。

「稍等。」薄君梟沖她做了一個簡單的手勢。

很快就見他不知從身上哪裡取出來一把RS軍刀,飛快斫斷了一根枯樹枝,動作利落乾脆地跟削豆腐一樣,將這樹枝削成了一個長長的柄。

然後刀尖蜿蜒削刻,很快就在樹枝的一端剜出了一個小小的「勺」。

「這種樹枝沒什麼異味,」

薄君梟拿刀身將這柄「長勺」摩擦颳得更加光滑了一點后沖顏沐晃了晃,「可以用它盛出來一點嘗嘗。」

「你還……帶著小刀?」顏沐關注的重點有點偏。

薄君梟晃了晃手裡的RS軍刀,淡淡一笑道:「習慣了。」

以前他被薄夫人克制,身體中了毒不僅雙腿不良於行,年紀小時在薄家還會時不時被薄君豪和薄君瑤兄妹找茬……

習慣了隨身帶一些不起眼的小物件。

京都權貴子弟圈子裡也有人喜歡這些的,就算一般家庭里的男孩子,對這些精緻的小軍刀也都會愛不釋手。

因此他這個嗜好在父親薄正遠眼裡還不算太異類,薄夫人惱怒但也沒話說。

「等著!」

薄君梟說完,拿著這把簡單的長柄杓,走到樹洞跟前,小心地將長柄杓探進樹洞。

「小心,慢點……再深一點,對……上面的不要,再深一點……」顏沐眼光透過樹榦看著這個長柄杓伸進去的方向,開心地指點道。

「你能看到?」薄君梟動作一頓。

顏沐一愣,連忙笑道:「差不多……能感覺到一點吧,你覺得呢?」

薄君梟眼角彎了彎,沒再說話,長柄杓從裡面輕輕盛出來一點緩緩又撤了出來。

勺里的液體澄亮淡黃,宛如透著一點點幽光似的,味道濃郁得幾乎叫人迷醉不已。

「嘗嘗?」

由於勺柄太長,薄君梟直接將這一勺送到了顏沐嘴邊,輕笑一聲,「喂你一口?」

顏沐開心地將齊耳的短髮往耳後一攏,嘴巴就湊到了小勺的邊緣,粉粉的唇便含住了木勺的邊緣。

薄君梟眸色微暗,屏住了呼吸,好不容易才穩住手中的木勺。

顏沐輕輕啜了一口。

酒液沾染在她的唇上,潤澤的唇色像是一下子點亮了她的臉龐,眉梢眼角都是驚喜中勾勒出一抹難言的魅色。

「真的好喝!」

顏沐開心地叫了起來,迫不及待又俯在勺上,這次一口將勺里餘下的酒喝進了嘴裡,陶醉地眯起了眼睛,含在嘴裡都捨不得咽下。

唔……怎麼形容呢?

顏沐覺得自己也是第一次嘗到了一種新的酒的風格,這種酒跟一般的酒不一樣,滋味特別融合複雜,偏又融出了一種飄逸莫測如淡墨山水一般的自然韻味。 果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這都人外有猴了!

顏沐睜開眼睛,笑意如碎鑽般在眸底閃爍不已。

「梟哥,給我——」

顏沐說著連忙從薄君梟手裡搶過來木勺,也從樹洞里勾出一勺酒來,小心送到薄君梟嘴邊:「你也嘗嘗,快啊,嘗嘗!」

薄君梟深深看她一眼,湊到木勺邊,小心地將木勺里的這點酒一飲而盡。

「怎麼樣?」

顏沐沒留意薄君梟眼底的那一絲異色,欣喜無比地激動笑道,「是不是特別好喝?」

「醇厚綿遠,野趣橫生,」

薄君梟這時也被這酒的味道給折服了,「回味不絕。」

「對啊,你說這些猴子們怎麼這麼能幹?」

顏沐滿眼的感慨,「給這些猴子們一比,我釀的那些酒就有點失了自然的野趣了。」

不過猴子們本來就對瓜果十分在行,動物們也許天生對這些果子的味道有一種自然的本能的了解。

顏沐覺得這酒的味道,彷彿替她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很多思路在這酒的滋味中被霍然激發。

她突然想要……想要釀製一種真正屬於自己的酒,要註冊品牌的那種!

之前她釀的這些不管是葡萄酒還是枸杞酒,或者那些米酒……除了味道很好,靈氣濃郁外,也不過就是葡萄酒、枸杞酒、米酒等的本來的特色。

可是眼下她有了新的思路,受這些猴兒酒的啟發,她一定要將這猴兒酒的特點奧妙研究個通透。

畢竟,她心裡也很明白,一樣是猴兒酒,當初賀園清喝過的未必和自己今天發現的是一個味道。

全國地域那麼大,各地水果也不同,氣候不同,很多因素的差異肯定形成的猴兒酒味道也不同。

比如眼下這個猴兒酒,她就能感到其中比較多一點枇杷的味道。

春天枇杷成熟的時候,這些猴子們可沒少糟蹋她的枇杷果。

當然,除了枇杷之外,肯定還有其他更多的瓜果,但什麼樣的瓜果、什麼樣的環境等因素才能在一起形成這種獨特的猴兒酒?

這些她都得一點點試探。

「在想什麼?」薄君梟看著顏沐激動晶亮的眸色,一笑問道。

顏沐拍手道:「釀酒啊!快快——我們回去,我找東西弄出來這些猴兒酒,免得晚了讓這些猴子給折騰完了……」

貌似偷人家小猴子的東西有點不地道……顏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那就給這些小猴子留一點。

餘下的嘛,就當小猴子偷吃她的果子收利息啦!

一路往回走的時候,顏沐一直都雀躍不已。

「下來!」

到了一處山石陡坡,薄君梟先一步跳下后,轉身向顏沐伸出手來,要接顏沐下來。

這處陡坡剛才上來的時候還好,拽著雜草四肢並用就爬過來了,但下去的時候就看著比較難走了。

「不用,我能跳下去!」顏沐連忙擺手,這點坡度怎麼可能難住她?

可薄君梟不為所動,站在那裡不閃開依舊伸著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