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年的事,是她最痛,最不願意提起的一道疤。

在她懷孕的時候,她的男人要娶二房,而且當時小三懷的月份竟然只比她小几個月。

這些封存的事被提起,她只覺得從內到外的覺得噁心。

墨夫人的整個臉色難看的不像樣,整個人身體都開始發抖,「你們給我滾!別在我眼前礙眼!滾!」

她拿著手上那小巧的裝飾手提包就朝著那兩個人砸過去,手提包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而後穩穩噹噹的砸在了柯雲茜的身上。

柯雲茜在看到手提包砸過來的時候,不閃不避,竟是徑直的朝著這個包撞上去。

在砸到她身上的時候,她痛呼了一聲,「疼,姐姐,我知道你恨我誤會我,但是這是公共場合,我們難道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嗎?」

她看上去楚楚可憐的,一臉的委屈。

說完后,她還挽著墨林走上前來,一隻手抓住了墨夫人的胳膊。

她冰涼的手在碰到墨夫人胳膊的時候,墨夫人就只感覺那冰涼的觸感就如蛇一般讓人感覺十分難受。

墨夫人就跟被什麼髒東西碰到了一般,猛的甩開她的手,力道一大,她自己都差一點站不住,「別碰我!滾!」

而墨夫人的手才剛抽出來,只見那邊柯雲茜卻是整個人跟個斷線的風箏一般順著那力道摔到了地上。

她一摔到地上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下就慌亂了起來,捂著肚子滿臉委屈的哭,「姐姐,你在恨我也不能推我啊,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無辜的,我知道你討厭我,只要我把這個孩子生出來之後,我保證跑得遠遠的。」

「對不起啊姐姐,是我不好,我不應該在你面前晃,不應該礙著你的眼,可是……這是我的孩子,你也不能就這麼推我害我的孩子呀。」柯雲茜滿臉的委屈,躺在地上柔弱得像一朵隨時會倒下去的菟絲花。

墨林在看到柯雲茜倒在地上的時候,一雙眼睛一下就瞪大了,猛的回頭瞪著墨夫人開口,「子君,你就算在怎麼恨,事情都過了二十年了你有必要還一直斤斤計較嗎,你怎麼這麼小心眼,你還想著要加害茜茜肚子里的孩子?」

墨夫人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裴初九半眯著眼掃了她們一眼,而後唇瓣一點點的勾了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旁邊觀望的吃瓜群眾手裡拿隨便拿起了一杯紅酒,直接朝著柯雲茜的臉上潑去。

猩紅的酒液順著她的臉流了下來,裴初九的眼神冰涼而狠戾,」不斤斤計較?你有什麼資格要求別人不斤斤計較?別在這礙眼,趕緊滾! 女將軍現代生活錄 在不滾信不信我打得你流產!?「

裴初九的表情戾氣太重,那表情和眼神瞬間就嚇得柯雲茜連話都說不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墨夫人被氣得無助的樣子時,她就忍不住的想擋在她的前邊,把這對渣男賤女給弄死。

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生氣過了。

她透過了墨夫人,彷彿看到了她的媽媽。

她媽媽也是在生下她之後沒多久,小三就登門入室了,而且不僅如此,還拿著她的性命來威脅她媽媽跳河。

酒水全都潑灑在她的臉上身上,她的裙子胸口部分都濕透了,整個人狼狽不已。

柯雲茜氣得大喊,」哪裡來的瘋子,你瘋了嗎?你潑我幹什麼?你知道我是誰嗎?「 柯雲茜在墨家久了,而墨夫人也一直懶得跟她計較,從不回墨家,她在心裡也把自己當成了真正的墨家夫人。

如今猛然間被這麼一對待,心底的火蹭蹭蹭的往上冒。

她滿臉的委屈,看著那邊的墨林開口,「我知道這麼多年了,姐姐都一直沒原諒我,但是……但是這畢竟是公開場合,我知道在姐姐和你的感情中我是對不起姐姐,但是我真的愛林哥,我不能沒有她,我跟林哥沒有結婚證,姐姐你放心,我永遠也不會要求林哥跟我領結婚證的,只要能每天跟林哥在一起我就已經很滿足了。」

柯雲茜的聲音柔弱而細弱,那表情怯怯的,看上去讓人充滿了保護欲。

墨林看到柯雲茜那樣子,自然是心疼了,嘆了口氣彎下腰把她給抱了起來,而後開口,「你啊,你小心一點你現在是有孩子的人,肚子疼不疼?」

柯雲茜臉一紅,搖搖頭,「老公,我沒事,我好著呢。」

她的話一頓,忙怯怯的抬頭看著墨夫人開口,「姐姐對不起,我……我叫習慣了,一時間沒改口,我知道我沒資格叫老公的,我……」

柯雲茜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墨林皺眉,把她抱緊了些,「好了,想這些有的沒的幹什麼,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是我的女人,我喜歡你這麼叫我。」

墨林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墨夫人的時候,這些話下意識的就說了出來。

他的心底也十分的不爽。

墨夫人很驕傲,她從來不是一個肯低頭的人,對感情有潔癖,容不得一點沙子。

而在柯雲茜的刻意勾引下,墨林出軌了,甚至是……懷孕了。

墨夫人自然是受不了的,她極度接受不了,因此也直接的搬出去了。

許多年沒見,猛然間就這麼面對面也讓墨夫人一下就想起了那原本在記憶中那淡忘的一幕幕。她只覺得整個腦袋都彷彿要炸掉了。

裴初九看著墨夫人那瞬間蔫了的臉,十分心疼,冷笑了一聲,直接走上前一把抓住了柯雲茜的頭髮一把拽著冷冷開口,「我真是從來沒見過當小三當得這麼理直氣壯,表得這麼清麗脫俗的女人,真是表子配狗,天長地久,你說你們要就走得遠遠的別來噁心人,做了這麼噁心的事還覺得別人不原諒你就是別人的錯,真不知道你們那裡來的臉。」

她罵得十分直接,甚至連聲音都不遮掩,這罵聲讓墨林和柯雲茜的臉色變了。

柯雲茜的臉皮抖動了一下,強忍住內心的火氣,委屈的開口,「裴小姐,這是我們的家事,應該跟你沒什麼關係吧,裴小姐我知道你這樣的女人很想嫁入裴家,但是……我們裴家也不是什麼樣的女人都能嫁進來的。」

柯雲茜內心冷笑,眼底深處滿是鄙夷。

她的表情自然也沒有逃脫了墨北霆的神色。

墨林也滿臉的不愉,直接轉過頭看著墨北霆開口,「這女人是什麼人,把她給我丟出去,你都多大了,怎麼還跟這種女人來往,你懂不懂事?」

墨林端出了一付父親的架子。

那表面上的威嚴和架子倒是端了個十乘十。

柯雲茜也點頭,「是啊,北霆,我們都是為了你好,按照道理來說你也應該叫我一聲小媽,不過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不叫也沒關係,不過我們畢竟是一家人也不會害你,裴初九這樣女人是什麼名聲你也知道,這樣的女人怎麼可能會是看上你的錢呢?」

她一臉的為你好的表情看著墨北霆。

旁邊的人噤若寒蟬。

墨家人的事,他們可是沒這個命來參與的。

大家的眼神都在他們的身上遊離。

裴初九卻是笑了,「我名聲在不好也沒當過小三啊,也沒插足過人家婚姻啊,更不會在原配面前挽著人家丈夫的手叫老公啊,是不是,我在賤起碼我也是有底線的賤啊,可不像你,連底線尊嚴都沒有,你有什麼資格來說我,來跟我比?」

她說完后,輕輕的握住了墨夫人的手,「伯母,你不用說話,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想說的話,我幫你說,你別下場來撕。」

墨夫人要是下場撕了,不就如了某些人的意了嗎?

反正她裴初九已經是惡名罩住了,撕逼這種事她根本不怕,潑在多的黑水也不怕。

柯雲茜的表情變了,臉皮抖動得更厲害了,她咬牙,「裴初九,你…」

「我怎麼?」她冷笑,「我說得有錯嗎?你不是小三嗎?你要但凡還有點良心,知道伯母不能受刺激的話,就夾著尾巴好好做人,我真是沒見過當小三還當得這麼理直氣壯的,真不要臉了。」

她不屑的掃了墨林一眼,「像你這樣又老又丑的男人,我伯母二十多年前眼瞎了才會嫁給你,真是癩蛤蟆吃了天鵝肉還不懂珍惜,非把魚目當珍珠,現在馬上給我滾,別在這礙著我伯母的眼。」

真是辣眼睛。

墨夫人感覺到了裴初九手心傳來的力量,原本不安崩潰的情緒又平靜了些。

可儘管平靜了些,但是她卻全程連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

那件事她歷歷在目,就彷彿發生在昨天。

她人生里唯一的一個污點,一個最大的污點。

墨夫人緩緩的閉著眼睛,只覺得眼不見心不煩。

墨林聽到裴初九的罵聲,臉色黑了又青,他冷著臉抬起手就想教訓她,「你這個女人口出狂言,真是不把我們墨家放在眼裡,這一巴掌算是我給你的教訓,嘴巴真臟。」

他的手高高抬起的時候,還沒落下,就被人給捏住了。

「夠了嗎?說夠了就滾。」

墨北霆低沉冰冷的嗓音在旁邊響起,「以後有我的場合,誰在邀請他們就是與我作對,即刻我將取消與韓氏的所有合作。」

「……」

「……」

大家全都懵了。

取消……與韓氏合作?

墨家本家的公司和墨北霆的墨氏企業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墨家本家的公司就連他的一個分公司的業績都比不過。

而大家跟墨家有合作也大部分都是跟墨北霆合作。

至於墨家本家,不過只是順帶而已。

因此墨北霆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韓家人的臉色一下就白了。 旁邊的韓夫人的臉色驟然就變了。

韓月翎和韓千語也是滿臉的不敢置信。

韓千語捂著嘴,驚叫著開口,「北霆哥,你……你是說跟我們的合作要停止嗎?」

「是。」墨北霆掃了她們一眼,淡淡道,「我想,我沒有在和你們繼續合作的理由,我之前應該說得很清楚了,無論在什麼場合,我都不希望看到這兩個人的存在,你們是聽得不夠明白嗎?還是覺得這個墨字的姓氏在我這面子夠大?」

墨北霆的態度讓墨林愣住了。

他沒想到墨北霆的態度這般的強硬,當時臉色就不太好看了。

他的話就跟巴掌一樣甩在他的臉上。

頓時他心底就不舒服了,哪裡有老子還要看兒子臉色行事的,這不是扯淡嗎?

旁人看到這一幕眼底也都是譏諷和嘲弄。

底下的人都嘰嘰喳喳的開始討論了起來。

「呵呵,墨家本家公司有多少實力,這些年大家不都是看在墨北霆的份上才給他們面子的,以前他們做了那麼多事,墨北霆他們早就不願意忍他們墨家了,難道他們還不明白?」

「就是啊,換我我也忍不了啊。」

「哎,這幾年墨北霆的勢力發展得太大了,就算沒有墨家,光他一個人都夠大家忌憚了。」

「是啊,這墨家人還在這拿喬,我要是墨大少我也他嗎的不願意理他們。」

大家撇撇嘴,眼神里滿是不屑。

旁邊的墨林只覺得整張臉都有些掛不住,鬍子抖了抖,而後只能生生的忍下來,咬牙開口,「北霆,你……你難道不回去看看爺爺嗎?你都多久沒回去了,這不孝的名頭你還想要背多久?爺爺最近身體不好你不知道嗎?」

在把墨老爺子搬出來之後,墨林才找回了几絲勝利感,他咬牙開口,「爺爺最近老是念叨著你,你不管在怎麼工作忙你總得回去看看爺爺吧,你天天在外面像什麼話,我們還像是一家人嗎?」

那居高臨下的語氣,一下就讓那邊的裴初九都忍不住的冷笑。

媽的,智障。

墨北霆怎麼有個這麼智障的爸爸。

她忍不住的開口,「你是不是聽不懂中文,他是什麼意思你還不懂嗎,你們滾出去了他自然就回去了,帶著你的小三滾出墨家,真沒看到娶小三還娶得這麼理直氣壯的,娶了小三也別在這辣眼睛啊,呵。」

裴初九說話說得極為不客氣。

可這不客氣在他們耳朵里自然是刺耳。

他們原本就心氣高,而裴初九在上京的名聲並不算好,原本他們就覺得臉上掛不住,因此在裴初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們的目標一下就對準了裴初九。

「你是墨家人嗎,我們墨家的事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墨林冷冷的看著墨夫人開口,「子君,這就是你給北霆挑的女人?私生活如此放蕩,睡了全劇組的男人,北霆不光是你的兒子也是我的兒子,我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這糊塗的女人犯下大錯,兒子要是娶了這樣的女人才是真的毀了,我們墨家也會成為別人的笑柄,你難道不知道,這個女人她無恥到靠著潛規則上位,這樣骯髒的女人那裡夠格當我們兒媳婦。」

「見了長輩連一點禮貌都沒有,不管怎麼樣,茜茜都是北霆的小媽。」

小媽?

裴初九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

「這年頭的人臉皮真是越來越厚,我真是服氣的。」裴初九無語。

柯雲茜開口,「裴小姐,你積點口德吧,我們是一家人,我們之間說什麼都跟你這個外人沒有關係,你不要以為你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大家就都得捧著你。」

柯雲茜表情極冷。

裴初九聽到柯雲茜的聲音,只覺得十分諷刺。

嘩——一杯紅酒直接潑到了她的臉上。

假面閻羅情人 柯雲茜的整個人妝都花了,紅酒順著臉滑了下來,滑到了脖子里,冷得她顫了一顫。

她抬起頭的時候,整個眼妝花得不成樣,狼狽不堪。

墨林在看到柯雲茜的這委屈樣子時,怒火一下就蹭蹭蹭的漲了起來,他冷著臉開口,「你們這是幹什麼?」

「這是什麼個意思?」

「沒什麼意思,嘴巴太髒了,給你們洗洗嘴,下一次在到我們面前晃,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墨北霆潑了水后,用手巾擦了擦手,臉上的神色發寒。

「……」

墨北霆對墨林並沒有什麼感情。

而墨林在看到他這副模樣的時候,他的臉上也終於掛不住了,可是卻也拿這個兒子沒有任何辦法,早在很早之前,這個兒子就已經不受控了。

可在場這麼多人,他終究是放不下臉面。

哪裡有兒子威脅老子的?

這說出去,他還要不要臉了?

墨林的臉皮抖了抖,咬咬牙開口,「我是你爸,這是你二媽,你還不快跟你二媽道歉?你二媽的身份連你爺爺都承認了,你怎麼還看不清現實呢?」

墨北霆聲音清冷而冰涼,「那看來,墨林你是真的看不清實際情況。」

他的表情冰冷寒涼而無溫度。

墨林十分震驚,哪裡有兒子直呼老子的名字的?

他氣得手抖,「你……你這個不孝子,哪裡有你這麼不尊重爸爸的,你這是不講孝道嗎?」

墨北霆輕蔑一笑,「孝道,我的孝道只對我媽,你算什麼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