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然分得清啊,之前有一次我和靈靈參加一個節目,電視臺找來了好多個跟靈靈長得很像的人讓她們跟靈靈站一排,然後讓我找出誰是真的靈靈,我可是一下子就找對了。連靈靈自己都不相信呢,我怎麼又可能分不清她們呢!”

“那我也就是奇了怪了,高仿你都分得清了,剛剛你怎麼一個也沒看出來呢,連容止都看出來了!”葉欣也是無語。

“我怎麼知道,我看着就是不像啊。”

張志明也是很苦惱,他是真的沒發現她們幾個有什麼相似的地方,爲什麼葉欣一直說像。

葉欣無語地看着張志明,她算是明白了,這張志明根本就是個奇葩! 不管張志明看不看得出,這幾個女人確實是有相似之處的。

但這就很奇怪了,幾個不僅長相相似而且連命格都相似的女人怎麼就會不約而同地都聚在了張志明的身邊呢?這會不會跟張志明那被外力改變的面相有關呢?

容止和葉欣幾乎是把張志明的整個別墅從裏到外,徹徹底底地搜了一遍,連客房和車庫都沒有放過。

可除了那幾本相簿外,他們就再也沒有發現其他什麼可疑的東西了。

“呼……累死我了,看來真的是沒有其他的東西了。”葉欣癱坐沙發上說道。

“這會兒天也不早了,你們昨天也忙了一晚上,不如就在客房將就一下吧。正好再過幾個小時,阿姨也會來做早飯,吃了飯我再送你們回去吧。”張志明挽留道。

“不了,我們還是回去吧,葉……”

容止回頭準備叫葉欣的時候,卻發現她竟然就那樣倚在沙發上睡着了。

容止無奈地搖搖頭,只好對着張志明說道:“看來今天還是要打擾你了。”

“哪裏的話,這都是應該的。”張志明連忙擺手道:“客房有很多,你們隨意就好。”

“多謝。”

容止點頭致謝後,就走到沙發旁,一隻手放在葉欣腦後,一隻手穿過了她的膝彎小心地抱起葉欣,生怕吵醒了她。

容止抱着葉欣直抱到最後一間客房,才小心地把她放在了牀上。

看着葉欣一直熟睡,絲毫沒有任何要醒的跡象,容止忍不住用手輕輕撥弄了一下葉欣的頭髮,似乎是被髮絲弄得有些癢了,葉欣忍不住皺了皺鼻子,卻還是沒有任何要醒的樣子。

“我該拿你怎麼辦呢?”容止愛憐地看着葉欣喃喃道。

容止從小出門在外,防備心自是比一般人強上許多,因此出門在外的時候,他基本都是打坐,很少會在陌生的地方睡着。

所以在別墅外出現越來越多人的時候,他其實是知道的,但因爲他並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所以也就沒有在意。

這就導致容止和葉欣生平第一次被普通人給包圍,甚至還因此上了娛樂版頭條……

因爲是在外面,而葉欣又睡得太死,容止想着反正自己也只是打坐,所以也就留在了葉欣的屋子裏。

錯愛:拿什麼來愛你 而張志明來敲門的時候,葉欣其實還沒有睡醒。

“容先生!葉小姐!快醒醒!”

張志明一邊急促地敲着門,一邊大聲地喊道。

葉欣一下子就被驚醒了,睡眼朦朧的說道:“怎麼了?”

“不知道,我去看看。”

容止搖搖頭,讓葉欣不要着急,自己去把門給打開了。

“容先生,不好了,大門外面被記者給堵起來了!”張志明着急地說道。

“怎麼會這樣?”葉欣這時候也清醒了。

“都是我太不小心了,昨天我們回來的時候,被躲在外面的狗仔給拍到了!而且美晴的死,今天也徹底傳開了,這些記者怕是來者不善啊!”

張志明有些不知所措,平時都是蘇美晴在打理這些事情,這一遇到突發狀況,他就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所以說,我們現在是出不去了嗎?”葉欣問道。

“嗯,阿姨給我打電話說,不止是前門,就連後門也有一羣記者,她根本就不敢靠近這裏。”張志明的臉色有些凝重。

“出不去就出不去唄,有吃的嗎?我好餓!”葉欣滿不在乎地說道。

“冰箱裏倒是有食材,不過我不會做。”

張志明本來急得要死,被葉欣這一問,一時有些呆愣,下意識地回了一句。

“沒關係,你不會,我會啊!放心,有我們在,你還怕出不去嗎?”葉欣笑着說道。

聽葉欣這麼一說,再看容止也是一臉不在意的樣子,張志明這才放下心來。

也是,他們兩位都是高人,自然是有辦法的。

但事實證明,太過自信也是不好的,葉欣的菜還沒來得及洗,別墅的門就被敲響了。

“請開門,我們是警察。”

張志明瞬間就慌了,記者他可以不開門,警察他還能一直把他們關在外面嗎?

尤其是外面一羣記者還都信誓旦旦地說屋子裏一定有人,他們親眼看見有人進去到現在還沒有出來。

“這該怎麼辦?”張志明急切地看着容止和葉欣。

“沒辦法,只能讓他們進來了,畢竟警察是有權調監控的,真讓他們看到屋子裏沒人反而不好。”葉欣也有些無奈。

“可是警察一進來,那些記者怎麼辦,他們一見到人肯定就更窮追不捨了,到時候肯定一天三班倒的守着我。”

張志明在房間裏走來走去,顯得很是焦躁。

眼看門外警察的敲門聲越來越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我們還是先讓警察進來吧,不然待會兒更難辦。”葉欣看着張志明勸道。

張志明也知道葉欣說得有道理,無奈之下只好先去給警察開了門,幸好那些記者好歹顧忌着有警察,這會兒還沒敢硬闖,只是在他開門的時候不停地拍照。

“不好意思,警察同志,實在是外面有些……”張志明把兩位警察請進來後連忙道歉。

“沒關係,可以理解。”

兩位警察倒是很有素質,儘管看起來表情不太好,但都沒有說什麼難聽的話。”

“請問,二位警官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該說的我昨天就已都說了啊?”張志明疑惑地問道。

“是這樣,我們今天來呢,是因爲昨天調查出了一些事情,希望張先生可以如實地回答我們。”

一位看起來比較成熟,氣質也比較穩重的警察說道。

“當然,您請問。”張志明說道。

“是這樣的,昨天有人跟我們說,你和你的經紀人,蘇美晴小姐,你們的關係似乎不只是藝人和經紀人的關係,當然,我們指的不是朋友關係。”

“我和美晴,我們兩個確實還是朋友關係,但我不否認,我們對彼此有好感。”

張志明倒是沒有隱瞞,實話實說了。

“那既然是這樣的話,你們爲什麼沒有在一起呢?”警察問道。

抗日之浴血沙場 “不是有好感,就一定要在一起的,而且這和美晴的死有關係嗎?”

張志明並不想跟警察把自己和蘇美晴的關係說得那麼清楚。

“當然是有關係的,對於蘇美晴的案子,我們排除了仇殺和意外等情況,蘇美晴是死於情殺的。”

旁邊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年輕警察說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有殺人的嫌疑嘍!”

張志明一下子站了起來,他那麼愛美晴,怎麼可能會殺她!

“張先生不要生氣,在案子沒有調查清楚之前,每個人都是嫌疑對象,這一點,我覺得你昨天就應該清楚了的。”

年紀大一些的黃警察說道,“而且你昨天也沒有這麼激動。”

黃警察的眼裏閃過一絲銳利。

“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態了。”

張志明按着自己的太陽穴坐了下去,“我昨天以爲自己只是在配合調查,我沒想到自己也會變成嫌疑人之一。”

張志明苦笑着說道,他昨天在警局的時候整個人就是懵的,只知道別人問什麼就答什麼。

“我們現在也只是例行詢問而已,我們的同事告訴我,你昨天曾經說過,蘇美晴是被你剋死的,能告訴我們是爲什麼嗎?”

黃警察提起了昨天張志明一時衝動說出的話。

“警察同志,是這樣的,這個話題是我朋友的傷心往事,還是我來說吧。”

葉欣怕張志明說出什麼不該說的,連忙接過話題說道。

看到黃警察微微點了點頭才繼續說道:“我這個朋友啊,命不太好,之前談了幾個女朋友都不幸出了意外,他就一直以爲是他害的,所以纔沒有答應蘇美晴交往的。

我朋友他可不是壞人,他要是想害蘇美晴,當初只要答應蘇美晴的告白不就好了嘛!”

本來是事實,只是經過葉欣這麼半真半假的一說,聽起來就跟假的一樣。

果然,兩個警察一聽葉欣這封建迷信的說法,當時臉色就有些奇怪了,不過他們也沒有說什麼。

黃警察又問了幾個其他的問題,張志明也一一回答了,大概是看到張志明一臉的難過不像是裝出來的,又問了幾個問題他們就準備離開了。

說起來那些記者也是有耐性,來得早的到現在都已經等了四個多小時了還是一直守在門外,一點要離開的感覺都沒有。

幾十個記者圍在門口,都兩眼放綠光的盯着大門,就等着大門一開就衝進去。

其實警察剛來不久張志明收到了公司發給他的消息,讓他務必老實待在家裏,哪裏都不要去,最近的一些通告,公司也會先幫他推掉。

只是現在這種情況已經不是張志明能決定的了,門外的那羣記者顯然已經等急了。

張志明不露面還好,既然已經露了面了,那事情就不好解決了。

就算張志明報警抓那羣記者,他們最多也不過就是被拘留幾天而已,到時候只怕報紙會把他寫得更慘。

別說是告他們了,就是他今天的行爲稍稍有一點兒不妥,明天就有得他好看。

兩個警察顯然也是知道這種情況,這會兒都有些同情地看着他。

儘管同情,警察該走還是要走的,既然這樣,那他們乾脆就大大方方的出去好了。

大門剛一開,那些記者瞬間就衝了上來,兩個警察都差點被撞倒。

“張志明,請問你和蘇美晴是什麼關係?”

“張志明,蘇美晴死了,會對你以後的星路有影響嗎?”

“張志明,請問蘇美晴是你殺的嗎?”

“張志明,聽說你昨天被帶到了警察局,你是有什麼證據被警方掌握了嗎?”

“張志明……”

“張志明……”

無數個話筒和攝影機都指向了張志明,但礙於公司的警告,這些問題他卻都不能回答。

只是還沒有等他開口,已經有人把矛頭指向了一旁的容止和葉欣。

“請問你們和張志明是什麼關係,爲什麼昨晚深夜一起進入了張志明的別墅?”

“你是張志明的女朋友嗎?對於蘇美晴的事件,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內幕?”

“你長得這麼帥,不會是新星娛樂(張志明所在的娛樂公司)裏的新人吧。”

“新星娛樂是不是打算用你掩蓋張志明這次的醜聞?”

“……”

我去,這些娛樂記者的問題有沒有邏輯啊,腦回路都是怎麼長的?葉欣被記者的這些問題給問得目瞪口呆。

“大家安靜一下,請大家安靜一下!”

張志明連說了好幾遍,記者才終於肯安靜下來,聽他說話。

“美晴的死和我沒有任何關係,這一點,相信警方很快就會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覆。另外,這兩個人都是我的朋友,請大家不要騷擾他們!”

張志明說出這幾句話後,就不再開口,轉身就要回別墅。

“等一下,張志明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張志明你這樣有意迴避,是不是蘇美晴的死真的和你有關係。”

那羣記者見張志明竟然就要離開當然不願意,一個個都拼命的往前擠,幾個記者看葉欣是個女孩子,甚至直接伸手拉扯葉欣。

葉欣雖然道法高強,但到底是個女孩子,一些術法又不能這樣大庭廣衆地用出來,一時之間還真是掙脫不開。

一些記者見葉欣果然好欺負的樣子,竟然一個個的都去拉扯她。

容止見狀本來是想過去幫她的,只是這些記者實在是太纏人,容止竟是怎麼都擠不過去。

葉欣被衆人又是拉扯又是推搡的,一時站立不穩就被推到了地上,甚至還被幾個記者給踩到了手。

容止一看瞬間就怒了,什麼也顧不得直接推開記者跑到了葉欣身邊,好幾個記者都被容止給推倒了。

“喂,你怎麼這樣啊!”

“就是,你幹嘛推人啊,不想出道了是不是!”

兩個摔得狠了的記者直接叫嚷道,一旁還有幾個記者也在幫腔。

容止一看葉欣不僅腿磕破了,連手背上都是灰塵和紅腫,臉色立馬就冷了下來,他小心翼翼地扶起葉欣,厲眸瞬間看向了剛剛那幾個推搡葉欣的人。

那幾個記者心虛,再加上容止這會兒的表情又實在是嚇人,紛紛低頭不敢看容止。

容止掃視了周圍的記者一圈,直接打橫抱起葉欣回了別墅。似是被容止的眼神給震到了,這一次倒是沒有人再敢攔着他們了。

容止抱着葉欣,終於順利回到了別墅。 容止問張志明借來了醫藥箱仔細地幫葉欣消毒上藥,還好葉欣機靈及時躲開了,所以都只是一些擦傷並不是很嚴重,可容止依舊是看得心疼不已。

自從明白了自己對葉欣的感情,容止就真的再看不得葉欣受一點點傷了。

傷到葉欣的人,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哪怕只是普通人,容止都不會這麼輕易地放過他們的。

還真當他們這些修道之人是好欺負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