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然,張玄並不否認,這女人的感情也頗為豐富的。

當初他聽到賈琳琳認自己當弟弟的時候,還以為只不過是隨口一說,沒有想到自己離開山城市之後,她還真心為自己擔心不已。

不但後悔那天對自己說的話,甚至幾次離開山城市,前往外地尋找自己的行蹤。

至於為什麼不電話聯繫,那是因為張玄原來的電話被歹徒收走了。

她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的電話號碼。

賈琳琳在外地尋找自己未果之後,回到山城市,每隔十天半個月就會來敲自己的家門,似乎期待自己開門。

然而等待她的是,一次次的失望。

直到今天為止。 今天的賈琳琳雖然來敲門,但和往常一樣,並沒有抱什麼希望。

不過當張玄打開門的一瞬間,她就懵逼了,心情瞬間從失望飆到了頂點,情不自禁的撲了上來,抱住了張玄。

彷彿生怕張玄現在消失一樣。

張玄不得不承認,賈琳琳是一個感情豐富的女人,竟然會為了剛剛認的弟弟牽腸掛肚。

這種感覺很不錯,張玄也被稍微感動了一下,他又不是什麼鐵石心腸的人,觀看了賈琳琳的記憶后,不可能無動於衷,說不感動是假的。

你在外面打拚,但家裡卻有一個女人為你擔心。

這種感覺能不暖心嗎?

於是張玄就把賈琳琳接到了自己的家裡,等對方冷靜下來后,又給對方倒了一杯水。

賈琳琳冷靜下來,喝了一口水,忍不住問道:「你這幾個月都去哪裡了,過年也沒有回來,你不知道我很著急嗎?」

我還真不知道。

張玄在心底默默的吐槽了一下,我哪知道你是這種感情豐富的女人,竟然會為了一個弟弟兼救命恩人牽腸掛肚。

現如今像你這樣的女人簡直少的可憐啊。

不是張玄吹,在這種恩將仇報的年代,見義勇為要吃官司,扶老人要賠錢,救命恩人真心不算什麼。

把自己救命恩人告上法庭的人不多,但也不少。

所以張玄壓根就沒有覺得自己是賈琳琳一群人的救命恩人,就算是對方自來熟的把自己當作對方的弟弟,張玄也沒有在意。

也許對方就是那麼一說,誰當真誰傻逼。

然而誰能夠想到,賈琳琳還真就是這個人情冷漠時代之中的一朵奇葩。

張玄覺得既然自己好不容易遇到了這麼一朵奇葩,那自然應該好好的珍稀一下,畢竟現代社會,這種人已經少的可憐,就快要絕種了。

對於賈琳琳的抱怨,張玄自然是全盤接受,又是一陣安慰。

「其實我是去外面工作了。」張玄開始滿嘴跑火車,他總不能告訴賈琳琳,自己去外面建立了一個基地,又建立了一個軍團,消滅了雄霸亞洲的國際性犯罪組織。

就算是說了,賈琳琳也不信啊。

「外面工作,去哪裡工作,什麼工作?」

「去了一趟東京,原本想要找一個好工作,結果沒有找到,於是又灰溜溜的回來了。」

「你去東京找工作?」賈琳琳表示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咱們國家這麼多的工作,你幹嘛去東京找工作,你會日語嗎?」

「會。」

「真的?」

賈琳琳原本就是那麼一說,沒有想到張玄還真的給出了一個肯定的答案,頓時不信了。

「怎麼,不相信,其實我的日語還不錯。」

這句話張玄是用日語說出來的。

賈琳琳雖然不會日語,但聽得出來,張玄說的是日語。

「你還真會啊。你大學學的是日語專業?」

「怎麼可能,這些是我自學的。」張玄回答。

賈琳琳一聽,頓時露出了意味深長的表情,「自學啊,我明白了。」

現在的宅男,想要自學日語,還能怎麼學,當然是在電影上學了,而能夠激發他們學習慾望的電影是什麼,她還不知道嗎?

賈琳琳坐直了,隔著茶几想要拍張玄的肩膀,張玄往後一躲,避開了她的手。

「你躲什麼?」

「因為你思想不健康。」張玄沒好氣的說道。

「我思想怎麼就不健康了。」賈琳琳當然不會承認。

「你剛才在想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

張玄給了她一個眼神,讓她自己體會,賈琳琳不幹了,雙手交叉抱在胸前說道:「那你說說,你自學日語是怎麼學習的,難不成不是看片學會的。」

這女人一如既往的生冷不忌啊。

張玄說道:「我什麼時候說自己是看片學會日語的,我是看動漫學會的好不好。」

「看動畫片?」

「沒錯,不過不是動畫片,是動漫。」

「不都一樣么,看動畫片還可以學會日語?」賈琳琳斜睨了他一眼,一臉的不相信。

「你什麼邏輯。」張玄還真被她給氣笑了,忍不住說道:「你覺得看動作片就可以學會日語,為什麼看動漫就不能學會日語了,更何況,動作片全程都是動作,除了一庫和雅蠛蝶之外,還有什麼日語可以學習的,你告訴我,你告訴我。」

賈琳琳仔細想了想,還真是這麼回事,整個人頓時尷尬了。

不過女人一向是不講道理的,她果斷的岔開話題,「好吧,算你過關,那你告訴我,你去東京找什麼工作,不會是想要當男優吧。看的不過癮,想要親自上陣?」

這個女人不但感情豐富,還是一個女司機,一點都不害臊。

張玄呵呵笑了幾聲,面無表情的說道:「實際上我去東京不是應聘男主角,而是導演,現在我已經學成歸來,正準備練手,既然你是我姐,不如你犧牲一下,來當我的女主角怎麼樣,我保證你可以火遍大江南北。」

「滾!」

「你示範一下給我看。」

不就是互相傷害嗎,來啊,誰怕誰。

賈琳琳不由敗下陣來,這也從側面證明了張玄的成長,這幾個月和赤血會做對,讓他的臉皮突飛猛進,口才也好了很多。

「說真的,你去東京到底做什麼了?」

「沒做什麼,就是去找工作,順便去秋葉原轉了一圈。」張玄輕描淡寫的帶過。

賈琳琳看到他不想說,於是就不問了,又聊起了其他,順便把想要給張玄介紹對象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這個不著急,我現在還沒有這樣的想法。」張玄婉言拒絕,如果他願意的話,當初不管是在羅阿那普拉,還是赤血會,都可以找一大堆的女人。

不管是雙胞胎姐妹花,母女蓋飯,都可以變著花樣玩。

可惜張玄還是比較傳統的,他覺得啪之前至少要有感情基礎,和自己喜歡的人做,否則和動物交配有什麼區別。

當然,他現在的眼界也高了,看不上一般的女人。

遊戲商場內部,價值十萬遊戲幣的人造天使,空之女王伊卡洛斯就不錯。 作為一個宅男,張玄其實是有女朋友的。

比如蕾姆,比如亞絲娜,比如雪之下雪乃,以及宮園薰,saber,遠坂凜,R姐,立華奏,加藤惠,牧瀨紅莉棲,時崎狂三,羽川翼,秋山澪,惠惠,夜刀神十香,優克莉伍德·海爾賽茲,四系乃,椎名真白,灰原哀,波雅·漢庫克,散華禮彌,水銀燈……等等等等。

當然,這些都不是真正的女朋友,張玄也很清楚。

不過自從有了遊戲商城之後,張玄就表示這些曾經的女朋友並非觸不可及,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差距,僅僅是一個遊戲商城而已。

所以張玄對現實世界的女朋友什麼的,並沒有任何興趣。

即便是王子珊,林凜這樣的美人,張玄雖然不可能熟視無睹,但並沒有將她們拐上床的打算,所以一直都沒有對她們出手。

張玄又不是輕男主,怎麼可能不知道以林凜對自己的忠心,只要自己說一句,對方就會乖乖的脫光衣服爬上自己的床。

哪怕是王子珊,如果自己願意,對方可能就會半推半就的從了自己。

即便是姜小雨,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但是,誰讓張玄是一個宅男呢。

對於三次元不太感興趣,二次元的女朋友才是自己真正的的女朋友啊。

說實話,以張玄現在手裡的遊戲幣,足以購買好幾個女朋友了,比如立華奏,加藤惠,雪之下雪乃,秋山澪,灰原哀,椎名真白什麼的。

這些身為普通人的少女,雖然是二次元的少女,但依舊是普通人,就算是人氣很高,但遊戲商城賣的是東西,又不是人氣。

所以張玄只要花費一百個遊戲幣,就可以購買一個二次元的女朋友。

如果是普通的路人,價格更低。

如果是水銀燈,遠坂凜,羽川翼這樣擁有特殊能力的少女,可能要貴一點,價格在一千到兩千遊戲幣左右。

遠坂凜價值一千個遊戲幣,水銀燈一千五百個遊戲幣。

而像是時崎狂三,夜刀神十香這樣的精靈,要更加的貴一點。

大約上萬遊戲幣,以張玄現在的存款,是買不起的。

至於saber和R姐美杜莎這樣的英靈,價格更加的高昂,至少在幾萬遊戲幣左右,張玄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而作為張玄理想中,有顏值,能戰鬥的女朋友,人造天使,戰略用萬能天使,空之女王伊卡洛斯,則更加高昂。

十萬遊戲幣。

張玄雖然覺得很貴,但卻物有所值,伊卡洛斯到底有多麼厲害,光看她的能力就知道了。

有著強大的自我修復能力,在受到攻擊遭損壞后能快速恢復,特別是進入「空之女王」模式后。耐壓潛深三千米,水下無氧氣可持續活動時間七百二十個小時,飛行速度可達二十四馬赫。

那麼二十四馬赫是一個什麼概念?

目前地球上最快的導彈是俄羅斯三角旗設計局研製的R-37遠程空空導彈,最高速度可以達到6馬赫。

而最快的戰鬥機,只有三馬赫到四馬赫左右。

也就是說,地球上的武器,根本沒有辦法給伊卡洛斯造成威脅,只能夠跟在伊卡洛斯的身後吃灰。

除了速度之外,伊卡洛斯還有永久追尾空對空導彈,絕對防禦圈,可變式羽翼系統,最終兵器阿波羅,天王星系統,超高熱體壓縮對艦炮,萬能卡片,以及潘多拉。

這些武器一個比一個恐怖,其中天王星系統,為伊卡洛斯的現階段最終裝備,形似多功能移動炮壘,由伊卡洛斯控制,也伊卡洛斯的個人武器庫,最終攻擊破壞力強大,破壞力穿透大氣層波及到外太空。

這種東西如此強大,普通的英靈來幾個都不是對手。

除非是冠位英靈。

而最讓張玄眼饞的是伊卡洛斯持有的萬能卡片,這個萬能卡片能從西納普斯取得道具的傳送裝置,能實現人的願望,與「規則」不同的是萬能天使和人類都可以用來許願。

原本的劇情中,伊卡洛斯曾經這個萬能卡片抹殺掉了地球上所有的人。

所以哪怕是伊卡洛斯很貴,價值十萬遊戲幣,都讓張玄垂涎不已。

因此,對於賈琳琳想要給自己介紹女朋友的行為,張玄是拒絕的。

而賈琳琳被張玄拒絕之後,並沒有生氣,反而覺得自己有些心急了,這種事情應該緩一緩再說,等時機成熟之後再說吧。

反正男人么,就算是晚一點結婚也沒有什麼不好。

於是她跳過了這個話題,聊起了其他。

沒過多久,送外賣的把張玄點的外賣送過來了。

賈琳琳一看張玄竟然吃外面,頓時坐不住了,「你每天就吃這些?」

「有什麼問題嗎?」

「一點也不健康。」賈琳琳表示外面的東西偶爾吃還行,但一直吃的話,對身體不好,於是她不由分說,把張玄點的外賣全部扔進了垃圾桶。

「我覺得挺健康的啊。」張玄想要從垃圾桶內把自己點的外賣都拿出來。

「廚房在哪裡,我給你做飯。」她制止了張玄的行為,躍躍欲試。

「廚房裡沒有東西。」張玄無奈的說道。

「那就去買,我來的時候看到外面有一個小超市,你等我一下,我去買菜。」說罷,就起身開門走了出去。

張玄攔都攔不住。

十幾分鐘后,賈琳琳又拎著一大堆的菜走了回來,走進廚房給張玄做飯。

作為一個女人,賈琳琳的廚藝還是不錯的,雖然她是開咖啡店的沒錯,但廚藝這個技能同樣精通。

一番折騰下來,張玄就看到了一桌子的好菜。什麼麻婆豆腐,宮保雞丁,魚香肉絲,紅燒肉,鳳尾蝦,回鍋肉,干炸蘑菇等等。

賈琳琳看到一桌子的菜,有些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做多了,吃不了沒關係,可以晚上再吃。」

「沒事,我覺得自己的胃口還行。」

張玄現在一頓飯不遲上幾斤的食物,根本吃不飽,賈琳琳做的這些菜正好,被張玄吃的乾乾淨淨。

看到張玄狼吞虎咽的把所有的菜都吃完,賈琳琳目瞪口呆。

這可是四個人吃的飯啊。

張玄吃完,抹了抹嘴說道:「還不錯,比外賣好吃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