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當車上的男子從田源的臉上轉移到白希望的瞬間,白希望正好被系統1834潛意識而自動的往車子的方向看去,就在這一瞬間,系統1834的動作更是快准很!

不過瞬間,男子對於白希望的興趣比起田源而言更加的大!

心裡開始莫名的悸動,男子閉上雙眼,腦海里清晰的浮現出白希望的面容,他靜靜地體會著心跳的加快,這樣的感覺自己從未經歷過,但還是能夠知道,這個女人對自己的吸引力!

「派人去查那個女人,我今晚就要知道結果!」

司機朝著窗外掃了一眼,心裡猶豫再三還是冒著天大的壓力和風險說道。

「總裁,您不覺得那個孩子與你有些相像嗎?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男子聽到這話又掃了一眼拉著白希望的小男孩,衡量一瞬后,啟唇說道。

「不必,只要這個女人的資料。」

若是以前,自己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弄清孩子到底是誰的,然後將他接回自己的家扶養。

只是現在,男子的腦海里閃過白希望的一撇一笑,心裡竟有一絲害怕,這樣的感覺讓自己只想牢牢抓住白希望!

司機迅速回答,就見自家總裁走出車,這樣的一幕從未見過,他不禁大驚,慌張地找個地方停車,耐心地等總裁的呼喚。

白希望隨意的掃了一圈眾多車子被圍堵的壯觀景象,心裡有點抗拒,絲毫不知道一個男人正「不懷好意」的接近她,當她在遊樂場里再三保證不會亂跑,田源與羅意陽只玩一個項目就離開的約定,讓白希望終於能夠留下來欣賞人山人海的場景。

已經許久都沒有聽過這些吵雜,算是熱鬧的聲音了……

剛想到這裡,白希望的臉色一僵,她抬起頭看著一個男子緊緊抓住自己的右手,正試圖拉走自己的樣子,心裡一急,剛想要喊叫,就感覺到腦袋一個眩暈,居然半是跌跌倒倒的被眼前的男人拉著走。

可惡,這具身體太差勁了!不然怎麼會被一個陌生男人隨意的拖著走,還發暈!

白希望剛醞釀了一句土話,就聽到系統1834稚嫩的童音在自己的耳畔響起,讓自己將快要脫口而出的話生生憋了回去!

「叮,白溪丸,不許罵人,否則電擊一次!請文明用語!拉走你的男人是你的攻略對象劉凌然,請把握機會。」

就這一句話,就將白希望所有的退路斬殺,只能乖乖的和一個不認識的男人走!

劉凌然將白希望帶到門口,司機極有眼色的開到他的面前。

劉凌然很紳士的將白希望請進車,一雙冷眸直盯著白希望,讓她有些尷尬地轉移視線,不得不鑽進車裡。

剛坐上車,劉凌然就緊挨著自己坐,白希望也不想說話,原本以為這麼冷又霸道的男人,應該也不會那麼多話,哪知……

「我叫劉凌然。」

劉凌然簡單的自我介紹后,白希望愣了一下,也自我介紹,不管先前劉凌然做了什麼,最基本的禮貌自己還是有的。

如願的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名字,劉凌然簡單的說出一個店名,就開始閉目養神。

這個男人真奇怪,放著自己的兒子不領養回去,抓自己幹嘛?!

自己擺明就是配角,他瞎搗亂什麼?

滿滿的嫌棄!

與劉凌然吃飯,最大的好處莫過於劉凌然不多話,自己艱難又迅速的吃完后,就禮貌的告訴劉凌然自己要回家的事實。

劉凌然的確乖乖讓自己走,前提是坐他的車回去!

什麼亂七八糟的套路,自己只想要攻略可愛的男二,被后媽后爹虐待的男二,不是男主!

若是系統1834知道白溪丸的心聲,一定會感覺自己的做法非常的明智。

不然到後面肯定完不成任務!

當白柔雲接到羅意陽說白希望失蹤的時候,心裡焦急的不行,剛準備去找,就聽到自家女兒說一半留一半的話,她不禁疑惑起來,不過能夠聽到女兒的聲音,心裡倒是安心不少。

等來到指定地點接白希望的時候,就見自家女兒的身旁站著凌迪集團的董事長劉凌然!

能夠年紀輕輕就靠實力和腕力將凌迪集團弄進本市集團三強之一的人怎麼可能是泛泛之輩!

劉凌然怎麼會與自己女兒有什麼牽連?!

明明兩個人在今天之前從未見過面……

與劉凌然簡單客套一番,白希望非常順利的回家,白柔雲神色凝重地望著白希望,在聽完白希望的說辭后,開始警告的說道。

「希望記得離劉凌然遠一點,我聽說追求他的女子都能排到A市N圈,最主要的是,能夠年級輕輕就當上凌迪集團的董事長,可不是泛泛之輩!」

白柔雲不會小看劉凌然,而自家女兒的性子自己又非常了解,若是他們有什麼牽扯,只怕最後受傷的只會是自己的女兒!

劉凌然,自己不得不防! 第十一章

白希望此時的點頭可謂是一百個深刻贊同,並且很認真執行的樣子讓白柔雲心裡微松,讓白希望多休息后就離開房間。

「系統1834,這件事是你搞得鬼吧?」

白溪丸思前想後都覺得這件事是系統1834才會使的手段,其中牽扯到的好處,只怕只有自己和系統1834才會有所體會。

不然劉凌然怎麼會一見自己就「投懷送抱」呢?!

系統1834聞言冷哼一聲,開始控訴白溪丸的種種「罪責」,其中就有攻略男二這件事情。

「叮,難道你真的想讓自己魂飛魄散嗎?」

系統1834故意用『魂飛魄散』來恐嚇白柔雲,他絲毫不懂白溪丸到底在想些什麼,明明很多人聽到自己完不成任務之後,因為害怕自己受傷,就一定會認真完成任務,將任務看的比任何東西都重要。

而在白溪丸的身上,系統1834卻只感覺到一派從容和無所謂,這麼不按常理出牌的宿主,可謂是百年難得一見!

「系統1834,你永遠都無法理解和體會人類最真摯和溫暖的情感,除非有一天你能夠有一顆自己的心,它會跳動,到時候你一定會明白的。」

白溪丸明明說著真摯和溫暖,但系統1834卻在白溪丸身上感覺不到一絲的快樂,它仔細琢磨白溪丸的話,卻也不忘回道。

「叮,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而你的心是被你自己壓死的,不管別人給予你多少傷害,最終放棄自己的人,只會是自己,不會是別人。」

只是一顆種子的萌芽,從來都不會挑選時間,也不會告訴主人,它是什麼時候種下去的。

因為到最後,才會恍然大悟。

白溪丸一愣,她從來都沒有聽過別人這麼對自己說過這句話,明明是毫無感情的一句話,卻讓自己的心無法平靜。

最終放棄自己的人,只會是自己,無關他人嗎?

「叮,接近劉凌然可以讓白柔雲的事業更加順利,等你結婚以後,白柔雲可以休息,也更加有時間與你一起生活,你覺得這樣的未來真的不想要嗎?」

系統1834決定從白柔雲身上下手,看看能不能夠誘惑到白希望認真完成任務,只是很顯然,白希望果真是一個無情無義之人!

白溪丸勾唇一笑,冰冷的笑容透著無情的味道,她*的站起身,對著系統1834說道。

「從來都沒有人能夠強迫我,若想要我認真完成任務,還是拿出更誘惑的東西出來吧。」

就這些獎勵,自己從來都不屑。

翌日

白溪丸的信用度早已化身為負,不過她的目標因為是希望集團,羅意陽昨晚被恐懼佔領后,到現在仍感到后怕,他不放心的跟隨白溪丸一起到希望集團。

白溪丸見羅意陽這麼關心自己,高興都還來不及,又怎麼會有意見?

而在凌迪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一個秘書正向劉凌然的桌前彙報一些重要文件,當她讀到「希望集團」幾個大字時,就見劉凌然大手一揮,秘書趕緊將資料放在桌子上,乖乖的出去。

一般能夠擺在劉凌然的桌子上,都是非常重要的文件,她不由心裡很慶幸自己聽了那個人的話。

劉凌然聚精會神的看著有關希望集團和凌迪集團的合作項目,在看到今天就去詳談項目的日子時,決定親自前去。

正好去會會未來的丈母娘!

此時正是陽光明媚,熱日炎炎的夏日總是充滿著多情,女人們大膽的穿著,白皙的肌膚露漏在外,讓不少的男士飽了不少的眼福。

但總有人例外,就如白希望,因為體質太弱,被全副武裝的如一個「外星人」出現!

只見一個女孩穿著薄薄的深綠色長袖和藍色長褲,站在希望集團的大門口,她的頭上帶著淺綠色的帽子,精緻清純的臉龐帶著一絲不滿和嫌棄。

「別人都美美的出來,我這是變異外星人?」

不滿地嘀咕一聲,白希望只覺得奇熱無比,她不過是站在太陽底下一會兒,就已經是汗流浹背,她加快幾步走進希望集團,也不等羅意陽就想著找白柔雲玩會。

剛一走到專人電梯的拐角的時候,白希望萬萬沒有想到那裡竟有人正站著,她始料不及地閉著眼睛,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前方的人到底是誰,只是想著等會一定摔的很慘!

只是等了一會,都沒有預料的疼痛,白希望忙睜開雙眸,就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

眼前的男人身穿一身西裝,一米八幾的身高,將他的身材展現的更加完美,也更有爆發力,一雙冷眸就這麼緊盯著你,白希望只覺得像掉進冰山裡。

只是一直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就像是冰山裡有一種神秘的東西,在誘人去尋找。

劉凌然將白希望扶起,見白希望一副獃獃的模樣,開口說道。

「白希望,你沒事吧?走路不看路,你都不怕自己摔倒?」

白希望本來就覺得自己倒霉,此時聽劉凌然這麼說自己,脾氣一上來,就怒瞪著劉凌然!

走到哪都能夠遇到這個掃把星!

自己可是聽過男主自帶倒霉和坑人技能!

吳經理見白希望差點摔倒,冷汗都快嚇出來,現在見白希望瞪著劉凌然,以為她的大小姐脾氣又犯了,忍不住開口解釋道。

「劉總,謝謝您救了我們大小姐,我們還是先去見白總吧?」

白希望聽到吳經理的話一撇嘴,只想轉身離去,再也不理劉凌然!

但顯然劉凌然根本就不買吳經理的賬,他自然也看出白希望要離去的想法,自己又怎麼可能讓她如願?

這般想著,劉凌然就站在白希望的面前阻擋她的去路,*的說道。

「白大小姐,你不覺得這樣對待客人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嗎?我救的對象是你,不是吳經理!」

這麼明顯的威脅,也只有劉凌然有這個資格和膽量,白希望自然知道若是惹惱了劉凌然,白柔雲在生意上肯定有所阻礙,自己希望白柔雲能夠順利走下去。

所以這句話一甩出來,白希望想走的心瞬間掐死在搖籃里,她笑眯眯地對著劉凌然說道。

「是我的不是,堂堂的凌迪集團的領導人,由我領您進去見白總最好,劉總這邊請。」

劉凌然見白希望咬牙切齒的模樣,心情大好,只是聽著白希望口中的劉總二字,總感覺很不舒服……

正在這個時候,從拐角處跑來另一個男人,好在白希望轉移了地方,不然只怕又會被撞。

只是下一秒,白希望覺得自己剛才不應該挪地方,站著被撲倒多好?! 羅意陽一眼就看到白希望,他疑惑的掃過周圍的人,就見白希望朝著他眨眼睛,他心裡一軟,就站在原地靜觀其變了。

劉凌然見兩人頗有默契的樣子心裡不爽,他隱晦地掃了一眼白希望,往前大走幾步,靠近白希望道。

「還不快走,我等會還有其他事情。」

白希望見劉凌然突然態度一變,她奇怪的看了一眼劉凌然,也不理會劉凌然的心情往前走著。

就當是身後多了一個人而已……

羅意陽看了一眼劉凌然,不知為何,自己總感覺這個男人非常的危險,就好像隨時會把白希望從自己身邊搶走一般。

這個念頭一出,想到這兩個月以來自己的所作所為,明明覺得不應該,卻還是控制不住的去做。

這樣的感覺,比幾年前對田馥動心還要讓人迷戀,讓人防不勝防的跌入她編織的甜言蜜語里,而她卻不知道。

而自己居然還這麼的愚笨,到現在才發現這個簡單的道理!

當劉凌然踏進電梯的一瞬間,就關閉電梯門,讓也想要跟進來的羅意陽,秘書和吳經理面面相覷,只好從隔壁的電梯上去。

羅意陽心裡焦急,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劉凌然眼裡的情緒,而今白希望與劉凌然兩個人在電梯里……

思及此,他直接跑向樓梯口,想要快一步趕到白柔雲辦公司樓層。

白希望心裡警鈴大作,她滿眼警惕的看著劉凌然的關上電梯,清澈無辜的眼神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魅惑,讓每一次看白希望的劉凌然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動。

哪裡還會理會白希望眼裡的警惕?!

白希望眨巴著眼睛,她總感覺現在的劉凌然很危險,又不知到底會發生什麼,剛想要尷尬的轉移視線,就感覺眼前一黑!

「劉凌然,你幹嘛!」

終於懂得喊自己的名字……

劉凌然雙眸微深的掃了一眼白希望有些蒼白的薄唇,形狀完美的唇形讓劉凌然不置可否的咽了咽口水。

他見白希望似乎想要反抗,毫不猶豫地吻住她的唇瓣,輾轉反側的吸——允!

霸道的氣息頓時撲面而來,白希望從未這麼親密的接觸過男人,這讓她的身體一僵,原本想要推開劉凌然的雙手停在半空,她只覺得腦袋裡一片空白,從未體驗過的感覺,幾乎讓她不能動彈。

只能被動的沉淪下去。

「叫我名字。」

隨著這聲嘶啞的呢喃聲,才終於讓白希望回過神來,更加瘋狂的想要推開劉凌然。

只是一個體質弱的女人和一個正常的男人相比,又怎麼可能推得開劉凌然?

直到電梯叮的一聲,劉凌然才戀戀不捨的放開白希望,他左手按住關的鍵,右手自然的放開白希望的腰,見白希望蒼白的唇此時變得紅艷欲滴,頗為滿意的點頭放開白希望。

白希望此時只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現在是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不用鏡子看,白希望都能夠感覺到唇上火辣辣的難受,這明顯是腫了的感覺,等會出去可怎麼見人?!

白溪丸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下,就從包里拿出一個口罩,藍色的口罩將白希望的嘴巴擋住,任何人都看不出來,除了始作俑者劉凌然!

「劉凌然,這次我記住了,下一次我可不會和你單獨相處,免得你情獸大發,什麼女人你都吻的嗎?我們才第二次見面!」

一邊咬牙切齒的說著,白希望總感覺劉凌然的氣息殘留在自己的唇上,她抬起右手*地劃過唇邊,想要擦掉屬於他的味道,因為這樣的感覺十分的讓人抓狂!

更重要的是不想要讓劉凌然小瞧自己!

「其實你可以不用帶口罩。」

扔下這一句話,劉凌然按住開門的鍵,雙眸隱晦的掃了一眼白希望用手擦唇的樣子,她絲毫不知道,這樣的她更想讓人欺負。

不過劉凌然也知道適可而止,他十分紳士的將白希望請出電梯,而後自己也走了出來。

只見在電梯的旁邊,正站著劉凌然的秘書和吳經理,連帶著羅意陽都淺笑著看著白希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