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白天娥發出一連串銀鈴一般的「呵」、「呵」、「呵」笑聲,然後笑眯眯地對陳天說道:「不管啦,總之陳隊長你沒事就好,看到你還是那麼帥氣迷人,我們就放心啦!」

白天娥說完就一臉花痴地湊過來,想給陳天來一個小迷妹的「咸豬手」,摸摸陳天那肌肉虯結的身板,可這個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忽然從高大殿堂的屋頂上飄出來:「陳隊長,我想你還是先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可以這樣子直接吸收磁歐石核的那些能量吧!」

聽到這一句冰冷的聲音,站在高大殿堂的屋頂上的所有人都忍不住詫異地扭頭一看,只見此刻站在屋頂邊上的是一個如同冰山一般冷冰冰的絕麗倩影,看上去冷艷嚴肅,不苟言笑,不是「指南針」探險隊的「殺手醫生」李冰冰,還能有誰?

看到提出這樣子一個尖銳的問題的不是別人,原來是李冰冰,陳天不禁皺起了眉頭,「咳」、「咳」、「咳」地乾咳了幾聲,這才回答道:「李冰冰,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那磁歐石核就這樣子融合到我的體內,好像……好像融入到我的腎裡邊!」

「好像走腎不走心嗎?」李冰冰一臉懷疑地追問道。

「算是吧?」陳天一邊說著一邊有點尷尬地拍了拍自己的后腰。

「讓我瞧瞧!」李冰冰說完,馬上一臉不依不饒地走上來,就想要扒開陳天的褲子,瞅瞅陳天的后腰究竟裝了什麼玩意,居然可以把磁歐石核牢牢地吸附在自己的背後。

我戳,這還有點直接的喲!

畢竟「男女授受不親」的嘛,如果這樣子扒開陳天的褲子,不就直接看到陳天的屁股嘛?

這就尷尬大發啦!

李冰冰這顯得有些,叫陳天的小迷妹白天娥哪裡能忍喲?

嘿,想占我偶像便宜?門都沒有!

於是李冰冰的手還沒伸到陳天的腰間,就被另外一隻芊芊玉掌「啪」一聲緊緊地扣住了!

這隻玉掌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白天娥!

只見白天娥柳眉倒豎,粉臉帶煞地嬌斥道:「李冰冰,什麼叫做尊重隊長,你懂么?」

一旁的頭號天粉夏馬威也不甘示弱地跳了出來,對李冰冰「對喲,什麼叫做『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你懂?」

這時候,畫面外邊飄來了陳天無辜的聲音:「嘿,我可不是老虎……」

面對白天娥和夏馬威的質問,李冰冰怒目一瞪,冷冷地反問了一句:「我做什麼,要和你們解釋嗎?」

「你?!」白天娥和夏馬威聽到李冰冰這目中無人的反問,頓時氣得直發狂!

看到幾個人都為陳天吵了起來,「指南針」探險隊副隊長許正陽馬上走出來打圓場:「各位兄弟姐妹,冷靜一下,都給我冷靜一下!我們克服諸多困難,打敗無數敵人,好不容易才獲得這枚珍貴的磁歐石核,怎麼能在這節骨眼發生內訌呢?」

許正陽的話說得字字在理,馬上把有些上頭的白天娥、夏馬威和李冰冰勸得冷靜下來,陳天審時度勢,不失時機地對高大殿堂的屋頂上所有人說道:「大家都稍安勿躁!不就是要瞧瞧我背後的磁歐石核嘛,沒什麼大不了的,我這就拿下來給你們看看!」

說完,陳天就把右手上抓住的伏藏刀「咻」一下插在了高大殿堂的屋頂上,然後反手伸向了自己的后腰之間,摸向了那一塊在大逆襲的時候為自己源源不斷地提供能量的磁歐石核,在抓住了磁歐石核之後便是一扯。

但是令在場所有人感到無比訝異的是,陳天扯了這麼一下,卻一時間無法將這塊磁歐石核從自己身上扯下來,反而因為貼得太緊的緣故,搞得自己失去了平衡,差點就摔倒!

我去,這磁歐石核究竟怎麼了,居然黏得這麼緊?

夏馬威嚇得馬上三步並作兩步衝上去,「啪嗒」一下就扶住了踉踉蹌蹌的陳天,緊張地對陳天問道:「陳隊長,你們沒事吧,怎麼站都站不穩的?是不是剛才和那條炎魔黑龍王搏鬥的時候,消耗了太多體力啊?別怕,我來扶你!」

陳天皺著眉頭對夏馬威說道:「謝謝你的關心,夏馬威,不過那還真不是這個原因!」

「我還以為你腿軟呢,」夏馬威鬆了口氣有咧開嘴笑笑道,「那是什麼原因呢?」

陳天聳了聳肩,指了指自己身後的磁歐石核,無奈地說道:「貼得實在太緊了,扯不動!」

「不是吧?難道黏上了強力膠不成?要不我來幫你?」夏馬威楞了一下,馬上擺出了一個殷勤的樣子,試探著對陳天問了一句。

聽到了夏馬威的這句話,陳天怔了一下,抬頭環顧了圍在自己身旁的那些「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馬上被其他隊員那種熱望的眼光所深深地吸引到了。

不僅是「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就連陳天自己也是深深地知道,本次「無忌」行動的核心目標就是得到此刻緊緊吸附在自己背後的這一枚磁歐石核!

現在時間急迫,形勢複雜,而且最令人擔憂的一點是經歷了那麼多翻山越嶺和大小困境,此刻整支「指南針」探險隊上上下下都是人困馬乏,幾乎沒有補給品和醫療品。

如果不快點拿下陳天背後這一枚磁歐石核,然後趁著此刻難得平靜和安寧立刻離開這裡,如果在做過多的停留,先不說不知道實驗室元老會那些人馬會不會殺一個回馬槍,搞不好又會出現一些意外的狀況或者其他的敵人,那就有大麻煩了。

因此到了這個時候,陳天雖然感到有些為難,也只好點了點頭,對夏馬威說道:「呃……那好吧!」

夏馬威一聽陳天這話,馬上來了勁頭,一邊把自己當胸脯拍得「砰」、「砰」、「砰」直響,一邊大聲地對陳天喊了一句:「那好,隊長你站穩了,讓我來幫你取下來!」

說完,夏馬威就站好了一個穩當的箭步,把雙手「啪」一聲搭在了陳天後腰上的那枚磁歐石核上,在「嘶」地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使勁扯了起來。

可說來也怪,即便是夏馬威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卻也無法把黏在陳天後腰上的這枚磁歐石核取下來,反而把陳天扯得一連往後退,要不是被許正陽用手牢牢抓住,還真的要被夏馬威帶著滾下高大殿堂的屋頂不可!

要知道,夏馬威的力氣在「指南針」探險隊裡頭都算大的,可就算牛高馬大的他都扯不開這一枚磁歐石核,莫非真的起了化學反應,被融入到了陳天的身體里?

看到這古怪的一幕,「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你看看我來我瞧瞧你,都感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可就在這個時候,李冰冰似乎看出了門道,馬上一聲不吭地走到了陳天的身旁,瞪了憋得滿臉通紅卻毫無效果的夏馬威一眼,然後伸手往陳天身上一掏!

看到李冰冰白天娥這才回過神來,厲聲呵斥道:「嘿,大膽!休得揩我偶像的油……」

可白天娥的話音還未落,只聽到「啪」、「啪」兩聲脆響,白天娥的雙手赫然從陳天的腹部各自摘出兩枚黝黑髮亮的物品!

還沒等「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看清楚這兩枚黝黑髮亮的物品究竟是什麼東西,「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的耳畔就響起了「哐當」一聲,然後就看到了原來死死地黏在陳天後腰上的那一枚磁歐石核掉在了高大殿堂屋頂的地上! 李棟悄悄回到家裏,動作儘量的輕,可帶着東西太多,來回兩趟都沒拿完,多少有些動靜小娟還是被吵醒了。

“達達。”

“別起來,還早呢,一會做好早飯再起來。”

十月底,天氣越來越冷,現在這年月平均溫度比後世低十來度。

米麪李棟放進米缸裏,四件套和蚊帳塞進木櫃裏,其他零散東西包裹好掛在邊上籃子裏。

上工用的膠靴,手套,毛巾,紅花油,活血止疼膏一併收拾放在一起,菜種子和鐵鍬,鐵鏟,鋸子塞到牀下面,兩雙秋天穿的鞋子擺放出來。

油和火鍋料,調料整理好放到菜廚子裏,整理好,李棟把帶來的肉掛起來,這次帶了一些滷牛肉,羊肉,豬肉沒帶,黃小天給了幾斤肉票還沒用完。

膠片鐵盒子放到一邊,李棟開始燒早飯,父女倆簡單弄點,麪疙瘩打了個雞蛋,實在只剩下一個雞蛋了,這次忘記帶過來了,切點牛肉搭配着就是好飯菜。

熱乎點麪疙瘩加點辣椒醬,香味就出來了,小娟起牀見着又有肉吃了,這回倒是沒問那來的肉,達達本事,小丫頭其實一直挺驕傲,只是怕達達大手大腳習慣了。

“小娟,聯考成績啥時候出來啊?”

李棟吸溜一口麪疙瘩,熱乎的很,隨口問道。

“下星期。”

小娟有些擔心,更多是期待,興奮,聯考前一百名可是有幾塊錢獎勵呢。

李棟心說,自己寄出去的稿子,下星期也該出結果了。雖然沒有誇張的一百封卻也有二十多封稿子,李棟心裏有些嘀咕,別一篇都沒通過吧。

幸好自己沒跟小娟說,要不沒通過就太丟人了。

早飯吃過,李棟送着小娟去上學,天氣越加冷了,風吹着難受。“你看我這記性,今年流行圍巾,上次見着毛線好賣咋沒想起來。”

真是,要是帶點圍巾過來就好了,不換錢自己用也挺好的。

送着小娟回來就馬不停蹄的上工了,今天的活倒是簡單,打着地裏大土疙瘩,麥田開山溝,老牛拉犁前邊走,李棟他們跟着後面把山溝裏的泥土清理一下,再把老牛犁出大塊土疙瘩打碎了。

一上午都幹這個,下午去收着晾曬的玉米,高粱杆子,捆起來碼好了送進倉庫堆放起來,這些可是冬天的牲口們的嚼頭,人不吃也要牲口吃好了,要不明年開春耕地可沒牲口乾活了。

活不算累,下午下工都比平常要早半個小時,大傢伙聊着前幾天看的電影,說說笑笑向着莊子走去。

“衛羣哥,你等下。”

快進莊子的時候,李棟喊住了韓衛羣,韓衛羣有些疑惑。“啥事?”

“菜種子的事。”

李棟說道。“菜種子買回來了,一會你過來拿吧。”

“真的?”

好幾天了,李棟光說不練,韓衛羣都有些後悔了,種菜這事別不是黃了吧。

幾家種菜聽說菜種子買回來了,一個個面露喜色,再晚幾天可就要上河工了,這一下多着大半個月,少着十來天忙活,可就要錯過種菜的時節了。

李棟分菜種的時候,挺不好意思,當初吹牛說一冬季蔬菜能換一家口糧,現在來看難度有點大。“我去城裏打聽了一下,收購站大量收購蔬菜,價格稍微低一些,大白菜一分二一斤。”

“一分二,半畝大白菜算一千五百斤。”

不等李棟說完,大家就開始算上賬了,半畝地十八塊錢算不上多卻也不算少了。 重生,嫡女翻身計 再說種了大白菜,地還能種糧食,開春種豆子,玉米都成。

“種了。”

韓衛羣算的更精細一下,他家自留地至少一畝,算下來三四千斤的白菜,一合計四五十塊錢,這可不少了,買糧食夠自己半冬的口糧了。

種植小麥,油菜,那這一個冬天可就難了,沒口糧,孩子總不能捱餓吧,不如種大白菜,換些糧食,最不濟還能多一些冬菜不是。

韓衛羣願意,加上韓衛軍幾家隊裏幹部帶頭,其餘幾家也一咬牙跟着種起來大白菜,李棟帶回來種子,隊裏出了十塊錢,不算多,總歸是錢不是。

李棟沒客氣接着過來,傍晚把自己家自留地平整一下趁着沒人注意把從一八年帶回來一袋肥料翻到土裏,撒上大白菜種子,小白菜,又挑了兩桶水潑了一遍。

小娟回來見着自家自留地已經平整好了,得知撒了菜種子,小丫頭高興極了,撿了一些竹竿子插在自留地四周,這丫頭打算多弄些做一個籬笆。

“達達,還要做一個稻草人,麻賊喜歡吃菜種子。”

“行,明天就做。”

李棟掏出小鐵鏟子遞給小娟。“這是達達給你買的生日禮物,喜歡不?”

“喜歡。”

小娟接過小鐵鏟,怎麼看怎麼好看,一會找個木棍子當把手。

“把手,達達給你準備好了。”小娟接過把手裝好,用釘子扣住了,在院子後面的自留地鏟了幾下,真好用。

這下打豬草可方便了,小人提着籃子就出門了。

“早點回來了。”

晚飯李棟蒸了玉米麪饅頭,玉米麪是自己家分的玉米磨了細粉,添加到富強粉裏,相對白麪饅頭打眼,玉米麪饅頭就低調的多。李棟打算多蒸一些,上秋工的時候帶着些。

蒸的時候,裏邊還夾了一點剁碎的滷牛肉和辣醬,這樣的話更香。

晚飯小娟吃了兩大個,還喝了一大碗紅薯米粥。“小娟,這兩天爸要上河工,給你蒸了幾籠饅頭吊在樑上,早晚蒸一下就能吃,記着上面有褶子的裏邊有肉。”

小娟太小燒紅薯粥,米飯都還行,可饅頭和麪需要力氣,小娟現在還有些勉強,李棟索性多蒸一些倒是帶着去學校蒸籠裏給一分錢蒸一下,還能喝一碗熱水挺好。

“俺知道了。”

“到時候你跟着衛河叔的自行車,我已經打好招呼了。”

李棟肯定要上河工的,家裏就他父女倆,出一人,除了李棟沒別人啊。

果然第二天一早,上工的時候,韓國富宣佈上河工的日期。“後天八點,莊子口集合。”

李棟名字赫然在列,是出大工,真給說着了,清理入江河道。

這活可不好乾,韓衛國幾個臉苦出水來了。

秋浦河可不小,入江口更是挺深的,這活要會很累,更主要的是時間有點長啊。

“至少十天啊。”

“這次可能不止十天啊。”

不定要半個月,不過接下來韓國富宣佈一相對來說好點消息。“這一次公社一天補助一斤糧食。”

那還不錯啊,至少不用帶口糧了,雖說一斤不定夠吃,可省着點,至少不會太餓肚子。

中間休息一天,第三天李棟推着自行車來到莊子口,車子上綁着鐵鍬,自帶工具啊,豪橫。“李哥,俺跟你一起走。”

隊裏的馬車,太顛簸,不如自行車舒服,還不如自行車快。

“行啊。”

李棟騎着自行車帶着韓衛國,兩人在衆人羨慕目光下迎着朝陽出發了,這一次韓莊負責是秋浦河入江河道上游靠近市區地方。

“回頭咱們去市裏逛逛。”

第一天騎自行車上工的,還別說除了幾個幹部只有李棟了。

不少年輕姑娘直瞥着李棟,要說李棟現在相貌還真不懶,再有一米八幾高個子,壯實,咋看咋像老實能幹的。年輕姑娘不少還打聽李棟,這令李棟多少有點得意。

只是第二天,李棟就發現昨天還時不時瞄一眼自己的年輕姑娘見着自己,遠遠躲開,好像遇到啥可怕的東西了。

“搞啥啊?”

李棟嘀咕,沒功夫管這些,要趕緊去吃早飯。

“李哥這裏。”

豆子稀飯,還不錯,一人兩個饅頭,只不過李棟不太夠吃,自己帶了一些饅頭掏出來放在鍋上蒸一下,玉米麪饅頭倒是不引人注意,只是韓衛國離着李棟近。

一眼就瞅見玉米麪饅頭裏有好東西,肉香,上河工了,一天補助的肉特別少,肉還不好,分到最後一人最多一塊肉,還是被過了一層油的。

早上別說肉了,油星都不多,又雜糧饅頭大家都挺高興的,李棟這邊喝了半碗稀飯趕緊又去裝一大碗,這是韓衛國告訴他的,豆子稀飯不是管飽的。

一共就那麼多,第一次裝半碗,冷的快喝完了,趕緊裝一大碗,這樣的話能吃一碗半,要是直接盛一大碗,涼的慢等你喝完這一碗,稀飯桶早空了。

“李哥,你這玉米麪饅頭挺香的。”

韓衛國這貨,李棟掰了半個想起早上的事,問着韓衛國。“咋回事?”

半個肉饅頭,韓衛國吧嗒一下嘴,這事不太好說出口。“那啥,李哥,這個可能是誤會你了。”韓衛國被李棟瞪了一眼,眼見着李棟要收回肉饅頭趕緊說道。

原來是昨天有人打聽李棟,得知是韓莊那個好吃懶做的李棟,年輕姑娘們一個個立馬轉變態度,深怕李棟纏着自己。

“誰啊,這麼缺德,敗壞我名聲啊。”

李棟怒了,真是,自己挺勤勞一人,咋的就被敗壞成這樣了。

韓衛國啃着肉饅頭,沒說話,心說李哥,那啥,這也算事實,咋不掙扎了,媳婦總會有的,不行隔壁村的高寡婦挺好,年紀不大,還不到四十。

李棟要知道韓衛國心裏想法啊,絕對一點肉星子都不給這貨吃。

我一未來的農民作家,咋就成了好吃懶作的混子了。

李棟感慨的時候,公社郵局這邊收到了城裏送的信件,其中就有封信就是寄給李棟的,還是來自省會合肥的報社。

“報社?”

郵遞員瞥了一眼有些驚訝,韓莊李棟,這人自己也有點耳聞啊,裏山公社爲數不多的落戶知青,而且名頭不太好聽。 這個時候,「指南針」探險隊的其他隊員愕然看到了十分令人費解的一幕:那就是原來死死地黏在陳天後腰上的那一枚磁歐石核,居然就這樣子在眾目睽睽之下,「咚」一聲掉在了高大殿堂屋頂的地上,不由得大吃一驚!

要知道,剛才有著「西北狼第一勇士」之稱的夏馬威使出了吃奶的力氣,都無法將這一枚緊緊貼在陳天背後的磁歐石核取下來,就像是長到了陳天的骨頭裡邊,和陳天密不可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