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白小鳳也不客氣,直接把兩隻野豬扒拉乾淨,然後上火燒烤了起來。

夜空上。

皮皮龍破口大罵,聲震八方。

馬路上。

白小鳳帶着一羣大佬,舉行着野外燒烤,熱火朝天。

一切,顯得那麼突兀,卻又那麼和諧。

說不出的,怪異。

連風長卿諸葛神行他們幾位,吃了烤雞後,也有些平息怨氣,開始專注着白小鳳烤得滋滋冒油的野豬了。

甚至,都完全不提這次來秦嶺大山的目的了。

彷彿,四大勢力組團來秦嶺大山,就是爲了一頓燒烤而已。

兩隻野豬體型太大,不容易烤熟。

白小鳳索性一邊烤着,一邊將烤熟的部分用刀割下來,分給風長卿巫天行他們。

因爲兩隻野豬實在太多,他還讓豆豆分了一些給四大勢力的其他一些成員。

傲嬌男神你好壞 剛纔,吃烤雞的時候,那些成員可都是坐在車裏,啃着乾糧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夜空上,皮皮龍依舊在進行着“大道至簡”的罵街。

“尊主啊!你個孫子啊,你到底有沒有種出來一戰?”

“尊主啊!你個龜孫臉白又俊,越看越像是個玻璃呢,出來啊,讓龍今晚好好寵幸你一番。”

“王八蛋,死尊主,你個老撲街,天生你何用?”

……

時不時地,皮皮罵完一句後,還會低頭俯瞰一下馬路上的白小鳳他們。

他,好氣哦。

什麼世道嘛。

髒活累活全是龍幹,主人帶着他們在下邊烤肉,完全都不考慮一下龍的感受啊。

也不知道給龍留一點嘞。

皮皮決定把所有的怒火全都撒到尊主的身上。

所以,他罵的更帶勁了。

崇山峻嶺之間,宛若震雷一般的罵街聲,明顯比之前更大聲了。

白小鳳仰頭看了一眼天上的皮皮,點頭笑道:“嗯,皮皮這麼罵,動靜才能比剛纔搞得更大嘛。”

說着,他低頭從野豬身上割了一塊烤的金黃流油的豬腿肉,遞給豆豆。

“謝謝主人。”

豆豆欣喜的接了過去,對着豬腿肉一個字的吸着氣,滿臉笑容地說:“真香,主人烤得肉好香哦。”

天上。

皮皮看到這一幕,狠狠地一咬牙。

隨即,他怒聲道:“尊主,你mmp!”

兩頭野豬,吃了一個小時,終於被大佬們全部消滅。

白小鳳坐在馬路邊上,折了一根樹枝剔着牙齒,目光深邃地看着夜空上的皮皮。

豆豆和霍去病則在一旁刷着抖音和快手。

巫天行、風長卿、諸葛神行和周擎蒼、另外兩位諸葛家的中年人坐在一起。

“這樣幹,真的能行?”其中一個諸葛家的中年人疑惑道。

吃飽喝足了,現在,也該是考慮正事的時候了。

且,他們吃燒烤的這段時間,前前後後將近兩個小時。

如果白小鳳的法子真的有用的話,那也該見效了。

諸葛神行皺眉搖搖頭:“我看不行,若是真奏效的話,尊主,早就出來了。”

“可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風長卿無奈地搖搖頭,苦笑了一下。

尊主的實力,和他差不多。

到了他這境界,如果真的提前做好了預防手段,掩藏自己的行蹤的話。

除非是大羅神仙下凡,不然,常人真的是找不到的。

“那現在,怎麼辦?打道回府?”

周擎蒼摩擦了一下手中的鬼頭大刀。

巫天行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要不,再等等?此次咱們費了這麼大週摺,要是就這麼打道回府,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可現在,已經沒辦法了,不回去,難道真祈禱着白先生的法子有效果?”

另一個諸葛家的中年人笑了笑:“呵呵!白先生雖然天縱之姿,冠絕古今,可現在這法子,未免確實小孩子氣了,莫說尊主了,就算是我等,難道遇到這樣的事,還會腦子一熱,跳出來罵街反駁?”

聞言。

風長卿等人對視一眼,同時無奈地癟癟嘴。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

他們,肯定不會出來的。

因爲幾句辱罵之語,就冒着殞命的風險跳出來反駁,豈不是二傻子麼?

小不忍則亂大謀的道理,都懂的。

也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忽然響起。

“你們聽,周圍,是不是變得安靜了?”

風長卿等人登時神情一凝。

說話的,正是白小鳳。

幾位大佬紛紛看向白小鳳,就看到白小鳳已經站了起來,嘴角勾勒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緊跟着,幾位大佬急忙仔細感知四周。

然後。

他們呆住了。

靜!

四周,確實太靜了!

靜的,彷彿一灘死水一樣。

剛纔,這附近的山林雖然也足夠安靜。

但,大晚上的,終究是有蛇蟲鳥蟻的叫聲,和夜間在山林中穿梭行進的聲音。

畢竟。

夜空中的皮皮釋放出的陰氣,也只是針對秦嶺大山中的山精邪祟而已。

可現在,四周,就連蛇蟲鳥蟻的聲音都消失不見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而現在,就是出妖的跡象!

轟!

幾乎同時。

秦嶺的綿綿大山中的一座山峯上,一道肉眼可見的紫色光束,猶如蒼龍一般,突兀升起,直貫雲霄。

在夜空中,那道紫色光束,格外耀眼!

同時,一股磅礴如獄的威壓,猶如海嘯巨浪,悍然朝着這邊碾壓了過來。

“臥槽!”

“臥槽!”

“臥槽!”

……

饒是風長卿等人身居高位,貴爲陰陽界的大佬,此時看到那道紫色光束,感受着那股威壓,也完全顧不得自己的身份,紛紛暴起了粗口。

這尼瑪也行?

這尼瑪,真的能行!

可是,這尼瑪怎麼會行的?

還講不講科學了啊?

之前懷疑白小鳳的諸葛神行和那位諸葛家中年人,此時紛紛臉色漲紅,身體顫抖。

下意識地,兩人同時擡手,撫摸住了臉龐。

嘶!~

這臉打的,好猝不及防喲。

周擎蒼手中的鬼頭大刀噹啷啷摔在了地上,他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大道至簡,不愧是大道至簡啊!大道至簡有奇效,漲姿勢了,老子活了半輩子,第一次知道大道至簡還能這麼玩的啊,以後打架,老子開局非得先罵個三百回合不可!”

風長卿深吸了一口氣,眯着眼睛嗤笑了一聲:“尊主這都能出來,他,怕是頭豬吧?” 燕國傳奇之北朝情歌 轟……

夜空之上,紫色光束猶如擎天之柱,屹立在天地之間,無比耀眼,無比妖異。

隨即。

濃郁的陰氣便是順着那道紫色光束升空而起,凝聚成一團陰氣雲團,且規模還在不斷擴大。

巨大的陰氣雲團,是黑色的,卻和夜色,涇渭分明,籠罩了那整座山峯。

恐怖的威壓,如同海嘯一般席捲而來。

天地死靜。

彷彿,都被那股威壓鎮壓了一般。

“嗷吼!”

下一秒,皮皮龍仰天發出一聲龍嘯之音:“尊主,本龍還以爲你不敢出來了呢,既然敢現身,那就先和龍大戰三百回合!”

嗖!

Wшw¸ тт kān¸ ¢ o

說罷,皮皮龍便是捲起漫天陰氣,爆發着惶惶龍威,朝着那道紫色光束衝了過去。

這一戰,他爲先。

身爲馬前卒,身爲一隻立志成爲奴僕扛把子的鹹魚龍。

他都沒理由後退,更沒理由讓自己的主人先上。

“那頭真龍這麼做,是不是太莽撞了?”

巫天行站在馬路上,駭然地看着衝向紫色光束的皮皮龍,有些擔心。

荒教大劫的時候,他親眼見過皮皮龍和尊主交手的。

當時,皮皮可是被尊主打得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呢,完全就是砧板上的魚肉。

“無妨,如今皮皮進階真龍,應該有一戰之力。”

風長卿說道,目光又看向旁邊的白小鳳。

意思很明顯。

身爲主人的白小鳳都沒有擔心皮皮。

足以證明,在白小鳳心中,皮皮是有和尊主抗衡的資格的。

不說打贏尊主,但至少不會被碾壓,不會輸得很難看有生命危險。

巫天行也反應過來,看了一眼白小鳳,點點頭,心中的擔心也消失不見。

的確。

白小鳳此時根本沒有阻止皮皮的意思。

當初荒教大劫的時候,皮皮面對尊主確實沒有反抗之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