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直到枯瘦老者的腳步,微微的移動的時候,他們才彷彿如釋重負一般的重獲了呼吸的自由,大口大口的喘起了氣來,然而,他們的內心之中,卻還是並沒有真正的平靜下來,他們的內心之中的恐懼,還是沒有消失。

一想到剛才差一點,他們便要衝上去,直接面對對面的這個年輕人,他們的後背,便一陣的發濕發冷。

每一個下屬,都無比感激的望向了前面的亞裔男子。

「你就是那個姓蕭。

枯瘦老者的目光,望著的蕭易,臉上的神色,看不出喜怒,只是沉默的盯著他,似乎要將他整個人看穿,看透,直到蕭易的所有動作,都完成的時候,他才緩緩的道。

「不錯。」

蕭易淡淡的點了點頭。

「是你殺了小林。」

枯瘦老者,依然還是那樣無喜無哀的神色,只是冷冷的盯著蕭易。

「小林?」

蕭易臉上,露出了一絲詫異的神色,隨即反應了過來「你說的,是一直跟在李鄭一的身邊的那個老人,還是那個那天出現,救了李鄭一的那個該死的老頭?」

聽到蕭易說出該死的老頭幾個字的時候,一直無喜無哀的老頭,臉上的神色,終於變了,那平靜得彷彿一潭死水一般的那雙死魚眼中,閃過了一絲怒色。

「你,該死!」

老者的目光中,那絲怒氣,只是一閃,便消失了,換而之的,是一種無比冰冷的殺意。

在他的有些沙啞,極為難聽的聲音,落下的一刻,他的身上,氣勢也驀然之間,飆升了起來。

他的內目光,緊緊的盯著蕭易,他已經徹底的怒了。

灰衣老者,也就是他的嘴裡的小林,是他的小輩,修鍊的天賦,比他還要更好一些,好不容易,他才把他培養成功,本來,還寄託著他的一種希望,可能將來有機會的話,再上一層樓的,但是現在,所有的一切,全都毀了,他竟然被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給毀了,這也就算了,技不如人,沒什麼好說的,他輸的,他幫他拿回來,但是,眼前的這個小輩,居然還敢口出不敬之言,說他活該,這如何能夠讓他不怒!

他的心中,已經決定,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將眼前的這個小輩,斃於掌下,在剛才的一刻,蕭易已經展現出了自己的氣息,他已經知出來,蕭易的實力,只是一個剛剛進入凝練期中階不久的而已,功力明顯的還不如他的口中的小林,不知道他是通過什麼卑鄙無恥的手段,將小林殺死的!

是的,一定是卑鄙無恥的手段,不然的話,就憑他,根本就不可能殺死小林!

這麼一想,他的心中,怨氣和怒意,越發的濃郁了,他的氣勢,也變得越發的可怕了,鬚髮皆豎了起來!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本事了!」

蕭易的一隻手,直接拎起了那個旅館的老闆,用力的一丟,直接將他丟出了旅館的門外,嘴角,同時浮起了一冷笑,目光望著前面的枯瘦老者,身上的氣勢,同樣的飆升了起來,對抗著老者。

在枯瘦老者剛才一哼的時候,蕭易便知道,這個枯瘦老者的實力,是極為可怕的了,比起那天的那個灰衣老者,還要更加的可怕一些,當他的氣勢展開,旅館老闆這種普通人,是絕對抗不住的。

他對於旅館老闆,還是有一些感激的,並不想讓他受到池魚之殃,所以,他把他丟了出去。

他剛才雖然在入定之中,而且正好在關鍵的時刻,不能夠起來,但是對於外界的動靜,他卻還是有一些感知的,所以,在挺過了那個關鍵的時刻之後,儘管功力並沒有完全恢復,但是他還是馬上便醒了過來。

在一醒來的一刻,他便不由得冒出了一絲冷汗,因為他感覺到了枯瘦老者的那可怕的氣息。

他簡直不敢想象,如果老者來得早一步的話,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在感覺到老人對旅館老闆的出手之後,他便第一時間出手了。

不管這個老闆,剛才是因為什麼原因,過來提醒他的,畢竟,他還是提醒了他,而且,他雖然看起來有一些貪圖小利,卻並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人,能救他就順手救了。

「哼!」

枯瘦老者沒有再說任何的多餘的廢話,他要用行動,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訴眼前的這個不知道死活,囂張的小輩,看他有沒有本事!

他的鼻孔里,冷哼了一聲,他的身形,便直接躍了起來,彷彿整個人化為了一道流光,閃電一般,以自己整個人為武器,劈向了前面的蕭易。

這……

看著枯瘦老者的這一手,亞裔男子和那一群手下的眼睛,一下子便圓了。

這***是幻覺嗎?

他們揉了揉眼睛,這不是那些科幻電影,華夏的武打電影之中,才會出現的嗎?

現實中也真的能出現的嗎? 「哼!!」

蕭易自然不會像他們那樣,認為枯瘦老者的這個動作,是幻覺,他的目光,望著枯瘦老者這雷霆一擊,眼角,閃過了一絲異芒,雙拳,緩緩的舉了起來,整個迎了上去。

「怦!」

枯瘦老者已經發動了全力的一擊,並沒有特別的注意,蕭易的神情,在看到蕭易的動作之後,他的眼神之中,只是浮起了一絲冷笑。

居然想硬扛?

無知小輩,不知死活,還真以為自己進了凝練中階,便天下無敵了么,今天老夫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凝練中階的實力!

枯瘦老者整個身形,更加快速的化為了一道大劍,狠狠的向下劈了下去。

幾乎在電光火石之間,在亞裔男子等幾個人,還沒有來得及揉完眼睛之間,枯瘦老者的整個身形,已經兇猛的劈在了蕭易的雙拳交叉之處,完全的擊實了起來。

去死吧,小子!

枯瘦老者的臉上,浮起一絲獰笑,在心中,吶喊了一聲。

然而,他的心中,吶喊聲甚至還沒有來得及落下,他的臉色,便變了。

不對勁!

他的心中,驀地生出了一絲警覺。

是的,不對勁,他的這無比驚天動的一擊之後,擊在蕭易的雙拳之後,竟然完全沒有受到任何的一點抵抗的感覺,整個渾身的力道,就像是流水一般的無比流暢的擊了出去,就像是切在了一塊豆腐的身上那般的簡單,勢如破竹!!

雖然那個姓蕭的小子的實力,他並沒有看在眼裡但是畢竟是一個凝練中階的實力,絕對不應該是這麼輕鬆的!

是的,不對勁,如果真的擊實了那個小子,怎麼會連一聲慘叫聲都沒有呢?

「哈哈……老頭,多謝相送,再會有期!!」

就在老者感覺到不對勁的一刻,一個爽朗的笑聲,響了起來。

他的目光,下意識的向著聲音的方向抬了起來這一望之下,他的身形,頓時氣得整個都顫抖了起來渾身的鬚髮,全都豎了起來,目眥欲裂!

只見原本應該在他的那驚天動地的一擊之下,滿臉痛苦,渾身帶血的倒在地上的蕭易,整個身形,正在仿如電光一般的向著遠處彈射而去,一邊彈射出去他還一邊正在用一種戲謔的目光,回頭向他投來一個譏誚的神色。

到了這個時候,他哪裡還會不曉得怎麼回事?

這個該死的小子!

怪不得,剛才會那麼的順暢了怪不得,會一點阻礙都沒有了!

原來,這個狡猾的小子從一開始,便沒有想過,要和他硬拼,作好了逃跑的打算!

而且最可惡的是,他創竟然利用他的剛才那全身的一擊的力量,將他自己整個人,擊飛了出去,用這個,來求得一線生機!

該死的!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我會讓你知道,不論你再怎麼狡猾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絕對沒有任何的用處的!

枯瘦老者一聲不發,雙腳狠狠的一蹬,踩在地板之上,整個身形便彷彿安裝了一個彈射裝置的火箭一般,猛然的躥了出去化為一道流星,向著前方蕭易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啪!」

亞裔男子和他的身後的那幾個人,已經下巴都要直接掉下來了。

飛……

是的,真的是飛!

就這麼什麼都沒有藉助,直直的飛出去了!

不是拍電影,不是電腦特技,是真真實實的飛!

「上……上帝!」

「上……上帝他……他顯靈了!」

「…………」

他們的雙眼,無神的盯著前方,嘴裡,獃滯的喊著。

「o……mod……上帝,請告訴我,我剛才看到的,一定是夢,一定不是事實,對不對?」

不遠處剛才被蕭易拋出去,差一點沒有嚇得半死,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沒有什麼事的旅館老闆,目光望著枯瘦老者和蕭易兩人消失的方向,臉上的神情,也頓時一下獃滯住了,嘴裡無神的張大了嘴巴「我發誓,我以後一定不會賺華夏人的錢了,我會把華夏人當作神一樣的供起來,他們就是神!原來華夏國真的有神,不,我一定要找時間,去華夏國朝拜,不,今年就找時間去!」。

正如枯瘦老者所猜測的那樣,蕭易從一開始,便沒有想過,要真的和這個枯瘦老者進行生死決鬥。

從一開始,他便已經知道了,老者的實力,超過於他,即便是在他完全的恢復功力,達到巔峰狀態的時候,他的實力,也依然還是不如枯瘦老者。

他確實無懼,無畏。

但明知道的實力,遠超過自己,而且,還去方拼,那就不是無畏,而是無腦了。

蕭易顯然並不是無腦的傻子。

所以,他選擇了暫避鋒芒,從一開始,他便已經確定了主意,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他不停的刺激老者,激出他的內心底之中,最為狂暴的怒氣……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計算之中,所以,在看到老者發出最為狂暴的一擊的時候,他非但沒有怕,反而暗生喜意。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便是他要有足夠的實力。

如果他沒有突破,沒有進入凝練中階的話,又或者,今天他沒有恢復一大半的功力的話,這一次,他就算是大腦運轉得再快,計算得再精確,也是同樣的難逃死劫的。

一個凝練中階的高手,而且還是頂級的高手的全力一擊,並不是那麼容易借力的,一個不小心,便絕對是灰飛煙滅的悲慘結局!

在射出去之後,他的嘴裡,雖然在很「賤」的調戲著老者,但是他的心神,卻沒有絲毫的放鬆,運起全身的功力,瘋狂的疾奔了起來,他知道,這個枯瘦老者,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一定會追上來。

事實,再一次的如他所料。

在他剛剛奔出一會之後,便感覺到了身後的老者的氣息。

還真的想要追殺本少爺?

本少爺便讓你見識一下,本少爺的真實實力,讓你這個老骨頭,有去無回!

一個凝練中階的傢伙,也敢想要追殺我?

我倒要看一下,鄭家的底蘊,究竟有多麼的深厚,能派出幾個凝練中階以上的高手!

感受到老者的氣息,蕭易的臉上,並沒有惶恐,更沒有驚懼,反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凌厲的寒芒,嘴角浮起了一絲譏誚的神色。

同時,他的腳步,更加快速的向前飛奔了出去。

………………………………………………………………

「消息確定了?」

莊園之中,那間擺滿了房之中,男子緩緩的放下了手裡的書本,長身而起,目光望向了窗外。

在昏黃的燈光之下,他本就頎長的身形,顯得更加的修長挺拔,他的身上,由內而外的散發著一種儒雅的書卷氣息。

「應該確定無疑,林老已經追了出去。」

書房的門口,原本正坐在椅子上,微眯著眼睛的吳伯聽到書房之中,傳來的有些空靈飄逸的聲音,趕緊的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臉恭敬地回答道。

「還沒有結果傳來嗎?」

男子沉默了一會,才緩緩的問道。

「之前傳來了一條消息,那個小子沒有和林老應戰,應該是懼了林老,逃了出去,林老已經追了上去,應該很快便會有消息傳來。」

吳伯恭恭敬敬地道。

男子微微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

「華夏那邊,還沒有什麼消息傳來?」

沉默了一會之後,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男子再次的開口,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暫時沒有。」

吳伯的臉上的神色,有些忐忑。

「那件事情處理得怎麼樣了?」

男子的眉頭,再一次的蹙了一下,眼神之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但是卻並沒有繼續追問下去,而是突然又想起了什麼,開口問起了另一件事情。

「已經在處理之中,各方面都在積極的運作之中,不過,這些黃毛鬼子,總是比較古板,比較固執,所以,可能還要再費一點心力,但是請老爺放心,應該很快會有結果的,李少爺應該很快可以從這件事情的風波之中解脫出來,這個風波,也應該很快便能夠平息下去。」

吳伯連忙再次恭敬的回答道,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的尷尬,這樣的答案,並不是他喜歡回答的答案,他更習慣以告訴裡面的男人,一切事情,都辦妥了!

可是這一次,那些黃毛鬼子,卻的確有些麻煩,而且,確實漏洞有些大,不huā一點時間,用一點手段,確實不是這麼容易解決的,對於裡面的男人,他也不想要說謊。

但是他的語氣,還是非常的有信心,也是非常的堅定的,他的內心,無比的堅定,他能夠辦妥裡面的男人給他吩咐,安排的事情。

「滴!」

就在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之間,他的身上,忽然發出了一聲嘀的清脆的聲音。 紅燭被蒙了眼睛,從軟禁的屋子中被帶了出來。一個丫鬟將她帶上了馬車坐好。

那個丫鬟一手扣住紅燭的手腕,扣得死死的。「呃,別抓那麼緊。」那個丫鬟並沒有放鬆一分一毫。

總裁的吻痕 馬車顛顛簸簸,走了起來。

「這是要去哪裡?」

我的老師是學霸 「回姑娘,我也不知道呢。」語氣還算柔,聲音也還算甜美秀氣。

為什麼突然要把我從屋子裡帶出來呢?還坐馬車,看來不是去很近的地方。暮王是知道我瘋了吧,難道要把我處理掉?

馬車一直在不急不緩地行駛著。走了這些時間了,難道已經出了內宮了?正這麼懷疑著,紅燭耳邊就傳來了嘈雜的人聲。是紅燭熟悉的街道上的叫賣聲。這不是已經來到主街上了嗎!這是要去哪裡?難道要出城?

紅燭猜對了。馬車駛過長長的主街,並未停下,一直向前行進。過了好久,馬車的行進路線開始彎彎繞繞了起來。並且路面也越來越顛簸。

「哎呀!」好像是壓過了一大塊石頭。紅燭被顛了起來,頭差點撞到了車頂。這是去了什麼偏僻的地方,為什麼這麼顛簸?難道是刑場?紅燭緊張起來,想要站起來。被旁邊的丫鬟發現了意圖。 牽起你的小爪子 「姑娘,你不要動,坐好。」紅燭被她按了下去。這丫鬟手勁極大,紅燭一被她按住就動不了了。慌得她大喊:「救命啊!」

「姑娘你怎麼了?不要喊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