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眨眼之間知秋道士衝到了無爲道長面前,然後手中長劍反轉,直刺而出,第一劍就攻向了無爲道長要害。

別看無爲道長年齡大,身法那是相當的快,而且看起來他整個人都輕飄飄的,一側身就躲了開去。

知秋道士立刻中途變招,改刺爲削,直接一劍向着無爲道長的脖子削了過去。

這一劍速度奇快。而且變招有點出人意料,無爲道長眼看躲避不及,連忙屈指一彈,只聽“叮”的一聲脆響,無爲道長指頭彈在了長劍之上,那可是彈在劍刃上的,但他的手看起來卻是好端端的,一點受傷的痕跡都沒有人,而且他整個人也藉着這股力道輕輕地向後滑了開去。

簡單的交手,知秋道士和無爲道長可以說是旗鼓相當,誰也沒有佔到上風。

知秋道士戰鬥從來不會拖延,眼看無爲道長身法奇特,實質性的攻擊碰不到他,知秋道士當即就開始施法念咒。

只見他咬破自己中指,在金劍上面迅速的畫了一串符咒,然後念動咒語,將金劍橫置於胸前,隨即擡手一指無爲道長,輕喝了一聲,“臨兵鬥者,急急如律令……。”

隨着話音落下,那金劍上面的符號忽然飛了起來,化作四個金光燦燦的大字,向着無爲道長衝了過去。

無爲道長一看連忙伸手入懷,捏出幾道符咒,擡手一揮,隨即雙手結印,念動咒語,“茅山天師赦令,地獄鬼將速速來助我,疾……。”

隨着最後一個字喝出,四周忽然陰風陣陣,緊接着無爲道長甩出來的那幾道符咒上面黑霧繚繞,瞬間化作四尊陰兵鬼將,迎上了知秋道士施展的那四個金光燦燦的大字。

鬼將撲上去之後直接一張巨嘴,就把四個金光燦燦的大字給吞噬了,不過緊接着鬼將也炸了開了,化作一道道黑氣,瞬間消散無形。

知秋道士一看立刻鬆開手中金劍,然後雙手結印,擡手一指,那金劍就懸在了半空,竟然不再下落。

緊接着知秋道士手中訣竅轉變,輕喝了一聲,“乾坤借法,金劍誅邪,破……。”

隨着最後一個字落下,知秋道士猛然擡起手指指向無爲道長,那金劍瞬間化作一道金光,向着無爲道長飛射而去。

“茅山祕法,青冥之箭,疾……。”無爲道長一看連忙雙手結印,輕喝一聲,然後對着飛射而去的金劍擡手一指。

一道青色的流光從無爲道長指尖飛射了出來,眨眼就迎上了知秋道士施展的金劍,練到不一樣的光芒瞬間碰撞,空間都傳來了震動。

很快無爲道長施展的青色流光被金劍衝擊的消散於無形,但金劍卻是趨勢不見,眨眼就從無爲道長的胸口穿了過去。

不過奇怪的是,無爲道長並沒有倒下,他的身體反而慢慢淡化了。

等再一次看到了無爲道長的時候,他已經出現在了另一邊,剛纔金劍刺穿的,只不過是他的一個殘影。

站穩之後,無爲道長忽然雙手捏訣,指尖朝天,然後口中唸唸有詞。

隨着他的唸叨,無爲道長周身法力繚繞,渾身衣衫無風自動,整個空間都開始傳來隱隱的震動。

看到這裏,知秋道士忽然變了顏色,輕喝了一聲,“快走,他在開啓茅山護派大陣。”

剛剛說完,無爲道長忽然雙手一合,遙指天際,同時輕喝了一聲,“七星逐月,北斗伏魔,開……。”

隨着最後一個字落下,北斗七星忽然與茅山五寧宮遙相呼應,七道璀璨的星光自天際直射而來,眨眼落在了茅山的七個方位。

下一瞬間,整個茅山徹底沸騰了,大地都開始顫抖,無數的法力從四面八方涌動而來,在空間肆虐,空間都開始變得扭曲,那些其他正道門派的人,凡是被法力波及到的,瞬間身體灰飛煙滅,肉身魂魄皆毀,神形俱滅。

看到這裏我頓時大驚之色,連忙抱起知音就準備逃,可是知秋道士一把抓住了我,臉色陰沉地說,“不要亂跑,越到陣法邊沿位置殺傷力越強,而且這裏已經被陣法徹底籠罩,逃是逃不出去的。”

“那怎麼辦?”一聽這話我也急了?

“走幽冥道。”隨着話音落下,之前暈過去的青寧忽然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她迅速的在地上畫了一個圖案,隨機抽出一把短刀,劃破自己的手掌,將鮮血灑在圖案之上。

做完這一切,青寧立刻雙手結印,然後口中開始傳來古老而又詭異的吟唱。

“乾坤無界,萬法無邊,我以我血,借道陰間,地獄之門,開……。”

隨着最後一個字落下,地面上忽然出現了一個旋轉的黑洞,乍一看就跟一個黑色的旋窩一樣。

這黑洞雖然是在地上,但給人的感覺,它好像是憑空多出來的一樣,彷彿通向另一個世界的門戶。

“快走。”青寧輕喝了一聲,然後拉着我瞬間鑽進了那個黑洞。 韓妮妮給樂天取過來鞋子,樂天換了鞋子就走進了屋子不知道為什麼,也許心裡有某些期待,樂天居然有些心跳加速的感覺。

「先去洗個澡吧?」韓妮妮詢問。

樂天點點頭。

他也知道自己在外面嘚瑟一晚上,這個腳的味道不太好,也真虧了韓妮妮是法醫出身,對各種味道的抵抗力極高。

樂天舒服的洗著熱水澡,溫度的降低讓熱水變得更有需求。

韓妮妮也進來了,她輕輕地為樂天擦洗身體。

「唔……我感覺我上輩子可能拯救過地球!」樂天看著韓妮妮說道。

韓妮妮的大眼睛看了看樂天,她笑了笑。

「我覺得也是!」她輕聲說道。

樂天突然攬住了這個女人的腰肢,將她抱在自己的懷裡。

「傻女人……跟了我你會後悔的!」樂天說道。

韓妮妮知道樂天話里的意思。

「我只想和你要個孩子……能不能和你長相廝守,我不在乎!我只想保留住這份感情。」她輕聲說道。

樂天突然渾身一震,韓妮妮看著樂天,她要主動……絕不要在將這個男人從自己手中溜走。

浴室內的溫度彷彿升高了許多。

兩個人糾纏在一起,融為了一體。

樂天睡著了,韓妮妮疲憊的趴在樂天的胸口,自己這塊保留了三十多年的土地終於被人播上了種子,她的臉色通紅,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懷孕?

她看著熟睡的樂天,這個男人到底哪裡好?

去鼓浪嶼的路上 韓妮妮自己也說不上,反正這個傢伙就以一種極其無厘頭的姿態鑽進了自己的生活,可能……從第一次他為自己驅蟲時候開始,就註定了現在的結局吧?

樂天一直睡到了下午,他睜開眼就看到韓妮妮也窩在自己的懷裡熟睡。

樂天動了一下,他尿急得很,韓妮妮也醒了過來。

「撒尿嗎?一起去?」樂天笑呵呵的問。

兩個人現在已經成了最親密的人,什麼話不能說?

韓妮妮大眼睛看著樂天,她居然順從的點了點頭。

樂天一把抱起了這個女人,跑進了廁所。

可想而知……玩火的後果是兩個人再次齊齊的被點燃了。

一直到過了許久,兩個人再次大汗淋漓。

「我不要了……我累死了。」

韓妮妮虛弱的說道。

她還是第一次啊,這個男人這是要給她留下心理陰影嗎?

樂天得意的笑了笑,手又忍不住在這個大美妞的身手佔了一會便宜。

「你休息吧,我今晚有一件大事要去處理。」他說道。

「什麼大事啊?」韓妮妮疲憊的看著樂天。

「我要和巫門做個了斷。」樂天回答。

韓妮妮驚訝的看著樂天。

「會很危險嗎?」她擔心地問。

「沒事,我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嗎?我連流落荒島都沒事,更不要說一個巫門了……我不是去和他們拚命的,只是一個小合作!」樂天安慰道。

韓妮妮依舊很擔心,巫門那些人都是變態啊。

可是她全身都累的動不了,只能看著樂天離開。

「紫萱姐……」韓妮妮強撐著給蘇紫萱打了電話。

「怎麼了?怎麼聲音這麼虛弱?生病了?」蘇紫萱奇怪的問。

「沒有……樂天剛剛從我這裡了離開了……」

韓妮妮紅著臉說道。

蘇紫萱沒有說話,她是過來人,一聽就知道發生了什麼。

「樂天說……他要和巫門的人做個了斷,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勸他,我很擔心……」韓妮妮繼續說道。

「什麼時候說的?」蘇紫萱一愣。

「剛剛!樂天剛剛離開。」韓妮妮回答。

「我知道了,我馬上聯繫他……妮妮,等你身體恢復,來找我。」蘇紫萱說道。

「恩!」

韓妮妮小聲的回答。

蘇紫萱掛上了電話,她馬上給樂天打了過去。

「幹嘛老婆。」樂天的聲音傳出來。

「你給我老實說……你要去做什麼?」蘇紫萱緊張地問。

樂天一愣。

「這個小妮子……又去告狀了吧?」

「我趕緊和我說你要去做什麼?你別讓我著急……」蘇紫萱追問。

「沒事,我昨晚見到了巫門的那個師父……我們談了一會!我決定幫他進入北山大墓,然後看看能不能徹底破壞掉陰火熾局!」樂天說道。

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電話。

「我和你一起去。」她說道。

「拜託……那些巫門的人哪個不比你厲害啊?你也幫不上忙,好好在家裡給我養胎,我明天一早估計就回來了。」樂天無語的說道。

「你保證不會出事嗎?」蘇紫萱擔心地問。

自從樂天丟了一次,她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這樣的承諾雖然沒用,但是她也想要。

「我保證!我還捨不得我的老婆和孩子呢。」樂天馬上回答。

蘇紫萱鬆了口氣。

「韓妮妮也成了你的女人了?小呆你打算什麼時候下手?」她問了一句。

「唔……到時候再說吧!」

樂天頗為尷尬的說道。

「你一碗水端不平……小呆會瞎想的,都這麼多了,也不在乎這一個!」蘇紫萱說道。

樂天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老婆……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我會變成這樣的人!我以前不想這些的。」他歉意的說道。

「我不是說這個!你是什麼樣的人我很清楚,我只是不想傷害到小呆,算了……等你回來,我會讓小呆來咱們家。」蘇紫萱拿出了大老婆的氣勢。

掛上了電話,蘇紫萱依舊非常擔心,她拿出了鍋蓋。

「你們說……樂天不會有事吧?」她喃喃低語。

現在的工作太無聊了,蘇紫萱有很多的時間和這個靈獸交流。

「不會!」鍋蓋簡單的回答。

「天塌了你的男人也不會有事,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蛟褫的話就多了一些。

「真的嗎?可是我還是很擔心。」蘇紫萱吐了口氣。

「你的擔心純屬多餘,你現在唯一要擔心的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其餘的什麼都不要想!等孩子出生……那可是個了不得的大事!」 我要做超級警察 蛟褫絮叨著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蛟褫,她也不知道蛟褫說的是什麼大事。

不過聽到蛟褫說樂天肯定不會有事,她倒是安心了許多。 讓樂天驚訝的是,巫門的人居然有這麼多?

站在樂天面前的足足有十個人之多!

「很意外嗎?畢竟這樣的帝墓是需要很多人手的。」老頭看了樂天一眼。

樂天沒說話。

「可以走了嗎?」老頭繼續問了一句。

「我先說好……條件不變,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樂天看著他。

老頭大有深意的點點頭。

更讓樂天沒有想到的是,這些巫門進入這座北山大墓的位置居然是樂天不知道的一個入口,這個入口應該是在主墓道的正南方,屬於一個附屬的墓葬。

看來這北山大墓的規模遠遠不止樂天想象的那麼大。

樂天很想看看這座墓葬前殿裡面到底有什麼東西,所以他也沒有開口,自己知道一個可以直接通往墓室後殿的通道。

一行人依次進入了這座附屬墓葬。

這個墓葬和樂天上次進入的那個巫師墓相差無幾,不過這個墓葬被歲月破壞的程度更高一些。

裡面幾乎沒有有用的東西了。

一行人也沒有做過多停留,徑直進入了墓葬下面的通道中。

一直來到了主墓道,樂天抬頭看了看,望天石就在頭頂。

「前面的一半機關都被我們破解了,但是達到中殿以後,就是陰火熾局的範圍了。」老頭開口說道。

樂天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